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38章 移祸江东

作者:古龙

飞斧神丐目光冷冷地盯住朝天尊者,道:

“尊者莫非认定这两人乃是被咱等所杀?”

朝天尊者不答,一逞伸手人怀取出一张黄色纸柬,缓缓道:

“施主可认得这张柬贴?”

飞斧神丐与中年叫花瞥了那纸柬一眼,面色齐地变了一变,视线再也收不回来,满面都是惊疑。

飞斧神丐沉声道:

“你也承认这封柬贴是布袋帮主所发了,要不要贫衲重述一遍柬上的留字?”

他摊开手上纸柬,旁立的司马迁武凝目一望,只见柬上墨渍点点,密密麻麻写了几行字,下款署名处则画着一个大红花押。

朝天尊者按着束上留字缓缓念道;

“久闻石香炉乃当世佛门珍品,始而为司马道无所有,司马一门遇害后,辗辗落人尊者手中,鄙帮初本无意觊觎宝物,但石香炉为尊者私藏于寺,不啻暴珍天物,特亲自造府面取,尊者若有意追回失宝,准于小满之日在高王瀑候驾。”

念到此处,抬首道:

“下款没有署名,却画着一个大红花押,无论何人都会认出这是丐帮布袋帮主专用的独门表记……”

司马迁武听柬中提到他父亲的名字,不禁怦然心动,慾待开口发问,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决定先将事情始未弄个明白再说。

一直不曾开口的中年叫花道:

“这封柬贴可是敝帮子弟送到贵庙的?”

朝天尊者道:

“束贴是在石香炉失窃的同日,由寺童在庙殿里所发现,待贫衲得报追出后,那送来柬贴之人早已失去踪影……”

话犹未完,那中年叫花身子陡地一晃,欺到朝天尊者面前,双掌模糊一闪,袭向对方时脉。

他纵身挥掌之际,非特迅快绝伦,而且连丝毫声息都没有发出。

朝天尊者不料陌生的叫花会突然发难,错愕之余,左臂挥袖封迎,左手慾劈未劈,双足错动,身形同时向斜地里横移两步。

中年叫花手势一变,竟是虚多于实,朝天尊者甫横过半个身子,对方一手已然递到,因此只凭一只右手封拆抵御,又是仓促中起而应对,无形中吃了大亏,当下只觉掌指微微酸麻发软,身子倏然退开数尺。

寻丈之外立着神定气闲的中年叫花,那张白色张柬竟已被他夺到手中——

朝天尊者讶道:

“你……你……”

中年叫花注目望了夺到手中的柬贴一眼,沉声道:

“这柬贴伪造得可谓逼真之极,落款处的大红花押更是绘得惟妙惟肖,几可乱真。”

朝天尊者哂道:

“你说柬贴是假的,凭你也认得出它的真假?”

中年叫花淡淡道:

“怎地?施主是……”

中年叫花道:

“在下姓龙,草字华天。”

朝天尊者蹬地倒退一步,呐道:

“施主——施主竟是丐帮当今布袋帮主龙华天?”

口上虽如此说,眼中却满露不能置信的神色,即连一侧的司马迁武亦为之骇讶不止,他做梦也想不到眼前这年龄只在三四旬之间,其貌不扬的叫花儿,居然就是号令天下第一帮派的龙头帮主,可笑自己先时还将当他丐帮中的一名下级帮众,真是以貌取人,失诸羽子。

中年叫花淡淡道:

“不敢,龙某一向鲜少在江湖露面,虽然始终和尊者缘悭一面,却是心仪已久,今日一见其人,倒教我失望很多。”

朝天尊者神色一变,旋即仰天笑道:

“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贫憎也颇有同感。”

中年叫花冷笑道:

“尊者素以武功精奥,戒律严谨著称,孰知依旧未能勘破嗔关,妄逞词锋之利,真真可怜可笑。”

语声微歇,复道:

“咱们几个叫花儿虽是素喜沾惹闲事,为武林跑跑腿,却也不致于沦为鸡鸣狗盗之流,尊者一到来便以恶言相辱,龙某不敏,待会儿倒要向尊者领教领教……”

朝天尊者哂道:

“你想否认石香炉是丐帮窃走的么?”

中年叫花道:

“龙某的话还说得不够明白?”

朝天尊者指着席上的两具尸体,道:

“然则这两人暴毙于此,又该作何解释?”

