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烟雨·江南》

血 与 泪

作者:古龙

纤纤垂着头,仿佛不敢去看对面坐着的小侯爷,却轻轻回答了他问的话:“我姓谢。”

一个青衫白发的老人,独行在山道间,嘴角带着丝神秘而诡谲的微笑。

天上乌云密布突然一声霹雳,闪电自云层击下,亮得就像是金龙 样

健马惊嘶,人立而起,镖车的队伍立刻续瘫停顿。

龙四须发都已湿透,雨珠一滴滴落下,又溶入雨丝中。他的人似已被钉在马鞍上,动也不动,一双眼睛动也不动地盯着前面走过来的这青衫老人。

老人却似根本没有看见道上有这一行人马,只是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喃喃道“奇怪,谁说有飞龙在天的?我怎么看不见?难道那只不过是条死龙而已,”

欧阳急大喝“这条龙还没有死’

喝声中,他手里的乌捎鞭已向老人抽过去,果然就像是条毒龙。

两人相隔还在两文开外,乌捎鞭却有四文,鞭梢恰巧能卷住老人的脖子。

老人居然还在慢慢地往前走,眼见乌梢鞭眷过来,手里的油纸伞忽然收起,往下 搭,已搭依了横卷过来的长鞭。刹那间,鞭捎已在伞上绕了三转。

老人的伞突又撑起,只听“崩”的一声,柔软的鞭梢已断成七八截。欧阳急脸色变了,龙四也不禁动容。

老人眯着眼睛 笑,望着地上的断鞭,喃喃道:“这条龙现在总该死了吧。”

欧阳急厉声喝道“你再看这个。”

他身子一长,脚用蹬,人离鞍,斜斜窜一丈,凌空翻身,一个6辰州死人提”,数十点寒星分别由背、肋、袖、手、足五处暴射而出

这中原四大镊局的第一号镖师,人虽暴躁,武功却极深厚,而且居然还是暗器高手。

无论谁要在一刹那间发出数十件暗器来,都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老人正眯着眼睛在看,从头到脚连动都没有动,但手里的油纸伞却突然风车般旋转起来,突然问已化成一道光圈。只听“叮、叮、叮”一连串急晌,数十点寒屋已在一瞬问被震飞。

欧阳急发射暗器的手法有很多种,有的旋转,有的急飞,有的快,有的慢,有的后发先至,有的在空中相击。

老人击落暗器的方法却只有一种,显然也正是最有效的一种。

无论是用什么力虽射来的暗器,只要一触及他的油纸伞,就 立刻被震得飞了回去。

原路飞了回去,反打欧阳急 当然也不会真的打着欧阳 急。欧阳急已掠回马鞍,瞪着他,蹬着他手里的这炳伞,无论谁现 在都已看出,这当然不是油纸伞。

龙四沉着脸,忽然通“原来阁下竟是‘阎罗伞’赵飞柳赵大 先生。”

老人又眯着眼睛笑了,道“究竟还是龙四爷有些眼力。”

龙四冷笑了一声,道“赵大先生居然也入了血雨门.倒是件 想不到的事。”

阎罗伞道:“只怕你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哩。’

他忽然回手向道旁的山壁一指,道:“你再看看他是谁?”

壁立如创,寸草不生,哪有什么人?可是他的话刚说完,突听 6挡”的一声.火星四溅。

一样东西突然斜斜飞来,插入了坚如钢铁的山石,赫然竟是 柄宣花大斧。

接着,对面的山崖上,又飞来条长索,在斧头上一卷,拉得笔 直,封住了这条路。

黝黑的长索在雨中闪着光,竞看不出是用什么绞成的。

四个人慢慢地从长索上走了过来,就好像走在平地上一样。

第一人豹眼虬髯,敞开了衣搽,露出黑茸茸的胸膛,仿佛有 意向人夸耀他身上野兽般的胸毛,夸耀他的男性气概。

第二人长身玉立,白面无须腰恳 柄长刨,走路一扭 扭, 竞带着三分娘娘腔。

看来 已有四十五岁,无论特胡子刮得多干净.也掩不依自己的年纪。

第三人是个瘦长的黄面大汉,背上斜插着柄鬼头刀。

第四人又瘦又长,却像是个活鬼。

这四人施施然从对面山崖上走下来,像貌虽不惊人,气派却 都不小。

欧阳急冷笑道“原来五殿阎罗已全都入了血雨门,倒真是 可贺可喜。。

赵大先生眯着眼睛笑道:“看到阎罗伞,你就该知道阎罗斧、 阎罗剑、阎罗刀、阎罗索,巳全都到了这里。”

欧阳急道“这里也不是阴司鬼狱,这么多阎罗来干什么?”

