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60章 剑拔弩张

作者:古龙

赵子原说出了那句话,自觉大大的有愧于心,注视着前行中的谢金印,心中暗暗忖道:

“此人与我仇深似海,我缘何会把眼前时机放过,不,我不能让别人杀他,一定要亲手结果他!”

毕台端朝赵子原一望,神秘的道:

“那就很难怪了,不过最近江湖上盛传一事,不知钱兄是否听人说过?”赵子原道:“什么事?”

毕台端低声道:

“翠湖之夜,司马道元一家惨死谢金印剑下,此事已引起武林公愤,非慾将谢金印杀掉不可!”赵子原心中一动,道:“但不知谁人主持其事?”毕台端一阵迟疑,道:

“这个……在下还不大清楚!”

说话中,前面到了一座酒楼,毕台端随手朝里面一指,道:

“钱兄,咱们进去喝两盅如何?”

赵子原沉思片刻,暗忖公孙前辈说的不错,这“毕台端”已注意到我的行踪,我若藉词离去,势必会引起他更大的怀疑,不如将计就计,先和他纠缠一会,然后再慢慢找谢金印不迟。心念一闪,当下点点头道:“既承相邀,敢不从命!”

说着和毕台端相继走了进去。

这时谢金印已走远了,他外表上似是不动声色,实则他早就注意到赵子原和毕台端了。谢金印走了一段路,见两人没有跟来,心道:

“那青年人眼甚熟,只不知在哪里见过?”

他一边走一边想,本想返酒楼去瞧个究竟,随之一想,罢了,自家事都办不完,哪有闲心去顾虑别人!他这样一想,终于继续向前走了。

赵子原和毕台端找了一副座头,毕台端摆出一副作东的样子,连连点了好几道大菜,要了两斤白干,才道:

“在下不知钱兄是否已经看了出来,如今京城好手云集,当真是八方风雨,眼看便有场热闹要发生了!”

赵子原道:

“小可出道未久,倒不曾注意及此!”

毕台端哈哈一笑,又道:

“如是,兄台未免太粗心了,就拿眼前来说吧,职业剑手谢金印出现之后,在下敢于断言,当世中少有在江湖中露面的顶尖高手也会相继出现!”

赵子原道:

“但不知这些高手都是些什么人?”

毕台端道:

“譬如太昭堡主甄定远,留香院主武啸秋,还有……还有那久已不在江湖露面的摩云手也可能要出面了!”

赵子原见毕台端说的口沫横飞,心中暗暗冷笑,嘴里却道:

“诚一时之盛也,不过小可听说那摩云手乃是与燕宫双后、灵武四爵齐名的人物,他既然可能出现,想必燕官双后和灵武四爵也可能来凑热闹了!”

毕台端机警的道:

“那就要留待以后事实去证明啦!”

说话中,酒菜已送了上来,毕台端亲自把盏,在两人面前各自注了一杯,然后举杯道:

“来,我敬钱兄一杯!”

赵子原谦逊的道:

“岂敢,岂敢,理应小可敬毕兄。”

举杯就chún,两人相互一饮而尽。

毕台端重又在两人面前各自注了一杯,然后频频劝赵子原吃菜,一副主人待客的姿态。

就在这时,只见一名中年丐者走了进来。

那中年丐者衣着干净,只是全身上下打满了补钉,赵子原心中一动,暗忖丐帮布袋帮主龙华天也到了,看来这卧虎藏龙的京城倒真的有一番热闹好瞧呢。

毕台端悄声道:

“钱兄认得此人么?”

赵子原故作不知的道:

“小可不认识,不知此人是谁?”

毕台端微微一笑,道:

“丐帮帮主龙华天!”

赵子原故作耸然色动的道:

“丐帮帮主名倾天下,他如今也在此地出现,当真有热闹可看了!”

话声甫落,忽听一人高声道:

“飞斧震天下!”

毕台端目光一动,脱口道:

“飞斧神丐!”

实则布袋帮主和飞斧神丐赵子原都见过,他此刻既在毕台端面前假装是初出道之人,便率性假装到底,对于一些成名的武林人物都假装不认识。

飞斧神丐大步走进,龙华天向他招了招手,飞斧神丐一躬身,便要拜行大礼,龙华天挥挥手道:

“从权,从权,先坐下来再说!”

