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14章 死谷鹰王

作者:古龙

灰衣人间声收袖回来,冷冷道:

“狄一飞,老夫在此相候已久——”

赵子原探首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颀长,穿着奇装异服的中年汉子,端立在门口。

他心中反复低念道;

“狄一飞?……狄一飞?……这名字可真陌生得紧……”赵子原却不知晓,眼前这个异服汉子狄一飞就在好几日之前只身上嵩山少林窃走一把寒月断剑,被少林达摩院住持觉海大师等穷追至太昭堡前,对掌时,他的掌力之强竟是丝毫不逊于当今少林达摩院首座,如果赵子原得知异族中出了这样一名身负稀世武功的高手,也许便不会如此坦然了。

灰衣人武啸秋复道:

“一飞怎地到现在才来?那把寒月断剑你可曾交与甄定远了?”

异服汉子狄一飞点点头,道:

“狄某好不容易潜入少林寺内殿窃走断剑,然后一路直奔太昭堡,将剑子交给甄老头,目下姓甄的已收罗有了金日及寒月两只断剑……”

武啸秋“嗯”一声道:

“还有一只繁星剑呢?”

狄一飞道:

“甄定远查出繁星断剑就寄存在武当山,要我设法再去窃取出来……”

武啸秋道;

“很好,你便依照他的吩咐去做——饶是姓甄的如何狡狯,也不免要坠入老夫预置的圈套里!”

狄一飞低声道:“武院主,狄某这场戏演得还可以吧?”

武啸秋颔首道:

“总算还过得去,那姓甄的生性多疑,你继续佯混,可不能露出破绽,致被他识破。”

狄一飞道:

“这个你大可放心,甄老头临别前又要我上武当窃取繁星断剑,足见他全然不疑有它。”

说到此地,似乎忍不住心中得意之情,笑道:

“可笑甄定远聪明一世,却被你姓武的玩弄于手掌之上——”

武啸秋沉声道:“只怕不见得如此顺利。”

狄一飞诧道:“怎么?”

武啸秋道:

“姓甄的并非易于受骗之辈,咱们至多只能在一段时间内引他走上歧路,时日一久,难保不被他察觉。再说——”语声微顿,续道:

“再说日前老夫设下一计,故意命小女冰歆指派一名姓赵少年潜入太昭堡,窃取金日断剑……”

藏身木箱后面窃听的赵子原一震,但他来不及有所深思,只听狄一飞惊“啊”一声,道:“你,你这样做又有什么用意?”

武啸秋道:

“老夫这一着其实是声东击西之计,教姓甄的误以为老夫对那断剑也有觑窥之心,其实——嘿嘿,老夫真正的用意,你自然可以猜度得出来。”

狄一飞寻思一下,恍然若有所悟,抚掌道:

“原来如此,此计果然高明。”

武啸秋摇首道:

“高明固然高明,但前夜小女冰歆进入古堡去指示赵姓小子行事机宜,却被姓甄的发觉,后来虽能安然退出,但难保他不因此而生了戒心……”

话犹未完,蓦地屈指一弹,一股劲风掠过狄一飞身侧,直向半掩半开的木门当口袭去!

他口中喝道:

“既来之何不入屋?”

但见木门一摇,一条窈窕桃色人影一闪而入,那人拂袖一挥,顿时将对方的弹劲卸去。

武啸秋并没有乘机追击,冷冷道:

“五花洞的桃花娘子几时也养成鬼鬼祟祟的行踪?”

那人果然便是方才曾在大荔镇露过面的桃花娘子,只见她那芙蓉般的脸庞上此仍是笑意盎然,娇声道:

“武大官人你现在是发迹了,但奉劝说话最好还是留点余地,否则扯破颜面大家都不好看。”

武啸秋眼色微变,道:“你说发迹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桃花娘子面上笑意不减,道:

“什么意思咱们心照不宣,难道还要我作个补充说明不成?”

武啸秋阴声道:

“少在老夫面前来这一套,别人惧怕五花洞的五花图,轻易不敢招惹你们五位娘子,老夫可全然没有放在心上。”

桃花娘子淡淡道:

“所以说武大官人现在是发迹了嘛,自从谢金印死后,阁下和甄定远两人已被目为武林中的二大擎天巨擘,身价远非往昔可比,当然不会将咱们五位姐放在眼里啦。”

她言词尖刻,武啸秋眼色一阴,似乎就要发作,此际桃花娘子转目一瞥,便已瞧见案前躺着的曹士沅尸身,她柳眉微蹩,道:

“这人可是你杀的?”

