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12章 马兰之毒

作者:古龙

武冰歆慢条斯理将手中皮鞭圈成吊人圆结,右手握住鞭尾,指尖微微用劲让皮结一摆一摆地左右摇动着。

赵子原见她突然出现室中,心里那一份惊讶自是不在话下,脱口道:

“武姑娘,你……你怎么来到这里了?……”

武冰歆冷冷道:

“我来不得么?”

不知如何,赵子原每与武冰歆相处时,总有恍若置身冰天雪地的感觉,对方那冷酷的词色尤令他难堪不已,只有沉默以对。

武冰歆见他默不作声,勃然怒道:

“一见到姑娘,你便感到心烦讨厌是吧?”

赵子原心中嘀咕道:

“你有此自知之明最好,其实你那颐指气使,目空一切的态度很难博得他人的好感。”口上淡淡道:“区区岂敢。”

武冰歆姣好的脸庞上因愤怒而泛红,道:

“甭言不由衷了,姑娘也不在乎你对我有怎么一个看法,只是你若敢违拗于我,哼,可有苦头够你尝的。”

说出这话,立刻便后悔起来,暗忖:

“我真的不在乎他对我的看法么,男子汉大丈夫怎没有自尊?他屡番遭到我的侮辱,兔不得怀恨于心,这原是人情理所当然的啊……”

赵子原道:“姑娘不是说过,十日之后再行来此指示我行事机宜么?”

武冰歆道:

“我提前来,为的要警告你一事——”

赵子原诧道:

“警告在下?”

武冰歆沉道:

“近日我无意在江湖上听到一道风声,据说水泊绿屋的神秘主儿正作客于太昭堡……”

赵子原心口一震,脱口道:“水泊绿屋?”

武冰歆道:

“水泊是个地名,但武林中却无人知其所在,如果传闻有错误,水泊绿屋的主儿也在太昭堡里,那么你的处境便很危险了!”

赵子原勉强捺下心中的激动,故意装作不懂道:

“在下不省得姑娘语中之意。”武冰歆沉下嗓道:

“孤陋寡闻如你,自然不会懂得,且说你可曾在堡内见到一个四肢不能活动,终日坐在一张轮椅上的红衣人?”

赵子原颔首道:

“今午我在花圃中,曾遇到这么一个人。”

有关他在石屋外面窥探红衣人卸肢的一幕自是不便明言,遂略去不谈。

武冰歆道:

“此人便是来自水泊绿屋,碰见他时最好敬而远之,若不慎招惹于他,必有奇祸临身,你务须记住了!”

赵子原垂下限帘,默默对自己呼道:

“残肢红衣人是从水泊绿屋出来的,目下业已确定了,只不知此人与昔年那一段公案究竟有何牵连?”

武冰歆见对方默然不应,尽道:

“喂,到底你听明白了没有:闭着眼尽想些什么?”

赵子原道:

“在下正在想:缘何姑娘对区区一命变得如此关心,居然一惜路途迢遥赶来示警。”

武冰韵用着奇特的声调道:

“你想不出原因何在么?”

赵子原寻思一下,恍然若有所悟地“啊”了一声,道;

“是了,姑娘所以对我寄以关切,自然是为了惟恐我惨遭横死,再也无人能为你完成那件事的缘故,这道理本十分简单,可笑区区一时竟不能领悟。”

武冰歆气得全身发抖,道:

“你……你该死!……”

她皓腕一抖,皮鞭飞扫而出,赵子原慾避及及,鞭尾吊人皮结,从他的头颈套过,恰正将咽喉勒住。赵子原错愕道:“在下又说错了什么?……”

武冰歆怒哼一声,手上稍一用劲,鞭结直缩,赵子原喉咙被结头勒紧,登时觉得胸中窒闷十分,面色逐渐泛白?

但他已经习惯于对方那冷热无常的性格,情知自己若予抗拒,所受到的折辱将更甚于此,因而始终静立不动。

鞭结愈收愈紧,赵子原只感连呼气都异常困难,面上颜色次渐由白而灰,双眼暴突;武冰歆瞧他形象可怖,虽命在须臾,却坦然毫无惧色,不知如何芳心一软,抖手收回皮鞭。赵子原呛口气,道:“险些我就得在姑娘的马鞭下魂归冥冥……”

武冰歆冷冷道;

“终有一日,姑娘火起来会把你活生生勒死在皮鞭之下。”

赵子原苦笑道:

“咱们谈得好好的,姑娘怎地突然发起怒来?”

