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16章 鬼斧魅影

作者:古龙

赵子原摇头道:

“小弟也不知所然,顾兄莫非也感到那黑木箱里透着蹊跷么?”

顾迁武低道:

“我仅仅有这个直觉,那黑木箱很可能……”

话未说完,忽然一阵大风吹来,吹得屋前盘虬慾舞的古树枝桠呼呼作响,不觉住口不语。

两人仰首望了望天色,只见低空浓云密布,月星皆隐,黑沉沉的苍穹压得他俩心头有一种气闷的感觉。

赵子原低声道:

“天气似将有变化了。”

他伸手往屋檐外一抬,但觉手心一凉,豆大的雨珠已开始滴落下来。

有幸这一排庙屋有瓦檐斜飞伸遮出来,两人立身檐下,方使不致被雨水淋湿。

霹雳一声巨响,一道电光急划而过,夜空倏明倏暗。

豪雨倾盆而降,呼啸的狂风与渐浙的雨声错扰其间,借大的一座寺庙很快地就被凄迷的风雨吞噬了。

顾迁武道:

“这场暴雨不知要下到什么时候,咱们不如干脆敲门,公然进房去瞧个究竟——”

赵子原道:

“如此不妥,对方借宿于此,若不让咱们进房,你我可没有理由硬行闯入……”

这寺庙因为年代久远故而破旧失修,屋檐到处均有雨水滴下,滴落在两人头上,只觉其凉透骨。顾迁武头发被滴漏的雨水浇得湿淋淋的好不难过,忍不住道:

“赵兄,咱们还是敲门试试……”

语至中途,陡闻一道凄厉的惨呼自房中亮出,纵然在风雨交作之下,依旧清晰地传人顾、赵两人的耳际!

紧接着“嘘”“嘘”怪响又起,声音凄厉异常,二人那本已张满的神经几乎就要暴裂开来,哈腰自门隙望去,只见在四口黑木箱左侧有一张桧木方桌,上面放置着一盏油灯,昏黄色的灯光将房内的景象朦朦胧胧地勾绘出来,两人电目一瞥,未及瞧清屋中的物事,忽然一阵轻风把灯火吹熄了。

那“嘘”“嘘”声音时断时续,两人倾耳听了片刻,心神逐渐恍惚,竟是有点魂不守舍起来。当下连忙调气运息,半晌才恢复平静,但那怪响依然如故,不时夹杂着动人心魄的惨呼。顾迁武忐忑地道:“兄弟你可曾瞧出一些端倪?”赵子原道:

“房内灯火突然熄灭,恁情如何也无法瞧得清楚。”

正说问,蓦见房内灯光又自动燃亮起来。

顾迁武皱眉道:“灯光忽明忽灭,分明是有人故弄玄虚……”

赵子原摆手阻止他续说下去,原来房中此刻已有了动静,只见那“海老”满头长发披散,盘膝坐在地下嘘嘘吐气!

他吸气吐气一直面对着桌上油灯,难怪火光会明暗不定,顾、赵二人睹状,始稍释于心。

但见那“海老”披发跳足,面目狰狞,吐呐之际双手并连挥带舞,形状有如鬼魅,再经他“嘘”“嘘”吐气,火苗愈压愈低,更显得阴风惨惨;鬼气瞅嗽,二人瞧着瞧着,只觉一股凉意打从足跟升起!

顾迁武寒声道:

“这人是谁?怎地邪怪得紧?”

赵子原低道:

“小弟在来路上与他俩朝过面,此人名叫‘海老’,另一个被称呼做老秃,身份却不甚清楚……”

这会子,房内又亮起一阵怪嘘,声音沉闷令人生厌。

另一名牛山濯濯的秃子,此际业已换上了一件花纹密布的长袍,他徐徐走到“海老”面前定身。

那秃子开口道:

“海老,成了么?”

“海老”停止嘘气,道:

“十指已墨其八,大约是成了。”

说着将双手十指摊开,其中八根指头不知怎地竟是隐隐泛着墨黑光泽,只剩得两只拇指保留原来肉色。

赵子原暗暗抽了一口凉气,喃喃道:

“乌墨指,乌墨指……”

顾迁武奇道:

“兄弟你认得此指来历?”

赵子原道:

“出道前家师曾向我提到过天下各奇门邪派的来龙去脉,但我阅历太少,那‘海老’所练的是不是乌墨指,可没有十分把握。”

他二人说话时,尽量将声浪压低,加之外头风雨交作,是以虽仅一门之隔,那“海老”及秃子始终没有察觉。

但听那“海老”道:

“老秃你开始运功吧,注意第七次嘘气时须将真气倒转逆渡到玄脉大关,提防走了窍。”秃子不耐道:“你可不可以省说两句,咱老秃几时走窍过?”

