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67章 大吃一惊

作者:古龙

林高人忙道:

“没有的事,这两个东西平日花天酒地惯了,而且每到一处,玩了玩便想走,我虽是他们主人,有时还得听他们的,真是岂有此理!”

文华和文章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站在那里脸色发青。

林高人说过之后,忽从身上取出一锭元宝,又道:

“这总该够了吧,好好去玩吧,到时不要让那些窑子的姑娘迷得忘了方向才好!”

文华双手接过银子,和文章战战兢兢退了下去。

赵子原笑道:

“想不到贵管家也爱些风花雪月之事!”

林高人叹道:

“都是我把他们宠坏了,若是家父在这里,这两个东西老在这里噜嗦,只怕早把他们嘴巴打烂了。”

赵子原道:

“这样看来,令尊大人家规矩必定森严无比了!”

林高人道:

“家父处事素来严谨,倒是我们儿子辈不争气,常常背着他老人家做出些不应该做的事。”

赵子原一笑道:

“原来林兄还有许多兄弟?”

林高人马上憬悟,暗想这姓赵的真个厉害,竟在不知不觉中套起我的身世来了,当下微微一笑道:

“在下兄弟三人,姐妹却有七人之多。”

赵子原道;

“人丁兴旺,林兄谈吐不俗,果是出身大家之人。”

林高人把话锋一转,道:

“今日相逢,咱们尽谈这些干吗,小弟有一请求,不知赵兄应允否?”

赵子原道:

“林兄如有所教,但说无妨。”

两人又饮了一会酒,赵子原摇摇头道:

“小可不胜酒力了!”

林高人微微一笑道:

“赵兄客气!”

说着,两人一连又喝了几杯,此是夜色已深,林高人拍了拍肚子喃喃的道:

“酒逢知己,千杯难醉,饱矣,炮矣!”

说着,从身上摸出一锭银子,往桌上一放,叫道:

“店家,这个都给你吧!”

那锭银子至少也在十两以上,似此等阔绰手面,赵子原还是初次见到,不由又增加几分疑心。

这时那叫文华和文章的人走了过来,林高人皱皱眉头道:

“你们又来干什么?”

文华躬身道:

“公子,你忘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了吗?”

林高人笑道:

“我几时忘了?去告诉他们,不要等我,说我今天没空,叫他们自己上路吧!”

文华颤声道:

“公子……”

林高人怒道:

“怎么?难道你还管起我来了吗?”

文华哪敢吭声,连应是,随和那叫文章的人一道离店而去。

赵子原歉然道:

“为了小可,兄台几误大事了!”

林高人摇摇头道:

“这哪里会误什么大事,说出来倒叫赵兄好笑,小弟生平喜爱交游,这路行来,见着一些纠纠武夫便相攀谈,谁知这些人中看不中吃,加之大生好吃懒做,竟然一路跟定了小弟,适间大概又有什么武林人物要找小弟,其实说穿了,这些人不过图混一餐而已!”

赵子原道:

“事前可是约定了么?”

林高人道:

“鬼才和他们约定!”

顿了一顿,又道:

“赵兄,你这个朋友小弟交定啦,咱们此刻酒醉饭饱,不妨找个店有投宿下来,作个抵足而眠如何?”

赵子原明知林高人来路神秘,但被他这么苦苦纠缠,也不由暗晴叫苦,不管怎样,人家表面意是盛情感人,如然见却怎么样也说不过却,沉思有顷,当下只好说道:

“只要林兄方便,小弟焉不从命!”

林高人哈哈笑道。

“好说,好说,咱们目的相同,这便开始先到各处走走如何?”

赵子原道:

“但凭林兄主意。”

林高人哈哈一笑,于是两人缓步向前行去。

转过街角,忽听一人叫道;

“赵大侠,赵大侠……”

赵子原一怔,循声望去,却见一名乞丐正向他招手。

林高人道:

“赵兄快去瞧瞧,大概丐帮弟子有什么话要对赵兄说!”

赵子原道:

“林兄清稍候一会,小可去去便来。”

赵子原前脚一走,林高人忽然伸手拿出一样东西,在墙壁上划了三个圈子,也不知那圈子是代表什么意思,赵子原正往前走,自然料不到他会在暗中做手脚,赵子原来到那乞丐身边悄声问道:

“兄台何事相召?”

