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73章 小镇惩凶

作者:古龙

夕阳西下,彩霞满天。

黄叶随着秋风飘舞,已是深秋将残,冬天又将降临大地了。

赵子原加速疾行,恨不得马上赶到太昭堡,这一天,他来到一个市集,那市集甚小,堪堪只有数十户人家,当赵子原到达的时候,镇上已是一片灯火,夜幕低垂之时了。

赵子原第一脚踏入市集的时候,便感到情形有点不对,因为以这么一个小集镇,而四周却不时可以听到马嘶,他目光环扫之下,觉得这种情形大是异常。

转过街口,忽见数名大汉赶着数十匹健马往街口行去,那些马都没有上鞍,显见不像有人乘坐的样子,赵子原心道:

“原来这些人都是马贩子,想不到一次竟能贩卖这么多的马,资本也够雄厚的了!”

他向前走着,忽然又碰到几名大汉赶了一群马来,那些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赵子原一听,却连一句也听不懂,赵子原心头一震,暗暗呼道:

“鞑子!他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贩马?”

他在街上找着一家店子,只见店中坐了五六个人,而那店伙和掌柜却没精打采坐在一边,四只眼睛瞪着五六人,露出有若说不出的样子。

赵子原走了进去,那店伙懒洋洋的走了过来,道:

“客官,请坐!”

赵子原自己找了一张桌位,道:

“来两斤黄牛肉,一斤……”

店伙不待他把话说完,便自摇头道:

“抱歉,小店黄牛肉卖光了!”

赵子原笑道:

“好生意,那来只鸡子吧!”

店伙又摇摇头道。

“鸡子也卖光了!”

赵子原怔了一怔,道:

“那么贵店还有什么好吃的?”

店伙道:

“没什么好吃的,猪头肉倒剩一点,假如客官要的话,我便去切一盘来!”

赵子原见那店伙愁眉昔脸,根本不像在做生意,他城府甚深,如是换了旁人,只怕老早已经发作了,当下笑了一笑,道:

“好吧,便是有豆腐干也弄点来下酒。”

那店伙木然点了点头,也不问赵子原要什么酒,便转身自去。

没多大一会,店伙把酒菜送了上来,果是一盘猪头肉配上些豆腐干,赵子原也不作理会,问道:

“店家,你这镇子都叫什么名字?”

那店伙淡淡的道:“马镇!”赵子原笑道:“怪不得有这么多马!”

那店伙苦笑一声,转身而去。

赵子原暗暗纳罕,斟了一杯酒慢慢饮着,隔了一会,只见两名乡绅模样的人走了进去。

座中一人冷冷问道:

“事情怎么样?”

那瘦高个子乡绅陪笑道:

“军爷,敝镇所有的马都搜罗尽了,再也没有啦!”

赵了原心中一动,暗忖他呼那些人为军爷,为何他们都没有着军衣?只怕其中有诈!

那人哼道:

“马镇只一百多匹马,谁会相信?哼哼,吴乡绅,难道还要咱们搜吗?”

那吴乡绅慌忙道:

“小的没有说谎,便是军爷去搜也是枉然!”

一人骂道:

“混蛋!”

“噗”地便是一杯酒往吴乡绅脸上泼去,那吴乡绅脸色一连变了好几次,最后还是忍了下来。那胖子乡绅冷笑道:“军爷,你们要买马也不是这么买啊!”

一个青脸汉子晒道:

“何乡绅,依你看,咱们该怎么买呢?”

那何乡绅气忿道:

“一匹马至少也该卖四五两银子,你们每匹马只给一两,咱们马镇的人靠养马过活,你们这样一来,咱们连本钱都不够,如把马都卖给你们,咱们不是都要活活饿死吗?”

这姓何的乡绅显然比那姓吴的要暴躁,一言不合便抖出实话,姓吴的连忙劝道:

“何兄,何兄,你这是何苦?”

那姓何的道:

“吴兄,咱俩是代表全镇的人说话,咱俩已将自家的马全数卖出了,怎么也不能叫别人也吃这个大亏啊!”

他顿了一顿,又道:

“再说,他们说是京城九千岁那儿派来的人,但是咱们又没看到角书文凭,怎么便能听信?”