中年叫花道:

“这两位施主一个江南牟家坝坝主牟文崎,另一位是陕南山捕院刘家骏,据贫僧所知,他们都曾遗失一宗异宝,然后又接到丐帮柬贴,方始赶到高王瀑来,不想竟因而丧了性命。”

中年叫花道:

“是以尊者便认定是敝帮下的手?”

朝天尊者道:

“在龙帮主未能作有力反驳,以释贫僧心中疑惑之前,至少贫僧是有这样的想法……”

中年叫花冷哼道:

“朝天尊者的慑魂大法及劈山七十二杖是闻名字内,今日龙某务必要见识一番——”

他双目一棱,霎时精芒四射,声音也变得又沉又狠,无形中透着一片杀机,生似已把对方当成深仇大敌似的。

司马迁武听得直皱眉头,暗忖:

“这龙华天身为一帮之主,修养功夫倒不见得如何到家,那牟文崎与刘家骏若非死在丐帮中人手上,他原该不惮chún舌,将误会解释清楚才对,怎地口气犹如此咄咄逼人,一味逼着朝天尊者动手?”

朝天尊者虽是空门中人,至此亦被惹得怒火熊熊,本待开口回敬两句,但回头一想,自己是个出家人,若连这口气都忍不下,倒显出自己气浅量窄了。

当天缓缓道:“很好,施主请赐招。”反手一抖,禅杖已到了手中,立个门户。

旁边一人大喝道!”

“且慢动手!”

朝天尊者闻声收起禅杖,转眼望去,发话者原来是丐帮五杰之一的飞斧神丐。

朝天尊者愕道:

“飞斧施主还有何话要说?”

飞斧神丐目射奇光,道:

“大师若不健忘,想必记得数月前你我应殃神老丑之邀,到毕节麦府为麦十字枪助拳声援之事……”

朝天尊者道:

“那是贫僧生平最奇特的经历之一,怎会忘却了。”

飞斧神丐仰首沉吟半晌,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沉声道:

“大师难道没有怀疑到,那一夜职业剑手仗剑抵麦府慾取麦斫一命,未曾得手之前又匆匆退走,其中不无古怪之处么?”

朝天尊者呆了一呆,道:

“施主忽然提及此事,莫非……”

飞斧神丐打断道:

“可以说今日高王瀑的局面,便是麦府那一夜事件的延续,大师设能冷静深思,定能猜到其中的阴谋所在……”

话犹未完,那中年叫花轻咳一声,冷冷道:

“往事不用多提,老三,你且退开一旁。”

飞斧神丐慾言又止,面上露出一阵古怪的神情,悻悻退到中年叫花的身后。

中年叫花迈步跨前,一掌斜斜举起,凝目盯注朝天尊者,眉宇间隐隐流露出森森杀机。

朝天尊者哂道:

“龙施主是迫不及待慾除贫僧而后己了,尝闻贵帮讲究的是江湖义气,帮众个个是英雄人物,但目下据贫僧的印象,竟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即连布袋帮主都不过是个盗名欺世之辈罢了。”

飞斧神丐闻言,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赤红的双目中像是含蕴了无尽的痛苦与愤怒,却忍住没有作声。

倒是中年叫花神色洋洋如常,丝毫不为所动。

司马迁武瞧在眼里,暗忖:

“朝天尊者言词虽然说得甚是尖刻,却一点也不过份,那龙帮主盛气凌人,始终逼着对方动手,很容易使人误会他为的是要杀人灭口,但据我所想,内情绝非如此简单,只有等事态发展来证明了。”

中年叫花冷冷道:

“尊者喋喋不休,敢是有意拖延时间?”

他一再出言相激,朝天尊者果然按捺不住涌起怒容,道:“龙施主既然如此急干将贫僧解决,便自请吧。”

中年叫花再不打话,振腕一挥,发出尖锐劈风之声,直袭对方小腹要害,气势极为凌厉。

朝天尊者见他威势迫人,不敢怠慢,暗暗提聚功力,横杖封架,中年叫花一错步间,手法陡地一变,左掌斜伸如刀,倒削而起。

掌劲破空袭至,中年叫花那只求速战速决,急于诛杀对方的神态完全流露无遗,使得朝天尊者既惊且疑。

他眼见敌手来势凶毒,赶紧使出生平绝艺,一招“千军辟易”,挺杖反击中年叫花胸臂要穴,以攻为守。

中年叫花一掌去势毫不停滞,对其反击之威视若无睹。

朝天尊者运足全身功力,挥杖疾劈,“蓬”地一响过处,禅杖已和对方递到的手臂击实,他这一杖势沉力猛,几乎连石头都可劈裂,但击在中年叫花的手臂上,如中败革,杖上的劲力,突然消失无踪。

他猛一失惊,一时竟忘了立刻变招易式,杖势略滞,中年叫花冷冷一笑,双掌一合立分,一股热风平空而生。

说时迟,那时快,中年叫花双掌才递出一半,朝天尊者陡然大吼道:

“洪施主还不现身,更待何时?”

