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68章 指鹿为马

作者:古龙

在众人心目中之中,车上必然是坐的女真王子,哪知摩云伸手掀开车帘,众人一望,车上哪里有什么王子,赫然坐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

那女人年逾三旬,虽是徐娘半老,但却风姿嫣然,她微启樱chún问道:

“大帅,咱们行得好端端的,何以沿途一再生发事故?”

摩云手道:

“好叫姑娘得知,他们今夜之所以沿途拦车,便是姑娘当作什么女真国的王子,以致引起满天的误会!”

摩云手年逾六旬,那女人虽是徐娘半老之人,摩云手仍把她称为姑娘,若在别人看来,就以为笑话了。

那女人笑道:

“贱妾如是变成王于,岂非滑天下之大稽么?”

摩云手道;

“是啊,可是偏生这些朋友要指鹿为马,老夫若不请姑娘亮亮相,这档子误会还不知要扯到何时了呢?”

那女人道:

“贱妾蒲柳之姿,倒不在乎出面现丑,如是换了二个十七八岁的黄花闺女,这个玩笑也是乱开了的么?”

她不待摩云手答话,顿了一顿,又道;

“眼前之人有道士,有和尚,也有要饭的人,唉,我虽然不大在乎,可也不成体统啊!”

说到这里,突然把车帘掩上。

两人方才一问一答,众人都无词以对,赵子原久久没有说话,此刻忽然插口道;

“龙前辈,请问诸位到此多久了?”

龙华天道:

“大约已有两个时辰。”

赵子原冷笑道:

“两个时辰为时已不算短,假若别人暗中将人掉换过来,诸位能够知道么?”

忽见车帘一卷,那女人又探出来头道:

“这位相公请了!”

赵子原淡然道:

“请了!”

那女人道:

“相公适间说贱妾换了别一个人,请问此话可有根据么?”

赵子原道:

“今夜之事十分明显,还要什么根据?”

那女人脸色一变,道:

“这样看来,相公硬是往贱妾身上栽赃了?”

赵子原道:

“小可并无此意!”

那女人冷冷的道;

“然而,你刚才为什么要那样胡说八道?”

赵子原冷笑道:

“夫人如真愿小可发言,只怕与夫人面子上不大好看。”

那女人突然一收严肃之容,格格笑道:

“方才鬼斧大帅呼贱妾为姑娘,相公一下将贱妾提升为夫人,想必相公已和外子有旧了!”

赵子原哂道:

“夫人别逞口舌之快,小可即使称呼有错,但无损事实!”

那女人道:

“什么事实?”

赵子原大喝道:

“狄一飞,快把头抬起来,你以为扮成妇人,赵某便认不出你了么?”

众人心中为之一惊,忽见那两名赶车人中,一人笑道:

“乖乖,好厉害的眼光,错非我姓狄的没有做什么犯法之事,如是做了什么犯法之事,还瞒得过你赵大侠么?”

赵子原哂道:

“狄一飞,你的行动瞒不过我赵某人,老实说,你和你的同伴今天从什么地方来?然后又投向何处?赵某都瞧得清清楚楚!”

狄一飞心中至为吃惊,但他嘴上却道:

“赵子原,你胡说八道什么?”

赵子原振声道:

“狄一飞,你若再不说实话,赵某可要你好受!”

狄一飞哈哈大笑道:

“好说,好说,狄某岂是怕事之人!”

赵子原勃然大怒,一振长剑,银光闪闪,刷地一声连人带剑化作一道银虹,直向狄一飞射去!忽听一人哼道:

“你想干什么?”

大斧一挥,凌空劈去!

出手之人正是摩云手,他大斧挥动,闪光霍霍,只听“当”的一声,火花飞溅,赵子原被他半空一拦,去势一缓,那狄一飞已乘势翻下车来,赵子原却另外落在一个方位。

人影一闪,另一名车大也翻了下来,冷笑道:

“久闻赵兄大名,区区今夜正愿领教!”

赵子原冷笑道:

“狄一飞呼你为二哥,想必你在武功上要比他强过一筹!”

那人淡然道:

“好说,好说!”

赵子原紧紧抓住长剑,侧首道:

“鬼斧大帅.尔等围击之事已明,大概你也不会旁观了!”

摩云手不屑的道:

“对付你还不用咱们联手,狄兄、诸兄请后退一步!”

