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57章 老谋深算

作者:古龙

甄陵青试泪道:

“还说呢?为了你,我日日派人打听你的下落,有时在晚上,我自己也偷偷到外面探听消息。”

她顿了一顿,又道:

“自从知道你大闹九千岁府和夜探天牢的事之后,我放了心,不过我也猜想得到,你必然还会有进一步动作!”赵子原道:“姑娘料事如神,小可钦佩得紧!”

甄陵青道:

“别在我脸上贴金啦,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愿耽这么大的风险呢,我问你,你今后准备怎么打算?”赵子原摇摇头道:“小可别无打算!”甄陵青气道:

“你可是骗我?”

赵子原道:

“小可终生飘泊,此刻与姑娘面对酌饮,再往下一步又至何处,自己也无把握,尤其是现在……”他话未说完,忽然皱了皱眉头。甄陵青道:

“怎么啦?”

赵子原道:

“我肚子好像有点痛!”

甄陵青道:

“那便休息一会得啦!”

赵子原目射异光道:

“不啦,我现在还要去办一件事!”

身子刚刚站起,忽然,“哟”的叫了一声,人已蹲了下去。

甄陵青笑道:

“子原,真的这么厉害么?”

赵子原头上大汗淋漓,蓦然身子一起,探手向甄陵青抓去。

甄陵青惊道:

“你干什么?”

赵子原一抓不着,身子幌了两幌,“扑通”倒下地去。

那三名使女刹时从水岸对面飞掠而至,正慾说话,甄陵青忽然挥了挥手,故意道:

“赵公子劳累过甚,已经病倒了,快将他抬到我房里面去休息……”

两名使女转身去抬赵子原的身子,蓦听赵子原哼了一声,“哇”的张口喷出了酒菜渣滓,同时他下盘也不怠慢,右脚一钩,赵子原向下首使女扫去!

变生时腋,两名使女一声尖叫纷向后退。

甄陵青脸色微微一变,蓦地一指点出。

这一动作真个间不容发,赵子原出手之后,便料到甄陵青会来这么一手,身子一挺,同时闪退三步。甄陵青冷笑道:“好身法!”二次里便要出手,赵子原喝道:

“慢着!”

甄陵青哂道: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赵子原道:

“姑娘大纵才华,竟是把甄陵青学的惟妙惟肖,设若小可不加注意,险些上了姑娘大当!”

那女子道:

“好说,好说,你也不含糊,入门不久便对我起了疑心,还道我不知么?”

赵子原道:

“事关切身利害,小可不得不多加小心,却不知姑娘为何要假冒甄陵青,又为何要将小可赚来此地?”那女子道:“这个问题简单的很,因为我要取你性命!”

赵子原哈哈笑道:

“小可也理会姑娘有此种用心,然小可与姑娘素昧平生,姑娘为何便要取小可性命呢?”那女子哼道:“你真不明白么?”赵子原道:

“小可如是明白,又何必与姑娘侥舌?”

那女子道:

“本姑娘姓麦……”

忽听一人叫道:

“瑛儿,不用多说啦!”

声落人现,只见一人身着官服,缓步出现在对岸。赵子原一见,大惊道:

“十字枪麦斫,是你!”

麦斫哈哈笑道:

“想不到吧,其实,不明老夫身份之人多矣,又何独你赵子原一个?”

赵子原思前想后,觉得事情大非寻常,摇摇头道:

“原来你非武林中人?”麦斫哂道:“谁说的?”

赵子原道:

“然则你身着官服,看样子,你的官儿还不小呢!”

麦斫道:

“好说,好说,老夫原本是西南总镇,其后奉调兵部办事,约有三年……”

忽然住口不语,赵子原奇道:“为何不继续说下去?”麦斫道:

“老夫想了一想,你乃将死之人,老夫把整个事实说与你听了又有何用?”

赵子原冷笑道:

“只怕不见得!”

麦斫道:

“你好像对自己十分自信?”

赵子原昂然道:

“人无自信怎活?小可自然也不例外!”

麦斫点点头道:

“好志气!”

旋对那少女道:

“玻儿,你过来,老夫有几句话要告诉你!”

