《剑·花·烟雨·江南》

美 人 如 玉

作者:古龙

纤纤垂着头听着自己心跳的声音。

金川的心也在跳,跳得比她还快。

她知道他心跳得为什么如此快,也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这里是个很僻静的小客栈,虽然小,却很精致,很干净。

从窗口看出去,可以看到远山的育缘,也可以闻到风中的花

尤其是在黄昏时,青山在红霞里,碧天在青山外,你坐在窗 口,等着夜色渐渐降临,等着星星渐渐升起。

那时你才会明白,这世界是多么美丽。

一个孤独的男人,将一个孤独的女孩子带到这里来,他心里是在打什么主意呢?

“这地方很静,你可以好好休息。”

“我就留在这里,也好随时照顾你。’

金川说的话,众远是温柔面体贴的。

纤纤垂着头,听着,眼波中充满了感激,可是心里却觉得很好笑。

她已不再是一个孩子了,男人心里在想着什么,她也许比大多数女人都清楚得多.

夜已来临,灯已燃起。

金川在灯下看着书,仿佛已看得入神。

但却可以打赌,书上写的是什么,他也许连一个字都没有看

他故意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只不过是想借故留在这屋里不走而已,只要还能留在她身旁,迟早总会有机会来的.

她既没有揭穿他,也没有要赶他走的意思。

因为她现在正需要他,正想利用他,利用他对小雷报复,利用他作生存的工具。

“唉,一个孤单的女孩子,要想在这世上话下去,是多么不容易。”

纤纤垂着头,又开始继续补手上的衣裳。

这衣裳不是她的,是他的。

这衣裳本来并没有破,她在为他收拾行装时,故意偷偷撕破

一个女人若要表示她对一个男人的情意,还有什么事能比为他补件衣裳更简单,更容易的呢?

金川正在用眼角偷偷地膘着她。

她知道。她本就在想替他找个机会,给他点勇气,现在机会好像已来了。

灯光照着她的脸她脸上泛起了红晕。

她故意要让他知道,她已发觉他在偷看她,所以她的脸才会红,不但脸红,心也乱了所以一个不小心,针尖就扎在手上。

金川果然立刻抛下书本,赶了过来,显得又着急,又关心.

就因为太着急,太关心,所以才忍不住一把握住了她的手道:“你看你,怎么这样予不小心,疼不疼7”

纤纤摇摇头,脸更红了红得就像是指尖的这滴血。

金川咬着嘴chún,仿佛恨不得也将自己的嘴chún咬出血来:“怎么会不疼?血都流出来了。”

“一点点血,没关系的。”

她轻轻挣扎,像是想挣扎像是想挣脱他的手,但挣扎得并不太用力。

金川的手却强得更紧更用力“你为我受了伤,我……我怎么能安心?”

他忽然垂下头轻吮她指尖的血珠。

她整个人都似已软了,低低地呻吟,忽然间,两粒晶莹泪珠沿着面颊流落,落在手背上。

金川楞然抬头“你…”你在流泪?为什么t”

纤纤却低下头;“我…”·我在想…。”

“想什么?”

“我在想,我就算为他被砍断一只手☆他也不会放在心上的。”

金川黯然叹息,仿拂想找话替“他”解释,却又找不出。

纤纤也在咬着嘴chún,泪又流下:“你知不知道,他只要有你对我这么样一半好,我就算为他砍断两只手,也是心甘情愿的。”

“我知道…。·我知道……”

金川n ,突然提高声音“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对我只要有对他一半好,我……我就情愿……情愿为你死。”

他似乎已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突然在她面前跪下,紧紧拥抱住她的双膝。

她身子立刻颤抖起来,喘息着:“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

金川却抱得更紧,连声音都已因激动而嘶哑“为什么?难道你还在想着他?….。我们为什么不能把他忘记?为什么要为他痛苦一辈子?”