龙华天哂道:

“但若你们要联手,咱们也不会空着!”

摩云手没有理会龙华天,待狄一飞和那人退出之后,只听他嗫嘴轻轻一啸,那十几具僵尸便舞着大斧绕着赵子原打起转来。

由来驱使僵尸之事,都是摩云手两名助手为之,今宵由他亲自指使,四周气氛果然为之不同。

那些僵尸绕着赵子原打转,每转几步,大斧便挥动一下,其后越转越快,大斧挥动的也更加疾速。

刹时,赵子原已被道道黑影紧紧圈住,那十几具僵尸不断发出瞅瞅怪叫之声,在疾厉的劲风的斧光辉映之下,一张张惨白的脸色益发显得恐怖怕人。

蓦地,只听摩云手一声厉啸,那十几具僵尸手中大斧突然变作横击,“嘶嘶”之事暴烈而出,在一刹那之间,赵子原周身上下已在那十余柄板斧笼罩之下!

这等威势可真非凡,龙华天等人都看的大是心惊!

飞斧神丐激动的道:

“帮主,咱们要不可相助赵小哥一臂之力?”

龙华天道;

“赵小哥一身兼数家之长,相信这点邪门道行还难不倒他!”

“老衲也有此种看法!”

说话声中;只见剑光灿然而起,赵子原手腕疾振,一阵“叮叮”之声疾响而起,他也戳出数十剑之多,硬生生的接了那十几具僵尸一招!

他这一着实是大为不智,要知那些僵尸形如死人,出手之际,都以全力击出,而赵子原却要顾虑身旁的摩云手,心神微分,被四周僵尸全力一震,但觉气血翻涌,“蹬”的退了一步!

那些僵尸虽然个个僵硬木然,可是行动却极快捷,一招得手,后面的劲力可更加来得强烈。

一步失算,此刻已完全夹在那些僵尸包围之中,赵子原一抖剑刃,挥出一招“下津风寒”,右手蓄满劲力,“九玄神功”已应势而出!

在普天之下能挡他双手合击之人实是寥寥可数,更不要说这些僵尸了!

蓦地,一条人影冲天而起,大斧划了半道弧形,直向他身边罩落!

变生时腋,饶是赵子原武功再高,只怕也难挡摩云手这一记凶狠的杀着。

龙华天暴喝道;

“老鬼敢尔!”

飞身一起,一掌直向摩云手拍去!

忽听一人冷哼道:

“慢来,慢来!”

正是狄一飞声音,声随人转,一股强劲掌风直袭向龙华天命门大穴。

这一来,龙华天要救人已十分困难,不得不回身自保,觉海大师大怒,宽大的身形跟着飞纵而起。

那个狄一飞称作称作二哥的人却冷冷的道:

“还有在下呢!”

飞身迎去,两人在空际一触,“蓬”然声响,双双跌落下地,那边的龙华天和狄一飞也没有两样,两人也是一震下地,由此一来,赵子原处境仍极危险!

殊不知赵子原早已料到摩云手一斧劈到,他剑势上击,“当”然声响,摩云手那一斧竟被赵子原带过一边!

摩云手嘿然一声冷笑,半空之中一个盘旋,“呼呼呼”一连劈空三斧,这三斧分从不同的角位攻击,当真风雨不透,妙到毫巅。

赵子原处于上下夹攻之下,适时劈出一道“九玄神功”,四名僵尸应掌而倒,跌至七八尺之外,但摩云手那三斧恰恰填上这个空档,是以仍把赵子原紧紧裹住。

赵子原目眦慾裂,一声暴喝,剑锋涌起,从摩云手如山的斧光之中突破一线,人已仰冲而起。

他身子刚刚冲起,忽见一条黄衣人影一闪,叱道:

“倒下!”

事起突然,非但一旁的龙华天等人想不到,便是赵子原只觉腰间一麻,真气一泄,仰天栽倒下去!

觉海大师飞身接住赵子原的身体,目光一扫,不觉心头大震!

赵子原双目垂闭,气息已十分微弱。

觉海大师连忙替赵子原推宫活血,那女人冷笑道;

“和尚,你别做梦了,赶快去买付棺材替他收尸吧!”

觉海大师恨声道:

“女施主乘人之危突施暗袭,好卑劣的手段!”