飞斧神丐应诺,在龙华天下首坐了。

龙华天轻声道:

“事情如何?”

飞斧神丐摇摇头道:

“很难,很难,一时还打听不出来!”

龙华天默然不语,酒菜已上,便和飞斧神丐慢慢的喝了起来,两人虽则仍在谈话,只是声音甚低,赵子原毕台端有心窃听,但一时之间却听不出一点所以然来。

毕台端道:

“丐帮消息向称灵通,这次似乎在打听什么,然而却遇到困难!”

赵子原心想据自己所知,丐帮素极侠义,眼下帮主亲临京城,除了张首辅之事外,大概不会有别的事了。

他心中一闪,当下应和道:

“看样子,他们好像遭遇了困难!”

毕台端阴声一笑,道:

“在此时此地,除了张首辅之外,只怕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能够请得动丐帮帮主了!”

赵子原道:

“便是张首辅又如何?”

毕台端冷冷的道:

“早两大有一个叫赵子原的人到大牢去,准备把张首辅搭救出来,谁知偷鸡不着反蚀了一把米,非但人未救出,结果反而又陷下一名程大人,如今听说那程大人也关在天牢。”

赵子原听他口气,似是对自己隐有不满,赵子原益发证实公孙云说的不错,毕台端必是燕宫双后那边的人。

赵子原故意道:

“这么一来,不是那姓赵的把事情弄坏了么?”

毕台道:

“说得是呀,若不是赵子原一闹,事情可能不会弄的这么紧张,现在看情形,职业剑手谢金印和龙华天等都去劫天牢了厂

赵子原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心想他们可能不了解首辅个性,纵是千里迢迢涉险至此,只怕也干事无补。

他有心想去告诉龙华天一下,叫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但又因毕台端在侧,做起来自然大大的不方便。

他低着头喝了两口闷酒,然后说道:

“这些人武功虽高,未免有些不自量力,想那天牢防范的又是如何严密,他们此去便能救得了人么?”

毕台端阴声道:

“说得是啊!”

赵子原大口吃了些酒菜,然后拍了拍肚子,自语道:

“饱矣,便由小可作东吧!”

说着,也不管毕台端答不答应,便大声呼道:

“店家!结账啦!”

毕台端忙道:

“兄台这便要走了么?”

赵子原作了歉然的表示,道:

“小可早已说过,因尚有要事待理,所以必须先走一步!”

毕台端眼波流转,道:

“既如此,钱兄请便,此次便由在下作东,咱们下次相逢,再由钱兄回请便了!”

赵子原道:

“这如何使得!”

毕台端笑了一笑,道:

“钱兄有所不知,在下要等人。”

话声一顿,忽见一名黄衣少女走了进来,毕台端笑道:

“在下要等之人到了,假如钱兄有兴一坐,不妨再坐下谈谈,在下也有极重要之事相商。”

后面这句话显然是一句引诱之词,赵子原自然听得出来,微微一笑,道:

“小可实是有要事在身,改日再陪吧!”

说着,拱了拱手,走了出去。

毕台端脸上泛起一丝冷笑,这时,那黄衣少女走了过来,毕台端向她一招手,低声道:

“师妹请坐下来!”

这时店家已走了过来,原来赵子原早已叫他会账,是故那店家早就守候在一边了。

店家问道:

“公子不走了么?”

毕台端点了点头,并道:

“不走了,另外换一副杯筷来!”顿了一顿,又道:

“师妹,将就些吧,咱们谈谈正事要紧!”

那黄衣少女毫不在意的道:

“实则我刚才已在那边吃饱了,现在吃不吃都没关系。”

毕台端道:

“先说说你的,你去追人的情形如何?”

那黄衣少女忽然叹了一口气,道:

“说来惭愧,程铭仙是由一个年青人保护着,这人武功极是不错,而在他身边还有几名高强的帮手!”

毕台端微微一笑,道:

“这些人想必不会放在你的眼下吧?”

那黄衣少女道:

“话是不错,不过眼看我即将得手,他们之中忽然又来一名帮手,你猜这人是谁?”

