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40章 绝路逢生

作者:古龙

花和尚皱眉道:“鹰王你先冷静下来,咱们再谈谈那位年轻女施主的海底——”

鹰王凶睛一翻,道:“海底?你不是说她来自燕宫么?”

花和尚道:“那位女施主的武功来历,不用说是与燕官有关了,闻说燕宫双后有个侄女、外号唤玉燕子,将来很可能继承双后的衣钵,成为燕宫主持之人,如果洒家猜得不错,那玉燕子应该是眼前此人了。”

鹰王道:“管她什么活燕死燕,咱老鹰……”

花和尚冷冷打断道:“鹰王你只知成日与飞禽走兽为伍,苦练奇门邪功,却不知如何使用脑子,那女施主若真是玉燕子,怎么会无端来到死谷?又怎会轻易为你所擒?这其中缘由,你难道不愿意费心去想一想么?”

鹰王怪笑道:“那小妮子天堂有路不走,却要闯到此地送死,咱有什么办法?再说咱鹰王的功夫你又不是不晓,一个女娃儿还不是手到擒来,丝毫不用费力……”

花和尚听得有些啼笑皆非,道:“施主功夫高明诚然高明了,但自问比起燕宫双后如何?”

鹰王瞠目无法作答,须臾始讪讪道:“双后与灵武四爵、摩云手同为当世武林有数异人,她们的武功或许要比咱高出一等。”

花和尚冷笑道:“恐怕不仅只高一等而已吧?连甄定远、武啸秋那等盖世高手都不敢正面与双后相抗,鹰王你更不用谈了。”

鹰玉满面涨红,咆哮道:“秃驴!你敢小觑咱老鹰?”

双目之中射出凶悍狂厉之气,怪笑声中,挥臂一掌劈去,一时但闻掌风呼呼,阴风寒气罩住花和尚。

花和尚似乎已预料到对方会来这一手,早有防备,鹰王一掌犹未劈至,他袈袖一拂,内家真力藉袖拂出,轰然一震后,鹰王竟被迫退了半步。

他嘶声号叫一声,身躯半弓,宛如苍鹰平掠,一掌僵直不弯,对看花和尚直扑过去——

花和尚蓦然感到劲风压体,但觉对方出手直若风雷迸发,凌厉异常,向后闪退决不及他迅疾,只有出手硬架,当下双手疾沉,五指上翻拂扫对方腕脉。

这一式反击得恰到时候,顿时制住对方的攻势,死谷鹰王仓猝中无法立刻运气护住脉穴,只有移身向侧避开。

鹰王鬼叫一声,方慾举掌再劈,花和尚冷冷道:“得了,施主还是省省力气,用来对付谷中的敌人吧。”

鹰王闻言挺直身躯,放弃了进扑之势。

花和尚道:“你连洒家都胜不了,更逞论双后了,那玉燕子一身功夫据说已得东后蓝燕真传,竟会轻易为你所擒,岂非咄咄怪事?”

鹰王大怒道:“要再试试么?”

抖手从颈上取下那串磷光闪烁的骷髅,凭空挥了几挥,口中念念有词,举步迫近。

花和尚哈哈笑道:“见微知着,你在三五招内没法将洒家制服,那么再过三五十招还是一样的局面。洒家可不惧你还有什么其他看家本领——”说着仰天大笑不止,单掌暴张如爪,另一手居胸横摆,三指拈住架袖,无名指微微翘起,与树梢枝叉毫无两样。

死谷鹰王睹状嚎声一停,瞠目道:“秃驴,你这一手叫什么名堂?”

花和尚道:“不算什么,只不过是用来吓唬三岁孩童的把戏,施主听过‘五指叉’这个名称么?”

言词之中,隐隐讥讽对方为“三岁孩童”,死谷鹰王头脑简单,却不曾听得出来,只见他面色由青而白,喃喃道:“五指叉?……五指叉?……敢情你便是数十年前,仗着五指叉功夫行遍中原无敌手的行脚僧人,嘿嘿,原来昔日的行脚僧人,便是今日你这和尚,怪不得能在咱老鹰掌下全身而退——”

花和尚淡淡道:“鹰施主足不离谷,已历三十载,直到最近方始出山,消息倒也灵通得很。”

鹰王道:“武林中尚有何事能瞒得过咱老鹰的耳目,我问你,那行脚僧人在江湖上一向独来独往,你若是那行脚僧人,缘何却肯居于人下,屑为绿屋秘使?”

花和尚神色一变,道:“施主可听说过流浪剑客其人?”