那女人淡然道:

“你再骂也没有用,赵子原一死,你们少林也快啦!”

觉海大师心头一震,道:

“此话怎说?”

那女人冷冷的道:

“现在对你说也没有用,你只管等着瞧好了!”

狄一飞插口道:

“何不现在将赵子原击毙,以绝后患!”

那女人冷笑道:

“放心,他的生命最多不会超出一个时辰,咱们走吧!”

龙华天、觉海大师和武当三剑等人都未料到那女人武功如此之高,慾想和她拼斗,又衡量了一下眼前情势,赵子原伤重不起,自己这边如无赵子原支撑,根本不堪对方一击,纵然拼也没有用,眼下之急,当是以救人为是。

摩云手哈哈笑道:

“姑娘有此自信,那便成了!”

狄一飞朗声大笑道:

“一个时辰之后,赵子原便从江湖上除名了,哈哈!”

说着,和那二哥飞身跃上车座,那女人早已回到车中,摩云手挥了挥手,但听车声轭轭,转眼走的不知去向。觉海大师急道:

“赵施主伤势甚重这却如何是好?”

武当三剑走过来察看了一下伤处,三人都摇了摇头,表示看不出一个所以然,默然而退。

原来赵子原被那女人指风戳中之处,只有米粒大小一颗红点,余外并无伤痕,但赵子原就是昏迷不醒,而且脸孔也越来越苍白。

龙华天叹道:

“我老要饭的跑了一辈子江湖,就不知天下有谁使用这种神奇的武功,看来赵小哥这条命难保了!”

飞斧神丐道:

“咱们空急也没有用,不如把他救回县城去,看看有没有高明的大夫可以救治?”

龙华天摇摇头道;

“这只怕没有用,要知赵小哥并非一般普通伤势!”

觉海大师道:

“不管怎样,我少林还练有一种疗伤圣葯,名唤‘玉骨散’,待老袖先试一试再说!”

龙华天大喜道:

“既如此,但请大师赶快一试!”

觉海大师探手人怀,取出一个小小的白玉瓶,正待把瓶中的葯丸替赵子原灌下,忽听一人叫道:

“使不得!”

众人一惊,循声望去,只见林高人缓步走了过来。

觉海大师道:

“此人是谁?”

龙华天道;

“此人名林高人!”

说着,忙又悄声把林高人种种可疑之处概要的说了出来,觉海大师和武当三剑以及飞斧神丐一惊,都不觉心头一震。

就在这时,林高人已走到近处,龙华天等人自不便再说什么,倒是林高人态度泰然的道:

“龙帮主,请恕在下迟到一步!”

龙华天淡然道:

“林兄客气了,即使林兄早到一步也是一样!”

林高人笑了一笑,道:

“在下和赵兄一道来,赵兄赶到此地来应援,在下便在那边抚死疗伤,那一堆人之中,在下只救活了三个总算尽了点心力了!”

他不理龙华天冷漠态度,自管自说着,龙华天心中一动,暗忖他和赵子哥一道来,原来在那边疗伤了!

觉海大师原本对林高人起了怀疑,此刻听他这么一说,疑念打消了不少,当下说道:

“老衲适间正待给赵施主眼葯,林施主缘何阻止?”

林高人正色道:

“不瞒大师说,在下幼习歧黄,对于多般疑难还有点心得,深知在一种伤处不大,但伤势甚重情形之下,若不先为细心观察,速而服葯,这对伤者非但无益,反而有害。”

他说的头头是道,不由众人不信。

觉海大师朝龙华天望了一眼,那意思是说:

“阁下意思如何?”

龙华天沉思有顷,道:

“好吧,那便请林兄瞧瞧,不过据那出手之人所言,赵小哥伤势最多只能挺一个时辰!”

林高人笑道:

“有些人偏爱危言耸听,待在下一瞧便知分晓。”

龙华天道;

“但愿如此!”

话虽这样说,但他全身上下却蓄满了功力,只要林高人稍对赵子原有不利举动,他便准备碎然一击!

觉海大师和武当三剑以及飞斧神丐都充满了戒备之情,在这种情形之下,林高人纵然心存不轨,也无所施其技。

林高人俯下身去在赵子原伤处仔细望了一望,他神色十分凝重,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8章 指鹿为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