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55章 原来如此

作者:古龙

赵子原道:

“依小可看来,事无不可对人言,又有何不方便之处,难不成姑娘说的话还很秘密么?”

武冰歆道:

“若不秘密,我怎会要你随我到别的地方去?”

那一旁久未开口的吴非士拱手道:

“武姑娘请了!”

武冰歆朝吴非士望了一眼,道:

“不敢,这位老丈怎么称呼?”

吴非士微微笑道:

“老朽吴非士!”

武冰歆皱皱眉头道:

“老丈有何见教?”

吴非士道:

“若是老朽猜的不错,姑娘该是留香院主的千金了?”

武冰歆哼道:

“是又怎么?”

吴非士笑了一笑,并不以武冰歆那种态度为件,又道:

“姑娘这趟随花和尚来京,恕老朽斗胆请问一句,令尊大人想必也来了?”

武冰歆恶声道:

“吴老丈,这是我家务事情,缘何你这般关心?”

吴非士道:

“老夫与武院主曾有数面之雅,算来也是旧交了,问一问该没有什么打紧!”

武冰歆笑道:

“可是我现在没有心情答复老丈这些问题。”

顿了一顿,旋对赵子原道:“子原,咱们走吧!”

赵子原大可拒绝她,可是不知怎地,就是无法把拒绝的话说出口去,只好向吴非士和玉燕子拱了拱手,道:

“两位再见啦!”

说着,和武冰歆转身走下楼去。

玉燕子朝赵子原望了一眼,道:

“吴老师,刚才这少年看来和‘灵武四爵’有极大关系,武啸秋。甄定远都是我们敌方,如今武啸秋女儿把那少年引去了,我耽心那少年会上当,咱们要不要跟去瞧一瞧?”

吴非士道:

“姑娘意下如何?”

玉燕子道:

“我认为有此必要!”

吴非士笑道:

“正合老夫心意,咱们走!”

说话之时,两人也先后走下楼去!

武冰歆带赵子原一股劲往前面走,赵子原只是跟着她走,半晌也没说一句话,武冰歆回头道:“喂,你干嘛不说话呀?”

赵子原耸耸肩道:

“姑娘要小可说些什么好呢?”

武冰歆道:

“你真是的,难道你不想问问我,我这趟到京城来干什么?”

赵子原道:

“小可倒一时想不起来,小可如今便问一问,姑娘这次到京城有何贵干?”

武冰歆见他那付傻兮兮的样子,自己不说,他便不问,一生气,又懒于回答了。

赵子原奇道:

“姑娘怎么不回答了?”

武冰歆气道:

“我懒的回答了!”

赵子原苦笑了一下,暗忖女人真难侍候,我不问,她又叫我问,我问了,她又懒的回答,她大概又发大小姐脾气了。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武冰歆心想这姓赵的那么痴呆,缘何“灵武四爵”中的普贤大乙二爵会看上他,把功夫都传给了他,天下事真个叫人难以逆料,这小子虽傻,难不成还有点后福?

她对赵子原的感情最是特别,有时恨死了他,有时却又对他充满无限情意,偏偏赵子原就不懂武冰歆对他的情,所以武冰歆在一转眼之间又由情生恨,赵子原此刻虽是艺业大进,但武冰歆对他的看法仍没有两样。

两人这时到一处林园,那林园风景甚美,有水池,也有假山,四周林木苍翠,其问也偶而可见两三个游人来往其间,武冰歆找了一处密林较深的地方停了下来,说道:

“咱们到这儿坐坐!”赵子原道:“小可遵命!”武冰歆瞪了他一眼,道:

“你遵什么命?”

赵子原道:

“姑娘命小可坐下,小可便坐下,这不是遵命么?”

武冰歆怒道:

“瞧你那付没出息的样子,普贤爵和太乙爵只怕是瞎了眼睛,才会把武功传给你这种大傻蛋!”

赵子原心想这又怪了,普贤爵和太乙爵把武功传给我,又于你什么事?心虽这样想,却未把话说出口来,只是笑了一笑,道:

“姑娘命小可来此,便是说的这句话么?”

