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62章 太乙现踪

作者:古龙

甄定远冷冷笑道:

“想那乔如山死时,你正……”

香川圣女叱道:

“子原,先毙了此人!”

赵子原知道,甄定远为太昭堡主,若是杀死了甄定远,太昭堡便回归自己所有,他两眼充满了浓重的杀机。

赵子原躬身道:

“遵命!”

他目射神光,对甄定远道:

“阁下可以出手了!”

甄定远身子微侧,右手已抓住剑柄,他在盛怒之下,准备淬然一击。

赵子原跨上两步,手扶剑把,恨声道:

“甄定远,你认命吧!”

甄定远一言不发,右手缓缓抽出剑子,森寒之气立时推涌而出,就在此际,赵子原的剑子已斜斜举起,院中一片沉寂,几乎落针可闻。

甄定远已失却了平日做岸自恃之态,铁青着脸孔,剑子微微下垂着,蓦然之间,一片光华绕体而起,喝道:

“当心,本堡主要出手了!”

话声甫落,一大片光华挟着撕裂气劲遍洒而下,一忽间,这片光华几乎以无比的威力罩向赵子原。

赵子原嘿的叫了一声,银虹腾空而起,绕着那片光华回空连打三转,剑如游龙,一盘一卷之间威势无与伦比。

但见光华灿烂,剑气激荡,在这刹那之间,甄定远已在那一招之中使出了十几种剑式,每一记剑式都指向赵子原命门大穴,出招之狠,是他对敌以来所使用过的最厉害招式。

赵子原自是更不等闲,剑式精华已发挥到极致,招招含威,式式霸道,也在一招之中使出了十几招剑式。

这诚乃当世中罕见的搏斗,可惜的是这场搏斗竟选择在魏宗贤的九千岁府,若是移到任何一个地方,观战之人必如潮涌,能令天下为之叫绝。

甄定远连连冷哼不已,似是恨不得再加上百年功力,能在一击之中将赵子原杀死!

赵子原受命击敌,加之志在夺回祖上遗产,自是尽力施为,几乎已把功力施展到极限。

光华忽明忽暗,忽强忽弱,如山剑气四下飘飞劲射,场边都是举世罕见高手,但睹状之下也都不禁为之耸然动容。

蓦地,剑光突然一张,“嚓”然声响,光华骤敛,场中人影骤然一分!

众人举目瞧去,只见甄定远衣襟上染满了鲜血,脸也苍白,身子摇了一摇,倏忽拿桩站稳。

原来他肩头中了一剑,那一剑创势甚深,是故现在还流着血。

再看赵子原时,他虽未受伤,但身子也是一摇才稳定下来,众人无不感到惊骇。

武啸秋道:“甄兄伤势无碍么?”甄定远喘息着道:“大概还不碍事!”

随从身上取出些金创葯敷了,止住了流血,但他苍白的脸色却始终没有恢复过来,左肩也自微微垂下。

武啸秋寒着脸孔道:

“甄兄暂请退下歇息,待兄弟上去试试!”

忽听那冰冷声音道:

“武院主,此子实为我辈罕见之劲敌,与其一个一个的上,还不如……”

语声倏然而止,话中之意,自是希望他们联手一击。

摩云手插嘴道:“言之有理,那么谢金印又交给谁对付?”

那冰冷声音道:“有我!”谢金印哂道:

“今夜之局好歹都得决一死战,只是缺少魏阉前来观战,某家感到失望得紧!”

那冰冷声音哂道。

“谢金印,你今生今世都无法见得着他了!”

谢金印道:

“难不成他已死了么?”

那冰冷声音道:

“死的是你,你怎会见得着他?”

谢金印不屑的道:

“女娲,某家要问问你,你们向来只顾雇别人去杀人,然魏阉这次雇了你们,不知又出的什么代价?”那冰冷声音嗤道:“你问这个干吗?”谢金印道:

“某家不能问么?”

那冰冷声音哼道:

“你不配!”

谢金印哈哈一笑,道:

“那么某家只有动剑子来问你了!”

话声一落,已从暗角之处走了出来,他脸上神色洋洋自若,环眼一扫,冷笑道:

“群英毕集,诚武林一大盛事,只可惜大家都选错了地方!”