武啸秋道:“是又怎?”

桃花娘子端详了尸身一忽,道:

“死者像是前太昭堡堡主赵飞星倚为左右臂的心腹曹士沅,奇了,姓曹的什么时候与阁下结上梁子?”

武啸秋不答,半晌沉声道:

“若有谁要多管这桩闲事,那么他是自寻死路!”

桃花娘子装模作样地吐了吐舌头,道:

“武大官人的闲事谁敢多管?我桃花娘子岂会不自量力一至于斯。”

武啸秋道:

“然则你无巧不巧于此时撞到此地,若非冲着老夫而来又为了什么?”

桃花娘子想了想,道;

“说来你也不会想,我在大荔镇为追蹑一个不知名的少年,一直追到这里……”

武啸秋诧然道:“不知名的少年?”

桃花娘子道:

“我适才在镇上酒楼见过那少年一面,只知道他姓赵,身着一袭粗布衣衫……”

武啸秋楞了一愣,喃喃道:

“莫不是那小子……”

赵子原在暗地里听到这番话,心子猛地吃一大惊,暗忖那桃花娘子口中所提到的少年,分明便是指自己而言,却不审她追蹑自己的用意何在?

尔来赵子原因为吃尽武冰歆的苦头,是以乍听到又有女人寻找自己,料度不外乎又有麻烦加身,私心不禁惴惴然。

桃花娘子注意到武啸秋那微微发愣的神态,正感惑然不解,只见武啸秋眼色阴晴不定,道:

“桃花娘子,你要找那赵姓小子作甚?”

桃花娘子道:

“这个却不用告诉你,听口气似乎你还认识那少年?”

武啸秋冷哼一声,没有答话。桃花娘子道:

“不说就作罢论,告辞了——”

她转身款款行至门口,一足方踏出门槛,忽然又回头道:

“有一件事还未请教武大官人。”

武啸秋道:“问吧。”

桃花娘子压低嗓子道:

“谢金印是不是死在你的手上?”

武啸秋身子一震,似乎未料对方会有此一问,一时答不上话来,但他旋即恢复冷静,道:“这话从何说起?”

桃花娘子道:

“听说二十年前,你和甄定远两人受水泊绿屋主人之雇,埋伏在翠湖附近,袭杀甫作案慾归的谢金印,就在同一夜,翠湖画舫上又发生了司马道元二门十八口的命案,似乎是谢金印的杰作,那幕后的买雇者,不用说也是水泊绿屋的神秘主人。”

武啸秋默然不语,桃花娘子复道:

“鸟尽弓藏,自固当烹,水泊绿屋主人这一着是够狠的了。”

武啸秋道:“凭什么你敢如此肯定?”桃花娘子道:

“江湖上人言凿凿,自没有空穴来风之理,姓武的你想抵赖?”

武啸秋阴笑道:

“老夫何尝想抵赖什么?没错,姓谢的是死在老夫及甄老头之手,他一生作孽多端,杀人如麻,嘿嘿,老夫此举完全是为天下苍生着想!……”

桃花娘子冷哼一声,道:

“好一个为天下苍生着想!”

一直默立旁侧,不曾开口的异服汉子狄一飞忽然插言道:

“武院主,近日你可曾听到武林中流传的一道风声?”

武啸秋道:

“可是与姓谢的有关?”

狄一飞重重点一点头,道:

“武林中传言纷纷,说是谢金印没有死,其实他还活在人世上!”

武啸秋一怔,旋暴笑道:

“无稽之极!狄一飞你也相信这等无稽的话么?姓谢的身中老夫寒帖摧木掌五记之多,再加上甄老儿焚心七剑,嘿嘿,只怕大罗神仙也不能保住这条性命了……”

言犹未尽,陡闻“飕”地一声怪响亮起,那桃花娘子玉臂疾舒,竟突然朝武啸秋直拍了过来。

这下变生仓促,那武啸秋不料桃花娘子会突然动手,而且连个招呼也不先打,只一错愕间,对方一掌已然印至自己胸前不及五寸之处。

武啸秋乃是何等武学大家,他身处危境,却是不见一丝慌乱,就在桃花娘子玉臂将及递实之际,疾地拂抽挥出一式,他这一信手轻挥,看似绵若无物,其劲道之强,却不啻有如推出了一只千斤之杵。

