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41章 剑手本色

作者:古龙

天,细雨已停,浓云却仍密布。

在高王瀑的另一边,自袍人踏着沉重的足步向前直行,他胁下所挟的朝天尊者及洪江依然中毒昏迷,不省人事。

走出一程,他凭着一种天生敏锐的察觉本能,下意识里隐隐感觉到好像有人尾随跟踪——

白袍人定身侧耳倾听,四下除了骇人的寂静外,再无其他声响。

他再度举步而行,心中忖道:“奇怪,我什么都没听到,怎会感觉到有人尾随在后呢?况且四下空旷,又是杏无人踪,莫非这只是我的疑心生暗鬼而已?”

寻思良久,始终不得要领,他摇了摇头继续前行,走过一段路,那怪异的奇想忽然在他脑海中长大起来。

白袍人想着,适才的沉思又重回他的脑际:

“我的直觉既然告诉自己,有一个神秘人物缀在背后,那是再也不会错了,十年来,我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过着紧张的日子,早已养成了异于常人的机警本能,还有什么风吹草动能瞒得过我?”

这会子,阳日从密厚的云层后面穿出来,金黄色的光线洒在旷野的一角——

白袍人回首一瞥,倏然发现有一个影子一晃即逝,他定了定神再瞧,地上却只有高处山林的投影,没有任何异处。

他默默对自己道:“虽不知这跟踪之人究竟是谁,但从这一掠即逝的影子上看,其人定必身具上乘轻功无疑了。”

越过莽原,绕经一道山角后,地势逐渐陡峭,白袍人望见前面一株大树,疾地闪身掠到树后。

一个身影不一忽来到切近。

白袍人将胁下的朝天尊者和洪江放置树旁,“刷”地晃身疾跃出去,恰正拦住那人去路——

触目所及,但见此人面色腊黄,满脸病容,约莫三旬左右年纪,两道目光有如鹰隼,冷冷地盯视着他。

白袍人开口道:“朋友自高王瀑一路跟踪老夫至此,敢问有何见教?”

那病容汉子冷冷道:“足下耳目倒也灵敏得很。”

白袍人指着犹自人事不醒的洪江及朝天尊者,道:“朋友你是冲着这两人而来,抑或专程找某家的麻烦?”

那病容汉子视线掠过树旁躺着的二人,道:“我要找的是谢金印。”

白袍人沉声道:“然则朋友是冲着某家而来了?”

病容汉子道:“如果你是谢金印,我便没有找错人,但你在高王瀑又口口声声自称司马道元,我一时倒不能确定你的真实身份……”

话至中途,忽然右手一抬,一掌击了过去。

谢金印阅历何等丰广,对方这一掌看似轻淡描写,毫无着力之处,骨子里蕴藏着一股坚强凝重的气势,而且他抢先动手,更是占尽先机,谢金印若要击破对方气势,似乎只有掣剑反击一途。

一个照面之间,便逼得谢金印非要出剑应付的敌手,到目下为止,显然尚不多见——

然而谢金印仍无用剑的意思。

眼觑对方一掌击至,谢金印倏地抽身倒跨了半步,双手翻飞,刚柔互变,立刻将病容汉子掌势封住。病容汉子挥掌再攻,对方封拆了七八招,皆是有来有往之局,忽然病容汉子一声叱咤,停下手来道:“你为何尚不用剑?”谢金印淡淡道:“除非万不得已,某家之剑向不轻出。”病容汉子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你以为我会是省油之灯么?”

谢金印道:“尊驾掌力诚然高强一时,但某家仍无须使用兵刃对付你的赤手空拳。”

病容汉子怒道:“你认为我尚不够资格使你用剑么?”

