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45章 以身试剑

作者:古龙

甄定远望着那辆灰篷马车,寒声道:“香川圣女,你是自寻死路了!”

篷车内一道轻脆悦耳的女子声音传出来:

“甄堡主手上那柄剑当真是杀人的利器,贱妾岂敢以身去尝试阁下剑上的锋锐……”

甄定远道:“但你分明有意以身试剑,莫非你以为老夫杀不了你么?”

那轻脆的声音道:“贱妾并没有这个意思。”

甄定远道:“那一夜在旷野上,老夫没有一举将你毙于剑下,是我一时失策,现在你既然闯入此间,再无阵法护身,要取你性命可就容易多了。”

那轻脆的声音道:“贱妾不知何时得罪了堡主,竟教堡主寝食难安,苦苦慾追杀贱妾而后己?”

甄定远冷哼一声,道:“咱们彼此心里有数,你也不必多说了。”

摩云手摆摆手,阻止甄定远续说下去,道:

“甄兄说话大可不必带着那样浓的火葯气味,圣女或者是友非敌也说不定呢。”

谢金印忽然冷冷道:“不错,像某家这样的职业剑手处处只有仇家,只有敌人,那里会有朋友可言……”

武啸秋迳自面向篷车道:“圣女芳驾瞳临,不知是偶尔路过,或是有意至此?”

车内那轻脆的声音道:“贱妾此来,乃是要让甄堡主观看一样物事……”

甄定远皱一皱眉,目光又望望摩云手,道:“圣女可不要在老夫面前耍花招……”

那轻脆的声音道:“贱妾不敢。”

苏继飞轻轻将车帘掀开一角,黄影闪动,步下一个黄衫丽人,长得玉靥朱chún,肌质莹白,令人疑是天上嫦娥下凡人间。

圣女袅袅向甄定远走去,步履间轻纱飘拂,直慾迎风而去。

谢金印视线从她那芙蓉般的脸上扫过,身躯登时有若被重物所击,震了一大震!

摩云手道:“圣女风华绝代,果然名下不虚。”

香川圣女淡淡道:“愧不敢当。”说着眼波流动,有意无意地瞥了谢金印一眼,依然笑容满面。

倒是谢金印却泛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他再度感到眼前这女人身上所透出的难以言喻的“杀气”。

这种与身俱来的无形杀气,只有像他那样敏感的剑手,才能够察觉出来,对他来说,这种杀气是太熟悉了!

霎时,他仿佛又已置身在翠湖竹舟之上,面对着一具尸体,和一个一心求死的女人,那凄楚的歌声、琴声,隐约又在耳际交鸣。

他心中默默狂呼道:“芷兰!赵芷兰……我果然没有料错,事隔二十余年,你竟已变成了另一个人,连我几乎也认不出你来了……”

摩云手一直在注意谢金印脸上神情的变化,道:“圣女可认得这位大剑客?”

香川圣女面无表情,道:“他,他是谁?”摩云手一字一字道:“谢金印。”

歇了一下,又道:“我想你见了面,不至于认不出来。”

香川圣女道:“然则大帅的意思是……”

摩云手道:“老夫的意思不过说,圣女和谢兄不待我介绍,应该早就认识的。”

香川圣女轻轻咬了咬樱chún,道:

“职业剑手谢金印,贱妾的确是闻名已久,只不过无缘一见罢了。”

说完面上已恢复了笑容,绝不再瞧谢金印一眼。

谢金印忽然插口道:“像某家这样以杀人为业的,圣女又怎会认得,大帅此言未免太已无稽了。”

摩云手目光在香川圣女及谢金印身上来回扫视不停,渐渐他的眼色变得阴沉无比,阴沉得令人感到说不出的不舒服。

他缓缓道:“圣女可知老夫今夜约你来此的目的么?”

谢金印闻言不禁耸然动容,即连甄、武二人亦自惊讶得变了颜色。

武啸秋吃吃地道:“大帅说什么?圣女是你约来的?”

摩云手颔首道:“若非老夫所约,圣女哪里会如此凑巧,赶来凑上这趟热闹?”

谢金印道:“大帅命手下传递讯息,相约贱妾至此,正要请教用意为何?”

