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58章 端倪渐露

作者:古龙

若以常情而论,袁天风那一剑万元不中之理,岂料那残肢老人业已看出袁无风起了叛意,心中早有准备,一侧脑壳,让过来势,然后一张口,“察”的咬住了袁天风的剑身。

袁天风微微一怔,只听“卡折”一声,剑身齐中而断,袁天风大骇,手握半截剑子赶紧暴退。

残肢老人哂然道:“蠢材,别受别人挑拨离间,老夫不会怪你!”

听他的口气,好像有饶恕袁天风适才顶撞之罪,袁天风一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据他所知,老人性子险歹,下属之人一旦犯了错误,从不轻恕,像他今天的举动会受到原恕,实为不可思议之事。

袁天风脸色阴晴不定,他适才间把积压在胸中的怨气发泄之后,此刻已恢复了神智,究竟是贪生怕死的,袁天风转念之间,内心竟又为之动摇。

残肢老人柔声道:“还迟疑什么?需知老夫这种善心一辈子也只这一次,你若再迟疑,老夫是要收回此命了!”

袁无风正在摇摆不定,忽听赵子原叹道:“这个可能么?”

袁天风猛然一惊,心想是啊!这个可能?他现在极需人推车子,不过利用我一下而已,若待找着了人,他定会杀我无疑,这样一想,叛离之念陡然又起。

赵子原又道:

“小可本不愿为兄台之事饶舌,只是感于大丈夫视死如归,心念既定,便再无改变之理,何况对方歹毒成性,一时之原有能保不是另居用心么?”

这几句话当真如暮鼓晨钟,袁天风只觉耳中一阵嗡嗡作响,突然一揖到地道:

“谢谢兄台教言!”

残肢老人大喝道:

“天风,你疯了?”

袁大风哈哈一笑,道:

“我那里疯了?”

残肢老人冷冷的道:

“缕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我问你,你还有几天便需服解葯?”

袁天风道:

“三天!”残肢老人道:

“是了,老夫便给你三大时间考虑,若愿重投老夫手下,三天之内到九千岁府去找老夫,你若自愿让‘马兰之毒’毒发而亡,那就不用多此一举了!”

袁天风道:“袁某之意已决,不需多言!”赵子原赞道:

“这就是了,最低限度兄台还比小可多话两天多时间!”

袁天风见赵子原中毒后危在旦夕,尚用谈说自若,不由心中大起敬意,哈哈一笑,道:

“赵兄承教,小弟即便死了,确实也要死的痛快些!”

两人谈话自若,毫未把生死大事放在心上,麦斫看的暗暗心惊,不过他脑中却在转念如何解救女儿之策。

残肢老人已鼓动真气使轮椅缓缓行至麦斫身边,说道:

“麦大人,请暂拨一人供老夫用用如何?”

麦斫道:

“这个容易!”

一挥手,一名兵丁走了过来,道:

“大人有何吩咐?”

麦斫道:

“你暂时替这位老爷推推车子!”

那兵丁应了声是,残肢老人转脸对袁天风道:

“没有你,老夫一样有人侍候!”

赵子原不待袁天风答话,便已接口道:

“话虽如此说,但从此之后,“水泊绿屋”的秘密便将公诸天下,哈哈,这个却没有人替你掩盖吧!”

残肢老人一听,脸上刹时变了好几次颜色,要知他原谅袁天风是假,主要是杜绝袁天风之口,不使“水泊绿屋”秘密外泄,如今突被赵子原点破,不由心中大愤。

袁天风接道:

“赵兄说的是,兄弟只要有一口气在,都要把‘水泊绿屋’秘密揭露出来,咱们走,少时当由兄弟详细奉告!”赵子原道:“说得是!”随对麦斫喝道:

“你真不要女儿的命了么?”

麦斫狠起心肠道:

“老夫为何要骗你?”

赵子原点点头道:

“那很好,小可这便和袁兄离去,若是你属下兵丁有谁敢动一动,小可便行把你的宝贝女儿毙了!”

说着,大步向外面走去。

袁天风跟在赵子原后面,眼看两人已走到兵丁前面,那些兵丁未得麦斫命令,谁也不敢动手,麦斫到底顾虑女儿安危,不敢贸然下令,心情却是矛盾至极。

残肢老人似是已看穿了他的心意,说道:

“麦大人尽管下令让路,两个时辰之后,老夫有把握他会自动到九千岁府投案!”