那乞丐道:

“敝帮主特着我知会赵大侠,大街上客栈那伙人突然起程了。”

赵子原惊道:

“走了多久了?”

那乞丐道:

“便是刚刚走了不久!”

赵子原皱皱眉头道:

“怪事,怪事,他们本无去意,为何会在突然之间离去,龙帮主没有说别的话了么?”

那乞丐道:

“没有,帮主除了跟踪那伙人之外,便是叫小的问问赵大侠,那姓林的究竟是什么底细?”

赵子原苦笑道:

“说来惭愧,小可到现在还弄不清楚!”

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事,又道;

“请转告龙帮主,便说此人举止阔绰,连他的两位佣人亦复如此,我在侧面冷眼旁观,那两个佣人也都是武林高手所乔扮!”

那乞丐寒声道。

“如此便非常可疑了!”

赵子原点点道:

“不错,据我眼前观察,那姓林的好像有意牵制我,但我一直不知他是什么用心?”

那乞丐道:

“赵大侠请多注意,小的不便久留,便此拜辞!”

赵子原拱手道:

“有劳!”

那丐帮弟子转身走了,赵子原走了回去,他心中早有盘算,旋对林高人道:

“林兄久等!”

林高人笑道:

“大概龙帮主有什么要事想告吧?”

赵子原心中微动的道:

“不错,他已走了!”

林高人故作吃惊的道:

“他走了?莫不是前面有事么?”

赵子含蓄的道;

“那丐帮弟子倒未言明,不过小可心中一直在想,设非前面有事,龙帮主绝不会走的这么匆忙!”

林高人沉吟一会,道;

“然则,咱们要不要跟去瞧一瞧?”

赵子脑中一转,道:

“林兄之意如何?”

林高人道:

“悉听尊便。”

赵子原道:

“咱们跟去瞧瞧热闹也是好的!”

林高人道:

“有理,有理。”

两人奔驰了一会,堪堪奔出五六里地面,赵子原目光一扫,身子倏然顿住。

林高人大步跟上,道:

“出了什么事?”

赵子原冷冷道:

“这里死了两个人!”

赵子原并不认识地下两人是谁,只因见那两肩头都被劈断,显见是受重兵器所伤,赵子原心想这是何人下的毒手?

林高人忽然呼道;

“前面好像还有尸体!”

赵子原一惊,果见前面又躺了三具尸体。

那三具尸体死状几乎和眼下两具相同,都是被人用重兵器所伤。

赵子原没有说话,举步而行,哪知走了一段路,竟然再也没有发现尸体,不由大感奇怪,忖道:

“怪了,这里怎么又没异样?”

林高人心中只是冷笑,暗忖摩云手在前面杀人,后面有人替他搬尸,这种一真一假、一正一反的布局,便是你赵子原想破了脑袋,只怕也想不出来。

心里这样想,嘴里却道:

“是呀,若是前面发生事故,按理沿路之上该能连贯的起来,怎的前面死了人,而后又没异样呢?”

赵子原迷惑的道:

“当真令人费解!”一面说一面向前走去,忽然看见一处树林旁集体倒了七八人,赵子原大步抢了过去,骇然见那七八具尸体中竟有半数以上都是丐帮弟子的尸体,不觉心头一懔,呼道:

“丐帮弟子,丐帮弟子,这么一来,龙帮主只怕也危险了。”

林高人道:

“赵兄看出他们是被何人所杀么?”

赵子原冷笑道:

“鬼斧大帅摩云手的手法,能够骗得了旁人,在我赵子原面前他却无从遁形,走,咱们到前面瞧瞧!”

说着,人已飞身而起!

他一直朝前飞奔,途中虽然也曾遇见零零落落的尸体,但赵子原绝未停下,林高人暗暗心惊,心想此人头脑机警,当真是个智勇兼备的人才,如能为我所用,何愁大事不成?

他早先认为赵子原只是一介武夫,谁知现在越看,越把观念改变过来,两人一前一后奔驰,时间不大,果听前面呼起金铁交鸣之声。

赵子原心中一急,喝道:

“在那里了!”

一提真气,四五个起落之间,人已掠了过去。

在一座树林旁边,地下横七竖八躺了二十多具尸体,有的还在呻吟,显然不未断气,林高人忙道;

“赵兄先到那边看看,待小弟救活伤者。”

赵子原应声道:

“多谢!”

