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30章 初战失利

作者:古龙

那座三角帐幕搭在旷地中央,烛影摇红透过篷布,映出一片柔和的光线,在黑夜中,就像影画一般的浮凸出来。

帐幕旁侧,停着一辆为赵子原所熟悉的灰篷马车,车前的马儿正延着长颈,静静地嚼着地上的草根。

白袍人情绪显得颇为激动,脸上也因为兴奋逾恒而涨红,他一直凝目眺望着旷地上的三角帐幕,良久不发一语。

赵子原见白袍人不答,脱口又问:

“然则阁下传我扶风三剑,竟是要我挟仗这套剑法去对香川圣女施展不成?”

白袍人道:

“香川圣女……你所要会的那个人正是香川圣女……”

赵子原呆了一呆,只觉脑际一阵空白,半晌不能作声。

白袍人瞥了他一眼,道:

“很令你感到意外,是吧?”

赵子原茫然道:

“小可万万料不到此来动手的对象会是香川圣女,否则那套扶风剑法我也不愿意学了。”

白袍人道:

“你既已一口承诺此事,想反悔也由你不得了!”

赵子原恍然有所悟,道:

“敢情阁下早已猜到我绝不愿与香川圣女交手,故此在祠堂里始终不肯相告我所要动手的对象是谁。”

白袍人道:

“正是如此。”

赵子原道:

“依此说来,这一切事态的发展,都是阁下预为布置的了?”

他未待白袍人回答,复道;

“敢问你如此作为,用意何在?”

白袍人冷冷道:

“老夫传你扶风三剑,你除了遵照老夫的吩咐与人动手之外,其他还是少问一些的好。”赵子原寻思一会,道:“如果我执意不与香川圣女交手呢?”

白袍人道:

“动手不动手,听凭老夫之决定,你别无抉择的余地,除非你将前日所学去的扶风三剑还与老夫——”

赵子原错愕道:

“阁下是寻我的开心了,学到的剑招怎样还法?”

白袍人道:

“简单得很,由老夫施展重气手法,将你武功悉数废了,不过如此仍然太便宜你。”赵子原愤然道:“废去武功还算是便宜事儿?尊驾还待怎地?”

白袍人道:

“那扶风三式剑诀已深印你脑海之中,废去武功后你若能设法恢复功力,犹可从头学起,故此老夫还得斩去你的双臂,这才算数。”

他侃侃他说着,语调甚是平淡舒缓,生似对这废人武功,残人肢体之事完全不当作一回事,赵子原心底突然涌起了一种无比厌恶的感觉,先前对他的良佳印象,随之一扫而空。

赵子原道:

“阁下心狠手辣,简直是以伤人杀人为乐了。”

白袍人面色一变,像被人触及隐痛一般,怒道:

“胡说,老夫生平从不妄动刀剑,你懂个什么?”

微喟一声,复道:

“算了,你既然不愿与香川圣女动手,老夫也不勉强,两条臂膀亦暂且寄在你的身上,你走罢——”

赵子原微微一怔,转身走了几步,忽又回转过头来,止身不前。

白袍人厉声道:

“你还不快滚?侍会儿若老夫改变主意,要走也走不成了!”

赵子原注视对方片刻,道:

“区区方才考虑到,虽然我在武林中无甚身份地位,但若是说了不作数,那么将来便无法在江湖上站得住脚了,你说是不是?”白袍人冷冷道:

“年轻人能够爱惜羽毛,自然是一桩好现象,老夫虽非侠义中人,但自问生平就没有做过一件毁诺背信之事。”

赵子原道:

“我这就一逞上前向香川圣女叫阵,不过阁下可否再回答区区一问?……”

白袍人道:

“怎地?”

赵子原沉声道:

“阁下与香川圣女可是旧识?”

白袍人神情微变,道:

“实与你说,是与不是我自己也弄不清楚。”

赵子原只听得茫无头绪,无法理解。

当下遂举步往前行去,忽然若有所思,再度回过头来,白袍人发觉他的脸上满布着疑惑之色。白袍人道:“莫非你又改变主意了么?”赵子原道:

“据小可所知,那香川圣女对武学没有一点造诣,更遑论动手过招了,如何当得起扶风三式一击之威?”