那姓吴的见姓何的毫无顾忌的说了出来,脸上顿时现出惶然之色,本想劝说几句,一时之间却无从说起。那青脸汉子冷笑道:“你可是想看看角书文凭?”

姓何的道:

“当然,即便有角书文凭,你们也该先上县城去,然后再由县城派人带领前来才是!”

那青脸汉子嘿嘿的道:

“好说,那么在下先给你瞧瞧也是一样!”

手臂一抬,蓦然便是一刀劈了出去!

他出手快捷,又是在猝然未防的情形下出手,看来那姓何的和姓吴的都不会武功,一声惊呼,刹时脸色惨变。

眼看那一刀即将当头劈落,忽听“嘶”的声,一物电射而至,接着只听“当”的一响,那出刀的青脸汉子只觉手臂酸麻,大刀险些脱手坠地。

他这一骇非同小可,突然一退,双目炯炯投向赵子原,冷声道:

“相好的,可是你插了一手?”

赵了原手上只剩下一只筷子,微微笑道:

“兄台错了,我只插了一只筷子而已。”

这话明显露出嘲讽,那青脸汉子如何听不出来,哼了一声,伙同另外五人一齐扑了过去。

赵子原神态自若,端起面前酒杯一饮而尽。

那青脸汉子嘿嘿的道:“阁下好俊的功夫!”赵子原仍是不理,另外一人怒道:

“他妈的,你不能说话么?”

赵子原冷冷的道:

“几位是京城来的么?”

他不答反问,而且态度语气俱是冰冷,可更把那些人惹恼了,另外一人嘿嘿的道:

“是便怎么样?”

“是便甚好,敢问你们是何人属下?”

那六个人听的俱是一惊,因为赵子原问这话,好像对京城情形十分熟悉,他们若说差了话,马上便要露出狐狸尾巴,是以那五个人一齐用眼睛朝那青脸汉子望去。

那青脸汉子道:

“你不配问!”

赵子原不屑的道:

“你们不说我也知道,就凭你们之中夹杂的有鞑子,哼哼,还瞒得了我赵某人!”

那六人一听,脸上又是一白。

这时那姓何的和姓吴的以及那店家都用感激的眼光望着,赵子原朝那姓何的乡绅道:

“何先生请了!”

那姓何的道:

“请了,适间多蒙救命,何某不知何以为谢。”

赵子原笑道:

“举手之劳,何足言谢,只是小可有一事请教何先生,他们到此一共购了多少马匹?”那姓何的道:“一百五十六匹。”

赵子原道:

“若按照市价,每匹该卖多少银子?”

那姓何的道:

“大约四两至五两。”

赵了原道:

“他们出了多少呢?”

姓何的道:

“共一百两而已!”

赵子原哈哈笑道:

“本是五两的货物,你们只出一两,转眼获暴利五六百两,这且不说了,别人不再多卖了,你们还要强迫他人出卖,哼,你们敢欺侮中原无人么?”

一句“中原无人”,有若横空闷雷,只震的众人耳中嗡嗡作响,那姓何的两眼一翻道:

“看来他们都不是中原人氏?”

赵子原道:

“即便是中原人氏也都是一些卖国叛贼!”

那青脸汉子大怒,暴喝一声,一刀猛劈而下。

另外五人见青脸汉子出手,亦自纷纷解下兵刃,这些人都用的是刀子,刹时六把钢刀齐向赵子原攻去。

那姓何的惊叫道:

“恩人当心!”

赵子原哂道:

“萤虫之光,有何足道?”

突见他单手拿着那根筷子连扬,丝丝竹影一连在那些人眼前闪过,他们看不清对方用的是什么招式,俱觉腰间一麻,个个动弹不得,尤有甚者,他们个个都还作出恶狠狠挥刀慾劈的样子,但就是劈不下来。

那姓何的睹此情形,不由耸然动容道:

“恩公真神人也!”

赵子原笑道:

“何先生请别客气,咱们快去将马匹追回来!”

赵子原露了这手武功,姓何的和姓吴的从未见过,那店家也大睁着眼看的呆了。

那店伙跨上一步,躬身道:

“爷台莫怪,刚才小的只道爷台是他们一伙,多有得罪,万乞爷台恕罪!”

