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59章 灵武四爵

作者:古龙

沈治章道:

“赵小哥,能不能把刚才之事说一说?”

赵子原道:

“有何不可,小可应该说那班玉如乃是一个女子!”

众人闻言一惊,圣手书生道:

“怪不得我看他脸孔冰冷,原来罩了一张人皮面具,不知赵兄已看出她是何人乔装么?”

赵子原叹道:

“说出来也许诸位都不相信,她是武啸秋的女儿武冰歆!”

沈治章怦然心动的道调

“是她?那事情可能要糟了!”

袁天风道:

“为何要糟了?”

沈治章道:

“武冰歆乃是武啸秋的掌上明珠,据闻他们父女俩都到了京城,如今武冰歆忽在此地出现,难保武啸秋不在附近。”

圣手书生沉吟道:

“武啸秋,甄定远,还有鬼斧大帅,这次都是结伴而行,若依兄弟看来,只怕这个地方也无秘密可言了。”赵子原心中有数,摇摇头道:“那也不见得!”

圣手书生怔道:

“事实俱在,为何还说不见得?”

赵子原苦笑道:

“不瞒诸位说,小可昨日曾与武冰歆见过一面,她似慾告诉小可许多秘密,其后被武啸秋召去,不久之后,武啸秋,甄定远,鬼斧大帅,花和尚都一同出现了。”

沈治章动容的道:

“他们可是想对小哥不利?”

赵子原点点头道:

“正是,其后还是那玉燕子姑娘假奏东宫宫乐把这些人惊走,以后小可即不曾再见武冰歆,她如今易装而至,据小可猜测,她可能又有机密之事相告小可。”

圣手书生叹道:

“可惜,可惜!”

赵子原道:

“事情已经过去,咱们如今已找好联络处所,便请每日傍晚到此一会,小可还有几件事情要办,这便告辞了!”

沈治章想了一想,道:“好吧,夜来之事还望小哥小心一些!”

赵子原道:

“不需嘱咐,小可理会得!”

说着,举步走出门去。

他心中已有盘算,由于他连日在京城各处生事,认识他的人已多,于是他先找了一个隐秘地方,把自己易装成一个青年文士模样的人物,然后才大摇大摆走进京城去。

他知道今夜到九千岁府已不同前日,到了京城之后,经过打听,找到一家专门打造兵器的铁匠铺子,那铁匠铺子不大,店中只有一个半百老者在撑支门面,赵子原走了进去,店中已坐了一人。

那人也只二十多岁年纪,衣着华丽,和赵子原那身衣裳比较起来,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了。

那铁匠老人正在打造一把刀子,看样子,刀子刚刚成胚,如要打成,势必还需要一段时间。

赵子原迟疑了一会,道:

“老丈请了!”

那铁匠老人已在拉风炉,闻言头也不回的道:

“公子可是打造兵刃么?”

赵子原摇摇头道:

“不,小可因急事等着用,不知老丈这里可有现成的剑子么!”

那铁匠老者道:

“有是有一把,不过价钱太贵了!”

赵子原笑道:

“但不知要多少银两?”

那铁匠老者这才朝赵子原一望,道:

“我看不说也罢!”

赵子原道:

“老丈可是见小可衣着寒酸,而那把剑子价值又高,故而不忍言价么!”

那铁匠老者道:

“老汉阅人多矣,公子人中龙凤,老汉开起价来,公子未必能够买得起,所以不忍开价使公子失望!”

赵子原道:

“说说何妨?”

那铁匠老道道:

“一万两!”

此话一出,不但赵子原吃了一,惊,便是那华服青年也吃了一惊,要知一万银一柄剑,价值实在太骇人听闻了。

那铁匠老者笑了一笑,道:

“如何?老汉早就看出公子有困难了!”

赵子原深深吁了一口气,道:

“说实在,莫说万两之数小可买之不起,便是千两之数小可也会知难而退,老丈,剑子如此值价,可否借小可一观广那老者摇摇头道:

“这个且慢,咱们先把正题说了再谈!”赵子原道:

“不知老丈还有何见教?”

那铁匠老者道:

“公子听清楚了,老汉所开万两之数是一文也不能少的,但若公子能够识出那剑子的来历,老汉非但分文不取,还双手奉送!”