停歇一下,复道:

“而阁下又曾提及,我那对手的武功路数,恰正能克制这套剑法,因此我极可能有当场送命的危险,更令人匪夷所思了。”

白袍人道:

“你的问题像永远没有完似的,待得你亲自与香川圣女对阵之后,不是便可以知道答案么。”

赵子原问不出要领,只有快炔越过旷野,走到帐幕前面,车头的马儿见有生人来到,“希聿幸”长嘶了一声、帐幕内一道娇脆的女音喝道:“什么人?”

赵子原不答,但见帐门一掀,一个姿色俏丽的宫装女婢娉娉婷婷的走了出来,手里撑一盏宫灯。

莹莹的彩色光线自灯中透射出来,赵子原望着宫装女婢熟稔的脸庞,立刻就认出她便是日前在安峪石亭附近,与甄定远动过手黎馨。

那宫装女婢黎专馨冲赵子原盈盈一笑道:

“原来是你来了。”

赵子原错愕道:

“你——你早就知晓我要来此?”

官装女婢黎馨道:

“没错,我不但知道你是谁,抑且能够知晓你的来意。”

赵子原信疑参半,道:

“是么?你且说说看——”

黎馨道:

“你姓赵,叫赵子原,此来是为的找鄙上试剑对不对?”

赵子原吃一大惊,道:

“姑娘从何得知?”

黎馨淡淡道:

“由你脸上吃惊的神情,足证鄙上这一次九成又料对了,唉,圣女智慧过人,又长得美如谪仙,但世上却偏偏有许多人忍心加害于她,真使婢子感到大惑不解了……”

赵子听出她语中另有所指,心头一觉微微地动。

黎馨轻咳一声,复道:

“我问你,你也是圣女的仇敌对头之一么?”

赵子原皱眉道:

“这个贵上没有对你提及么?莫非贵上在江湖上树有许多仇敌,慾谋不利于她……”

黎馨道:

“这就奇了,你若不是装傻,便可肯定与他们不是一路之人。”

赵子原心中疑云更炽,道:

“姑娘口中的‘他们’是指谁?”

黎馨说:

“你若与此事无关,问之何益,再说不久之后你就可以见到分晓了。”

赵子原愈是糊涂,渐渐的感到不耐烦起来。

他沉声说道:

“既是如此,咱们言归正题,姑娘可否转告贵上,就说有一少年请他赐教几招——”

黎馨道:

“圣女对武学技艺一无所知,此乃尽人皆晓之事实,谅你亦有所闻……”

赵子原道:

“不瞒姑娘,区区乃是受人指示而来,倘圣女不诸武功是实情,其人为何要指示我与他动手?”

黎馨道:

“信不信在你,贱妾没有那长多闲工夫与你絮那,其实圣女不但在你来到之前,已,料到你的行止及来意,对那幕后指使你之人,更是了然于胸,因此之故,她已予为嘱咐我应付之法。”

说着合掌一拍,但闻步履声起,帐幕当口连袂袅袅步出四名宫装打扮,长衫垂履的少女!

那四名宫装女婢迅速散开,将赵子原围在核心。

赵子原冷静如常,道:

“在下慾与圣女过招,首先得通过你们这一关,是吧?”

黎馨浅笑道:

“不尽这样,圣女不能亲自动手,只有由贱妾等数人向你请教了,但你大可不必据此失望,动手之人虽是咱们,实与圣女亲自出手无异。”

赵子原不逞费心推敲对方语句的含意,右腕一抖,长剑随之出匣,在彩灯照映下,光芒闪闪。他低喝一声,道:“得罪了。”

