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48章 情归何处

作者:古龙

赵子原怔了一怔,一时不知自己何处开罪了甄陵青,以致惹得她伤心流泪,尴尬一笑,道:“都是我不好,惹得姑娘掉泪了!”

甄陵青悠悠道:“你知道便好!”

赵子原暗想这又作怪,我知道什么?难不成我真开罪了你?

甄陵青道:“你现在上那儿去?”

赵子原道:“小可有事到京城一行!”

甄陵青道:“你到京城干甚?”

赵子原呐呐的道:“这个……”

甄陵青摇摇头道:“听我话,你最好打消此行之念,需知凭你之力,绝对无法挽回大局!”

赵子原惊道:“姑娘已知悉在下此行目的了么?”

甄陵青道:“我全凭猜测得知。”

赵子原笑笑道:“姑娘对自家猜测这般信任,颇出小可意料之外。”

“子原!”甄陵青轻声叫着,旋忽又道:“不要瞒我了,国家大事用不着你去耽心,我只告诉你一事,东厂魏宗贤谋定而动,张居正这趟进京准死无疑了!”

赵子原心头大震,道:“姑娘从何得知这种消息?”

甄陵青摇摇头道:“这已不算消息,只你孤陋寡闻,尚蒙在鼓里罢了!”

赵子原暗暗吸了一口气,心想是啊,近日以来,我成日价在外追逐奔波,竟连魏宗贤这个权阉都已忘却,有他从中制肘,就是那塞外三名高手和不对张居正下手,张居正今番进京也是凶多吉少了!

他一念及此,背脊之上冷汗连连,刹时但觉万念俱灰。

甄陵青道:“你可是打消去京城之念头么?”

赵子原摇摇头道:“不,我仍然准备到京城一行。”

甄陵青脸色一变,道:“子原,敢莫你还忘了一事!”

她数度直呼赵子原名字,语气关切,和她早些日子对赵子原那种高高在上态度大相径庭,赵子原不禁大感意外。

其实他完全不懂女人心里,女人的自尊与骄傲都是假面具,一且当她们感情之堤崩溃时,她们就软柔的像一只绵羊般温驯。

赵子原点点头道:“姑娘可是说的‘水泊绿屋’主人一月之约么?”

甄陵青道:“不错,眼下时限将至,你若去京城一来一回,时间便赶不上了!”

赵子原道:“小可去应‘水泊绿屋’主人之约固然重要,然眼下之事却攸关百万生灵安危,两害相权取其轻,是故小可只有选择上京一途!”

甄陵青左说右说都说不动赵子原放弃上京之念,不由大感失望,长长叹了口气,挥手道:“那么你……去吧!”

语音凄恻,几至忍不住泪水又要淌了下来。

赵子原睹此情景,心中大为难过,柔声道:“甄姑娘,你此来便是为了劝阻小可上京么?”

甄陵青摇头道:“不,我还有件事对你说。”

赵子原道:“什么事?”

甄陵青道:“你服了‘马兰剧毒’,如今刚好届满十日,我……我……是特地来送解葯给你的!”

说着,缓缓从身上取出那三颗葯丸送到赵子原面前。

赵子原心情激动,暗忖她真是待我太好了,为了送解葯给我,不惜追蹑前来,以她大小姐身份和往昔爆躁脾气,今竟对我折节如斯,其实她又那里知道我的毒早已消解了。

他本想把实情对甄陵青说出,但不知怎地,话到口边竟又咽了回去,伸手接过那三粒解葯,说道:“甄姑娘,谢谢你啦!”

甄陵青道:“你现在不赶快服下一粒么?”

赵子原摇摇头道:“小可现在尚没有什么地方感到不适,如有征兆,小可自会服下,有谢姑娘关怀……”

刚刚说到这里,忽听司马迁武在远处叫道:“赵兄,你在和谁说话?”

赵子原正待开口,甄陵青已冷峻的道:“我不愿见他!”娇躯一起,如飞而去!

司马迁武来到近前,见赵子原脸色茫然,道:“赵兄怎么啦?刚才那人是谁?”

赵子原道:“甄姑娘!”

司马迁武奇道:“她人呢?”

赵子原道:“走了!”

司马迁武想了一想,道:“她来去匆匆,莫非有什么事么?”

赵子原把手一伸,道:“她特地为小弟送这个来的!”

