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18章 万劾轮回

作者:古龙

赵子原见对方忽然变得如许失态,不禁呆了一呆,但一时却悟不出残肢人神情之所以突变的缘故,好一忽,残肢人才从半痴迷状态转醒过来,他双目一翻,道:

“娃儿,方才你问我什么广

赵子原缓缓道:

“小可问及老爷之四肢何以残缺不全?”

残肢人狞笑道:

“普天下知晓老夫残肢秘密之人屈指可数,而且在这些知情者中亦从来无人敢向老夫问及此事,娃儿你可知此问正犯了老夫大忌?”

赵子原道:

“小可不过随口间问,老爷不愿说出就罢了。”

残肢人阴沉沉地道:

“你无端问及老夫私隐,老夫可不能平白饶你过去。”

说着,转朝天风道:

“天风你将轮椅铁匣里的轮回锁拿出来……”

天风闻言,面上忽然泛起惊悸不敢置信的神情,期期艾艾道:

“轮回锁!老爷是说那轮回锁?”

残肢人道:

“那轮回锁已有许久没有动用了,今日正好用来施诸这娃儿身上。”

天风低应一声,举步走到轮椅之前,将坐垫掀起,伸手徐徐自木匣中取出一副铁器,赵子原下意识将视线移到天风手上所执的物事上面,只见那铁器系由两块乌黑的铁板双面合夹而成,顶端绕有一圈弹簧,构造简单异常,自外表观之并无任何出奇之处。

铁器在天风手中被摇得啷当作响,声音刺耳之极,赵子原不知他们主仆俩卖的什么玄虚,不觉皱一皱眉。

天风冲着赵子原阴笑道:

“小子你莫小觑了这两片铁器,它是水泊绿屋独门三大酷刑之一的刑具,专用来整治为仆不忠不顺者,当年我就曾尝过此一毒刑的苦头,嘿嘿,那等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你立刻就可以领略到了。”

他故意加重最后一段话,期使在未动刑之前便使对方心怀惧意,以增加用刑的效果。

赵子原果然动容,却忍住没有作声。

残肢人道:

“天风,在你受刑过后,业已学会如何使用刑具,今日正好派上用场。”

赵子原道:

“小可不过是无心一言之失,就值得以刑加身么?”

残肢人阴声道:

“如果你不是为老夫收为仆人,这无心一问就足够要你的命了,须知死罪虽免,活罪难逃,你能熬得住本门轮回锁毒刑,老夫便可以饶你一命。”

赵子原情知对方心术阴辣,多言无益,遂故意装出畏怯之容,不再说话。

残肢人狞笑一声,道:

“娃儿,你害怕了不是?”

赵子原不答,尽在心中忖道:

“目下我体内毒素已解,随时都可甩手一走了之,只是如此一来水泊绿屋这条线索也就跟着断绝了。”

他在脑中将全盘利害得失迅速作了衡量,考虑自己要不要继续佯混下去,头脑渐渐冷静下来。

天风喝道:

“小子与我跪下!”

他手执铁器趋近赵子原身侧,戳指疾点他的肩井穴,赵子原不慾闪避,当下感到双腿一软,竟至跪倒地上。

天风面上浮起森森的杀气,从刑具中拍出一支金光闪烁的薄细金圈,两头弯接,恰好将赵子原双手牢牢扣住,他用其余二片铁板自两边穿过金圈,弹簧一紧,便如一只巨型铁锁一般,把赵子原胸背紧紧夹住——

赵子原立时感到十分痛楚难禁,即连呼吸都不得舒畅。

天风chún角牵动,露出残忍满足的一笑,徐徐转身向躺在床上的残肢人躬身一揖,高声说道:“下仆开始施刑了——”

残肢人冷森森道:“魂游太虚,万劫轮回!”