武冰歆道:“姓赵的,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天下第一号笨人?”

赵子原毫不在意道:

“在下天性鲁钝,姑娘此评许不过份。”

武冰歆哂道:

“瞧来你已是无葯可救,我一时瞎了眼睛竟会找你办这件事

赵子原道:

“姑娘若要收回成命,现下还来得及。”

武冰歆冷哼道:

“敢情你处心积虑要摆脱掉这份差事,哼哼,我偏不叫你趁心如意。”

赵子原苦笑不语;

武冰歆道:“事情进展得如何?”

赵子原道:“在下依照姑娘嘱咐,力求与堡主的千金接近……”

武冰歆打断道:“如果甄家女儿对你有好感,那么你便可藉口混进她的卧室,暗地里察看有无一把断了半截的剑子?”

赵子原匆忙中没有听清她后面那一句话,便道:

“这个倒是好办,甄姑娘的闺房,今日凌晨在下就曾进去过一次。”

武冰歆心底猛然涌起一股妒意,她忍不住尖刻地道:

“呵,原来你还是调情能手,来此不过数日,便成了甄家女儿的人幕之宾!失敬失敬。”

说出这话,她立刻发觉自己内心委实紊乱到无以复加,一方面要求赵子原设法去亲近甄陵青,以便完成那桩差事,而另一方面她却暗暗希望对方能拒绝此一要求,甚或无法将这事办成,似此矛盾的心绪,她自家也解释不出其所以然。

赵子原沉声道:

“人幕之宾?这是哪里话来?”

武冰歆亦觉失言,心道自己适才怒妒交集,大夫平日之矜庄自恃,赶紧岔开话题道:“然则你可曾在房内瞧到支断剑?”

赵子原心念一动,道:

“是有这么一支齐腰断去半截的剑子啊,姑娘怎么知晓?”

武冰歆神色陡然变得沉凝异常,道:

“你自信没有看错么?”赵子原道:

“那把断剑就挂在卧房壁上,因为地位十分惹眼,我下意识里多打量了两眼,见到剑柄上镌着一轮圆日,下面是一个篆体‘赵’字。”

武冰歆低道:“金日剑?!你所见到的便是金日剑。”

赵子原道:

“好好一口宝剑,竟为人扳断半截,真是暴诊神器了。”

武冰歆恍若未闻,喃喃自语道:

“看来姓甄的果然有与爹爹逐鹿争雄的野心,三把断剑若被他搜罗齐全,事情可就不妙了。”

当下道:“近数日内,你得想办法再潜进卧房,将那把断剑偷窃出来——”

赵子原呆了一呆,道:

“这个……这个……”

正自呐呐,陡闻“吱”一响,房门被推了开来,一条纤小的人影一闪而入,定睛望去,却是那堡主千金甄陵青!

两人乍见甄陵青突然踵临上房,错愕之情真是莫可言状,赵子原打着牙巴骨,良久才进一句:

“甄姑娘?!你——”

甄陵青面罩寒霜,不由分说劈面便给了赵子原一个巴掌,夜静人寂中发出“叭”一声脆响。

她用力颇重,赵子原颊上瞬即泛现五道深红的指印,条条血丝自chún角渗出,他摸了摸有如被热铁烙过一般火辣辣的两颊,情知对方已完全听去自己与武冰歆所说的话,讪讪道:“甄姑娘,且请听我一语——”

甄陵青咬紧银牙道:

“和你这寡情薄义的小贼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早就怀疑你来此另有目的,哼,果然不错!。”一扬手,劈劈啪啪又赏了赵子原十数个耳光。突闻一旁的武冰歆冷冷道;

“住手!”

甄陵青瞟了她一眼,尖声道:“姑娘整治这小贼,贱人你便瞧不过眼了是吧?”

武冰歆满脸俱是不屑之色,道;

“贱人这话岂是你叫得出口的么?甄丫头你放明白些,姓武的一家人可都不是好惹的!”

甄陵青反chún相讥道:

“姓甄的就好惹么?今日姑娘若不将你们这对狗……狗男女杀了,也在为——在为……”武冰歆打断道:“试试看吧!”

甄陵青更不打话,玉手徐徐抬起往武冰歆直劈而去,掌到中途倏然硬生生转了个方向,击向立于自己右侧的赵子原。

口中喝道:“小贼倒下!”