一阵夜风吹过旷野,吹得他们的衣衫头发俱都飞起,拂拂有声,而赵子原的一剑,已在拂拂声中直推出去。

这正是“雪斋十二剑式”的首招“冬雪初降”,他第一着不敢冒然用新近自白袍人所学到的扶风剑法。是以所使的仍是本门剑法,去势凌厉异常,所取的对象是距离最近的黎馨。

黎馨身形滴溜溜一转,左掌斜斩赵子原脉门,这一忽,那四名宫装女婢也同时发动了攻势。

四女身法展动,进退之间,各自拂出了一掌,非但将赵子原的剑势化解了开去,连破带攻,犹有反击之力。

赵子原抢先出手,却未能抢得先机,心中不禁一凛,一沉剑身,正待变招换式,不料黎馨玉掌突地一屈,变掌为指弹了出来,几缕尖锐的指风,朝赵子上半身五大重穴急划而至。

赵子原情知对方所弹出的,乃是内家“弹指神通”手法,只要被他五指中任何一指弹中,只怕立刻便得毙命当地。

霎时一声锐响,赵子原错步向左移动了两步,身子疾地一倾,五股尖厉的指风堪堪扫过他的衣袂边缘。

他才避过黎馨的“弹指神通”,右侧一名官装女婢的一掌,已几乎地同时伸到了赵子的肋下。

赵子原紧接着再横跨一步,左时撞出。

那宫装女撤招变招,将赵子原缠住,其余四人趁势迎了上来,各自拍出一掌,刹时间但见掌影飘飞,宛似飞絮在风中飘忽飞舞,赵子原力竭技穷,再无招架能力,只有眼睛等死。

黎馨突然发出一声口讯,四女齐地挫掌止住去势。

赵子原喘息未定,大呼道:

“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黎馨缓缓道:

“你为何不发出扶风剑式?”

赵子默默呆了半晌,方才他自己败得莫名其妙,在未及发出“扶风剑式”之前,便已遭到致命之危,是以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怪只怪他一开始之时,没有立即使用白袍人所传授的扶风三剑,这一败,显然十分不值。

但对方居然未将他击毙当场,更令他错愕不已。

黎馨道:

“你虽已输了,却是在扶风三剑发出之前,这场比试不算,咱们重来过。”

赵子原道:

“姑娘仍然准备以五敌一么?”黎馨道:

“这是圣女的吩咐,莫说那扶风三剑厉害非凡,你果然为了试剑而来,敌手愈多,愈能发出你的潜力,是以对你也大有神益。”

赵子原双眉紧皱,忖道:

“听口气,圣女似乎对我并无恶意,反有帮助成全我的意思,真是令人费解了。”

黎馨又道:

“不过贱妾等仍有办法克制你的剑法,到时候可能收手不住,你便有当场送命的危险,相公得好生小心了。”

赵子原心头一震,暗道那白袍人果然没有危言耸听,对他再三警告之言,现在已由黎馨亲口加以证实,内心不觉惴然。

五名宫装女婢身形旋动,各据方位,黎馨率先发动攻击,玉臂微抬,长袖轻飘飘拂去。

她这一袖挥出,暗蕴内家真力,可刚可柔,抑且去势劲急有若闪电,赵子原手中的兵刃险些被卷翻了去。

赵子原退开两步,手上剑子一挑,剑上徒地追出一阵阵森寒凌厉之气,剑星在黑暗里宛如腾蛟飞舞。

这剑他已施出“扶风三式”第一剑“下津风寒”,须臾间自剑身上透出的森威杀气,己弥漫到周遭附近,笼罩住对方五人。

五女立觉一股森冷之气迫侵肌肤,便如跌落冰窖一般。

右侧一名宫装女婢脱口道:

“冷极了!”

黎馨道:

“那是敌手施展扶风剑法,自然而然所透出的杀气,不过他剑上火候未足,还未到伤人于无形的地步,咱们只要依照圣女的嘱咐,自能将他的剑法破去——”

一举掌往前直拍出去,同一忽里,五女身形微闪,在赵子原前后左右迅速移动,宛如穿花引蝶一般。

五女娇躯移动间,业已化去赵子剑上所透出的杀气,紧接着长袖又是一挑,五只长袖齐齐卷向赵子原。

赵子原满面凛然,在对方飞袖行将及身之际,手足齐动,“刷”地自东转西,折了一次方向。

他猛力压腕攻出一剑,“呛”一响,已换招为“扶风三式”第二剑——“风高雁斜”。

五名宫装女婢闪电似的一个转身,竟发掌直袭过来。

她们五人出掌以攻为守,攻时迅快如电,守时又稳如金汤城池,赵子原只觉剑上一窒,那一式“凤高雁斜,”竟然发不出丝毫威力!

赵子原这一惊诚然非同小可,他自练成“扶风三式”后,雄心陡奋询非昔比,自觉可以仗持这套威猛霸道的剑法行走天下,想不到出师不利,却被五个女流在举手投足间,将他的剑法化解开了。

抑有进者,五女的招式手法,自表面看来完全平淡无奇,与赵子原剑上的威力简直无法相比。

但这平淡无奇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初战失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