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65章 血洗山堡

作者:古龙

秋去冬来,那是一个雪花飘飞的日子。

一天黄昏,太昭堡外出现一条神秘的人影。

这人全身上下一片漆黑,便连脸上也蒙着一块黑布,只有那双精光的的的眼睛露在外面,光芒逼人,使人望而生寒。

他的身法轻灵,当他飞身掠过那座吊桥之际,丝毫不露出半点响声,那碉楼上的人更是无从发觉。

他似乎对这里地形十分熟悉,轻易地从一处低矮围墙一跃而进,就在这时,两条人影走了过来。

左边一人说道:

“老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堡主怎么到现在还不见回来?”

老汪道:

“堡主之事,咱们怎会知道。”

那人又道:

“听说堡主上京城去了可是?”

那老汪点点头道:

“不错!”

那人道:

“这趟生意大概总不会错吧!”

老汪道:

“大概不错,听说这趟是受雇于魏宗贤,想那魏宗贤权倾天下,如今有事求着咱们这些草莽人物,哼哼,堡主也非等闲人物,不扎扎实实敲他一下才怪。”

另外那人笑道:

“这一来,咱们起码可以有好几年日子好过,用不着东奔西走的在刀口上舔血啦!”

两人一边说一边往前走,眼看已快走到那黑衣人藏身之处犹不自觉,那黑衣人哼了一声,双掌蓦然翻起。

那姓汪的微有所觉,喝道:

“什么人……”

下面的话还没说完,只觉胸口一紧,双双倒下地去!

那黑衣人喃喃的道:

“两个啦!”

他并未立刻掠进堡去,沿着碉堡一侧,转过墙角,那是一间小小的房子,房中一灯如豆,正有四名银衣大汉在赌牌九。

居中那人一脸胡碴,此刻脸上喜气洋溢,八成是赢了钱,一边砌牌一边絮絮不休的道:

“还有一把便该我胡老二巡哨去了,哈哈,今天手风不错,明天到街上去,又可和我那香姐温存温存了!”

另外三人都怒目瞪着他,其中一人冷冷说道:

“老二,别高兴太早,说不定你这最后一把会砸锅哩!”

那胡老二摇摇头道:

“不会,不会,快下注吧!”

那三人纷纷下注,却不知就在这时,那条黑影已悄没声息掩了进去,双掌一错,飚风骤起,那胡老二等人只见一条黑衣人影当门而立,还没来得及呼叫,胸口一窒,齐齐倒下地去!

那黑衣人自言自语道:

“六个人了,只不知这城堡上共有多少人,我绝不能容他们走漏一人!”

嘴里说着,身子并未停下,依然朝前走着。

他对这里地势真是熟悉不过,向左一拐,碉楼前面又亮出一排房子,那排房子共有三间,此时也亮着灯火。

他仁立了一会,不见有人出来,心想:

“难不成这些混蛋都睡死了?”

他慢慢移步过去,谁知走出不远,蓦见暗角闪出两名银衣人,左边一个矮胖汉子喝道:

“嘿!站住!”

那黑衣人不理,依然向前走着。

那矮胖汉子怒道:

“朋友,你想到太昭堡生事,那可是吃了豹子心老虎胆!”

黑衣人依然不理,大步往前走着。

那两名银衣人见他笔直走来,突然和他森寒目光接触,不由机伶伶的打了个冷颤,身子陡然一退。

那矮胖汉子发觉情形有些不对,叫道:

“来人呀!”

“呀”字刚落,两声尖锐指风响起,那两人连抬手都来不及,喉头部位已被指风戳中,扑通便倒。

就在这时,忽从那排房中奔出七八人,那黑衣人一见,心道:

“来的正好,碉楼上的人大概都在这里了!”

原来碉楼上只驻扎一小队银衣人,一名中年汉子似是这些银衣人的头目,他跨步而上,喝道:

“什么人?”

黑衣人依然不理,笔直向前走去。

那中年人哼道:

“你聋了么?难道老子说的话你没听见!”

黑衣人的的的眼光闪动了两下,眼中的杀机却是越来越加浓重,人却依然向前走去。

那中年汉子不由心里发麻,颤声道:

“说不定那边的人已遭到毒手,要不,他怎会走到这里来?”