霎时之间,桃花娘子但觉身前如压泰山,立刻意识到自己绝不能与其硬碰,值此情势下,她只有一条路好走,那就是闪身避其锋锐,于是她迅速地收臂回力,对方那千斤之力始出,她身形已骤然左移,轻飘飘地换了一个方位,换势之疾,足令人为之眩然失色。

武啸秋定身冷冷喝道:

“你要在老夫面前来这一手,可是枉费力气了。”

桃花娘子道:“阁下既有宰掉谢金印的本事,我偏不自量力倒要向你请教请教。”

武啸秋阴笑道:

“原来你是为了姓谢的而动手,哈哈,这就难怪了,老夫曾听人言及,年轻时的桃花娘子与谢金印有过一段颇不寻常的交情,后来虽然因故闹翻……”

未容他将话说完,桃花娘子已然轻叱一声,打断道:

“闲话少说,看掌!”前跨半步,右手一翻而出。同一忽里又见她足步微错,左臂抬处,迅疾无伦地朝对方中盘扣去。

她这一招两式,闪电般在同时施出,非特配合得严丝密缝,抑且快到极致,教人防不胜防。

赵子原藏身暗处,只瞧得暗暗不解,忖道:

“移时前我才在酒楼上,听见一众酒客窃议那桃花娘子曾与谢金印闹过纠葛,她走上酒楼,明是慾寻谢金章的晦气,所以谢金章会急急退起,怎地目下她却为了谢金印之死,不惜和武啸秋以干戈相见?”但闻武啸秋沉喝道:“桃花娘子,你是自讨苦吃!”

喝声中,身子未见作势,已自移到了五步之外,一双手掌依旧缩在衣袖之内,未见有出手的表示。

二旁的异服汉子狄一飞开口道;

“武老儿,这臭婆娘够你打发的了,狄某有要事先走一步——”

身子一纵,疾往门口掠去。桃花娘子怒道:

“狂徒你敢出言不逊!”纤手五指一屈一扣,觑准狄一飞身形弹出,一时但闻“咝”“咝”之声大作,五股疾风宛如脱弦之矢,遥遥袭向敌方背宫五大穴道,狄一飞身子方始掠到大门,倏觉后背寒风袭体,他看出不看便知对方指见的位置,双足迅地一蹬一滑,脚面贴地平平飘前数尽——

狄一飞便借着一滑之势,整个身子呼地转了半个侧面,单掌自横地里一拨,斜斜反击迎上。

桃花娘子屈指再弹,咝咝之声复起。

炬料狄一飞挥掌回击是虚,在对方摧劲换指之际,猛地将掌力一收,擦身向木门当口迂回绕出,口中说道:

“少陪,少陪。”

顷忽地已如飞掠出茅屋,桃花娘子所弹出的指风,再也发生不了作用。

桃花娘子生平最恨“婆娘”之类的称呼,狄一飞当面发恶言相加,她怎能忍得下这口气?正待纵身追出,倏地身侧风声斐然,那始终静立一旁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的俊秀少年朝星,忽然横身阻住她的去路。桃花娘子定晴朝身前少年打量一下,偏首问道:

“这小辈是谁?”

武啸秋没有回答,对着少年道:

“朝星你退下来。”

朝星诺应一声,转身让开,武啸秋缓缓举步而上,道;

“老夫这徒儿谢朝星最是善解我意,他知道老夫绝不会平白放过一个向我挑衅的人,是以便将你拦住。”

桃花娘子嗤之以鼻,道:“他能么?他敢么?”

那少年谢朝星昂然答道:

“敢不敢我已做给你看了,至于能不能,那是家师与你的事。”

黑暗中的赵子原忍不住多瞧了谢朝星两眼,心道:

“武啸秋这个徒儿,相貌虽然略带几分狡狯之气,但却长得很有气势,应对亦颇为得体,将来必是个人物无疑……”

只闻桃花娘子冷冷一哼,未及开口,武啸秋已自沉声道:

“桃花娘子,你接老夫一掌试试——”

“试”字才落,双袖猛地一振一荡,一股飚风应袖暴劈以出,紧接着身子一长,破空跃起。武啸秋身形有若天马行空,双足凌虚踏上数步,晃眼已扑到了桃花娘子头上,只见他胸前衣袂飘拂不止,身形袂影形成一片模糊,宛似棉絮飘忽,但在漫天飞荡的棉絮中却晃动着两只灰色掌影!

桃花娘子睹状瞿然而惊,尖呼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死谷鹰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