此刻她已将赵子原恨极,一出手便是凶险致命的招式,丝毫不留余力,赵子原自然识得厉害,慌忙侧身后闪。

他应变虽称快捷,却仍避不过对方那疾逾掣电的掌指,只闻裂帛一声,赵子原胸前衣袂撕裂一片,迎着窗外透进的夜风飘动不已,他不禁骇然色变,急切间身子一蹲,藉腿腰之力蹬步再退。

甄陵青娇躯猛地向前一欺,玉臂微抬,居中拂去。

赵子原只闻一股淡淡幽香沁鼻而至,他心神一荡,陡觉全身大穴皆被罩在这拂之下,自己犹不及站稳身子,对方那拂袖劲已逼到他的胸前。

这一忽里,陡听武冰歆娇喝道:

“甄陵青,姑娘叫你住手!”

身立原地,伸出纤手不疾不徐拂了一圈,甄陵青正自抢攻之际,忽觉后脊生凉,她不假思索,屈时往后直撞。

两股力道一触而散,甄陵青背上压力登时一减,但身躯却为圈引之力带得朝左后移开几步。

如此一来,武冰歆的出手便收了牵制之效,赵子原得以缓过一口气。

甄陵青回身面对武冰歆道:

“姑娘就先杀了你,再行解决那贼也是一样。”

武冰歆冷声道:

“杀人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哩,甄大小姐,你空说大话也不怕夜风闪了你的舌尖儿么?”

甄陵青柳眉倒竖,愤怒得说不出话来。武冰歆好整以暇复道:

“论起武功,你是绝非本姑娘之敌,除非甄老头亲自到来,不然今夜休想……”

话尚未说完,蓦然房门无风自摇,一条人影宛如鬼魅一般一闪而入,沉声道:

“老夫这不就来了……”

武冰歆霍然一惊,不自觉倒身连退三步,半晌说不出一个字。

赵子原横目一瞥那玄色人影,分明便是玄缎老人甄定远,神色亦自一变,心中暗叫“苦也”,忖道:

“这老魔头一来,我岂不是万无生理了?”

武冰歆吸一口气,冲着玄缎老人一福道:

“甄前辈别来可好?家父要小女子代向你老问安。”

甄定远仰首一阵狂笑,道:

“妮子你镇定功夫倒是相当到家,令尊就着你半夜潜进本堡,问候老夫这一句话么?”武冰歆一时无语以对,甄定远转朝赵子原泪,

“想不到小子你竟是武家派来卧底的,嘿,老夫先时还误以为你与那业已魂归九泉的赵飞星有关……”

赵子原心子一阵狂跳,忖道:

“此人心思缜密,纵非今日事败,我住堡里终会被他瞧破底细,到时我将遭遇到什么样的命运,就很难说了。”

他口中故作淡然道:

“阁下明察,区区在江湖上流浪厮混,一事无成,此番蒙令媛收容……”

甄定远截断话头道:

“甭顾左右而言他了,小子你底子已被揭穿,犹能冷静如斯,城府之深可说是老夫生平所仅见,可惜——”他语声故意一顿,赵子原道:“可惜什么?”甄定远道:

“如此一个前路正大有一番作为的少年,却命里注定了要从此沮殁,你说这不是很可惜么?”

赵子原瞧他口蜜腹剑,那感情洋溢的语气就和痛悼知友故人之骤逝一般无二,不觉对对方心术的险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武冰歆插口道:

“前辈莫非慾亲自出手杀掉此人以泄忿?”

甄定远道:

“小妮子,你是深知老夫之心,嘿嘿,深知老夫之心……”

“嚓”地一声脆响扬起,他竟动起兵刃来——

甄陵青瞪大眼睛,惊愕道:

“爹,你怎么了?这小……小贼值得你用剑么?”

那甄定远向来自负异常,如非遇到足与自己为敌的对手绝不使剑,照例是以掌应敌,可是他剑若一出匣,却鲜少令对方逃出剑下,甄陵青曾和赵子原交过手,深知后者武功有限得很,但爹爹却慎重其事的拔出剑子,似此反常之举,顿时使她惊得呆了。

甄定远那鹰隼般的目光停留在赵子原身上好一忽,点头道:

“不错!纵令这小子武功泛泛不堪一击,仍然值得我用剑!”

他此言不啻表示十分看重赵子原的意思,但赵子原依旧不为所动,平平淡淡地道:

“大丈夫本当死于刀剑之下,敢不成全阁下心愿,奈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马兰之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