他这话好像是对自己而发,周遭之人没有一个答应,斯时,那黑衣人距离他们已不及五尺。

那中年汉子脸色一变,“呛”然拔出背上单刀,其余之人也纷纷亮出兵刃,齐齐一声大喝,都向那黑衣人攻去。

那黑衣人屹立不动,容得四周兵刃即将加身之际,突见他身子滴溜溜一转,双掌翻飞,只见人影乱晃,那七八个人没有一人哼出一声,先后倒下地去。

那黑衣人站了一会,喃喃的道:

“刚才是八个,现在是八个,正好十六个人!”

他朝四周扫了一眼,见没动静,飞身一掠,人已进入堡内,他缓步前行,动作依旧,生像刚才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一样?

他走了两步,忽见从右面房中掠出四名银衣人,那四人身上都背着剑,一齐朝外面走。

一名高瘦个子道:

“他妈的这几天真怪,为何左边眼睛老是跳动不已,难不成最近要发生什么事?”

另外一人哈哈笑道:

“你未免大多疑了,要知在当今天下有谁敢来太昭堡生事,便是那武啸秋也……”话声一顿,忽然喝道:

“前面有人!”

四人身子一顿,原来那黑衣人并未隐藏身子,是以那四名银衣人没走多远便发现了他。

前面两名银衣人飞身了过去,长剑一展,喝道:

“尊驾是谁?”

那黑衣人缓缓说道:

“你们银衣队共有多少人?”

他久未说话,甫一出口,便是一句奇特的问话,而且声调低沉,叫人摸不清他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葯?

这时后面两名银衣人也跟踪奔到,一名麻脸汉子哑声道:

“老子们问你,你倒反问起老子们来了,哼!”

那黑衣人低沉的又道:

“听清楚了么?你们共有多少人?”

他冷然相逼,好像别人不回答他的活便不行似的。

那个高个子银衣人怒道:

“他妈的,好大的架子!”

那黑衣人锐利的目光一扫,道:

“你们不说,我自己可以去找!”他举步慾行,那四名银衣人自然不会放过他,剑子一亮,四股森寒剑气已罩了过来。

黑衣人心道:

“他们比前面那些人强多了。”

念随心转,呼地一掌向右边两柄剑子拍去。

那两名银衣人十分机警,见那黑衣人掌式沉雄,剑子一垂,硬生生的撤了回去,却让另外两人攻了一剑。

黑衣人身子一个大盘转,手臂一抡,劲风如山而出,那两人只觉剑子一颤,心头俱各为之大骇,慾待收剑,哪还来得及,只觉胸口一闷,蹬蹬向后退去!

上手仅只一招,四名银衣人窘状立现,他们脸色不由大变,那高瘦个子寒声道:

“他的手法好快,快通知领队!”

一名银衣人抖手打出一只蓝色火焰箭,那火焰箭拖着一条紫色尾巴直没空际,大概上面还有响铃,一直响个不停。

刹时,四面灯光大作,无数条人影分从四面八方飞纵而来,身法竟都快得出奇,不多一会,那黑衣人四周已围了数十条人影,其中有老有少,一齐怒目蹬视着那黑衣人。

那黑衣人反背着双手仰首望天,对四周之人宛如未见,但他嘴里不断发出冰冷的笑声。

一名枯瘦老者排众而入,他目光一扫,便已落在那黑衣人身上,早先那四名佩剑汉子躬身道“参见领队!”那枯瘦老者挥挥手道:

“罢了!此是何人?”

其中一人应道:

“属下等正要到各处巡查,后见他如鬼魅似的昂然而入,属下等问他,他却置之不理,但他武功却高的惊人!”

那枯瘦老者沉吟了一会,喃喃说道:

“奇怪,有人进来了,碉楼那边怎么没有人示警?”

此话一出,太昭堡的人都不禁为之耸然色动。

一人忽然接口道:

“待我去瞧瞧?”

那枯瘦老者点点头道:

“好吧,你去瞧瞧。”

那黑衣人冷冷的道:

“不用去了!”

那枯瘦老者哼道:

“为什么不用去了?”

那黑衣人道:

“他们都已被我杀死,一共是十六个人对不对?”

他杀了人还要报数,就像不算一件事情似的,那枯瘦老者脸色一变,嘿然冷笑道:

“好狠的手段,老夫问你,太昭堡究竟和你有什么仇?”