司马迁武啊了一声,道:“甄姑娘对赵兄这般关怀,看来她……”

赵子原笑道:“她对小弟一番好心,小弟已谢过她了!”

司马迁武道:“她没对赵兄说别的话了么?”

赵子原道:“她劝小弟打消进京之念,小弟也婉谢了!”

司马迁武心头一震,道:“她怎会劝赵兄打消进京之念?”

赵子原把甄陵青的话复述了一遍,司马迁武听的出了一会神,最后说道:“甄姑娘说的大有道理,咱们此行未必能够发生作用!”

赵子原怔道:“莫非司马兄有退回之意?”

司马迁武神色凝重的道:“话不是这么说,想那魏宗贤权倾天下,加之有批大臣为虎作伥,无异如虎添翼,张首辅处境真个堪虑了!”

赵子原激动的道:“惟其如此,咱们才更应冒这个险!”

司马迁武道:“冒险倒是应该,只是兄弟耽心诚恐于大事无补!”

赵子原激动的道:“维护忠良,匹夫有责,小弟也明知此去可能于事无补,只求尽其在我了!”

司马迁武一击掌道:“好一个尽其在我,赵兄,咱们走吧!”

于是两人又折返而行,来到黄河边,两人极目搜索,仍未见到一条船影。

赵子原道:“此间水势湍急,不利船行,咱们换个地方试试!”正慾举步,忽见对岸一船直驶而至,赵子原叫道:“司马兄请看,那边有船来了!”

司马迁武笑道:“正好省却咱们多跑冤枉路!”随即大呼道:“船家!船家!”

那摇船的人抬头一望,呵呵笑道:“两位公子爷要过那河么?”

司马迁武道:“正是,有劳船家过渡一趟!”

那船家双手速划,当真船行似箭,不多时船已靠岸,司马迁武和赵子原先后上船,那船家道:“两位公子,黄河水流湍急,船到中流,两位还是站稳脚跟为好!”

司马迁武淡然应道:“省得!”

那船家单桨一摇,船已离岸,直向对河划去。

赵子原道:“司马兄当心些!”

司马迁武悄声道:“赵兄以为这船家有问题?”

赵子原慾言又止,此际只听那船家引吭高歌道:“老爷生长大河边,不惜生命只爱钱,昨夜华光来找我,临行夺下二金砖……”

司马迁武惊道:“这是水游传梁山泊好汉诗句,只不过船家把句子改过了,难不成真如赵鬼所料,船家还敢捣鬼!”

赵子原道:“咱们小心为上,是与不是,转眼便可见分晓……”

说话之时,船到中流,那船家突然把手一停,道:“两位公子拿渡资来!”

司马迁武道:“多少?”

那船家道:“二两!”

司马迁武冷笑道:“过一次渡便需二两时,兄台只需摇上一年半载便可成为巨富,缘何至今犹在过此生涯!”

那船家嘿然道:“小的看人收钱,有的分文不取,有的索价甚高,似两位公子模样的人,索你二两应不为过!”

司马迁武试探着道:“给你一两如何?”

那船家道:“小的摇船过渡向不讨价还价,公子若嫌渡资昂贵,小的只好把船摇回对岸了!”

赵子原默察当前情势,此时船到中流,那船家若是把船摇回,在同一份量上,他同样的可以把船直摇对岸,花上一两银子乘渡二人已兼昂贵,眼下船家非二两莫办,显然有意生事了?他心念一闪,当下道:“二两便二两吧,拿去!”

赵子原探臂掏出二锭碎银,中食两指一张,直向那船家面前落去!

“咚咚!”两响,那二锭银子不先不后落入舱板上,那船家冷冷扫了两锭碎银一眼,道:“份量够么?”

司马迁武道:“难不成你还要拿秤子来秤一秤?”

那船家道:“好好!”

突然双桨一摇,船头一弯,竟然有向回驶去的趋势。

司马迁武大喝道:“你待怎地?”

那船家冷冷的道:“讨价还价之下,二两银子已嫌少啦,咱家要四两了!”

司马迁武怒道:“你是有心捣蛋了?”

那船家哈哈一笑,连声道:“岂敢!岂敢!”

司马迁武大怒,手掌一扬,正待一掌拂出,赵子原忙道:“司马兄稍安勿躁!”

司马迁武道:“此人欺人大甚,小弟直慾将他毙了甘心!”