中年叫花掌势一窒,岩石后面劲风闪荡,走出一个人来。

只见那人中等年纪、体型粗旷,意态轩昂,上chún留着短髭。一望而知是个燕赵大汉,此人正是崛起山东武林的飞毛虎洪江。

中年叫花冷笑道:

“洪兄直到此刻方如露面,想必隐身一旁窃听多时。”

飞毛虎洪江沉下嗓子道:

“自命侠义的丐帮,原来竟是强粱凶横之辈,区区今日总算开了一次眼界。”

中年叫花不动声色,只是冷笑不止。

飞斧神丐怒声道:

“姓洪的,你口头上干净一点!”

他涨红了脸大声喝叱,显见胸臆中的怨火已到了一触即燃的地步。

洪江斜脱了他一眼,道:

“这叫做皇帝不气,气死太监,你们帮主都不感到我的话有何过甚其词之处,难道你听来反觉刺耳么?”

飞斧神丐呐道:

“帮主他……”

中年叫花摆一摆手,沉声道:

“住口——”

转朝洪江道:

“尊驾口气令人难以忍耐,不过龙某有句话须先说个清楚。”

洪江道:

“龙帮主尚有何事见教?”

中年叫花道:

“敢情你也是接到丐帮柬贴方始赶来此地,是么?”

洪江道:

“这还用再说?”

中年叫花道:

“咱叫花儿不知尊驾本意如何?但你施展疑兵之计,布下这个假局,不知于你有什么好处?”

洪江呆了一呆,道:

“你——你此言何意?”

中年叫花冷哼不答,俄尔,忽然仰天大笑起来。

洪江怒道:

“龙帮主何故发笑?”

中年叫花冷冷地一字一字道:

“区区之笑自有缘,尊驾心里有数,难道还用我明言不成?”

洪江大声道:

“你说话最好莫再拐弯抹角,否则莫怪洪某……”

中年叫花微哂打断道:

“姓洪的,你此举虽可教我们疑神疑鬼,自相残杀,但总教咱们花儿识破了,这等嫁祸东吴之计,委实不太高明。”

洪江双目冒火,厉声道:

“我听不出你此言有何意义,莫非你慾挑拨尊者与我相互猜忌,以遂你所愿?”

朝天尊者怀疑地望了洪江一眼,接口道:

“贫僧却听出了一点道理,龙施主仅管说不去。”

中年叫花冷冷道:

“洪兄行事一向残酷凶暴,动辄杀人,你想是早已潜来此处,下手加害了牟、刘二人,然后又藏身于一旁,依龙某瞧,这丐帮柬贴只怕也是你一手所布置的骗局。嘿,我说的没有错吧?”

洪江怔了一怔,转目一瞧,只见朝天尊者双目也正逼视着他,满面都是惊疑愤慨的神情,当下但觉一阵急怒攻心,大吼道:“姓龙的!你接我一掌!”

右掌一扬,击向嘿然冷笑的中年叫花。

他一掌方自劈出,运功聚力之际,陡觉心中一阵剧痛,身形跄踉,颐路退开数步,砰然跌坐地上。

只见他双目微闭,面色惨白,神志委顿之极,生似已受了极重内伤。

朝天尊者在旁看得一怔。司马迁武一旁也疑云大起,暗忖:

“这飞毛虎洪江,武功应是不弱,怎地一招未发,就倒下了?这事必有溪跷!”忍不住“噫”了一声。

那中年叫花闻声回顾,冷笑道:

“小子,你惊叫什么?”

司马迁武呐呐道:

“在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有点奇怪……”

中年叫花厉声道:“奇怪?你是什么人?为何在此?哦,我知道了,敢情是你暗中做了手脚,下的毒?你究竟是受何人指使?”

司马迁武一怔,怒道:

“阁下休得血口喷人!”

中年叫花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 移祸江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