赵子原笑道:

“小二哥说哪里,此刻便麻烦小二哥去找些绳索来,把他们捆个结实,送到县城衙门究办。”

那姓吴的道:

“大恩人在上,咱们若将他们送官究办,该用什么罪名?”

赵子原道:

“通敌叛国!”

那姓吴的道:“那可得要有证据呀!”赵子原道:

“这个早已有了,前面便有鞑子,待小可捉他几个来,那不便是上好证据么?”

姓吴的道:

“这确定大证据!”

赵子原道:

“诸位在此稍侯,小可这便前去!”

飞身出店,直向前面追去。

他沿着来时那条大街疾追,转过两道街口,在一片空旷的上坪上,只见七八名汉子正在那里谈着话,赵子原突然出现,立刻便有两人迎了上来。

其中一人操着生硬的汉语道:“你来干什么?”赵子原道:

“前面又已买了一批马,军爷叫我来通知你们。”

那人怔了一怔,道:

“不是说没有卖的了吗?”

赵子原道:

“原说没有卖的了,只是后来又说成了一批。”

那人迟疑了一会,道:“好吧!你带路!”

赵子原点头前行,那人又招呼了一人在后面跟着,距离那空坪约有十七八丈了,赵子原突然一个转身,分点了那两人穴道。

在赵子原这等武功之下,那两人自是无法躲闪,只是当赵子原正要俯身去捉那两人之时,忽听一人叫道:“好小子,你敢使诈!”接着只见四条人影飞掠而至。

原来这八名鞑子都是千中挑一的机伶鬼,不但为人机警,便是武功也都过得去,赵子原刚才带那两人走回,其余六人经过一阵商量,都认为刚才已说好没有马卖了,缘何一下子又说有马了,心中疑念一起,那六人便分出四人跟了上来,恰巧看见赵子原点中那两人。

赵子原心道:

“便再来四个也好!”

他站着不动,待那四人迫近,冷哼道:

“你们要买这么多的马何用?”

当先一人道:

“你管不着?”

赵子原道:

“尔为夷狄,久有侵略中原之心,哼哼,怕我不知么?买这么多的马还不是准备上战阵之用!”

那四人一听,相互打了一个眼色,突然朝赵子原扑去。

赵子原哂笑一声,手掌一抡,劲风过处,立刻有三个人被他打在地下,另外那人看见情形不对,拔腿便往后跑。赵子原也不迫赶,挟着先前那两人走回店子。

店中姓何的见他去不多久就折了回来,手上还多了两人,而这两人正是先前购马的,忙道:

“不错,果是他们!”

赵子原道:

“大街上还躺了三个,有劳哪位去叫人把他们都抬来?”

姓吴的道:

“我去,我去!”

这时那店家已找好绳子,把那些人一个一个的捆了个结实,这也要费点时间,待他把店子的人都捆好,姓吴的已叫了六七名大汉把那三人都抬了进来。

那三人都受了伤,姓吴的他们也不管许多,照样一一捆了。店家感于刚才对赵子原太过简慢,正准备重新弄些东西来吃,哪知就在这时,忽听蹄声得得,渐次由远而近。

姓何的变色道:“只怕他们又有人来了!”赵子原道:

“那也不打紧,诸位不妨把这些人都抬到别处去,除店家之外,其余的人都不要露面。”

姓吴的他们自是满口答应,大家七手八脚把那些人藏好,然后一一隐去,店家重新换过酒菜,赵子原独自而饮,此际蹄声已至店外。

只见人影连闪,一共进来五个人。

当先一人正是刚才在街上逃走的,他一看见赵子原,便用手一指,道:

“就是他!”

赵子原一望,不觉微噫一声。

好人身后还跟了两个人,那两人人眼厮熟,一是文华,一是文章,赵子原自是想不到他俩会在此地出现。

文华和文章似是也想不到赵子原会在此地出现,两人原是满脸杀机而来,睹状也不由呆了一呆。文华展颜笑道:“原来是赵大侠在此,哈哈,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在林高人面前,两人都是以仆人身份出现,但此刻两人身份大是不同,好像隐隐便是这些人的首脑。

赵子原笑道:

“原来是两位文兄,来,请坐,请坐!”

文华摇摇头道:

“咱们还有急事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3章 小镇惩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