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69章 天山旧事

作者:古龙

赵子原一坐而起,回想前事,愕然问道:

“小可中了那女人一指,自知必死,如今还能好好的在这里,想必蒙诸位中哪位下手相救!”龙华天摇摇头道:“非也,非也,救小哥之人便是林高人!”

赵子原站起,活动了活动,自觉已全无异状,奇道:

“是他救了我么?”

龙华天道:

“不错,此人行事当真透着几分古怪,救了小哥之后便自离去,临行曾言如小哥还有兴致一醉,他在城中相候。”

赵子原沉思有顷,道:

“此人的确奇怪,小可一直怀疑他就是泰吉乔装,想不到他居然却在这紧要关头救了小可一命。”

龙华天道:

“小哥知道那女人是谁么?”

赵子原茫然道:

“小可不知!”

龙华天叹道:

“此人便是燕宫西后,她临行曾言小哥生命活不过一个时辰,听他语气,好像还要到少林去生事!”赵子原心头怦然一动,暗想事情果然发生了!觉海大师道:

“赵施主侥幸无恙,老衲业已放心,这便赶回少林去瞧瞧。”

觉海大师正慾举步,忽然侧首对武当三剑道:

“有少林便会牵涉到武当,换句话说,有武当也会牵涉少林,三位最好也通个信回去!”

武当三剑齐声道:

“大师说得是!”

说着,稽首为礼,四人疾奔而去。

龙华天道:

“事情紧急,我老要饭的要去邀约些帮手对付西后!”

赵子原道:

“前辈请便。”

龙华天和飞斧神丐一拱手,大步向前行去。

夜,已是很深了。

县城里面灯火已完全熄灭,街上冷冷清清的,连半个人影都没有,赵子原心想林高人既约我来,总不会不守信用吧!

他一连转过两条街道,忽见前面一家名叫“龙门客栈”的还有灯火透出。

赵子原想了一想,当下一提真气,人已上了房顶。

这家客店不大,但店子后面有座院子,院子右面一排三间房子,中间是一座客厅,厅中摆了一张八仙桌,桌上摆了两付杯筷,却不见菜肴,林高人高坐首席,文华和文章,分立左右。赵子原故意把瓦片踏响,林高人蓦然把头一抬问道:“是赵兄么?”

赵子原飘身而下,道:

“正是小可!”

林高人哈哈笑道:

“赵兄信人,果然屈驾光临,来来,在下候之已久,请进!”

赵子原走进去,两人分宾主坐定,赵子原道:

“贱命得以苟全,全系林兄之赐,小可特来致谢!”

林高人道:

“知己之交,何足言谢,赵兄切莫再言!”

说话之时,文华和文章已把冷菜端了上来。

酒过三巡,赵子原仔细观察,实在看不出林高人真正身份,他目光一抬,只听嘶嘶之声大作,一蓬细如牛毛的银针从窗外袭至!

事起突然,赵子原不由一惊。

但他此时功力已非凡响,应变亦快,猛然挥手一拍,那些银针俱被他一掌扫落,林高人大惊道:

“有刺客!”

文华和文章闻声而动,两人已霍然而起,分身向外面扑去,刹时挟住一人走了进来,赵子原一见大惊道:“甄姑娘,原来是你?”甄陵青冷声道:

“你想不到么?”

林高人冷冷的道:

“你是何许人?”

甄陵青哂道:

“你还不配问!”

林高人侧道对赵子原道:

“赵兄,此女为何会暗算于你?”

赵子原叹道:

“此事说来话长。”

林高人道:

“不知赵兄能否代为一说,但若事关重要,不说也罢。”

赵子原道:

“事情原无关宏音,但却是一件误会!”

林高人哦了一声,他已把赵子原的话引了出来,便率性坐在一旁不再言语。

赵子原顿了一顿,道:

“甄姑娘,有一件事只怕你做梦也想不到!”

甄陵青冷冷的道:

“你还对我编故事么?”

赵子原摇头道:

“无此必要,小可原本也留在太昭堡,只因发现了一件天大秘密,是故一路追寻姑娘到此。”甄陵青哂道:“追我干什么?”赵子原道:

“你道那山头之上死的是什么人?”