摩云手冷冷的道:

“谢金印,依你该选择何处?”

谢金印哂道:

“最好能选择一处空旷之地,也好在阁下不敌之际可以驱使那些行尸走肉助阵!”

摩云手怒道:

“谢金印,你少嚼舌头,便是我们现在不收拾你,你那宝贝儿子也不会放过你!”

他为人阴险,出言相激,赵子原心中果然为之一动。

谢金印一怔道:

“某家一生飘泊不定,哪来什么后人?”

摩云手哈哈大笑道:

“谢金印,你可是故装糊涂么?”

谢金印心头一震,蓦然想起翠湖之夕,自己曾和赵芷兰发生过缱绻之情,但他自始至终就不敢相信一夕会有什么结果,如今见摩云手郑重其事的说及,心情顿生动摇,一双炯炯的目光落在赵子原身上。

刹时,他的神色大变,忖道: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摩云手嘿嘿的道:

“谢金印,你明白了么?”

谢金印如痴如醉,忽然想起自己所作所为,假如真有这件事,则眼前的赵子原应该是自己骨血,但他随即一想,一丝愧意涌上心头,立即摇摇头道:

“某家明白什么?”

摩云手见谢金印方才脸色一连数变,明明已了悉个中详情,此刻却又故作不知,乃故意叹道:

“唉,天下间最残酷之事莫如父子见面相逢不相识,抑有甚者,那生母受人欺凌,那生父却又是一个……”

谢金印陡地大喝道:

“住口!”

摩云手冷哼道:

“谢金印,你终于明白了么?”

谢金印道:

“某家自身之事尚不及你明白,你从何胡乱捏造出来的废话?”

话虽这样说,但心中不禁一阵剧痛,他性子虽极倔强,可是此刻再也不能坚持,神色有些黯然。

摩云手哼道:

“假如他是乔如山所出;他便该姓乔了,为何……哈哈,谢金印,你还待老夫说破么?”

谢金印心肠一横,大喝道:

“胡说,某家除了杀死司马道元一家和乔如山之外,其余并没有做过什么事……”

武啸秋冷声打断话头道:“然则那投怀送抱一幕又如何?”

谢金印怒道:

“武啸秋,你……”

在众目相交之下,他一时为之气结,半晌说不出话,一声清啸,一道银虹腾空而起,连人带剑向武啸秋罩去!

武啸秋脸色微微一变,双掌一挫,虚空连击三掌,只是他那三掌尚未击实,另一外道银虹忽自暗角疾射而出。

两道银虹都快得不能再快,双方几乎都是挟剑而起,半空之中一触,“叮”的一声,人影骤分,双双落下。

众人目光一扫,只见谢金印落在左方五尺之外,他满脸煞气手上剑子犹在颤动不已,显见刚才一击,他已用上全力了。

在另一边,站了一个阴恻恻的女人,那女人脸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全身散发着寒气,就像刚从冰窖里爬出来的一样,手上剑子犹自颤动,她正是“水泊绿屋”的二主人女娲——武林人物闻名而极少见过面的冰血魔女。

在当今天下,能挡谢金印淬然一击的,可说少而又少,但同样的,能挡冰血魔女一击的也如凤毛麟角,刚才一招,两人正是半斤八两,谁也没有讨到好处。

冰血魔女冷冷的道:

“谢金印,你为何这般急躁,咱们的话还没说完呢!”

谢金印哂道:

“捕风捉影之谈,某家不屑再听下去!”

冰血魔女道:

“然则你是承认与那姓赵的少年无关了?”

谢金印咬咬嘴chún,默然不答。冰血魔女冷笑道:

“那好得很,赵姑娘,现在该你说话了!”

她口中所指的赵姑娘自然就是香川圣女,在此时此地,香川圣女平时那种圣洁的光辉己不复见,她似乎只有以赵芷兰面目出现之一途!

赵芷兰道:“你要贱妾说些什么好?”冰血魔女道:

“我久闻你精通神算之学,可是今夜一夜之中,你已在我手下连栽两个筋斗!”

赵芷兰叹道:

“成事在人,谋事在天,夫复何言!”

冰血魔女得意的道:

“你知道九千岁已派狄一飞去请我,若按照正常行程,我至少需得四天才能赶到,所以你竟胆大包天冒充我走了进来!”