麦斫道:“然则小女性命如何?”赵子原接口道:

“放心,只要你下令让路,小可到了门边便会把人放下。”

袁天风道:

“赵兄何必如此!”

赵子原道:

“大丈夫行事岂可以女人作要挟,小可此举不过权宜措施而已!”

袁天风大是钦佩,连声道:

“说得是,说得是!”

只听麦灯喝道:

“赵子原,你说过的话算不算数?”

赵子原正色道:

“小可从来不打谎语!”

麦斫大步而上,高声叫道:

“让路!”

迎面兵了不敢反抗,霍然向两边让开,赵子原向袁天风招了招手,两人向后门走了去。

到了门边,赵子原四下一打量,看见没有伏兵,然后道:

“袁兄,把那半截剑身抛掉吧,咱们这就出去!”

袁天风道:

“有目的地么?”

赵子原点了头道:

“咱们得赶快出城,那边还有人等咱们!”

袁大风抛了剑子,赵子原当真把麦瑛放在地下,那一直跟在后面的麦斫见了,才放下了心中重石。

两人绕道而行,只见大街之上不断有兵丁巡行经过,气氛十分紧张,袁天风皱了皱眉头,道:

“赵兄,咱们最好走偏僻小道。”

赵于原道:

“小可正是此意!”

两人左拐右弯,到了城门,只见兵丁已增加许多,那些兵丁看到可疑之人则多方盘查,赵子原向袁天风抛了个眼色,两人以轩昂态度走了出去,竟然没有受到丝毫阻拦。

前行一段路,袁天风忍不住问道:

“赵兄难道不为体内之毒着想么?”

赵子原叹道: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小可现在只图把消息传递出去,至于体内之毒……”

忽然住口不言,袁天凤奇道:

“赵兄为何不往下说了?”

赵子原忽道:

“袁兄可是中了‘马兰之毒’么?”

袁天风道:

“谁说不是呢?”

赵子原道:

“小可险些忘了!”

说着,忙从身上取出三颗葯来,那三颗葯是甄陵青早时交给他的,那时甄陵青不知赵子原之毒已解,赵子原也未言明,一直留在身上。

赵子原又道:

“小可早时也曾服了‘马兰之毒’,这三粒葯丸是那残肢怪人交甄放姑娘的,实则小可之毒已解,所以一直放在身上,如今小可已用不着,袁兄服之,至少可延三十日生命。”

袁天风摇头道:

“三十天与三天并无多大分别,在下如今已把生死大事看的开了,一个人活在世上,活要活的有意义,死要死的有价值,迟死早死都是一样!”

赵子原感佩的道:

“袁兄有此卓见,诚属难得,然小可之意能多活久些自是活久些比较好!”

袁天风叹道:

“也罢!”

把三颗葯丸接了过去,纳入袋中放好,可是心情却是异样的沉重,他这时竟替赵子原耽起心来,因为赵子原只有两个时辰好活了。

两人默默走了一段路,忽见前面大树底下坐了两个人,那两人是一老一少,正是吴非士和玉燕子两人。

玉燕子早便看见赵子原了,高声道:

“赵兄也冲出来啦!”

赵子原拱手道:

“姑娘和吴前辈无恙,小可也放心了!”

随把袁天风替两人作了介绍,玉燕子大大的眼睛从袁天风脸上扫过,笑道:

“我早认识他了,他早时不是替水泊绿屋三主人,人称万三而实际真名叫莫许的那个残肢老人推轮椅的么?缘何两位又会走在一起?”

赵子原不由怔了怔,他原先只知道残肢老人叫万三,还不知其真名原来叫莫许。

当下,赵子原把在麦斫那里发生的事接着说了出来,玉燕子一听,一双清澈大眼突然注视在赵子原脸上。

她沉吟了一会,始道:

“赵兄固是中了剧毒,若是我猜的不错,便是袁兄也中了剧毒!”

袁天风一怔道:

“姑娘法眼,在下正是中了‘马兰之毒’!”

玉燕子道:“赵兄呢?”

