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56章 扑朔迷离

作者:古龙

玉燕子道:

“那便好了。”

那高大汉子冷冷说道:

“好什么?”

玉燕子目光冷冷一扫,只见那大汉年约四十,身材比平常人高大,眉粗眼大,貌相十分凶恶。

在那大汉四周还站了七八名劲服汉子,玉燕子一瞧便认出这些人都是东厂的锦衣卫,在最外一圈却围了百多名兵丁,个个执刀在手,似是提防他俩逃走。

玉燕子皱了皱眉头,心道:

“这高大汉于是谁,我从前都好像没听人说过?”

念随心转,当下说道:

“一点点伤势算得了什么?当然是好了!”

那高大汉子哂道:

“伤虽未重,却得把命留下,算起来还是不合算啊!”

玉燕子冷笑道:

“你自信有这份能耐么?”

那高大汉子道:

“若没这份能耐,老子拦着你们干什么?”

说话之时,赵子原也飞身掠过来。

玉燕子转首道:

“赵兄可认得此人?”

赵子原摇了摇头道:

“小可从未见过!”

那高大汉子怔道:

“你便是赵子原?”

赵子原笑道:

“是便怎的!”

那人冷声道:

“前夜大闹九千岁府以及后来又想到天牢救人的可是你?”

赵子原耸耸肩道:

“不错!”

那人目光一寒道:

“如是说来老子便先对付你!”

赵子原冷冷说道:

“赵某平生不杀无名之辈,阁下高姓大名?”

那高大汉子道:

“老子没名没姓,你先接我一招试试!”

单手一挽,右掌缓慢的在空中斜划一道圈子,然后徐徐的拍出一道飚风,直袭赵子原胸前三大要害部位。

他出手甚慢,可是每当掌风推出少许,劲力便加大一分,快到赵子原胸前之际,已汇集成一股锐不可当的雷霆之劲。玉燕子脱口道:“‘飞龙掌’,你是密宗弟子?”

吴非士怔道:

“密宗那有俗家弟子?”

玉燕子道:

“是啊,难不他是化过装了,只要揭掉他头上方中一瞧便知!”

那高大汉子掌风已发,倒也不由暗暗心惊道:

“此女好厉害的眼光,我掌势刚出,便瞧出我的底细!”

赵子原笑道:

“姑娘所见正与小可相同,他是密宗和尚假装的。”

说话声中,一股宏大劲力已当胸封至。

那高大汉子嘿然冷笑道:

“小子,你是找死!”

蓦地吐气开声,掌风爆炸而开,几乎把赵子原整个身子都罩了进去!

赵子原胸口一窒,暗忖密宗武功当真不同凡响,就凭他这一掌之势便够争雄武林了。

他身子微幌,劲风一沉,谁知对方掌劲生像贴了狗皮膏葯,他双脚堪堪落地,那高大汉子掌劲已如影随形攻到。

赵子原大喝一声,突地原地中一声春雷乍展,“轰”然一声,劲风作响,那高大汉子一幌,登登退了几步。

那高大汉子脸孔苍白,半晌之后才道:

“好掌法,老子要和你闹一闹了!”

这话一出,那七八名锦衣卫分向两边散开,那一百多名兵丁也跟着两边退让,只在远远站了一道圈子。

玉燕子道:

“密宗玩意很多,注意要小心!”

吴非士道:“说得是。”

刹时,只见那些兵丁向两边让开一条路来,左面一排走出八名小和尚,接着右面也跟着走出八名。

那十六名和尚年纪都只十一二岁,个个生的chún红齿白,模样俊俏,当真人见人爱。

那十六名小和尚手中都拿着一只翠绿的菩提树,每走一步,那翠绿的树枝便幌一幌,由远处看来极为醒目。吴非土奇道:“他们想干什么?”玉燕子道:

“吴老师,脑中别多想,尽力安静,千万不要着了道儿!”

那高大汉子嘿嘿说道:

“好说,好说!”

便在此际,只见他双手一阵摇幌,那十六名小和尚忽地交错行走起来,那高大汉子往空地下一坐,喃喃念道:“嘛稀咪哩,唏啦唏啦……”

他先念的很慢,那十六小和尚便也走的很慢,不一会他念快了,那十六名小和尚走的也跟着快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只见那十六名小和尚利用交错的身子绕着赵子原等三人打转,由于身形迅速,赵子原等人乍然一望,便是生像发现自己面前有千百条道路似的,一时竟为之举步不得!玉燕子大惊道:“这是什么名堂?”吴非士只一阵目眩,骇然道:

“你们嗅到一种气味么?”