“海老”道:“话倒不是这么说法,咱家兄弟多年苦练,今夜是最后关头,万不能因你秃子一时大意而功亏一篑。”

秃子道:“练成之后,你我又如何行事?”

“海老”沉吟不语,秃子复道:“海老若未作任何决定,我倒有个提议——”

“海老”抬头道:“怎么?”

秃子道:

“海老你说咱们何必舍近求远,干脆先拿庙里的和尚开刀,试一试那奇门功夫有多厉害,然后再去水泊绿屋……”

“海老”沉声打断道:“在江湖上,水泊绿屋这四个字还是少提为妙!”

秃子面上满露不悦之色,终于忍住不再多言。

一刹之间,秃子忽然绕着四口黑色大木箱手舞足蹈起来,口中随之呼呼作态,赵子原仔细一瞧,那秃子看似乱跳乱舞,其实却是井然有序,仿佛依着乐声之板眼节奏挥舞一般。

秃子舞了好一会,与“海老”双双步至黑箱前面,伸手一抓一扳,“喀嚓”一响便把箱盖揭开了——

赵、顾二人本来就对那黑色木箱怀有戒惧之心,这时听见那震人心魄的揭盖声响,不禁毛骨悚然。

木箱盖子乍一揭开,一股腐臭败坏之气迅即弥漫开来,令人闻之直慾作呕,房外的顾、赵二人忙不迭掩鼻屏息,而那“海老”及秃子对这种腐败味道却生似极为受用,朝箱内连连猛嗅不止。

“海老”与秃子嗅罢、一边狂啸厉叫,一边从两口黑箱里搬出两具赤躶躶的死尸来!

那两具死尸容貌狰狞可怖,全身干瘪瘪的,肌肤完全没有一些儿丰腴,皮层上不知怎地竟然隐隐泛着黑灰之色,与木箱上的颜色毫无两样,更奇怪的是两具死尸的右手上各自执着一只大板斧!

赵子原吸了一口冷气,忖道:

“莫非这是两具僵尸不成?”

他暗暗运足内力聚在双掌之上,以防有什么不测,立刻就可出击。

顾迁武脱口低呼道:“滇西鬼斧门!”

赵子原道:“方才我认为那‘海老’练的是‘乌墨指’,也许是瞧走眼了,顾兄你看如何?……”

顾迁武道:“兄弟你见到两具死尸手上所执的板斧没有?”

赵子原颔首道:

“瞧到了,死尸之手居然紧紧握着板斧不放,倒是一桩奇闻。”

语声一顿,续道:

“还有那两具死尸肌肤业已完全风干,布满一点一点黑灰之色,着实和鬼魅妖怪相去不远,倒像是风干的僵尸……”

顾迁武沉声道:

“武林中传说,在滇西人烟绝迹的铁壁附近,有一个邪恶诡异的鬼斧门,利用死尸执斧,练成许多匪夷所思的奇门邪道功夫,江湖上人,一提到滇西鬼斧门,便如遇到鬼魅一样惧骇!”

赵子原惊道:

“有这等事?”

顾迁武道:

“看来那海老及秃子,便是来自滇西的鬼斧门人了。”

赵子原想了一想,道:

“但那秃子刚才曾说到‘水泊绿屋’四个字,滇西鬼斧门与水泊绿屋又有什么关连?……”

顾迁武茫然道:

“这个就非我所能知晓了。”

“海老”及秃子审视了那两具死尸一番,露出心满意足的模样,然后让死尸贴壁斜躺着,口中念念有词:

“但嗒嘛但嘶璃咪……”

两人念了一段希里古怪的咒文后,便对着死尸运起吐呐功夫来了。

片刻过后,奇事发生了,首先房里亮起了一阵轻微生硬的异响,凝神听去,那异响又像是来处极为遥远的地方。

“海老”与秃子仍然不停地念着咒文,有顷,那两具死尸陡地由斜躺而自动立将起来,齐然朝前一纵一跳,它每跳出一点,便发出一声异响,手中所执的大板斧亦顺势向前一挥。

那死尸举手投足间,动作甚为生硬,果与常人有异。

赵子原心中发毛,暗自呼道:

“从前曾听说过湘西一带,人们客死异地后,便由专事赶尸之人将尸身赶回原籍埋葬,我犹以为那不过是被渲染夸张了的怪谈,想不到眼前这鬼斧门人行事更是不可思议,人世间里真是无奇不有了。”

只听“海老”道:“老秃,你把另两口木箱里的毒蟒放出来。”

秃子道:“如此只怕有些不妥……”

“海老”斩钉截铁地道:“甭多言,依我的话去做!”