鹰玉道:“便是你生平所遭到唯一挫败的对手么?听说那流浪剑客在你气焰最盛时向你邀斗,以一个抽剑动作就把不可一世的你吓跑,嘿!可见你胆力到底有限,若换了咱再不济,也不至于在未动手之前便逃之夭夭……”

花和尚沉着脸庞,道:“施主若知那流浪剑客的真实名姓,就不会笑得出声了。”

鹰王道:“你说罢,那流浪剑客是谁?”

花和尚一字一字道:“职业剑手谢金印。他显然有意隐藏真正身份,才化名为流浪剑客。”

鹰王双目发直,呐呐道:“你的对手既是谢金印,那就没有话说了。莫非你屈为绿屋秘使,亦是与他有关?”花和尚颔首道:“正是如此。”

鹰王道:“你此来系代表绿屋夫人,咱到底不便与你为敌,适才不过为你言词所激,含怒出手,并非一定要与你比划不可,你可有话慾代绿屋夫人传到?”

花和尚道:“自然有话待传,不过吩咐者却非绿屋夫人。”

鹰王讶道:“不是她又是何人?”

花和尚道:“传话者是绿屋二主人女娲,她近日闻悉一道消息,燕宫门人极有可能踩到死谷,察探隐情……”

鹰王惊讶万状,道:“然则那女娃儿竟是故意让我生擒了,可恶,可恶,待会儿总得教她懊悔此行,尝尝咱鹰王的摧心裂骨手段

花和尚冷冷打断道:“摧心裂骨手法,不能再用啦。”

鹰王道:“这却为了何故?”

花和尚道:“施主用摧心裂骨掌力,将燕宫东后所送交香川圣女的百名宫婢击杀半数,燕宫门人循着这条线索,才追查到死谷里来。”

鹰王错愕道:“袭杀宫婢是绿屋夫人之授意,讲明只要咱办得成此事,便送我三颗能增长奇门邪功的大莽丸,她交与你带来了没有?”

花和尚道:“别急,你要那大莽丸也不必急于一时——”

鹰王道:“说得倒轻松,咱多年来苦练火鸟爪,总不能达到登峰造极之境,只练到八成火候左右,若有大莽丸葯力引导,便可功德圆满了,和尚你还不将葯丸拿来?”

花和尚道:“大莽丸自然是得给你的,但须在你除去谷底那三人之后,才能交与你……”

死谷鹰王凶睛一翻,紧紧盯住对方,花和尚却一点也不畏惧,冰冷地回瞪着他。

有顷,鹰王始移开视线,发出一声啸号,声音有如夜袅骤鸣,显得异常凶悍暴戾。号叫声中,危崖边缘突然出现十余条人影,似为鹰王的号声招引前来,个个面目狰狞,杀机森然。

死谷鹰王视线从他们的身上扫过,那十来个汉子俱都垂首默然,流露出一种畏惧的神态。

花和尚皱眉道:“这些人都是你的手下?”

鹰王点点头,道:“不错,咱已想出收拾那一女二男的计策,先用这十余名下属,三三两两不断缘绳下去,轮番攻击,他们杀不胜杀,到最后势必心寒手软,一待咱亲自出手,便只有俯首就戮的份儿。”

言罢纵声狂叫,花和尚亦大笑应和,道:“此计闻所未闻,当今世上也只有施主想得出这等奇计来对付敌人,只不知你的手下明知落谷之后有死无生,是否还愿意遵从?”

鹰王道:“和尚你等着瞧吧。”

张口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声,盘旋在谷上的数十只兀鹰再顾不得伤人,倏然间全部飞离绝壑,踪影杳然。

此刻早有两名彪形大汉抱来两捆麻绳,鹰王点点头,那两人迅速将绳子系在自家腰间,另一头缚在一棵大树上,等待着鹰王发出命令。

其余诸人则手舞足蹈,狂呼怪叫,气氛陡然变得十分凌乱可怖。

鹰王阴恻恻一笑,厉声道:“下去!不要想活着上来!”

那两名汉子应命往前一跃,借着绳索的力量荡离危崖,双手抓住绳索,迅速向谷底攀落。

他们身方落地,便叫吴非士及玉燕子一人一掌击中胸口,分别发出两声惊心动魄的惨叫,尸横当场。

崖上诸人都已瞧到他们两人毫无抵抗便遭击毙的一幕,那十数名汉子眼看同伴惨死,不觉生出感应,齐然露出惊骇之色。

鹰王厉叫道:“下去!下去!”