赵子原大喝道:

“快屏住呼吸?”

右手一扫,一股飚风已横扫而出。

赵子原心念十六名小和尚年纪轻轻,那一掌只用了六成左右功力,饶是如此,飚风翻滚风势仍足惊人。那知他掌劲扫出,有若泥牛入海,毫无痕迹。

那十六名小和尚疾转如故,而且花样也越转越多,当真令人眼花镣乱,为之神摇目夺。

那高大汉子先是盘坐地下念着,此刻却把身子站了起来,只见他手舞足蹈,状若疯人。

玉燕子寒着脸孔道:

“据闻密宗一门极是正派,缘何会有这等旁门左道玩意儿呢?”

赵子原道:

“小可孤陋寡闻,姑娘知道这是什么玩意?”

玉燕子道:

“姑不论他是哪种玩意,总之我有办法破他,不过这一办法甚是损理,我不愿施出来罢了!”

赵子原暗忖,处此境地,她竟然还有这种慈悲心肠,实在难得!

目光一扫,见吴非士脸孔泛紫,惊道:

“吴老大可是中毒了?”

玉燕子笑道:

“不碍事!”

随手掏出五颗葯丸道:

“吴老师把嘴张开!”

吴非士粗重的喘着气,模样十分痛苦,吃力张开嘴巴,玉燕子中拇两指一弹,已把那颗葯丸弹入口去,说道:

“赶快行功!”

吴非士跌坐下去,运动真气,谁知真气怎么样也运集不起,反之脸上现了一阵痛苦,颤声道:

“追魂教,追魂教,姑娘,我……”

下面的话还没说完,“扑通”一声仰倒。

玉燕子脸色一变,正待伸手去扶,赵子原忙道:

“动不得!”

玉燕子茫然道:

“天下何物这般厉害?”

赵子原道:

“小可久闻‘追魂教’所行之毒,是天下少有的毒物,此物极似‘无形毒’,无色无臭,中者无不立毙!”

玉燕子痛苦的道:

“这样看来,吴老师是没有救了?”

赵子原喘嘘道:

“死者已矣,生者何堪,姑娘还是节哀的好!”

玉燕子两眼射出精光,大声道:

“我非杀了他们不可!”

说话之时,只见她从怀中取出一物,那物乃是一条彩带,不过这条彩带极长,两面光华夺目,看来十分美丽。赵子原心道:

“难不成这根彩带便很厉害么?”

忖念之际,听玉燕子怒喝道:

“以毒攻毒,这便是用毒者的祖训,你们既是这般歹毒,说不得本姑娘要开杀戒!”

只见她随手一抖,那根彩带便似晚霞夕阳光辉那么灿烂,但见五色缤纷,同时扬起一阵彩色轻雾。

那十六名小和尚是时动的非常迅速,岂料身子触及那片彩色烟雾,一个二个便发出一声尖叫,那片烟雾布及四五丈方圆,在彩带挥送之下,范围更大更广。

刹时,那十六名小和尚都着了烟雾,尖叫之声此起彼落,“扑通”、“扑通”都往后倒去。

那高大汉子睹状大惊,霍地从地下跳起,大喝道:

“你用什么东西把我‘毒魂大阵’破了?”

玉燕子没有理他,指着地下吴非士道:

“我问你,他还有没有救?”

那大汉道:

“有当然有,只是解葯却在老子身上!”

玉燕子道:

“我问你,那便是了,你想不想你那十六名小和尚活过来!”

那大汉怔了一怔,道:

“老子不相信!”

他俯身一看,却见那十六名小和尚个个脸色都无异样,心口也在跳动,就只躺在地上不能起来。

那大汉伸手一摸,玉燕子叱道:

“你可是想不要命了么?”那大汉连忙缩手道:

“女娃儿,你可是想威胁我?”

玉燕子冷冷说道:

“你连他们着了什么道儿都不知道,在你还会向别人使毒呢?”