武冰歆愤然道:

“真是朽木不可……”

说到这里,她似是想到自己惯以这种态度对付赵子原,难怪他见了自己要局促不安,忽然叹了口气,道:

“你恨我么?”

赵子原道:

“小可从未恨姑娘!”

武冰歆摇摇头道:

“我不相信,你嘴里这样说,实则心里一定在骂我,说什么都是我不好,总不该以恶狠狠的态度对付你!”

赵子原微微一笑,道:

“其实小可也不计较这些!”

武冰歆悠悠的道:

“我希望你不要口是心非才好,其实我……”

赵子原接道:

“我知道姑娘对小可也十分关怀!”

武冰歆终于听到赵子原一句人耳的话,不由大喜道:

“你终算明白啦!”

赵子原笑道:

“其实小可早已明白,只因姑娘……”

武冰歆道:

“我对你太凶了是不是?”

赵子原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

武冰歆叹道:

“子原,你知我这趟来京城的用意吗?”

赵子原心想这下终于谈到正题了,说道:

“姑娘是和令尊大人一起来的么?”

武冰歆摇头道:

“不,我爹昨天就到了,我是今天才和花和尚赶来的。”

赵子原道:

“小可有一点甚觉奇怪,那花和尚并不是好人,姑娘缘何会和他一道呢?”

武冰歆道:

“里面自然有文章,这也是我要带你到这里来的道理!”

赵子原忽道:

“小可也想起来了,那花和尚临走之时,似乎说什么要向令尊解释之事,难不成他早就与令尊认识?”

武冰歆道:

“这些事你都别管,我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要告诉你!”

赵子原微笑道:

“关于那方面的秘密?”

武冰歆毫不考虑的道:

“你的!”

赵子原一怔道:

“我还有什么秘密?”

武冰歆神色凝重的道:

“子原,你真的姓赵吗?”

赵子原哈哈笑道:“姑娘说笑了,小可若不姓赵,难不成姓钱?”

按照百家姓的顺序,“赵”是天下第一姓,其次才是姓钱,故而赵子原才有此一说,武冰歆怀疑的道:“你真姓赵?”

赵子原不禁十分好笑的道:

“姑娘真是姓武么?”

武冰歆一怔道:

“我当然姓武啦!”

赵子原道:

“那不成了,小可当然姓赵啦!”

武冰歆摇摇头道:

“你不同……”

话未说完,只听“嘶”的一声,一只红色火焰箭直冲入云霄,武冰歆话声一顿,急道:

“不好,我爹在呼唤我了!”

赵子原心想你在这里胡说八道,最好还是赶快回到你爹那里去,心念一闪,便道:

“既是令尊呼唤,姑娘还是赶快回去为妙!”

武冰歆喃喃地道:

“红色代表最紧急的讯号,难不成爹还会发生什么事?”

语罢,忽然两眼望着赵子原,郑重的道:

“子原,你在这里候着,不管什么事,我去一去就回,你千万不可离开!”

赵子原皱眉道:“假若姑娘一日不回呢?”武冰歆深情的道:

“你能等我么?”

赵子原为难的道:

“不瞒姑娘说,小可这次到京城,实乃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要办!”

武冰歆冷冷的道:

“我知道,是不是关于张首辅之事?”

赵子原怔道:“姑娘缘何得知?”武冰歆笑道:

“你的行动逃不出别人耳目,你问这话是多余了!”

赵子原暗暗吸了一口气,道:

“小可真想不出他们缘何对小可这般注意?”

武冰歆道:

“这……”

第二字未落,第二次红色火焰箭又已射向半空,这回共是两只。虽当秋阳之下,那桔红的颜色仍依稀可辨。

武冰歆话未说完,猛然一顿足,急声道:

“记住,千万不要离开,等着我回来。”

赵子原有事在身,闻言不由急道:

“姑娘……”

武冰歆已没心再听下去,娇躯一起,人已飞身奔了出去。赵子原呆了一呆,心想这怎么是好?迟疑之间,忽听一人叫道:“小哥快走,迟则有变!”赵子原道:

“吴老丈潜伏有时,敢问有何事相告?”