赵子原一怔,暗忖天下那有这样便宜的事!随之一想,越是容易之事便越发困难,设若家居富有,拿出一万两银子便可得到那柄剑子,也不需动脑子去思考别的事了。

那华服青年冷冷的道:

“这叫着货卖行家了!”

他久未说话,而一出口,语气冰冷,使人听了有种寒冷感觉,但他却是一语中的。

赵子原微笑道:

“实在小可称不得行家,既然老丈有此一说,小可自愿斗胆一试,老丈请把剑子拿出来吧!”

那铁匠老者右手“风隆风隆”的照样拉着风炉,左手朝炉子墙边一指,道:

“便是那一柄,公子自去看吧!”

赵子原和那华服青年齐齐抬头望去,那是一柄特长的剑子,从剑套至剑柄都布满了尘土,并且剑子距离风炉不远,炉火所及,剑套的一半都已熏成紫红之色。

从外表望去,那柄剑子除了特长之外,给人的印象几乎是一柄不堪一用的剑子,敢情赵子原和那华服青年心中都有这种想法,像这样一柄毫不起眼的剑子,何尔竟索万两之数?

赵子原走过去拿了下来,人手份外沉重,他轻轻弹落剑上尘土,那剑套除了半边紫红之外,其余皆泛碧青之色。

赵子原赞了一句:

“好剑!”

“呛”然一声,长剑出鞘,一缕碧蓝光华绕室而飞,那华服青年神色也为之一变,吃吃赞了一句:

“果然好剑!”

铁匠老者仍在拉着风炉,嘴里却道:

“想必公子已识得它的来历了吧?”

赵子原从剑刃一直望向剑柄,不觉心头怦然一震,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始道:

“小可姑且一说,如有不对之处,尚请老丈见谅!”

铁匠老者道:

“公子客气了!”

赵子原纳剑入鞘,神色凝重的道:

“此剑名唤‘青霭’,论其打造年代,据小可推测大约在两百年左右,其锋利并不下莫邪干将,为近代剑子中罕有之珍品!”

那华服青年始终关注赵子原的动作,如今听他说到那剑名唤“青霭”,脸上的神以骤然为之一变,但他掩饰的甚好,瞬息之后,脸上又恢复了淡淡之容。

铁匠老者没有注意他的神色,点点头道:

“不错,不错,老汉尚有一事请教,公子可知此剑之历史背景么?”

赵子原正色道:

“我朝创业,太祖与张自诚互争天下,此剑便属张自诚所有,大概历经沧桑,后来此剑落人一位武林异人之手。”

铁匠老者问道:

“敢问这位武林异人是谁?”

赵子原肃声道:

“灵武四爵中的金鼎爵!”

铁匠老者神色微微一变,旋即说道:

“对极,对极,这柄剑子是小哥的了!”

赵子原不禁有些受宠若惊,那华服青年突然说道:

“且慢!”

铁匠老者朝他一望,淡淡的道:

“公子有何见教?”

那华服青年道:

“此剑尚不能属这位兄台所有!”

铁匠老者不悦道:

“剑是老汉之物,老汉已说过属那位公子所有,阁下缘何相阻?”

那华服青年冷冷的道:

“在下自有相阻的原因!”

赵子原眼看剑子即将到手,冷不防半途中杀出一个程咬金,心中实是大大的不快,说道:

“请道其详!”

那华服青年道:

“在下有一事请教兄台,此剑即是金鼎爵所有,缘何又会在铁匠老丈手上,兄台能道其详么?”

赵子原一呆,这一问倒真是把他问住了。

那华服青年笑了一笑,又道:

“假如兄台不知,在下可为一说,不过……”

赵子原道:“不过什么?”那华服青年道:

“这柄剑子就不能属兄台一个所有了!”

赵子原目视铁匠老者,只见他一下一下拉着风炉,那刀胚已烧的通红了,但他此刻宛如未见,犹自拉个不已。

赵子原暗暗吃惊,心想这老者有点奇怪,便是眼前的华服青年也不简单,当下说道:

“只要兄台能把事实说出,小可自有定处!”

那华服青年微微一笑,道:

“君子一言!”

赵子原道:

“快马一鞭!”