甄陵青怒道: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那山头之上死的分明是我爹爹,难道还会是别人不成!”

赵子原笑道:

“不错,正是别人!”

甄陵青口吃一惊,良久始道:

“你这话是真是假?”

赵子原道:

“小可殊无骗姑娘的必要,有一事,小可必要请姑娘好好回忆一下!”

甄陵青急道:

“回忆什么?”

赵子原道:

“你在太昭堡住了几年?”

甄陵青嗤声道:

“你可是以县太爷姿态审问犯人么?”

林高人忽然插嘴道:

“赵兄,小弟方才听你称呼这位姑娘姓甄,今复又提到太昭堡之事,想必这位姑娘就是太昭堡甄堡主的千金了?”赵子原点点头,道:“不错!”

林高人笑道:

“今夕何夕,在下一识赵兄,二识甄女侠,可谓生平最大乐事,来,在下先敬你一杯,咱们有话不妨慢慢谈下去!”

原是极为紧张的场面,在他轻描淡写化解之下,火葯气味已是大大的减低了。

赵子原和甄陵青都不好意思过份有却主人之情,两人只得端起酒杯,在林高人殷殷相劝、文华文章左右相陪之下,互相干了一杯!

林高人笑道:

“在下方才听赵兄说,此事既是一场误会,古人有道是杯酒言欢,在此种情形之下,相信两位必即尽释前嫌!”

甄陵青冷冷的道:

“我自然还要听他说下去,不过他以那种态度问人,请恕我不能作答。”

林高人笑道:

“姑娘千万别见怪,据在下适间在旁边听见,赵兄态度极其平和,并无咄咄逼人之态!”

他在此时此地替赵子原打圆场,赵子原心中极是感激。

甄陵青心想可能是我对他成见太深,是以他问我的话,我都感到烦不可耐,但是他对这事既要加以澄清,我何不干脆听他解释下去,心念转后,当下对赵子原道:

“实对你说吧,我在太昭堡住了五年。”

赵子原道:“姑娘莫怪,小可还要问下去!”甄陵青哼道:

“你只管问吧!”

赵子原道:

“姑娘未到大昭堡之前,敢间住于何处?”

甄陵青想了一想,对这个问题她似乎不想回答,赵子原早已看穿她的心意,又道:

“此事攸关重大,小可极望姑娘据实回答。”

甄陵青叹道:“好吧;我告诉你,我们原住天山。”赵子原心中微动的道:

“斯时只贤父女两人相共而居,抑或另有别人?”

甄陵青道:

“便只有我们父女相依为命!”

赵子原正色道:

“小可现在要谈到正题了,请姑娘回忆一下,令尊大人以前的性情和现在是否有所不同?”

甄陵青怔了一怔道:

“你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赵子原道:

“小可自有道理,请姑娘直说便了。”

甄陵青果真仔细想了一想,道:

“以前和现在的确大为不同。”赵子原道:

“那就是了,不瞒姑娘说,太昭堡山头上的死者并不是令尊大人甄定远!”

甄陵青大吃一惊,道:

“你说什么?那么……”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疑之下,连下面的话甚至都没法继续说下去。

赵子原镇定的道:

“不错,那人并非令尊大人,那人乃是司马道元!”

甄陵青心头更是一震,脱口呼道:

“司马道元,司马道元……”

甄陵青此时的震惊,只怕任何人都无法体会得到,只见她呆若木鸡坐在那里,久久没有说话。

林高人表面虽然神色不动,但他心中的惊骇似也不在甄陵青之下,要知他久居关外,对中原人物可能还有点陌生,但对甄定远的大名他却久已如雷贯耳,他此刻之所以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来,自是心中另有顾虑。隔了一会,才听甄陵青道:

“怎会是他?唉!司马道元乃是我的表叔啊!”

赵子原正色道:

“小可绝不欺骗姑娘,死者确是司马道元。”他顿了一顿,又道:

“姑娘在他身边五年之久,别的事不说,单是他那一张木无表情的脸便该知其为伪装,小可也是见他死后脸色仍然不变,心中起了怀疑,所以顺手一抹,哪知一抹之下,竟抹脱了那张人皮面具,是故才有此发现。”

甄陵青沉吟道:

“我现在有点明白了!”