摩云手道:“老夫不过要安排圣女和谢兄见一次面,想不到你们两人竟是如此陌生,倒教老夫有些失望了。”

谢金印心念微动,忖道:“看来鬼斧大帅知道的内情倒不少呢,他作此安排,其意绝不仅于此,我得好生提防他的鬼计才是。”香川圣女默然半晌,俄尔始轻叹一声。摩云手道:

“圣女何故发叹?”

香川圣女道:“想到大帅如此好意,贱妾却不得不教你失望,岂不非常遗憾么?”

摩云手一怔,犹未及回话;一旁的谢金印忽然快步趋前,面对着香川圣女长身一揖说道:“香川圣女……”

香川圣女瞅他一眼,冷冷道:“谢大侠有何见教?”

谢金印踌躇了一下,似乎考虑要不要将话说出来,一时竟然楞立当地。

香川圣女微显不耐,道:“谢大侠何以慾言又止?有什么事快说啊。”

谢金印对圣女冷漠的态度并不在意,他缓缓说道:“闻说圣女精于医道,不审是否属实?”

香川圣女道:“慢着,这是谁告诉你的。”视线落到一梦身上,道:“莫非是你?”

一梦道:“不错。”

香川圣女叹道:“大师未免也太过于好管闲事了,如果出家人都像你这样……”

一梦微笑接口道:“如果出家都像贫僧这样,那么天下就要大乱了,是么?”

香川圣女道:“大师若有此自知之明,便应该从此好生收敛一些了。”

谢金印轻咳一声,道:“圣女……”香川圣女神情又趋于冷淡,道:

“对了,我几乎忘了谢大侠还有话要说呢。”

谢金印道:“某家有一事相求,万望圣女能够抛开个人恩怨,俯允此一不情之请……”

香川圣女冷漠如故,道:“这就奇了,我和你素昧平生,有何恩怨可言?谢大侠此言易滋误会,贱妾倒要请你好好解释一下。”

谢金印望着圣女,暗忖:“她一直在装糊涂,不知为了何故?抑或圣女竟然并非是她,是我瞧走眼了?不过这也不大可能。”

当下道:“地上躺着的是某家二弟,他中了鬼斧大帅诡计暗算,命在旦夕,圣女可否施予援手?”

香川圣女连考虑都没有考虑,便道:“这又有何不可,谢大侠以为贱妾是见死不救之人么?”

谢金印不料她答应得如此爽快,不觉呆了一呆。

香川圣女轻轻击一击掌,那为圣女驾御马车的苏继飞立刻纵身跃下,道:“姑娘有何吩咐?”

香川圣女道:“且将地上这个人抬到车厢里,待会儿我再来施救。”

苏继飞诺应一声,哈腰将昏迷不省人事的谢金章抱起,放置车厢之内,怪的是摩云手一伙人只在一旁冷眼观望,并未加以拦阻。

香川圣女道:“适才贱妾乘马车前来,见前面坟地上躺着一憎一俗,分明有中毒的征候,亦被我安置在车厢里,如若时间不要拖得太久,解救他们似无问题。”

谢金印道:“那是朝天尊者与洪江,他俩在高王瀑中的毒,我一路抱他们至此,本要二弟救治,不想连二弟自己亦遭遇不测。”

摩云手冷笑道:“圣女自顾不暇,竟还有心情去顾及旁人,怕就怕在你这辆篷车进来容易,要出去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香川圣女没有答理,径朝谢金印道:“在我答应你的要求之前,尚有一道问题要请你回答……”

谢金印道:“但问不妨。”

香川圣女一字一字道:“设若……我是说设若你的二弟不治而死,我想知道你心中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你将大哭一阵?或者根本无动于衷?”

一梦似对圣女的问题非常感兴趣,眯着眼看谢金印如何回答。

谢金印自然晓得圣女所以问出这话的动机,霎时翠湖那一幕往事,依稀又拾回他的脑际。

那一夜,在颠簸不定的竹舟上,一个脸色铁青的女人便曾指着他,厉声责问:

“你这人刻薄寡情,喜怒哀乐不形于色,你可懂得什么是人性?什么是感情?……”

当时他自承对天底下之事都不在乎,但等到面;临亲人的生死时,真会完全没有感觉么?这就是他必须回答的难题了。

他想了一想,道:“我不知道,也许我会痛苦一辈子,也许我会伤心一两天就把它淡忘,又或许我根本都不在乎,这要等事实发生后才能知晓了。”

一梦对他那模棱两可的答复颇感失望,而且毫不避讳,立刻形诸于色。

倒是香川圣女神色依旧,只是轻轻点一下头,谁也无法猜知她心中作何想法?