她本来是想推开他的.但忽然间,她已伏在他身上.轻轻的啜泣。

金川轻抚着她的秀发,声音比吹乱她发丝的春风更温柔’只要你愿意,我们还是可以快快乐乐地活下去,把以前所有的痛苦全都忘记。”

纤纤合起眼脸“我愿意……我愿意……我们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她似也情不自禁,用双臂拥抱住他.

金川的眼睛里发出了光捧起了她的脸,吻去了她眼瞳上的泪殊“我发誓,这一辈子都要好好地对待你,永远不让你再悼一滴眼泪。”

纤纤的脸火一般的发烫。

金川的嘴开始移动,漫慑地寻找她的嘴chún.

她的嘴chún更烫,可是她的人却忽然站了起来用力推开他.

金川几乎跌倒,勉强站稳,吃惊地看着她“你·…“你又改变了主意t”

纤纤垂下头“我没有,可是今天..”今天晚上不行。’ 为什么?”

“我们以后还要在一起过一辈子,我……我不愿让你把我看成个随随便便的女人。”她的泪似乎又将流下,“你若是真的…。真的对我好,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金川看着抛,过了很久,终于点了点头,勉强笑道,“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

“你不怪我?”

“你这本就是为了我们以后着想,我怎么会怪你。。

纤纤展颜而笑,嫣然道:“只要你明白我的心,我的人“…我迟早总是你的。”

她似又情不自禁,俯下身,亲了亲他的头发.但立刻又控制住自己柔声道:“我要睡了,你回房去好不好,明天早上,我 早就去找你。”

金川慢慢地点点头,捧起她的手,轻轻拍了拍,然后就悄悄地走出去,悄悄地带上了门。

他并没有勉强她。

因为他知道,你若要完全得到一个女人,有时是需要忍耐恶.

否则你就算能勉强她得到她的人,也会失去她的心。

今天的收获虽然不太大,但己足够了,只要照这样发展下去,她迟早总是他的。

星光灿烂,夜凉如水。

他第一次发觉春天的晚上是如此美丽。

他笑了,洁白的牙齿,在夜色中闪着光就像是狼一样。

纤纤垂着头,看着他走出去,看着他掩起门.

她知道这男人已一步步走进了她的网——当他以为她已被捕获时,他自已却在她的网里.

这就是男人的心。

你只要懂得男人的心理,就会发觉他们并不是很难对付的.

她心里想笑,胃里却想呕吐。

因为她实在看不起他,看不起这种出卖朋友的男人。

可是她要活下去。

要好好的活下去,活给小雷看。

她确信自已有这种能力,“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后悔的。”她也笑了。

她笑的时候,眼泪也同时流了下来。

一个女人要想在这世上单独奋斗,可真不容易。

“这人例真是条硬汉。”

但又有谁知道,一个人要做硬汉 就得讨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小雷张开眼,阳光满窗。

黑暗终于消逝,光明己来临。

龙四爷的满头白发,在阳光下看来亮如银丝。

虽然他眼角酌皱纹已很深,看来已显得有些憔悴,有些疲倦。

可是当他坐在阳光下的时候,他整个人看来还是充满了生气充满了活力,就像是永远不会老的。

他的眼睛也不老,正在凝视着小雷,忽然道:6现在你能不能说话7”

今雷道“能。”

龙刚道“你姓雷?”

小雷道,6是。”龙四道“你知不知道金川本来叫什么名字t”

小雷道“不知道。”

龙四道“但你却是他的朋友。”

小雷道“是。”

龙四道“你连他本来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却将他当做朋友。”

小雷道“是。”

龙四道:“为什么?”

小雷道“我交的是他这个人并不是他的身份,也不是他的名字。”

龙四通:“也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事?”

小雷道“以前的事已过去。”

龙四道“现在呢?他还是你的朋友?”

小雷道:“是。”

龙四道“就算他对不起你,你还是将他当做朋友?”

小雷道“是。”

龙四通“为什么?”

小雷道“因为他是我的朋友。”

龙四道:“所以他无论做了什么事,你都原谅他?”