原来麦瑛和赵子原还在水阁之中,麦斫出现之后,却是远远站在十丈之外的对岸说话。麦唤应道:“女儿这就过来!”闪身慾起,赵子原忽道:“慢着!”

麦瑛冷冷的道:

“什么事?”

赵子原笑道:

“姑娘陪小可喝得好好的,如今残酒未冷,姑娘何用出去?”

麦瑛怒道:

“你没听见么?我爹叫我过去!”

赵子原冷然一笑,道:

“此时此地由不得你,姑娘还是停下来陪小可的好!”

麦瑛板起脸孔道:

“假若我说不呢?”

赵子原哈哈道:

“小可相信姑娘不这么不通人情吧?”

麦瑛气极道:

“难不成你还想把我硬留下来?”

赵子原道:

“姑娘明鉴,适闻令尊之言,想必姑娘都听见了?”

麦瑛哼道:

“我耳朵又不聋,如何没有听见?”

赵子原笑道:

“那便是了,令尊有置小可必死之心、然则小可自忖年岁尚轻,如果就此死去,未免太不值得了!”

麦瑛怒极反笑道:

“别噜嗦,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赵子原道:

“小可之意十分明白,假如令尊必慾置小可于死死,小可觉得黄泉路上孤身独行未免凄凉,是以想请姑娘作个伴儿!”

麦瑛哂道:

“满嘴胡说,你自信留的下本姑娘么?”

赵子原道:

“小可不敢说此大活,不过事情未完之前,小可总想尽力试试!”

麦瑛道:“好吧,那你就试试!”娇躯一闪,反手一掌拍了过来。

赵子原不退反进,探臂伸出,中食两指便去扣麦瑛腕脉。

麦玻喝道:

“大胆!”

手腕一翻,变拍为抓,反而向赵子原腕脉扣去,她变招奇速,显非江湖上顶尖高手莫办。

赵子原微微一笑道:

“好手法!”

手腕一翻,便也向麦瑛腕脉抓去。

麦瑛不甘示弱,照样抓向赵子原手腕,两人瞬息之间使出了五六记招式,竟是谁也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赵子原不由暗暗震骇,心想,以自己眼下功夫,普通一般高手绝难挡的五六招,此女似是足不出户,缘何会有这样高的武功,宁非骇人听闻?

麦斫对岸观战,并无帮手之意。

两人又互搏了两三招,依然半斤八两,赵子原大感不耐,突然招式一变,“呼”的拍向麦瑛“气海穴”。

麦瑛冷笑道:

“你究竟沉不住气了,使此一试,也可看出你的功力不过尔尔!”

手法一变,照样攻出了一掌。

两人都以小巧劲力相搏,“啪”的一声,麦瑛身子一幌,赵子原乘势一个大踏步,猛然抓住她的腕脉。

麦瑛大惊,左臂用力一甩,企图把赵子原震脱,那知她甫一用力,但觉腕脉一阵剧痛,“哎”的叫了一声。

赵子原微微笑道:

“姑娘,最好听话一点!”

麦瑛怒道:

“你待把我怎地?”

赵子原不理她的话,冷声对麦斫道:

“麦大人,小可至少在目前还不会死去,大人似是可以一谈高论了!”

麦斫眼看爱女受制,当真心急如焚,他于咳两声,道:

“咱们还谈个什么?”

赵子原道:

“不谈也罢,小可告辞了!”

随手点了麦瑛穴道,左手一挟,呼地掠过对岸。

麦斫喝道:

“站住!”

赵子原冷冷一笑道:

“大人是否慾把刚才之言继续下去!”

麦斫道:

“能否先把小女放下再说?”

赵子原道:

“大人请容小可一问。”

麦斫道:

“什么事?”

赵子原道:

“敢问大人现居何职?”

麦斫迟疑了一会始道:

“九门副督!”

赵子原一怔,暗忖怪不得麦斫有这么大的气派,原来他竟是九门副督,赵子原环眼一扫四下里都有人影幌动,这情形显示着一件事,他已被包围了。

他外表不动声色,微微笑道:

“失敬,失敬,小可原不知一草莽之士居然身居高位!”

麦斫道:

“好说!”

目光四下一扫,似也发觉众多之人已由四面八方欺了过来,他重重咳了一声,那些人便戛然而止。

赵子原道:

“大人究竟还算知机!”