赵子原道:“兄台若将他击毙,咱俩只怕也就到不了对岸了!”

司马迁武猛然醒悟,收回掌势,只见那船家双桨摇了两摇,这只小舟竟在黄河中流打起转来。

司马迁武又待发作,但却被赵子原以眼色阻止。那船家在中流连打几转,俄而操船向上游急驶,道:“来也!来也!”

司马迁武和赵子原抬头一望,只见一艘双桅大船顺流而下,在急湍的河流中行驶小船已是不易,逞论是双桅大船,但两人看的明白,这艘双桅大船不但沿着急流驶下,而且船行平稳,就像行驶在平静的湖面上一般。

司马迁武道:“船上之人皆以功力操船,无怪船行如是平稳,只不知来者是谁?竟在黄河里行驶大船?”

那船家嘿嘿的道:“别急,别急,两位转眼就可知道!”

司马迁武怒瞪了那船家一眼,道:“都是你在捣鬼!”

他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呼”的一声,扬掌劈了过去。

那船家冷然道:“慢来!”

身子一翻,“叶通”一声,人已跌下河去。

司马迁武和赵子原都不诸水性,般家遁水而走,那船便在河中滴溜溜的打起转来,两人都不禁慌了手脚。

赵子原镇定了一下心神,道:“司马兄注意来船!”司马迁武一望,来船已然驶到临近,司马迁武啊了一声,道:“有了!”

“呼”地飞身而起,直向大船落去。

这时两船距离约有四五丈远近,以司马迁武的武功而论,要降到那艘大船并非难事,谁知就在他身子离那大船尚有丈余远近之时,突见白影一晃,一股无形劲力向他袭到。

赵子原见那白影一闪,骇然呼道:“水泊绿屋主人!”

他心中惊恐直非言语所能形容于万一,“水泊绿屋”主人好似阴魂不散,缘何会在此地此地出现?

司马迁武受那股无形劲力一推,整个身子一阵剧烈摇晃,一口真气不继,险些跌落下水。

司马迁武大骇,再度凝聚一口真气,同时挥掌,一股强劲的飚风直劈而下。

赵子原见司马迁武在此时此地还能出手反击,而对手又是名倾天下的“水泊绿屋”主人,心道:“司马兄武艺不凡,想不到在这种情形下还能出手反击,若他知道对手是‘水泊绿屋’主人时,又不知作何想法?”

船上之人似是也料不到司马迁武还能出手反击,哼了一声,双手一扬,两股掌风回旋而起。

司马迁武只觉劲力一窒,自己劈出的掌风被硬生生的逼了回来,真气一泄,直向河心落去。

赵子原大骇,赶紧从船上找了一根绳索,叫道:“司马兄接住这个!”

长绳似鞭般飞出,司马迁武探手一抓,谁料就在此际一股巨浪卷来,司马迁武只觉一阵晕眩,再也顾不了去抓绳索,大浪一卷,刹时没了踪迹。

赵子原只觉心头一沉,大声道:“司马兄,司马……”

忽听一人冷冷接口道:“别叫啦,你司马兄见龙王去了!”

赵子原抬头一望,但见说话之人是甄定远,不由心中大为不解,暗忖他怎么也在船上?

忖念之际,只听甄定远又道:“小子,你也准备认命吧!”

赵子原哼道:“只怕不见得!”

甄定远嘿然冷笑道:“就凭你和司马迁武这两块料子,也想到京城去充英雄好汉,未免太已不自量力!”

赵子原暗暗吃惊,心想自己这趟到京城去,事机十分秘密,缘何甄定远他们就知道了?他心中大力诧异,当下说道:“甄堡主可是想拦阻咱们?”

甄定远道:“岂止想拦阻尔等,老夫还要取尔等性命!”

赵子原哂道:“小可之命原不足惜,只是阁下乃堂堂一个大堡主,想不到如今竟做起‘水泊绿屋’主人的跟随,此事若传了出去,只怕江湖朋友会笑掉了大牙!”

甄定远怒道:“你小子知道什么?”只见他手掌一举,一股掌劲已轰然击出。

猛听甄陵青尖声呼道:“爹爹……”

甄定远道:“怎地,你可是舍不得他死!”

甄陵青狂呼道:“假若他死了,女儿绝对不想活下去!”

只听一人道:“女人为情,这也难怪,甄姑娘,你知道他是谁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 情归何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