赵大先生道,“来要你们的镖车和镖旗。”

欧阳急道:“不多不多,却不知你们还要什么?”

赵大先生道:“只要将镖车和镖旗留下,每个人再留下一只 手,一条腿,你们和血雨门这笔账就算清了。”

欧阳急道“否则呢?”

赵大先生沉下了脸,道:“否则你们这三十六个人的头颅,只 伯就全都得留下来。”

欧阳急忽然纵声狂笑,道:好氏,我们i的头颅全都在脖子上, 你就来拿吧。”

赵大先生冷冷道:“那倒也不太困难。”

龙四 直纹丝不动.稳坐雕鞍,突然一伸手,厉声道“枪。”

文四长枪,枪头红缨如血。“夺”,长枪又钉在地上,龙四厉声 道“龙某久已想领教领教五殿阂罗的绝技,是哪一位先过来t”

赵大先生道“五位。”

他又眯着眼睛一笑,道:“这不是较技比武,这是拦路打劫, 倒用不着 ”

最后一个字出口,长索上的阎罗剑突然轻飘飘飞起,只一 闪,已掠入镖车队伍里。 剑光一闪,一声惊呼‘血光飞溅,已有个趟子手倒了下去。

这人走起路来虽有些扭扭提捏,但出手却是又狠,又准,又

黄面大汉身子腾空,一刀砍向欧阳急。阎罗索弯腰一提长索,插在山壁上的宣花大斧就已飞起。阔罗斧纵身接任,反手一斧头,砍在欧阳急的马头上。

欧阳急刚避开一刀,座骑已惨嘶倒地。

阎罗索的长索却已向当头一辆镖车上斜插着的镖旗卷了过

那边赵大先生已接着了龙四爷的长枪。长枪虽如游龙,怎奈赵大先生的身形又轻又滑,专找空门,一时间龙四的枪法竟施展不开,

何况他不但要照顾自己人,还要照顾他座下的爱驹。

这时阎罗斧也已种入镇车队伍中,一剑—斧,刚一柔。惨呼声中,又有五个人倒下。

长索卷向镖旗,一个镖师立刻迎上去,以身护旗,谁知长索一勾已卷住了他的咽喉。

只听“格”的 响,他头颅已软软的歪到 边,人也软软的倒

“五殿阂罗”同出同进,身经百战联手攻击时本就配合得很好,

何况这一战,时候、地方,都是他们自己选的,每一个步骤也许都已经过很周密的计划,所以6出手就已占了优势。这一战对龙四说来,实在不好打。

小雷坐在马鞍上,看着。血战虽已开始,但也不知为了什么,竞没有 一件兵刃往他身上招呼过来。

这也许只因为他看来太落拓,太潦倒.所以别人认为他根本 就不值得下手。

他也只是坐着,看着,座下的马惊嘶跳跃,他却纹丝不动,甚 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眨。’

他身上的神经若不是铁铸的,就是已完全麻木。可是他既 然不动,为什么要来呢?

他是不是在等机会,阎罗剑剑光如匹练,纵横来去,忽然后 疆了三步,反手一纫刺向他肋下。

达些人华竟还是不肯放过他—三十六条命,全都得留下。

小雷皱了皱眉,还没有闪避,突见红缨 阎,一柄长枪斜斜 刺来,架住了长剑。

龙四大喝道“他不是我们镖局的人,你们不能伤他……”

声音突然停顿,左腿血流如注。他虽然为小雷架开了 剑,自己的腿却已被阎罗伞锋利的边沿别了条七寸长的血口,若不是他座下的乌骏马久经战阵,这条腿只怕就要废了。

小雷紧咬着牙,目中似已有热泪盈腥。

这时阎罗斧已陷入重围,阎罗剑长刨一展,立刻冲了过去,摊开了一条血路。

阎罗索手中的长索,却已终于卷住了镖旗,随手一抖,镖旗冲天飞起随着长索飞回。

这杆镖旗若是落人他手里,镖局的招牌就算已砸了一半。

赶来护旗的镖师眼睛都红了,大吼 声,整个人向镖旗扑了过去。 谁知长索凌空又是一抖,已毒蛇般卷住了他的咽喉。 \

阎罗索左手一换,已将镖旗接住,右手袖紧,长索勒入了这镖客的咽喉,他身子立刻重重地从半空中掉下来,舌头一寸寸伸 出,看来说不出的怪异可怖。

阎罗索却连看都没有看他 眼,右手还在不停地将长索抽 紧,眼睛盯在左手的镖旗上,嘴角已不禁露出得意的微笑。

欧阳急的眼睛也红了,狂吼着扑过来,怎奈面前的一 柄鬼头 刀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一瞬间又砍下了七八刀。