天风又毕恭毕敬的哈了个腰,双手一抽一抖,弹簧金圈立刻飞快回转起来,一时只见簧丝重重叠叠,形成嗡嗡一片,那簧丝每转一圈,夹在赵子原胸背的铁板便自压紧一分。

赵子原只觉胸膛有似被压上一块千斤之石,肋骨就在迸裂压断,窒息而不能透气的肺部有一种抑遏不住的难过。

天风狞声道:

“你把牙关咬紧了,好受的还在后头。”

手上一使劲,金光灿然的薄细簧丝疾转丛圈,铁片一分一分地夹紧,赵子原惨叫一声,仰首咯出一口鲜血,竟自昏厥过去。

残肢人道:

“停止!天风你下手要有分寸,老夫好不容易收了一个年轻仆人,可不许让你活生生整死。”

天风唯诺,迎面泼了赵子原一头凉水,赵子原悠悠醒来,张眼触及天风那chún角所挂的残酷笑容与残肢人冷森的面容,正待破口大骂,可是身上穴道被点,一句话也说出不口。

此刻他胸臆充满了恚恨怒火,心想使用这种世上少有的毒刑,任何人性未泯之人都会觉得太过残忍,但水泊绿屋这残肢人却动辄施诸于人,而他的仆人天风虽则亦领略过毒刑滋味,自己施刑时简直又像一个报复虐待狂者,生似非将赵子原折磨至一佛涅粱不休。

只听天风咒道:“蹩脚的家伙!”接着又开始转动簧丝,赵子原只觉一阵剧痛攻心,腹中一口浊血涌了上来,再度昏迷过去。

天风哼了一哼,用冷水把赵子原弄醒,铁锁一夹,赵子原胸前衣袂登时应势裂开,露出皮肉,天风连眼皮也不霎动一下,握持刑具的手臂暗暗一加劲,簧丝又连转数圈,赵子原胸背已是紫痕累累,伤口淌出血丝,他间而发出乏力无声的呻吟,和残肢人时断时续的阴笑,使室中洋溢着一片森冷惨酷的气氛。

那“轮回锁”是武林有数的秘传毒刑之一,此种刑具的特色乃是专用以对付武林高手,而且武功越高者所吃的苦头越大,赵子原的武功虽然并不如何出色,但在天风蓄意的折磨下,着实也尝够了诸般苦楚。

将近一个晌时下来,赵子原已是数度昏厥,全身脱力倒在地上。

残肢人道:

“够了,天风你把刑具移开。”

天风遵嘱弄开刑具,只见赵子原四肢软瘫,面若金纸,竟似马上就要断气的模样——

天风慌道:

“这小子蹩脚得很,恐怕有性命之忧……”

残肢人恚道:

“早就关照你下手不可太重,如今姓赵的娃儿若是无救,少不得要你到黄泉路上陪他作伴!”

天风全力施为,直忙得汗流如雨,过了一个时辰,赵子原面色渐转红酡,鼻息渐粗。他继续运力催气,直到赵子原醒转,始嘘了一口气,放开手来。

赵子原一启眼,天风那狰狞的面容正映人他的眼帘,他猛然一冲掌,往天风心口直击而出一

这下事起突然,天风万万料不到赵子原乍一醒来就会立刻出掌发难,匆遽间身躯一偏,但闻“蓬”一响,掌缘自他腰侧扫过。

他虽然避开赵子原掌击之势,但临危闪避,情状却是十分狼狈。

天风厉声道:

“姓赵的小子,你不要命了么?”

赵子原身上所受刑伤过重,虽然天风运气疗治,仍未完全复原,此刻使劲出掌,已感到力不从心,掌上劲犹及不上平日的五成功力,不禁大为吃惊,是以眼下他纵然盛怒当头,却也不敢再贸然出掌。

天风冷笑道:

“敢情轮回锁还没有令你过足瘾头,你想再尝尝其他刑具的滋味是么?”

赵子原渐次冷静下来,缓缓说道:

“我不过只要试试自己在负伤之下,功力究竟削弱了多少,你大可不必如此紧张。”

天风被他说得哑口无言,一时寻不出适当的话来反驳。

残肢人桀桀笑道:“娃儿你口风转得真快,足见心智高人一等。”

赵子原道:

“老爷言下意所何指,小可不懂。”

残肢人哂道:

“少在老夫面前装作了,适才你醒来之际,定然满腔愤怨,恨不得立毙天风与老夫于掌下,由是才会莽撞动手,过后你理智恢复,权衡利害之下,便想以一句话轻描淡写搪塞过去,老夫猜得对吧?”

赵子原心子重重一震,暗忖:“这残肢怪人可谓老姦巨猾之极,居然一语揭破我的心意。”残肢人复道,

“可是老夫倒不在乎,总得教你心服口服,死心塌地做老夫的仆人,现在你就去打一盆水来为老夫抹身。”

赵子原暗自皱眉,久久不曾移动足步。

天风横身上前,道:

“小子你要装聋作哑不成?还不快去!”

