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49章 灵霄宝殿

作者:古龙

赵子原心头大颤,暗忖问我这话的人已不止一个了!谢金印啊,你是我杀父仇人,我走遍天下就是要找着你,我能和你攀上什么关系?

刚才问话那人似乎不是普贤爵所发,只见那姓秦的身躯一正,喃喃的道:“原来二爷也到了?”

赵子原暗忖二爷就是金鼎爵了,我赵子原今天何幸?竟能在一刹那之间见到这两位当世奇人?

他念头一闪,肃容道:“晚辈和谢金印并无关系!”

金鼎爵哼道:“胡说,你若与谢金印毫无关系,那‘扶风三式’又是何人所授?”

赵子原道:“难不成普天之下只有谢金印会使‘扶风三式’么?”

金鼎爵道:“不错,除他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

赵子原道:“授晚辈‘扶风三式’之人乃一身着白袍老者,其人自称司马道元,并不如前辈所说系谢金印!”

金鼎爵朗声笑道:“翠湖那一战,司马道元全家都死于谢金印之手,他杀死司马道元尔后再冒充司马道元,或许另有隐情!”

赵子原道:“前辈谬矣,据晚辈所知,司马道元还有一个后人没有被谢金印杀死!”

金鼎爵微哂道:“小娃儿,你知道什么?这是谢金印有意留下的么!”

赵子原一呆道:“前辈也知悉此事么?”

金鼎爵道:“老夫虽然足不出此岛,但天下事有那一件瞒得过老夫!”

赵子原心想是了,文殊,金鼎,普贤三爵不曾离开过此岛一步,但那太乙爵却是江湖上一条神龙,往往见首不见尾,有时明明在此地出现,但倏忽之间又去了别处,天下要事能瞒得过他,简直是不可思议之事。

赵子原道:“照老前辈说来,那白袍人便是谢金印了?”

金鼎爵道:“当然是他!”

赵子原暗暗叫道:“天哪,假若那白袍人便是谢金印,他为什么要授我扶风剑式?啊,对了,他一定还不知道我的身世?”

普贤爵忽然道:“小子,你过来!”

那姓秦的脸上忽露喜色,道:“赵兄,三爷在殿中传话,叫你去呢?”

赵子原一惊道:“原来两位老前辈是在殿中对小可说话么?”

姓秦的汉子道:“二爷,三爷轻易不和外人说话,这是赵兄的造化了!”说着,当先举步而行。

赵子原暗生谆骇,心想我只道金鼎和普贤二爵就隐身附近,焉知两人连大门都未出一步,似这等功力,当真举世罕见了!

他随着那姓秦的三人而行,走过一片草地,然后穿过一丛树林,地势向上,在又一片丛林中现出一道墙,姓秦的汉子举步疾上,一道雄伟门槁映入眼帘,赵子原举目望去,只见横媚大书:“灵霄宝殿”。

赵子原不禁又是讶然失色,暗忖“灵武四爵”非皇非帝,何竟尔以“宝殿”二字相称?

抬头一望,但见一座巍峨的殿字中灯火辉煌,两旁各站了一十八名执拂童子,殿下肃立着二十四名大汉,正当中四把金椅之上端然坐着两个中年文士!

姓秦的汉子趋前一拜,道:“赵子原到!”

那两名中年人一穿黄一穿蓝,赵子原也分不清谁是金鼎爵诩是普贤爵,进入大殿之后,也随同姓秦的汉子拜了下去!

那蓝衣中年人道:“赵子原,老夫等人清修之地,一向没有外人到此,今日你无意撞来,算是你的造化了!”

赵子原道:“晚辈无意擅闯宝地,望祈恕罪!”

黄衣中年人道:“赵子原,你说说看,缘何他们会将你击落了水?”

赵子原道:“晚辈此次衔太乙爵老前辈之命至京城办事,不知何故,甄定远得此一消息,半途拦击晚辈和另一好友,我两人先后落水,晚辈幸得生还,另一好友司马迁武尚生死下落不明!”

黄衣中年人道:“老四要你到京城去办何事?”

赵子原便把那夜碰到太乙爵之事说了出来,他说到张居正眼下陷入危境之际,脸上竟流露出焦急之情。

黄衣中年人道:“看不出你还是个爱国爱民之士,老夫真还看走眼了,起来,起来!”