就在这时,刀光剑影中突然有一条人影急箭般窜出,一伸 手就已扣佐了阎罗索的脉门。

阎罗索一只手拿住镖旗,一只手独紧了长索,正是志得意 满,满心欢喜,哪里想得到凭空又会多出个这样的高手来。

他甚至连这人的样子都没有看见,脉门已被扣住,大惊之 下,左手回刺,以镖旗的旗杆作短矛,直刺这人的胸膛。

只可借这时他右半边身子发麻,左手的举动已不及平时灵 便,—着刺出左手的腕子也被扣住 身子突然巴被人高举夜半 空中。

小雷终于等到了他的机会,他一出手,就已将阎罗索制住 双手高举大蝎道:“你们i看看这是什么?”

赵大先生回头看了 眼,脸色立刻变了凌空侧翻 退出两

一刀、一刻、斧也全都住乎,退出两丈,三个人脸上全都充 满了惊讶怀疑之色。

谁也想不到这么样 个落拓潦倒的少中,竟有这样的武功。

赵大先生沉着脸,厉声道“放下他,我们就放你走.”

小雷淡淡岛“我若要走,早就走了。”

赵大先生道“你放不放t”

小雷道“你若是我,你放不放?”

赵大先生道:“你想怎么样?你若放下他,我们就走,你看如 何?”

小雷道:好’

6好”字出口,他的人已向赵大先生冲了过去。

赵大先生看着他手里高举着阎罗索,正不知是该迎上去,还 是该退下.

谁知小雷身子突然一转,竞将阎罗索当做武器,重重地向那 黄面大汉抡了过去。

黄面大汉一惊,不由自主抬刀招架,却忘了对方的武器是自 己的兄弟。

只听一声惨呼,阎罗索的右肩已被一刀削去了半边鲜血雨水般洒出,溅在黄面大汉脸上。

黄面大汉狂吼一声,手里的刀也不要了,张臂接住了阎罗索 的身子,嘎声道,“你…”

阎罗素服珠于已凸了出来,瞪着他,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黄面大汉第一个宇说出,再也说不出第二个字来。

惨呼发出时,小雷已将阎罗索脱手掷出,他自已的人却向阎罗斧扑了过去。

这时黄面大汉的刀头刚飞出他兄弟的血雨,阎罗斧似已吓

等他发现有人扑过来,探斧砍下时,小雷已欺身而入,左肘一个肘拳打在他肋下,右手拧住了他的左碗。

阎罗剑变色轻叱:6放手i”

剑光一闪,刺入了小雷的肩头,自后面刺人前面穿出,小雷却还没放手,一声,阎罗斧左臀已断,整个身子也已被他抡起。阎罗剑脸如死灰,想拨剑再刺。

谁知小雷竟以自已的血肉接住了剑锋,他身子向左转,阎罗剑也被带得左转,只听剑锋磨搽着小雷的骨头.如刀刮铁锈。

若非自己亲耳听见,谁也想不到这种声音有多么可怕.

阎罗剑只觉牙根发酸,手也有些发软,简直已不能相信自已这一剑刺着的是个活人。

小雷是个活人。阎罗剑惊觉这事实时,已经迟了。

小雷的身子突然向后一靠,将自已的人就剑锋送了过去。

他肩头的剑锋本只穿出六七寸,现有 柄三尺七寸长的青够剑竟完全从他肩头穿了出来,直没到柄。阎罗剑看着自已的剑没入别人的身子,他自己的眼睛里反而露出掠怖之色。

然后,他就听见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两人身子一靠近,小雷的肘拳就已击上了他的胸膜。

他的人,忽然间就像是个已被倒空了的麻袋,软软地倒了下去,恰巧倒在刚从半空落下的阎罗斧身上,两张脸洽巧贴在一、。一张白脸 张黑股脸上同样是又惊讶、又恐怖的表情。

他们不能相信世上有这种人,死也不信。 所有的动低全都是在一刹那间发生的—忽然发生忽然就已结束。

长剑还留在小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血 与 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烟雨·江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