小雷道“也许他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每个人都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龙四道:“就算他出卖了你,骗走了你最心爱的东西,你也不在乎?”

他问的话,就像他的枪,锋利,尖锐绝不留情。

小雷的瞳孔在收缩,心也在收缩.过了很久 才一字字道6你问我的这些话,我本来连一句都不必回答你的。”

龙四爷点点头,道:“我知道。”

小雷道“我回答你这些话,既不是因为怕你,也不是因为感激你救了我的命。”

龙四爷道:“你为的是什么?”

小雷道:“那只不过因为我觉得你总算还是个人。’

龙四爷目光闪动,道:“现在你是不是不愿再回答我的话

小雷道“你问的实在太多。”

龙四爷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问你这么多?”

小雷道:“不知道。”

龙四爷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我也同样被他出卖过。’

小雷道“哦?”

龙四爷道“所以我能了解,被一个自已最信任的朋友出卖, 是何等痛苦。”

小雷道“哦”

龙四爷道“我问你这些话,只因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也同样 痛苦t”

他凝视着小雷,长长叹息道“现在我才知道,我不如你,也 不如他他能交到你这样 个朋友,实在是他的运气。”

小雷也在凝视着他,窗外阳光还是同样灿烂。

但他看来却似已苍老了些,眼角的皱纹也深了很多.

桌上有酒,龙四爷举杯一饮而尽,叹息着又道“我 向自命 心胸不窄曾想到,他或许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小雷道“现在呢?”

龙四爷道:“现在我已知道,只要你能原谅别人,自己的心胸也会变得开朗起来,所有的烦恼、痛苦,立刻全都会一扫而空。”

小雷目光闪动,道“你是不是觉得你以前错了?”

龙四爷道:“是。”

小雷道“你并没有错。”

龙四爷默然。

小雷慢慢地接着道:“被朋友出卖,本就是种不可忘怀的痛苦,只不过有些入宁可将之埋藏在心里,死也不愿意说出来而已

龙四爷吃惊地看着他,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小雷接着道:“个人能在别人面前承认自己的错误和痛苦,都不是容易事,那不但要胸襟开阔,还得要有过人的勇气。”

龙四爷又沉默了很久,忽然道:这些话你本来也不必说的。”

小雷慢慢地点了点头,叹道:“我本来的确不必。”

龙四爷道“若非有过人的胸襟和勇气,这些话也说不出。。

小雷淡淡道“你看错了我。”

龙四爷霍然长身而起,大笑道:“我看错了你?我怎么会看错你…。·我龙四爷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死亦无憾。”

小雷冷冷道:“我们不是朋友。”

龙四爷道:“现在也许还不是,但以后“。.”

小雷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没有以后。”

龙四爷道“为什么?”

小雷道:“只因为有些人根本就没有以后的。”

龙四爷突然大步走过来,用力握住他的臂,道:“兄弟,你还年轻,为什么

小雷道:“我也不是你的兄弟。”他的脸忽又变得全无表情挣扎着似乎立刻就要走了。

龙四爷却接任了他的肩,勉强笑道“就算你不是我的兄弟,也不妨在这里多留些时候。”

小雷道“既然要走,又何必留?”

龙四爷道“我。…我还有些话要告诉你。”

小雷沉吟着,终了又躺了下去淡淡道“好,你说,我听。”

龙四爷也在沉吟着,仿佛想找个话题,让小雷可以听下去。过了很久 他才缓缓道“金川本不是他的真名,他真名叫金玉湖,是我金三哥的独生予,金三哥故去之后,我…。/

小雷突又仍断了他的话,道“你们的关系我全都知道。”

龙四爷道:“哦?”

小雷道“你是中原四大漂局的总镖头.他和欧阳急本是你的左右手。有一次 他保了一批价值八十万的红货从京城到姑苏半途上不但将镖丢了跟着他的人,也全都遭了毒手,他自觉无颜见你,才会隐居到这里。”

龙四爷在听着。

小雷道“但你却以为这批红货是被他吞没了,以为他出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美 人 如 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烟雨·江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