那大汉道:

“事实上老子对毒一窍不通,不过本门这种‘毒魂大阵’本身便含的有毒存在,敢问你又用的是什么?”

玉燕子哂道:

“听过‘天罗教’的名字么?”

那大汉居然一震,惊道:

“天罗教?你是东后的人?”

玉燕子冷笑道:

“知道便行了,你在西域当和尚当得好好的,缘何要换了俗家衣服到这里来鬼混?”

敢情东后和西域密宗还有渊源,那乔装大汉的西域和尚再也不敢多说话,走过来替吴非士灌了一颗葯,说道:

“有劳姑娘把这十六名弟子救醒,贫僧这便离去!”

他终于露出真实身份,说过之后,揭掉头上包中,露出了一颗光光头,然后脱掉那件俗装外衣,一袭青色袈裟也随之显露出来。

玉燕子自是不愿为难他,也把解葯送给了那青衣和尚,那青衣和尚一一给那十六名小和尚服下,不久便都醒了过来。

过了一会,吴非士也跟着醒转,那青衣和尚合什道: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说着,带了那十六名小和尚扬长而去。

事情这样急转直下,不但大出那些兵丁意料之外,尤其是那七八名锦衣卫个个都傻了眼。

这时一名军官手执长枪越众而入,那些兵丁轰然道:

“总兵大人到了,这下好了!”

那总兵大人紧了紧长枪,喝道:

“天子脚下岂容你们这些草寇撒野,还不赶快受缚!”

玉燕子哼道:

“你威风什么?”

那总兵大怒,长枪挽了斗大一朵枪花,分心便刺。

玉燕子娇躯微侧,闪过一招,回首道:

“吴老师还能行动么?”

吴非士道:

“老朽已完全恢复过来,姑娘不用替老朽耽心,尽管放手去较量就是!”

那总兵大人道:

“说的好容易!”

倒转枪柄,又是一枪刺了过来。

玉燕子哂道:

“你逞什么英雄!”

双手一抓,一下扣住那总兵的枪柄,同时喝道:

“断枪!”

那总兵不相信自己的力量会不及一个女流,嘿的叫了一声,奋起神刀一挑,原意是想把玉燕子身子挑起,他用的是外力,玉燕子用的是内力,两股力量,挤的那只粗如碗口大枪“咔拆”一声,果然齐中而断。

那总兵脸色一变,玉燕子乘时喝声:“走”,人已飞弹而起!

吴非士跟着而动,那七八名锦衣卫,只有些顾虑赵子原,对他俩还不怎的害怕,数声大喝响起,就有几人飞身拦路。

玉燕子哼了一声,半空中一挥那根五色彩带,那几名锦衣卫一声惨叫,便由半空中坠落。

锦衣卫这一关一过,那些兵丁更不在两人眼下,两人指东打西,终于冲开一条血路,飞身奔去。

赵子原本来也想跟着两人走,但他考虑自己中途可能受到强力拦截,所以两人一走,他故意另择了一个方向奔出,他这样做,完全是想引开官兵的力量!

赵子原身子一动,一大堆兵丁便都拦了上来,赵子原不愿多伤无辜,边打边行,终于冲了一道缺口飞身闪出!

后面兵丁那会放过他,一面追一面纷纷喊捉姦细,这一来,赵子原已不方便在大街上走,转了两条小巷,他对京城路道并不熟悉,两条街道一转,却不知自己此身已到了哪里?

远远仍是听到兵丁喊叫之声,赵子原心道:

“我虽已脱出了他们范围,只是我还得去打探程大人的消息,只是路道不熟,我往哪处走?”

忖念之际,忽见从一条小街转出一名小厮向他招了招手,赵子原一看并不认识,奇道:“小哥是叫我么?”那小厮道:“快随我来!”

那小厮年龄虽小,却是非常机警,说过之后,掉头便走。

赵子原迟疑了一会,终也跟着那小厮走去。

那小厮转了两弯,忽然在一处高大的院墙面前停下,那小厮朝墙上指了一指,

“快翻进去!”

赵子原怔道:

“里面是……”

那小厮急道:

“别多问了,你进去便知道。”

赵子原摇了摇头,道:

“小哥不把里面的人告诉我,我怎能糊里糊涂撞进别人房子?”

那小厮直跺脚道:“里面的人你认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章 扑朔迷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