赵子原道:

“姑娘明白了什么?”

甄陵青道:

“我和爹原住大山,但是有一天,司马道元突然过往,那时我年龄虽幼,但此事却记得非常清楚。”

赵子原道:

“看情形大约是二十年前后的事了吧?”

甄陵青道:

“详细时间我已不大记得清楚,我似乎隐隐听到司马道元对家父说,他被职业剑手追杀甚急,眼下已无处可以藏身,天山较为隐秘,加之常年被冰雪所封,是故想请家父带他找个地方藏身!”赵子原道:“令尊答应了?”甄陵青道:

“不错,家父答应了,但是家父这一去便是五日之久,当他回来之时,他的脸色便变得很木然,我当时间情形如何?他只含糊相应,但有一次我在天山却发现了一件奇怪之事!”赵子原道:“什么奇怪之事?”甄陵青道:

“那天我在峰顶发现两名大汉,那两人一黑一白,四处向我打听司马道元的下落,我因早得爹爹交待,是以对任何人都回说不知,对那两人自然也不例外。”

赵子原道:

“后来如何?”

甄陵青叹道:

“后来家父突然出现,他……”

说到这里,她脸上充满了惊悸,生像那若干年前的往事又在眼前出现一样。

赵子原和林高人,还有文华和文章见甄陵青说到后来,不但语音颤抖,而且脸上也变了颜色,都关切的望着她。

赵子原道:“甄姑娘,令尊大人后来又怎样?”甄陵青长长吁了一口气,道:

“家父乍见那一黑一白两名汉子,不知怎的,形状刹时变的疯狂,一阵大吼大叫,突然一跤倒在地下。”

赵子原道:

“令尊是中了风么?”

甄陵青道:

“在当时来说,我也只知他中了风,那一黑一白两名汉子便走了过来,十分仔细的朝家父望了一望,两人便商量起来。”

林高人道:“他们后来说了些什么?”

甄陵青道:

“只听那黑脸汉子说,把他撕掉算了!”

赵子原谅道:“撕了?难不成那两人要向令尊下手?”甄陵青道:

“正是,旋又听那白脸汉子说:撕了不可惜么?练到他这身武功已经不易,我们不妨把他当着一颗石子,到中原武林去问问路如何?”

那黑脸汉子想了一想,始道:

“也好,也好!”

于是,那白脸汉子便绕着家父打起转来,那时我一看情形不对,便想阻止他们,谁知怪事又发生了。”

赵子原和林高人脸上都现出奇异之色,两人似乎都想说什么,但随之又忍住了。

甄陵青顿了一顿,又道:

“我当时想冲上前去,谁知全身上下竟动弹不得,我的面前好像被一道风墙挡住,想叫骂,全身三十六道大穴好像都被人封住,既不能动也不能说,只能眼睁睁的望着那白脸汉子绕着家父打转!”

赵子原叹道:

“天罡双煞!天罡双煞!从表面看去,他们可能只像中年人,实则他们的年龄都在百岁以上了。”林高人微微一笑,道:“不错,他们正是天罡双煞!”

赵子原怔道:

“林兄一向只在海南,想不到也知道这两个老魔的大名?”

林高人连忙掩饰道:

“不瞒赵兄说,小弟随家师习艺之时,曾听家师言及。”

赵子原道:

“这样看来,令师必是武林前辈异人了?”

林高人淡然一笑,道:

“不敢,不敢,咱们还是听甄姑娘继续说下去吧。”

赵子原有心想打听一下林高人的师承,谁知林高人只淡淡一句话,便把问题带了过去,应变之快,实是高人一等。

甄陵青又道:

“那白脸汉子绕着家父打了一会转,接着那黑脸汉子也跟着转了起来,两人可转了一会,那黑脸汉子忽然一把从地下将家父提起,口中念念有词,随见他双手乱舞,“嘶嘶’之声连响,家父身上衣裳被他剥落。”

旁坐四人此刻都纹风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9章 天山旧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