身形一长,人已掠进树林,只见林中有一片空地,空地四周阴风惨惨,数十具僵尸挥动大斧正围攻龙华天等人。

和龙华天一被围的只有五六个人,其中包括飞斧神丐和觉海大师,另外三名道者,一老两少,似是武当派的“武当三剑”。

那些僵尸共有二十多具,举手投足,配合的十分佳妙,把龙华天等人围住,龙华天他们显在突出重围。

龙华天等人正感难以支持,忽见赵子原来到,不由精神大振,奋力挡开僵尸围攻,叫道:

“小哥来的正好,咱们今夜可上了大当!”

说话之时,只见两名僵尸顿时被震退、随问道:

“怎么上了大当?”

龙华天道:

“他们今夜使用的是空城计,故意驾车离开那问投宿客店,将咱们诳到此地,实则暗中早埋伏了高手。”

赵子原道:

“前辈说的可是摩云手?”

龙华天道:

“不错!”

赵子原愤然道:

“先解决这些僵尸,待会小可再去找摩云手算账!”

忽听一人冷冷的道:“何必待会,便是现在又有何不可!”

声落人现,只见摩云手大步从林木深处走了出来。

这时又有四具僵尸向赵子原扑来,赵子原大喝一声,右手挥出一记“沧浪三式”,左手微动,震绝天下的“九玄神功”已挥了出去!

剑光燎绕,掌风如雷,只见黑影连闪,登时有五六具僵尸不是被“九玄神功”所击倒,便是被赵子原剑气所伤,发出阴恻恻惨叫,相继跌下地去。

摩云手冷冷的道:

“好功夫!”

他脸上罩满杀机,一步一步欺了过来。

那五六具僵尸被赵子原击倒,其余僵尸攻势随之也顿了一顿,龙华天等人得此空隙,飞身弹退。赵子原道:

“几位且休息一下!”

摩云手道:

“不错,有他们插在中间,反而感到碍手碍脚!”

龙华天叫道;

“赵小哥,提防他使诈!”

摩云手冷哼道;

“老夫几曾使过诈来?”

龙华大嗤声道:

“亏你自命不凡,便是今夜你不就使诈了么?”

飞斧神丐接道:

“想不到一个堂堂摩云手竞是宵小之辈!”

摩云手不屑的道:

“今宵之事却是你们找上老夫,老夫何曾去找你们!”

觉海大师合计道:

“善哉,善哉,老袖有一言相询,不知大帅可否肯据实以告?”

摩云手洋洋自若的道:

“大帅究竟要问什么事?”

觉海大师道:

“敢问大帅今日车中所坐何人?”

摩云手哂然道:

“出家人也太爱多管闲事,大师问此则甚?”

觉海大师道:

“非是老衲多管闲事,只因车中人不但关系中原武林至巨,并且关系整个大明山河,老衲虽方外之人,亦不得不多此一事。”

摩云手呵呵笑道:

“原来诸位今宵追赶老夫的马车,便是为了此等大事,依诸位看来,今宵车中所坐何人?”

觉海大师庄重的道:

“女真国四王子!”

摩云手脸色一沉,道:

“大师怎知车中坐的是女真国的四王子?”

觉海大师道:

“此事传说甚盛,老衲听说大帅收了那王子一批奇珍异宝负责一路之上把他送出去!”

摩云手冷哼道:

“大师是听何人所说?”

觉海大师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此事非但老衲知悉,便是丐帮龙帮主和武当派三位道兄以及今夜伤在大帅利斧之下的各路英雄豪杰,都知道的非常清楚!”

龙华天道:“正是如此!”

摩云手嘿然冷笑道:

“诸位众口铄金,老夫自不需置辩,但老夫有一事反问,设若车中坐的不是什么女真国王子,诸位又何以自处?”

飞爷神丐接口道:

“那除非你把车子赶过来打开让大家瞧瞧!”

摩云手沉思有顷道:

“好吧,老夫为人颇通情理,也实在不愿与少林武当以及丐帮为敌,这倒不是老夫怕了你们!”

突然举掌一拍,但听车声辘辘响起,早时那辆漆黑的马车驶了回来,车上共有两名驭者,摩云手挥手命马车停住,道:

“诸位看清楚了!”

举手掀开车帘,龙华天等人一望,无不为之大吃一惊。

------------------

幻想时代 扫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