挥手微拂,一股无形大力涌至,将赵子原身子平空托起,赵子原暗暗凛骇,心想“灵武四爵”盛名不虚,单凭这虚空一拂就非数十年功力莫办,心中想着,口中道了声谢,垂手站立一旁。

黄衣中年人沉吟半晌,忽然转脸对蓝衣人道:“老三,我也不矢老四打的什么主意,竟会要这小娃儿上京城去办事,我实在想不出来!”

蓝衣中年人道:“是啊,这小娃儿武功平平,虽会‘扶风三式’但却连十分三四威力都施不出来,纵然去到京城,又能办什么大事?”

黄衣人摇摇头道:“奇怪,奇怪……”

蓝衣人道:“二哥,这也许是天意!”

两人相对默然,隔了一会,才听黄衣人道:“秦洪,带他到‘寒石洞’去!”

那姓秦的汉子应了一声,脸上却泛出惊讶之色,立时一拉赵子原衣角,急声道:“赵兄还不赶快拜谢两位老人家厚赐?”

赵子原心道:“厚赐?难不成带我到‘寒石洞’便是厚赐?”

他心中怀疑,但仍听从秦洪的活,恭恭敬敬向黄衣人和蓝衣人拜行大礼,然后随着秦洪走了出去。

两人走到一条碎石路上,秦洪看见赵子原迟疑的脸色,摇了摇头,带着一种钦羡的语声道:“这是赵兄天大的造化,赵兄还犹疑么?”

赵子原道:“不瞒秦兄说,小可到现在还不明白两位老前辈是何用意?”

秦洪笑道:“在下方才也弄不明白,事后却想了起来!”

赵子原拱手道:“请秦兄见告一二!”

秦洪正色道:“二爷和三爷见赵兄会使四爷的‘太乙迷踪步’,而四爷又命赵兄上京办事,以赵兄武功而言,只怕难以完成任务,所以命在下带赵兄到‘寒石洞’去增长功力!”

赵子原惊道:“原来两位老前辈有意造就兄弟,只是兄弟还不明白,到了‘寒石洞’功力便能增长么?”

秦洪道:“‘寒石洞’中有一张‘寒石床’,此床乃千年寒石,人卧其上,冰寒刺骨,势非不断运行本身功力抵挡那股寒气不可,如是周而复始,经过七七四十九日之后便见分晓!”

赵子原道:“既然岛上有这么一张奇异之床,不知秦兄曾使用否?”

秦洪道:“小弟等人均曾使用过,因忍耐不住石床寒冷,数度相试俱徒劳无功!”

赵子原道:“秦兄如是,只怕小弟也好不到那里去!”

秦洪道:“赵兄天赋异禀,人中龙凤,若非如此,二爷和三爷初见赵兄之面,怎会对赵兄如此成全!”

谈话间,两人已走完那条碎石小路,这时地势愈走愈低,周遭光线也越来越暗,赵子原顿觉凉风习习,情景大是迥异。

赵子原道:“秦兄,到了么?”秦洪摇头道:“还有一会!”

赵子原暗暗惊奇,心想若再往下走,只怕已人黄泉,遍地皆水,那里还来的什么洞穴?两人又走了一会,地势越低,秦洪带着赵子原从右侧小径翻延而下,光线甚暗,几乎伸手难见五指。

赵子原暗暗纳闷,正想问话,忽见秦洪往前一指,道:“这便是了!”

赵子原一望,忽见前面有一山洞,秦洪把赵子原带到山洞旁边,然后拱拱手道:“赵兄请便,一切端看造化,小弟要回去覆命了!”

赵子原抱拳一揖,道:“谢谢兄台!”

秦洪转身自去覆命,赵子原跨步走了进去。

洞中道路甚窄,堪堪只容一人经过,壁顶不时滴落水珠,侵及肌肤,遍体生寒,而此时四周空气也好像快要凝结了似的,赵子原暗想我如今尚未触及那“寒石床”,便有此种感受,一且卧到“寒石床”去,更不知有何种感受了?

他暗暗提了一口真气,复往前行,路道较宽,两侧有溪水流过,潺潺水声清晰可闻。

前行不久,道路一宽,似是已到尽头,赵子原顿觉寒意袭人,不由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寒战。

赵子原心想:“寒石床大概就在此地了!”

他目光一扫,此洞有如天成,钟rǔ林立,一条一条冰棱宛如刀尖似的或垂或立,赵子原暗忖此时正值夏季,若非有“寒石床”在此,洞中那会结冰?这“寒石床”之冷,于此也可想见一般!