赵芷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冰血魔女顿了一顿,又道:

“你来此目的无他,不过想助你儿子一臂之力,使他达到刺杀九千岁的愿望,哼,哪知人谋不如天算,你前脚进门,我后脚便赶了来,今夜之事,你们母子同样命运,要想活着离去,只怕比登天还难!”

武啸秋道:

“二主人说漏了,今夜他们父母都为儿子一齐送葬,二主人刚才把职业剑手忘却了!”

冰血魔女冷笑道:

“我怎敢忘了谢大侠,只是人家自己刚才已否认了这件事,我们又何必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摩云手接口道:

“对了,这样一来,香川圣女要找谢金印算账,那便光明正大的有理由了!”

他们三人一吹一唱,好似认定今夜之事已是胜券在握,脸上洋洋得意,全然不把对方放在眼下。

赵子原久久没有说话,他但觉心痛如绞,眼前的事实搅得他头昏目眩,像他那样机智镇定的人都失了常态,一时之间真不知怎么做才好?

谢金印,这个他久慾寻找的仇家,想不到便是他亲生之父,而他亲生之父又是亲生之母的仇人,他在母亲抚育之下长大,不管怎样他的个性比较偏向母亲这方面,所以他数度想向谢金印冲过去,但却鼓不起这口勇气。

他只有暗暗嗟叹,心想:

“苍天啊,你为何待我如此苛刻!”

他脑中尽往悲痛之处去想,胸腹之间充满了矛盾,所以对于身外之言直是未觉,只是痴然而立。

苏继飞轻步移到赵子原身前,低声道:

“贤侄镇静些!”

赵子原悲声道:

“大叔教我,我究竟该怎么样做?”

苏继飞道:

“按照令堂活做,准没有错!”

赵子原颤声道:

“但那谢金印又是……”

他本想说“谢金印又是我父”,可是下面的话却怎么样也说不出口。

苏继飞叹道:

“你的心意我完全明白!但你该明白,谢金印生平杀人无数,便是令外祖一家也是被他所屠杀,你只当没知道那回事就是了!”

赵子原苦笑道:

“事实俱在,叫晚辈又怎能故作不知?”

苏继飞道:

“话虽不错,但令堂含辛茹苦抚养你长大却又为何?”

赵子原心头一震,喃喃的道:

“是啊,娘为我吃了千辛万苦,若不蒙师父收留,我们早已冻馁而死,哪里还有今天呢?”

苏继飞顿了一顿,又道:

“刚才令堂悄悄告诉我,今夜还不能找谢金印算账,明天找他也是一样!”

赵子原怔道:

“今夜机会太好了,为何还要等到明天去了结呢?”

苏继飞摇摇头道:

“今夜的变化完全出乎令堂意料之外,在令堂预料之中,冰血魔女不会很快便到,所以大胆冒充她到此,以助你一臂之力,谁知冰血魔女竟稍后即到,以致令堂计划全部落空!”赵子原叹道:“娘这又是何苦!”苏继飞道:

“天下母亲没有不痛惜自己孩子的生命,令堂可以用‘香川圣女’的名称和你分隔得远远的,但却不能见你冒这样大的险而不挺身相助!”

赵子原感动的道:

“娘待我太好了!”

苏继飞拍拍赵子原的肩膀道:

“那你就该听话!”

他就像哄小孩子似的,一边说话一边轻抚,又道:

“今夜之局,咱们这边势力单弱,就连谢金印算上,要能突出重围也非易事,何况令堂又不谙武功!”

赵子原怦然一震,道:

“不错,不知大叔有何高见?”

苏继飞道:

“事变突然,我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不过老朽总认为万事莫如使令堂大人先行脱险重要!”

赵子原道:

“这事晚辈当尽力去做,然则大叔又将如何脱险?”

苏继飞昂然道:

“只要贤母子脱险,嗣后贤侄能光大‘太昭堡’,老朽便是拼上一命也是值得!”

赵子原垂泪道:

“谢谢大叔恩情,不管怎样,晚辈总不能让大叔遇险就是。”

两人在这边细声相谈,但在另一方面情势,已起了很大的变化,原来谢金印受不了冰血魔女等人冷嘲热讽,愤极之下,竟是不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2章 太乙现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