谢金印冷冷道:“我也没有这个意思。”

病容汉子呆了一呆,仰首寻思,旋即哼了一声,挥掌又上,双手连环攻出,随着招数变化,涌出两股无坚不摧的力道。

病容汉子这一展开强攻手法,目的不外乎迫使对方出剑,谢金印何尝不知他的意图,心下暗暗感到狐疑,可是他生性沉着坚凝,将疑念抛开,不一会便稳住局势,双方交手二十余招,竟是势均力敌的局面。

病容汉子掌招挥劈间,劲道源源不绝,足见功力颇为深厚,加之他招数诡奥,使得谢金印不能占得丝毫上风,这是他近二十年来首次遇到的厉害对手,为求制敌于胜,使得他再无考虑的余地,决定出剑攻击。

但见他右腕一抖,“呛”地一声脆响亮起,霎时漫空精芒电射,剑子已经到了他的手上——

随着长剑出匣,一股无形杀气随之涌将出去。

寒芒电射之际,病容汉子居然还快了一线,双手一错,抢先攻出一掌,他转身挥掌攻击的几个动作,几乎在同一时刻完成,病容汉子发出这一连串的快动作,无疑的是为求抵消对方出剑时所挟带的凌厉险恶气势。

饶是如此,一股瞧不见的杀气仍旧弥漫四周,病容汉子掌势为之一窒,再也递不出去。谢金印冷然一笑,道:“尊驾一再相逼,恕某家得罪了。”

右手一动,剑身发出激烈风雷之声,直取敌人腰间以上部位,同时一股森森杀气亦笼罩住敌人身形,病容汉子寒声道:“好一招‘下津风寒’——”

霎时他额上汗渍陡现,亦自催动全力,发出一掌迎拒。

但闻“呜”“呜”怪响不止,人影乍分,两人相距五步,面对面峙立,终于病容汉子上身微倾,蹬地往后倒退半步。

谢金印手中长剑支地,沉下嗓子道:“尊驾竟能接得希

在这里住了近二十年之久的项庄主,也觉着情形不对。

但他一时之间,也说不出哪里不对。

他是一庄之主,对这庄院中的设施,自然是十分了解。

他明白,由此地到内宅,沿途之上,至少有八道拦截敌人的埋伏。

所以,他对楚小枫在后面随行一事,也没有提出质问。

事情却大出了他的意料之外,一路行来,直到后宅,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手拦截。

直到了内宅正厅,仍未见有人拦截。

项庄主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只见楚小枫带两个从人,随后而来。

一步踏入大厅,只见大厅一张八仙桌上,放着一杯酒,和一把小刀。

桌子上还放着一张白笺,上面写道:

你如想死得舒适一些,可以喝下那杯酒,酒中有毒,立刻可以断气,死得会毫无痛苦;你如想死得壮烈一些,可以用刀,那把刀很锋利,可以刺入前胸,切断心脉,也可以切断喉管,死得轰轰烈烈。

下面署名妻留。

一个妻子,留给丈夫这样一封信,想想看,那是何等样的夫妻。

项庄主愣住了。

楚小枫举步踏了进来。

后紧随着成方、华圆。

项庄主缓缓回过身子,“你们早知道她们已经走了?”

楚小枫道:“不知道!不过,在下觉着你项庄主只不过是一个被人利用的傀儡罢了……。”

项庄主接道:“你们……”

楚小枫接道:“我们只不过有这种想法,让阁下自己来证实一下而已。”

项庄主道:“现在,我已经证实了。”

楚小枫笑一笑,道:“项庄主,是不是准备改变一下心意呢?”

项庄主道:“改变什么?他们已经替我安排好一切。”

楚小枫道:“安排什么?”

项庄主道:“这个。”伸手端过桌子上的毒酒,一饮而尽。

毒性相当烈,入口后立刻气绝。

看到那位项庄主脸色变青,楚小枫才觉出不对,一把抓住了项庄主,才发觉己气绝而死。

缓缓放开右手,楚小枫轻轻吁了一口气,道:“晚了一步。”

成方低声道:“公子!我看,她们走得不远,咱们追吧!”

楚小枫道:“追不上了,去招呼王平他们来吧!记住,千万保护好那位石七,别让他死了。”

成方一躬身,转头而去。

片刻之后,王平等一行,走了过来。

楚小枫下令展开了一场全面的搜索。

撤走得很干净,除了留下一批金银财物,没有带走之外,所有的线索证据全部未留。

王平叹息一声,道:“公子,咱们除了搜出一笔财物之外,什么也没有搜出。”

楚小枫轻轻吁一口气,道:“虽然,他们走得很快,至少,咱们也有很大的收获。”

王平道:“什么收获?”