秃子迟疑一忽,终于伸手把其余两口黑色大木箱的箱盖揭开,两条长达三丈的巨蟒迅速地游将出来。

赵子原猛可吃一大惊,那二条蟒蛇首颈少说也有茶碗粗细,加之皮厚鳞坚,揣摩模样似已臻刀枪不入的地步,他缓缓吸一口气,只觉腥风扑鼻,与房中腐尸奇臭之气陈陈相因。

巨蟒游到两个死尸前面五步开外,倏然停下身来,昂首面对死尸吐着红信,形态可怖之极。

死尸一纵一跳向前直行,两条巨蟒吐闪了一阵红信后,忽然全身昂起,有似脱弦之矢般朝死尸疾射而去。

“海老”视若未睹,依旧不停地念着咒文。

死尸手中板斧一挥,那巨蟒在空中如旋风般一个扭身,倒转尾巴扫过来,“呼轰”一声巨响扬起,两条巨蟒横尾这一扫,威力之巨可令挡者披靡。

嘶然一响,两个死尸齐然跃开,手执板斧纵击横扫,动作都是一般,但见血光飞溅,斧头端端砍中蟒蛇七寸之处,两条巨蟒登时身首分家,盘蟋倒毙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了。

两个死尸动作整齐划一,是以那一对巨蟒不分先后被同时祈毙。

赵子原瞧得目瞪口呆,那巨蟒何等灵捷,更加全身有如精钢铸造,竟被死尸在一举手之间击毙,简直令人无法置信。抑有进者,死尸挥举利斧,举手投足问生似隐含着惊世骇俗的绝大功力,赵子原不禁暗暗不解,心忖:“死尸居然也怀有武功,这该怎么解释?”

但见秃子禁架暴笑一声,似乎得意已极。

“海老”喃喃道:

“行了,这一对长虫的厉害绝不在一般武林高手之下,死尸既然能把它制服,足见咱们所练的奇门功夫已大大有了长进。”

说着,双目有意无意朝房门一瞥,面上露出一种难以思议的神秘表情,旋即收回视线。

赵子原心念一动,在顾迁武耳旁道:

“海老分明知道你我在门外窥视,他那句话是故意说与我们听的,只不知用意何在?”

顾迁武道:

“此人阴险诡诈得紧,至于另一个秃子,倒像比较浑戆……”

赵子原点点头,犹未及答话,但闻房中那秃子道:

“然则咱们立刻就把死尸送到水泊绿屋去?”

“海老”瞪了他一眼,默然没有作声,似乎怪秃子不该又提起“水泊绿屋”四个字。

秃子却未察觉继续道:

“不知水泊绿屋那神秘主儿要死尸何用?此番咱们鬼斧大帅有命下来……”

“海老”沉声打断道:

“老秃你要再信口毫无遮拦的说下去,一俟回滇西之后,我可要据实上禀大帅,用门规整治你了!”

秃子满露不豫之色,道:

“不说便不说,你少提大帅的名头压人。”

“海老”冷哼一声,再度向房门瞥了一瞥,又自念起咒文来。

那两具死尸口中倏地发出骇人之极的怪叫,举步纵向房门……”

赵子原暗呼一声“不好”,脱口道:

“顾兄,快些躲开……”

语声方落,那两个死尸已冲破房门板木,手中所执巨斧挥舞得“格”“格”作响,赵子原与顾迁武面对死尸,直吓得魂飞魄散,不由得呆了,竟忘了退身闪避或发掌相御。

两具死尸手起斧落,霎时之间,赵、顾二人面如死灰,暗道:

“我命休矣!”

耳际依稀传来“海老”的桀桀得意暴笑声音,说时迟,那时快,死尸手中巨斧甫行落下,二人倏感一股奇猛无比的力道自身后回旋袭至,当下一个立足不稳,分向两旁跌开七步之遥……”

那掌风余力,犹自激荡残破的房门摇摆不定。

顾、赵二人死中得生,但觉冷汗泱背而落,他俩惊魂甫定,齐地回目望去,只见身后寻丈外不知何时已立着广灵寺住持黄衣僧一梦!

两具死尸不约而同地停止了纵跳,僵立当地不动;那“海老”霍地长身立起,指着黄衣僧一梦道:

“和尚你架了这一斧,梁子你是抗定了!”

黄衣僧一梦喧了个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鬼斧魅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