极目搜索,忽见右侧平铺一块白玉似的大石,那里寒气也特别浓,心知那必是“寒石床”无疑,举步走了过去。

越往前走,寒气便越重,到了近处,赵子原只得聚集真气,然后缓缓坐了下去。

他的身子刚刚触及石床,便觉一股寒气直冲顶门,那种冷当真有如刀刺,连坐都不行,更不要说躺卧了。

赵子原平地弹了起来,不由望着“寒石床”发呆。

他暗暗忖道:“秦洪说的不错,此床如斯之冷,难怪他数度相试都徒劳无功,赵子原啊,天下间困难之事我也不知经过多少?难道连一块石头都难的住你么?”

他这样一想,豪气陡然而生,咬了咬牙,全身满布真气重新坐了下去。

他第一次和第二次坐已迥然不同,第二次因为心理上已有了准备,感受上已不若先前之寒冷。

但起初仍觉奇冷难耐,功行一周之后稍觉好些。就这样,他无时无刻不在凝聚功力,待慢慢习惯了,才开始躺到“寒石床”上。

当然,躺与坐又迥然不同,不过赵子原有种倔强的天性,他咬牙忍受,终于慢慢适应下来。

他就如此每天躺在“寒石床”上练功,肚子饿了,自有秦洪他们按时送东西来,转眼过了二十天。

一天傍晚,他练罢起来,忽然一眼望见普贤爵端然坐在一张石鼓上,赵子原赶紧拜行大礼。普贤爵点了点头,颇为嘉许的道:“娃儿,你的感受如何?”

赵子原躬身道:“晚辈自觉心头清澈,全身舒泰无比!”

普贤爵道:“行了!”

挥了挥手,命赵子原在对面坐下,说道:“单凭老四教给你的轻功,还不足以肩负重责大任,眼下老夫便传授你‘九玄神功’!”

赵子原一听,不禁受宠若惊,歉声道:“晚辈何德何能,敢蒙前辈如此青睐?”

普贤爵道:“别多说,你且记下了!”

接口又道:“夫气者,充塞于天地之间,苍穹天合,芸芸皆气之所生,亦皆其所养也……”

赵子原全神谛听,普贤爵又道:“丹丸为精,虎责为神,惊天一柱,元亢一成……”

普贤爵接着又往下念,念的都是修习“九玄神功”无上心法,赵子原天性颖悟,默默记下。

普贤爵念完之后,复对赵子原道:“娃儿,你到‘寒石床’上练功吧,会有意想不到的功效!”

赵子原答应了,如是三天,普贤爵都来指点赵子原练功,到了第四天,普贤爵已不复来,不过赵子原此刻已能练的得心应手,不复再要普贤爵指点。

如是过了十天,金鼎爵又走了进来。

金鼎爵授了他三招剑法,名唤“沧浪三式”,这三招剑法庞杂至极,赵子原足足学了二十多天,才把“沧浪三式”学会。

他此刻已是功力大进,一口,秦洪走来对他道:“赵兄,二爷和三爷有话交代下来,兄台可以离岛了!”

赵子原大喜过望,说道:“小弟这就去向两位老前辈辞别!”

秦洪摇摇头道:“两位老人家不惯这些繁文缛节,只说京城之事要紧,这就由小弟送赵兄离岛!”说着,带着赵子原走出了山洞。

赵子原心想是了,两位老前辈乃武林异人,怎会在乎这些繁文缛节,当下道:“如此小弟只好请秦兄代为致意了!”秦洪点点头道:“小弟理会得,不过赵兄今后行走江湖,千万不可将在此碰见两位老人家之事说出!”

赵子原道:“小弟遵命,不过……”

秦洪道:“赵兄有何见教?”

赵子原迟疑了一会,才道:“小弟有一问题,只不知该不该问?”

秦洪笑道:“赵兄有话只管请说不妨!”

赵子原道:“小弟这趟只见着二爷和三爷两位老前辈,莫非大爷不在岛上么?”

秦洪道:“大爷早在三个月就已离岛,他老人家仙踪无定,说不定他此刻已与四爷会合,说不定他又去了别处!”

赵子原道:“原来如此,只借小弟缘俚一面了!”

两人谈谈说说已走到河边,这时河边早已停了一只小舟,赵子原来时并没看见附近有船,也不知这条船是从那里来的,他也不多问,当下由秦洪撑船,一直把他送到黄河北岸,两人才依依而别。

赵子原算计了一下时日,自己在“寒石洞”待子五十多天,更不知此刻局势已演变成什么样子,他心急似火,在途中买一匹快马,三天之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章 灵霄宝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