那华眼青年干声咳了两下,这才说道:

“兄台适间所言大体都还不错,不过说的不够详尽,话得从头说起,据在下所知,灵武四爵便是昔年张自诚手下四大王爷,文殊为忠孝王,金鼎为信义王,普贤为仁爱王,太乙则是和平王!”

赵子原怦然一惊,敢情有关灵武四爵的过去历史,他一点也不知道,如今听那华服青年一说,心中犹有疑念,目视铁匠老者,只见铁匠老者茫然拉着风炉,神情甚是迟顿,好像在回忆什么似的。

赵子原暗暗称奇,心想这才是怪事了!

那华服青年顿了一顿,又道:

“一年张自诚与大祖争霸兵败,四大王爷保护张自诚落荒而逃,然太祖追兵越来越多,自诚自知难逃天限,遂对四王日:此天亡我也!”

“四王心中不服,力歼数百骑,然明兵越战越勇,就在此际,大将常遇春与徐达先后追至,常徐两位武艺精湛,四王至此方知大势已去,当下商议遂由文殊金鼎两爵断后,普贤太乙则保护张自诚且战且逃,斯时张军所剩无几,被常徐两人一阵冲杀,几乎损伤泰半,时张自诚身边除四王之外还有一位得力大将,此人复姓公孙,单名一个云字!”

这时那铁匠老者已抽出刀胚“当当”打着,一轻一重,打来甚是有板有眼。

赵子原道:

“后来如何?”

那华服青年道:

“这公孙云原属金鼎爵手下爱将,他见金鼎爵留着断后,也自这柄留了下来,时常遇春掩杀而至,金鼎爵奋起抵挡,用的便是这柄‘青霭剑’,常大将军用的是枪,金鼎爵用的是剑,在兵器上先就吃了大亏!”

赵子原点点头道:

“那是当然!”

那华服青年续道:

“然金鼎爵仍凭青霁剑与常大将军力拼三百合,金鼎爵腿上已中了一枪,常大将正慾结果金鼎性命,公孙云飞骑而出,拼死把金鼎爵救了起来,他便和文殊爵保护金鼎爵突出重围,金鼎爵因感激爱将相救,遂以此‘青霭剑’相赠,尔后张自诚失败,四王与公孙云都还留在世上,但彼此曾誓言不食明禄……”

“嗤、嗤、嗤……”

赵子原张望望去,只见那铁匠老者泪水夺眶而出,泪珠滴在那通红的剑胚上,是以才“嗤嗤”发出了异响。

赵子原大惊,他纵是再笨之人,也猜想得出那铁匠老者便是金鼎爵手下大将公孙云了。

他暗暗吸了一口气,问道:

“后来又如何?”

那华服青年一怔道:

“兄台可是明知故问么?”

赵子原道:

“如此说来,兄台故事到此便完了?”

那华服青年道:

“不错,难不成比兄台故事还差了些么?”

赵子原哈哈笑道:

“不差,不差,但小可尚愿请教兄台,兄台见过家师了么?”

那华服青年怔道。

“你是灵武四爵中谁的徒弟?”

赵子原泰然道:

“金鼎,普贤,太乙俱是小可之师,兄台所云,小可自是熟悉得紧!”

那华服青年瞪了赵子原一眼,心中似是有些不相信,那铁匠者也朝赵子原一望,脸含怀疑。

赵子原微微一笑,又道:

“看样子兄台有些不信了?”

那华服青年道:

“在下的确有些怀疑!”

赵子原想了一想,道:

“然则小可表演一下家师武功如何?但不知在三位家师之中,兄台希望见见谁的武功?”

那华服青年道:

“兄台手上正拿着金鼎爵昔年那把剑子,何不把他武功展布一二,以广见闻!”

赵子原摇头道:

“金鼎师剑式杀气太重,我看不如表演太乙师的武功较好!”

那华服青年倔强的道:

“不,还是表演金鼎爵的剑式吧!”

若在平时,赵子原可不会这么轻易演示武功,可是此时情形特别,他不暇多想,右手紧紧抓住剑柄。

那华服青年全神贯注,那铁匠老者也停止打铁动作,两眼炯炯注意着赵子原。

赵子原好像不知那铁匠老者在注意自己,剑身将抬未抬之际,态度从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9章 灵武四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