赵子原道:

“据那莫许自称,小可中了他的‘腹蛊之毒’!”

玉燕子神色微变道:

“腹蛊之毒甲于天下,便是‘马兰之毒’也不简单,错非两位碰上我,如不然,便是华佗再世也没法医治!”

袁大风狂喜道:

“姑娘能解‘马兰之毒’,便是在下重生父母,在下真不知何以为报!”

玉燕子瞪了他一眼,冷声道:

“你究竟怎么报答呢?”

袁大风顿觉失言,一时胀的满脸通红,呐呐的道:“这个,这个……”

玉燕子哂道:

“跟着莫许跑了一辈子,便连男子人家本来性格也没有了,你也不看看人家赵兄,镇定功夫又比你如何?”

这话虽说的很重,可是袁天风却一点也不生气,心中顿生警悟,心道:

“袁天风啊,你以前并不是这种毫没人格之辈,跟着莫许当佣人当久了,竟连本性都丧失了!”

他念头一闪,当下道:

“姑娘教训得是,在下铭感不已!”

玉燕子道:

“知过能改,善莫大焉。”

随从身上抛了一颗葯丸给袁天风,又道:

“服下去,然后盘坐行功便成了!”

袁天风深深道谢,如言服下,便盘坐行起功来。

玉燕子转脸对赵子原道:

“赵兄之毒比较麻烦,先请坐下如何?”

赵子原道:

“谢谢姑娘!”

依言坐下,玉燕子走到赵子原面前望了一望,又道:

“请赵兄把手伸出来!”

赵子原伸出双手,玉燕子瞧了一瞧,道:

“此毒端的厉害,赵兄如不是碰着我,大约不出两个时辰,便没命了!”

她一面说一面取出一颗红色葯九,那葯丸有一股凛冽的清香,叫赵子原张开口,她两指一弹,赵子原一口服下,便觉人口又香又凉,心中大是好受。

玉燕子道:

“我此刻要替赵兄扎针,赵兄行功,然后慢慢将胸间一股浊气迫出体外!”

赵子原道:

“小可理会得!”

于是盘坐行起功来,玉燕子从豹皮囊中取出四支细如牛毛的银针,神色凝重的插入赵子原双手“曲时穴”上。

吴非士道:

“玉姑娘,看来他们要大动了?”

玉燕子微微颔首道:

“是的,莫许现已在京城出现,冰血魔女——那个人称女娲的,不久也会赶来,至于那个主儿,迟早也会出现的。”

吴非士摇摇头道:

“老朽还有一事想不明白,他们三个都到京城来干什么?”

玉燕子苦笑道:

“这是他们的秘密,我看除他们三个人之外,其余的人只怕谁也不会知道!”

吴非士朝跌坐行功中的袁大同指了一指,道:

“他如何?”

玉燕子哂道:

“他的身份甚低,这些事情他们不会让他知道!”

袁天风适时而醒,他先向玉燕子道了谢,然后跌坐一旁,道:

“在下的确所知不多,不过有些事在下却知道的非常清楚。”

玉燕子道:

“你都知道些什么事?”

袁天风正色道:

“在下知道他们在进行一件秘密工作,而且这件秘密工作进行已有相当长的一段时日!”

就在此际,赵子原头上直冒白色,敢情他正在以震惊天下的“九玄神功”把体内之毒气排出体外。

玉燕子挥了挥手,示意袁天凤不要说话,三人目光都注视着赵子原头上那股白气,大约过了半盏热茶时间,赵子原头上白气骤减,脸色始则红润,继则一片湛然,过了不久,两眼也睁了开来,拱手道:

“这毒气好难抗拒啊!”

玉燕子笑道:

“如非赵兄有此神功,一时之间只怕也恢复不了那么快!”

吴非士道:

“现在好了,袁兄请继续往下面说吧!”

袁天风点了点头,道:

“他们进行这件工作说起来非常骇人,他们预定择一黄道吉日,把天下黑道名手都聚集在一起,然后由‘水泊绿屋’大主人发号施令,次第向各派出击!”

赵子原听的震惊不已,然而玉燕子和吴非士却无半点惊奇的样子,只听玉燕子淡淡的道:“袁兄所知道的便是此事么?”袁天风道:

“正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8章 端倪渐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