楚小枫道:“花!咱们知道了这个组合和花字有关,以后。就有线索可循了。”

他表现的很轻松,对这一批撤走的人,似是全然不放在心上。

王平暗暗一皱眉头,忖道:看公了如此轻松,难道,他早已经有了准备不成。

楚小枫回顾石七一眼,笑道:“石兄,这些你都看到了。”

一句石兄,叫的石七有些受宠若惊,急急说道:“小的都看到了。”

楚小枫道:“这里留下了很多的金银财物,你可以随便取一些。”

石七怔了一怔,道:“公子,这话是真的?”

楚小枫笑道:“此时何时,此情何情,我为什么要骗你。”

石七道:“公子,我……我……”

楚小枫接道:“本来,你可以跟着我们走,但我们以后还会和他们碰头,再见到你,我相信,他们决不会放过你,倒不如取些金银,找一个安定的地方,埋名隐姓过一生安适生活吧!”

石七道:“公子大仁大德,小的是没齿不忘,不过,我相信,他们还是不会放过我。”

楚小枫道:“自然不会,但你在他们之中,也不是很重要的人物,他们不会放过你,但也不会用很多的心力去找你,只要你走远一些,保住后半生的机会很大。”

石七突然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对楚小枫磕了一个头,道:“小的现在才发现了好人,坏人、君子、小人,原来有这么大的一个区别。”

楚小枫道:“拿些金银去吧!现在,他们还没有时间找你,藉此机会远走高飞去吧!”

石七取过一笔金银,转身而去。

望着石七的背影,王平轻轻吁了口气,道:“公子,真的就这样放他离去么?”

楚小枫道:“他作了不少的坏事,对么?”

王平道:“不错,这个人,是那群杀手中最坏的一个。”

楚小枫道:“王平,冥冥中,自会有一股天道力量,他走不了。”

王平低声说道:“公子,咱们现在如何行动?”

楚小枫道:“现在,想法子带走金银,这些不义之财,不要白不要,带上这些金银之后,立刻撤出百花庄。”

王平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望望身侧的成方、华圆,楚小枫缓缓说道:“你们找找看,他们这里什么地方养有鸽子。”

成方、华圆,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遣走了成方、华圆之后,楚小枫缓步行人一问卧室。

那是一间布置得很豪华的卧室,鸯帐金钩,绫被鸳枕,白绫糊壁,黄毡铺地。

楚小枫四顾一眼,缓步走到一座木柜前面。

随手打开了木柜。

木柜中都是衣服。

楚小枫拨动衣服,果然找到了一个门户。

木柜底下,有一个翻起的木板,直向下面通去。

那是足可容一个人通过的洞口。

片刻之后,王平等带着人走了回了。

成方、华圆,各自带了一个鸽子,行入室中。

楚小枫笑一笑,指着地下的洞口,道:“他们就是从这个地方逃走的。”

王平道:“这地方又能走几个人?这座百花庄,似乎是人数不少。”

楚小枫道:“事情很明显,他们早就准备了撤走的路线,只要一声令下,或是一个暗号,他们就可以立刻撤走了。”

王平道:“公子,难道他们早就准备撤走了?”

楚小枫叹息一声,道:“利害处,也就在此了,咱们还一直认为自己很精明,其实,人家早就计算好了,仇总管的埋伏,项庄主的出现,都不过是人家争取时间的一部分,这证明了,他们还是很早就得到了消息。”

王平道:“公子,咱们要赶紧追呀,看情形,他们不会走的太远。”

楚小枫微微一笑,道:“追也来不及了。”

王平道:“公子,是不是已经成竹在胸了。”

楚小枫答非所间,道:“现在,咱们可以走了吧?”

王平道:“可以了。”转身向前行去。

楚小枫紧随在身后,走出了百花庄。

一出庄门.楚小枫立刻抢在前面带路,把几人带入了一座山林之中。

楚小枫四顾了一眼,突然举步走到一片草丛之中,取出了几套颜色很旧的衣服,笑道:“大家都换上旧衣。”

楚小枫似是早有准备,很快的把随行之人扮成了各种不同的身份。

楚小枫仍然带着成方、华圆当先而行。

王平等分成三批,各自穿着不同的衣服.扮成不同的身份,有几种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剑手本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