喝骂里手臂一扬,打了赵子原一个巴掌。

赵子原怒目瞪了天风一眼,竭力使自己隐忍下来,他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提起水桶无言走了。走出房门时,他隐隐见残肢人在对天风教训道;

“这小子深沉可怕得很,天风你莫要逼他过甚了,当心他……”

下面的话,便无法听得清楚,赵子原快步走到后院井旁,俯首低望水井中倒映的影像,脸上猛然浮起了一阵古怪的笑容。

他默默向自己呼道:

“果真我是那么深沉可怕,那么任残肢人主仆俩如何作贱侮辱于我,都没有隐忍不下的道理,赵子原啊赵子原,为了往年那段公案,你就吃吃苦头,做做下贱的工作,又有何妨?”

就在他喃喃自语的当儿,井底如镜的水面蓦然映出了一条纤小妍丽的女人情影,赵子原触目一瞥,随之脱口惊噫出声!

他这一出声低呼,井中水面的女子影子马上消失了!

赵子原霍地回过身子,只见身后空空荡荡的,哪还有人影在

揉揉眼睛,他几乎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但井底映出的那女子熟捻的面庞,他自知绝不致于看错,可怪的是对方一晃又杳然不见了。

赵子原压低嗓子,呼道:

“甄姑娘?是你么?”

黑暗中没有任何回应。

赵子原又继续低呼了几声,却始终未见对方现身,他环目往周遭仔细察看一下,发现井旁一棵大树微微晃动,月光从密茂的枝叶隙缝中穿了下来,依稀映照出一条纤细的黑影——

他心里忖道:

“甄陵青姑娘必是藏身在那棵大树上了,奇怪她怎么离开太昭堡来到此地?难道为的是跟踪我而来么?”

若然答案是肯定的,则甄陵青为什么要跟踪他?是否受了她父亲甄定远之命而为?此举又有什么用意?赵子原盘思了一会,决定暂时不予指破,以静观甄陵青的下一步行动。

他故意高声自语道:

“许是我心神不定,以致将井中自己的影子看错了,真是庸人自扰……”

边说边自井底打了满满一桶水,步回客房去了。

残肢人见赵子原提水回来,劈口问道:

“叫你提一桶水便去了如是之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赵子原摇头道:

“小可道路不熟,摸不着水井的所在,是以耽误了一些时候,老爷多耽待则个。”

残肢人哼一声,道:

“快拿手中沾水为老夫揩身,老夫要就寝了。”

赵子原依言用手中将床上那团肉球洗了又揩,揩了又洗,他乍一接触到残肢人那血肉模糊累疬肉疣,不知如何便有一种恶心的感觉,但他仍竭力不使自己露出厌恶的表情。

他心里暗想:

“喂食,卸装,洗身……从太昭堡一路到此,我总算受够了拆磨,这残肢人倒是难以服侍得紧,此刻也许甄陵青姑娘就躲在房偷窥我做此低贱的差使,不审她会有怎样一个想法?”

好不容易把肉球抹洗干净,方待提水出去倒掉,那天风在一旁喊道;

“小子慢着,顺便将大爷这双脚洗一洗——”

他迳自脱去了长靴,弗管赵子原有何反应,便把那对臭脚丫子递到赵子原的面前来——

赵子原平心静气地道:“不行。”

天风听他答得斩钉截铁,不觉愣了一愣,他沉下脸色,道:

“小子,你再说一次。”

赵子原道:

“我说不行,你四肢并未残废,要洗就得自己动手。”

天风厉声道:

“听着,大爷命令你立刻洗净我的双脚,否则你莫要懊侮不及……”

说话间,脚部往水桶里一伸一放,“扑通”一响,桶里的水珠四下飞溅,适巧喷到赵子原的面孔上!

赵子原举袖揩去脸上的水珠,怒目直盯住天风,一霎那间,他的老谋深算及冷静自恃悉数消失了,全身热血急促地涌了上来,他下意识抓起水桶,将一整桶水往天风身上泼去。

天风未防对方会来如此一着,只一错愕间,冷水业已倾桶而降,自头至脚被浇得湿淋淋的,直似一只落汤之鸡。

他暴跳如雷道:

“小子,你——你找死!”

盛怒之下,双掌齐飞,迅疾无伦地朝赵子原拿抓而至。

赵子原出手硬架一掌,顿感对方掌风旋卷,掌力山涌,自家伤势未愈,内力打了一半折扣,这一硬拼,显出力不从心之细,为对方一连几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万劾轮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