摩云手沉声道:“话题扯到哪里去了?方才圣女曾提及,要与甄堡主观看一样物事……”

香川圣女道:“哦,我险些把它忘了。”

说时徐徐将她那白如葱玉的五指张开,只见中指上戴着一只绿色发亮的指环,上面镌着一些奇怪的花纹。

众人触目所及,齐然倒吸了一口气,满面都是惊疑之色。

甄定远寒声道:“圣女忽然取出这只指环,是啥意思?”

香川圣女明眸闪动,道:“我的意思,甄堡主想必明白得很。”歇一下,复道:“诸位当已瞧见指环上所雕刻的花纹,乍看之下,那只是一些模糊不清的图样,细认时,又隐约有形迹可循……”

甄定远轻咳道:“此事最好不要再谈……”

香川圣女径自道:“指环正面的花纹,雕刻着五柄剑,两侧各有四条手臂,环绕着三颗人头,那五柄剑里有三柄的形状,正和目下这三位来自关外壮士手上所持的三把断剑完全一样……”

一梦忍不住失声道:“女檀樾说的是——金日、寒月、繁星三口剑?”

香川圣女道:“不错。”

狄一飞和暖兔、烘兔有点局促不安地望着手中的断剑,这三把断剑本是甄定远事先交给他们,在适当的时间亮出来,用以对谢金印展开心理攻势的,虽然曾经产生了一点作用,但并不能使谢金印的斗志悉数崩溃。

现在这三柄断剑在他们手上,既不能用以伤敌,又不许任意抛弃,反而成了累赘。

香川圣女续道:“其余两口剑,那居中的一口剑柄上系有黄色的剑穗,想来便是谢金印谢大侠随身所带的那只兵刃了!”

诸人闻言,下意识转目望去,只见谢金印腰间所挂的长剑剑柄上,果然系有一络黄色的剑穗,正迎着夜风微微飘动。

甄定远道:“还有另外一口呢?”

香川圣女道:“甄堡主何须明知故问,那另一口剑,便是甄堡主所用的兵器了!”

甄定远神色霍变,叱道:“胡说,满口胡说。”

一梦道:“准此而言,五柄剑,敢情就是象征五个人?”

香川圣女道:“不错,这五个人都是武林中言之色变,以杀人为业的职业剑手,而那居中系有黄色剑穗的长剑主人谢金印,只怕就居其中的第一把交椅了。”

对于香川圣女的指控,谢金印只是一笑置之,未予辩驳。

一梦道:“然则依圣女的看法,职业剑手竟然有五个人之伙了,贫僧犹以为只有谢施主一人咧。”

香川圣女道:“这五个人中,只有谢金印顶着职业剑手的招牌,公然无忌地杀人,其余四人行事都相当隐秘,是以江湖中人会有这种错觉。”

一梦道:“那三颗人头,又是怎么回事?”

香川圣女道:“那三颗人头正是当今武林最可怕的人物,据我所知,这三个人自己不出面,却在暗地里控制着这以杀人为业的秘密集团……”

摩云手冷冷打断道:“圣女可不能凭空臆测,总得要有点根据才行啊。”

一梦道:“女擅樾之言,有何凭据?”

香川圣女道:“好在谢大侠就在此地,你问他吧。”

一梦下意识瞧了谢金印一眼,见他眼色深沉,神情落寞,像是心事重重,遂打消了追问之念。

摩云手沉着嗓子道:“这只指环本属一人所有,而且环不离手,它又怎会到了你的手上?”

香川圣女展颜笑道:“说起来非常简单,指环的主人此刻已为贱妾所俘,沦为我阶下之囚,她的指环也就落在我的手中。”

摩云手仰天纵声大笑道:“说来简单,做起来可不简单呢!你知道指环的主人是谁么?”

香川圣女道:“冰泊绿屋的二主人女娲,是不是?”

摩云手大笑不止,道:“圣女既已知晓她是谁,还敢说她为你所俘?你要扯谎也得扯个合情合理的,莫要离谱太远……”

一直未开口,扮成车夫的苏继飞忽然道:“那么大帅认为咱们圣女无此能力擒下女娲了?”

摩云手道:“不是老夫认为不认为的问题,而是此言简直太荒谬了。”

苏继飞道:“咱家圣女胸中韬略才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章 以身试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