麦斫干声笑道:

“人在你手上,老夫不能不识时务!”

赵子原道:

“小可并无挟人要挟之心,只是为眼下环境所迫,乃不得不如此,未悉大人是否尚有心把未尽之言再说下去,否则小可要可辞了!”

麦斫一正脸色道:

“赵子原,老夫曾闻你夜探九千岁府,以一个动作惊走谷定一,其后复大闹天牢,又以不世之功击败‘僵尸红魔’,缘何到了老夫蜗居,竟如此没有胆量,非挟小女作人质不可?”

赵子原道:

“此一时,彼一时,麦大人亦侠亦官,小可不得不多作考虑,麦大人如无别的话好说,小可要走了!”

麦斫眼波流转道:

“慢着,老夫再把事情继续说下去!”

赵子原笑道:

“小可洗耳恭听了!”

麦斫道:

“老夫人京供职兵部之后,因九千岁得悉老夫乃武林出身,特别赋一使命,命老夫联络武林杰出之士组织一东厂锦衣卫!”

赵子原心中一动道:

“缘何又命职业剑手要去杀你!”

麦斫冷笑道:

“此乃故布疑阵之局,因老夫摆脱官家身份之后,故意以武林人物出现,且处处不与人争执,是故在江湖上立了与人无争之名!”

赵子原心道:

“是了,无怪那夜职业剑手要去找他,他本身倒不急躁,那个介于正邪之间的殃神老丑倒替他多方邀集人手助阵,但谁又能想到这乃是他故布疑阵的手法!”

麦斫顿了一顿,又道:

“有一夜你也瞧见了,职业剑手要找老夫索命,便连那殃神老丑也为之焦急不已,哈哈,实则老夫心中早有定论。”

他说到得意之外,竟忘了爱女还在赵子原手上,哈哈笑出声来!

赵子原哼道:

“似你这等行为,应为武林所不齿!”

麦斫并没生气,道:

“但实际上老夫已非武林中人,职业剑手受雇于人,不过看在我的份上,假若老夫也有意雇职业剑手,老夫有九千岁作后台,敢问谁有此财力与老夫相抗?”

赵子原点头道:

“此言不差,然则你始终未雇一职业剑手?”

麦斫冷然道:

“谁说的,那鬼斧大帅缘何会在江湖出现?”

赵子原惊道:

“摩云手受雇于你?”

麦斫得意的道:

“你今日见过了,岂止摩止的手一人而已,便连那不可一世的甄定远,武啸秋,和花和尚亦受老夫之雇而来!”

赵子原心中暗懊,心想这麦斫真是老姦巨猾,竟能在不声不息之中网罗这四大高手,他的用心实在太可怕了。麦斫冷冷笑道:“小子你吃惊了么?”

赵子原哂道:

“小可略感意外而已!”

麦斫冷然一笑,又道:

“这只能算是你小感意外,实则大感意外尚有之,小子,你大概听过‘水泊绿屋’之名?”

赵子原怦然道:

“难不成水泊绿屋主人亦受雇于你?”

麦斫昂然道:

“已经有一人在路上了!”

赵子原暗暗吸了一口气,越想越觉得麦斫的可怕,说道:

“敢问是大主人还是二主人?”

麦斫道:

“你缘何不问三主人?”

赵子原哂道:

“小可曾见过三主人,此人心肠歹毒,怎耐四肢已残,有道是床下放风筝,纵起也没多高!”麦斫怔道:“难不成你见过三主人!”赵子原道:

“小可岂止见过而已!”

麦斫嘿嘿一笑,举手一后,只听车声辘辘,一辆轮椅缓缓推了过来,赵子原一望,那推车之人人眼厮熟,正是叫天风的仆人,椅上端坐一老者,正是那残肢红衣老人。

残肢老人轮椅尚未推近,便已发话道:

“麦大人请了!”

麦斫道:

“老朽正有一事相烦,故而惊动兄台!”

残肢老人笑道:

“即系大人不击掌相召,老夫也会自动现身相见!”

他顿了一顿,又道:

“因为老夫最忌人在背后说老夫的坏话,是以忍耐不住,便命天风推我而出,恰巧大人也击了一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7章 老谋深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