原来吴非上和玉燕子紧跟赵子原身后,事实上赵于原早已发觉,只不过没当着武冰歆的面说出来罢了。

吴非士仍隐在暗处没有现身,又道:

“武啸秋等人对小哥图谋甚急,小哥技艺超群,恐仍非他们之敌,最好避避锋头……”

赵子原道:

“与老丈同行之玉燕子姑娘呢?”吴非士道:

“她发现情形有异,已去追查敌踪来啦……”

吴非士忽然说了句“来啦”,其后便没下文,就在这的,赵干原只听到一阵脚步声从四面响起。

他游目四顾,只见左右各出现一人,左边是武啸秋,右边是甄定远,当面一人昂然而进,赫然竟是那鬼斧大帅摩云手,这且不说,后面也有脚步声响起,他回头一望,却是那花和尚。当世四大顶尖高手同时在赵子原面前出现,若在以前,只怕他早已吓的变了脸色,可是现在他神态自若,只是心中在暗暗盘算应敌之策。

甄定远冷冷的道:

“好小子,你一夜之间成为武林风云人物,真正是想不到啊!”

赵子原冷静的道:

“小可并不在乎名利。”

甄定远嘲道:

“那么是时势造英雄了?”

赵子原淡然道:

“堡主要这么说,小可不屑多言。”

武啸秋道:

“谷定一,僵尸红魔都在你手下锑羽而去,再是今大的死谷鹰王也踉跄而逃,哈哈,像这等大英雄大豪杰可惜时日不多,幌眼将逝了,老夫实在为你可惜!”

赵子原哂道:

“多谢了!”

甄定远嘿嘿道:

“这小子真个不愧为谢金印的儿子,就凭他这份镇定功夫,隐隐然便有乃父之风!”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赵子原只觉心头大震。

他剑眉一挑,叱道:

“甄定远,你说话嘴巴最好放干净些!”

甄定远哈哈笑道:

“难不成你还不承认你是谢金印的儿子?”

赵子原两次被甄定远说成是谢金印的儿子,脸上早然充满了杀机,他自出道以来,这可能还是第一次主动的升起了杀意。他向前跨上两步,切齿道:

“你再说一次看看!”

他气度不凡,加上此刻脸上充满了杀机,甄定远倒真是被他的威势震的呆了一呆。

但这种情形只是刹那间事,转眼之后,甄定远脸上又流露出不屑的笑容,嘿嘿笑道:“便是老夫说上一千次也还是那句话!”赵子原大怒,手臂缓缓抬了起来。

周遭气氛立时陷于一种窒息似的沉闷,也不知为了什么,赵子原手掌未扬,甄定远便已觉得气劲压身。

他心头大震,情不自禁向后退了一步,“呛”的一声漫天星花飘飞,甄定远已拔出了宝剑。甄定远再次干笑了两声,道:“小子,你果然艺业大进了!”

赵子原道:

“假若小可手上有把剑子,情形就更不同了!”

武啸秋骇然道:

“你双手俱能使用技式?”

赵子原冷然道:

“武院主可是不信么?”

忽听一人喝道:

“接住,这里有一把!”

一道白光冲天而至,缓缓插落在赵子原面前两步之处,赵子原并未伸手去拔剑,倒是武啸秋喝道:

“吴非士,你鬼鬼祟祟藏在那儿,难道老夫不知道么?老夫是要解决赵小子之后再和你算帐!”

吴非士淡然道:

“好说了,吴某绝不会走远就是。”

赵子原走上两步,缓缓拔出地上宝剑,随手一抖,阵阵波浪应手闪起,碧波万顷之中,银白光华珍珠天成。

那一直没有说话的摩云手见状,脱口呼道:

“浪沧三式,你……连金鼎爵的武功也会?”

赵子原昂然道:

“然也!”

武啸秋、甄定远、花和尚三人脸上都变了颜色,摩云手神色也显得异样的沉重,他长长吁了一口气,道:

“好小子,你造化可真不小啊!”

跨上两步,反手将板斧绰在手上,又道:

“若干年前,老夫曾和金鼎爵有过一面之雅,斯时本想领教一下他的绝学,其奈时不我与,今天能在他传人手下品尝品尝‘浪沧三式’,亦一大快事也!”

赵子原冷冷的道:

“小可自从习会‘浪沧三式’之后,至今尚未发过利市,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5章 原来如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