那黑衣人道:

“夺人之产,到时自应归还!”

那枯瘦老者听的一怔,突然大喝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

黑衣人轻哂道:

“你还不配问!”

那枯瘦老者勃然大怒,一挥手,那围在四周的银衣队已纷纷拔出兵刃,一时但见刀光剑影,齐向黑衣人攻去。

黑衣人渊停岳峙般没有动弹,直待那片刀光剑影相距他不及五分之际,蓦见他身子一旋,双手有如鬼魅似的疾抓而出,劲风旋激,“喀嚓喀嚓”之声连响不绝,其中半数兵刃都被他折为两断,那些没有被断去兵刃之人,也被那股如山掌风迫的透不过气来,人人俱觉胸口一窒,数十条人影在一招之中都被迫的往后退去!

那枯瘦老者睹状大骇,喝道:

“陈亮,快去请总管来!”

一名汉子应声而出,如飞向山头奔去。

黑衣人仰首默想了一会,他突然作了个决定,嘴角发出冰冷的笑意,缓缓拔出身边的长剑。他拔剑的动作十分缓慢,只是当剑身慢慢拉开之际,那浓重的杀机几乎呼之慾出,枯瘦老者骇然呼道:

“谢金印,是你!”

黑衣人不理,只听“呛”然一声,剑花飘飞,森寒之气大作,那数十人俱觉寒意袭身,只听黑衣人喝道:

“尔等还不动手么?”

枯瘦老者反手拔剑,同时高声叫道:

“大家都上!”他手腕一振,一片银光已飞洒而出。

那黑衣人不屑的道:

“天山剑客孙志坚也是有头有脸的脚色,想不到却在这里替人做走狗的头儿!”

孙志坚没有理会,剑去如矢,这时,那数十名银衣汉子都纷纷出手,有兵器的用兵器抢攻,没有兵器的便用一双肉掌在一旁助威,漫天气劲绕着那黑衣人冲击,威势当真不同凡响。

黑衣人低嘿一声,剑光绕体而飞,刹时,他的剑幕圈子慢慢的扩大,尖锐异啸随剑而起,久久不息!

蓦地,剑光一熄,劲风骤止。

场中人影都静寂不动,但是鲜血却由他们额心流下,“呛”地一声,天山剑客孙志坚长剑首先落地,身子一摇,仰天便倒。

紧接着,四周之人纷纷而倒,场中只剩下那黑衣人。

原来刚才黑衣人施展了一记杀招,那记杀招又狠又快,孙志坚等人由于中剑太快,急急运行的血液还没有停止,是故都屹立未动,待心房停止了跳动,再也忍耐不住,先后倒下地去!

黑衣人眼中流露出异样的神情,他似乎在回忆什么?呆立了半晌,突然发出了一声长叹。

就在这时,山头上已如飞掠下四个人来。

黑衣人仍没挪动步子,缓缓纳剑归鞘。

一名鬓发俱银的老者当先而至,当他一眼触及到遍地死尸时,他的脸孔不禁为之惨然一变。接着另外三人也先后掠到,最后那人却是去报信的陈亮,他们三人看见了地下的尸体,也不由惊得呆了。

陈信寒声道:

“属下一去一回不过眨眼工夫,他便杀死这么多人,他的武功竞有这么高……”

那白发老者沉声道:

“阁下既已动手杀人,为何还不敢除掉脸上面罩,难道怕甄堡主找你报仇么?”

黑衣人道:“他配么?”那白发老者嗤声道:

“阁下口气好大,但却乘他不在之际对太昭堡下这等杀手,也不是英雄行为!”

黑衣人淡然道:

“他不久便会回来,我坐在这里等他就是了,只是……”

那白发老者打断话头道:

“怎么样?”

黑衣人寒森森的道:

“只是你们四人都见不着他了!”

白发老者心头一震,旋即凄厉的大笑道:

“斩尽杀绝,好狠的手段!”

黑衣人哂然道:

“洪登山,亮剑吧,他可能快回来了!”

洪登山心中又是一惊,暗忖此人是谁,竟能认出我的名头,目光朝两边一黑一白两个老者扫了一眼,道:

“贤昆仲可认识此人?”

那黑脸老者沉思一会,道:

“当今之世具有这等身手之人实不多见,莫非……”

那白脸老者突然叫道:

“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5章 血洗山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