他一连呼叫了数声,却没有后继者攀绳落谷,那十余名汉子生似陡然清醒过来,再无人肯下去白白送死。

花和尚冷笑道:“你的手下不肯听命,只有难为施主亲自下谷去对付他们了。”

鹰王咆哮不止,一对凶睛骨碌碌地四下转动,围绕在四下的人悉数沉寂下来,畏惧地望着他,但却没有一人移动足步,鹰王叫嚣了一阵子,狂态陡然收敛,挥起一掌劈在身边一名高大的汉子身上,那汉子应掌而倒,登时气绝毙命。

其余诸人惊恐之色毕露,呼啸一声,纷纷作鸟兽逃散,但他们犹未来得及逃出寻丈之外,倏见破空人影一闪,一股无形真力自侧方遥撞过来,一霎之间,方圆丈许内尽是铲影。

那十数名汉子但觉晶瞳一花,脑袋已吃兵器扫中,血花四下飞溅,死状之惨,人寰罕见。

死谷鹰王愣愣立在当地,回首一望,只见五步外花和尚有如渊停岳峙般地仁立着,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只方便铲,铲上沾满鲜红的血渍。死谷鹰王望着那刺眼的斑斑血渍,长吸一口气,道:“你——你竟在瞬息之间,干掉了咱鹰王十六个手下?……”

花和尚淡淡道:“这干人临阵退即,罪无可绾,洒家不过代施主执法罢了,罪过,罪过。”

他若无其事地说着,举步跨过地上横陈的尸身,缓缓走到死谷鹰王面前,一字一语说道:“时候不早,施主也该下手了。”

鹰王阴森森地哼一声,道:“咱老鹰属下虽有抗命的意图,也不用你越俎代庖,待咱收拾了那三人后,这笔帐还是要算一算的。”

花和尚冷静地如同铁石,道:“施主若有意赐教,洒家自当奉陪。”

鹰王纵声狂笑,朝谷下大叫道:“谷中诸人听着,汝等已被困死,还是自行了断吧,否则待咱家落谷后,可没这么便宜了!”

狂笑声中,一手抓住绳索未端,迅速缘绳攀揉而下,那花和尚眼看鹰王的头颅在崖边消失不见,脸上突然浮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古怪笑容。

这刻谷底的三人都隐约听到上头杂乱的声响,最后听见死谷鹰王运足中气的恫吓声音,不觉仰首上望,但见一条人影正沿着崖壁缘绳而下,速度甚是惊人,转瞬已降下了十丈许,玉燕子脱口道:“那是死谷鹰王,他终于亲自下来啦!”

吴非士道:“这样正足以显示出他已力竭智穷,不得不亲自在驾落谷对付敌人,咱们以逸待劳,已操必胜之券,这怪物便交由姑娘打发处理吧,不过你可不能一下子把他杀死……”

玉燕子道:“我下手自有分寸,可虑的是那鹰王武功厉害,比起他的手下来,又不可同日而语,如若我无法在他落地的一刹那将他制服,到时动起手来我势将被迫施展家传杀手,如此一来,就得前功尽弃了。”

吴非士沉吟道:“咱们定必要从鹰王口中间出他无故袭杀燕宫宫女的内情,或者可从而探出宫中内好是谁,是以万万不能鲁莽行动,以致功亏一赏——”

他目光掠过盘膝而坐的司马迁武,沉声道:“小伙子,你武功不弱,由你来牵制鹰王如何?老夫与这位姑娘一旁相机把他制服……”

司马迁武苦笑道:“小可极愿效劳,可惜却力有不逮。”

玉燕子诧道:“你怎么啦?可是哪儿不舒服?”

说时美目流转,上上下下打量着司马迁武,关怀之情,毕露无遗。

司马迁武眼望她那柔和亲切的目光,不觉想起方才她在鹰爪下舍命相救,但觉胸口一热,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忽然,他想起一事,便有如被冷水浇头,立即清醒过来,默默对自己呼道:“司马迁武啊,司马迁武,你糊涂至此,眼下这位姑娘身份何等高贵,她只是对你略表关切,你就想到那里去了?何况白石山庄还有一位多情善感的沈烷青正望门等你,你若再缠绕情丝,将来又如何面对沈姑娘?……”

他心潮澎湃不定,耳闻玉燕子温柔的声音道:“你,你可是受了内伤?”

司马迁武定一定神,道:“区区在入谷之前便已中毒,适才与群鹰搏斗,妄动真力,毒素突然发作,有亏姑娘及时搭救,目下毒素已然蔓延全身,再提不起丝毫力气,只怕将成瘫痪,难以行动了——”

玉燕子默然半晌,似在考虑一件重大之事,有顷始款款移步上前,自囊袋中摸出一件物事,道:“你且把口张开……”

司马迁武一愕,见玉燕子正含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 绝路逢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