毕台端一怔道:

“我怎么猜得出来!”

那黄衣少女忽然把声调压低,道:

“东后的蓝玉燕!”

毕台端惊道:

“是她?”

那黄衣少女道:

“便是因她来了,我才不得不赶紧收场,所幸我去之时蒙着了面孔,不然几乎被她认了出来!”毕台端摇头道:“只怕她已认出你了!”那黄衣少女怔道:

“我和她相距七八丈之际抽身而走,脸上又罩着黑布,她怎会认的出来?”

毕台端叹道:

“你脸孔虽已罩住,可是奔行之时身法却又怎能瞒住她?唉!这件事假若给师父知道,少不得我俩都要受一顿责罚。”

黄衣少女冷冷道:

“师兄,你也不想一想,设若在那种情形之下,我不离开又会产生怎么样的后果?”

毕台端道:

“大不了大家朝面,说个一清二白!”

黄衣少女嗤声道:

“说得好听,那贱人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若让她捉住尾巴,只怕燕宫双后马上便会翻脸!”毕台端哼了一声,道:

“怕什么?他们不遵守誓言派了人出来,难不成我们便不能派人在外面走动吗?”

黄衣少女冷冷扫了毕台端一眼,道:

“你忘了燕宫‘忠义千秋’的家训了吗?不管怎样,程铭仙究竟是忠良之后,咱们却是反其道而行,事情如然闹翻,其曲在我,到时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毕台端一听,这才如有所悟的一连点了几下头,道:

“这倒也是,师妹深思远虑,好叫愚兄佩服!”

黄衣少女微微一笑,道:

“事虽不成,我总算把他们方向摸清,这笔账暂时记到沈治章头上,还怕他们跑得了吗?”

毕台端道:

“好,只要有人可找,这件事仍不会落空。”

黄衣少女道:“知道就行了,现下谈谈你的经过如何?”毕台端悄声道:

“在座有两名叫花子,师妹看到了吗?”

黄衣少女冷笑道:

“龙华天和他属下的飞斧神丐,我如何不认识,我问的是那正点子赵子原的事,你是否已弄清他落脚何处?”

毕台端神秘一笑,道:

“师妹没见刚才离去那人么?”

黄衣少女一怔道:

“他是赵子原?”

毕台端点了点头,道:

“不错,不过他此刻已易了装,不瞒师妹说,凭兄还和他对了一招,他使的是‘沧浪三式’!”黄衣少女玉面一紧,道:“胜负之数如何?”毕台端黯然道:

“斯时愚兄虽未施出全力,对方亦未以全力相搏,愚兄便被震飞而出,其人功力之高,已可概见一般了!”

黄衣少女怔道:

“设若咱俩以二敌一呢?”。

毕台端摇摇头道:

“恐仍难有胜算之望!”

黄衣少女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不服之色,要知大凡女人都好胜恃强,眼下的黄衣少女又何能例外?

毕台端朝黄衣少女望了一眼,又道:

“我还发现了一个人!”

黄衣少女问道:“谁?”毕台端压低声音道:“谢金印!”

黄衣少女哼道:

“想不到他也来了,哼哼,上一次……”

毕台端接道:

“只要摩云手他们略尽点力量,不就把他解决了吗?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愿这一次不要落空才好!”

黄衣少女冷冷一笑,举杯就chún喝了两大口,她虽是个妇道人家,喝起酒来却像个男子汉,丝毫不拖泥带水。

毕台端朝黄衣少女望了一眼,又道:

“师妹,咱们走吧!”

黄衣少女点了点头,毕台端付过账,两人并肩走了出去。

龙华天向飞斧神丐一望,道:

“听见了没有,西后手下的人也出动了!”

飞斧神丐点了点头道:

“听他们口气,好像是冲着赵子原而来,又好像是冲着谢金印而来,不过属下还有一事不明!”

龙华天道:

“什么事?”

飞斧神丐道:

“听那华服青年口气,好像适间和他同座的青年人便是赵子原,属下觉得奇怪,他既想对赵子原动手,缘何不早动手呢?”

龙华天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0章 剑拔弩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