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76章 金龙令旗

作者:古龙

司马迁武心痛爹爹惨死,但他却想不到师父会在此际给他白眼,他究竟是聪明人,脑中一转,已然想起来,这个任怀中定非常人可比,要不然,师父绝不会这么不通情理!

他低声应了一句“是”,抱起司马道元的尸体而去。

任怀中吟道:

“玄地之精,人人会遁,补人之术,个个皆能,翠湖之夜,司马道元胸口中了谢金印一剑,若非周兄和吴兄及时替他补心,他早活不到现在了!”

白煞寒声道:

“你也擅具补心之术?”

任怀中笑道:

“天罡双煞能之,在下当亦能之!”

白煞横跨一步,手掌在胸前拂了一拂,然后他一言不发的又闪过一边,道:

“你识得这一记式子么?”

任怀中哂道:

“天雷十二拍中‘一鸣惊人’,在下如何不识!”

白煞惊道:

“那么你是……”

任怀中道:

“咱们是同一条路子出来的,所不同的是有先有后罢了!”

白煞冷声道:

“你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任怀中道:

“最近。”

白煞道:

“主上他怎么样了?”

任怀中肃容道:

“两位放心,他老人家业已仙逝,不过他老人家临终之时要我向两位索回一物!”

白煞一听那个什么主上已经仙逝,态度顿时狂傲起来,哈哈笑道:

“既是主上已经仙逝,那东西已属我兄弟所有,你又算得是什么东西?”

任怀中道:

“你们兄弟是否想看一件东西?”

白煞惨白的脸色微微一变,道:

“你身上有天龙令旗?”

黑煞一跃上前,喝道:

“有便拿出来瞧瞧,我兄弟自当遵命行事!”

任怀中微微一笑,然后神色凝重的从身边捧出一杆小小的金旗,那金旗的旗杆只有一尺多长,旗面只有五寸见方,但就在那五寸见方的旗面上绘制了一条金龙,那条金龙栩栩如生,生像活的一般。天罡双煞一见,脸色顿时为之大变,任怀中大喝道:

“‘见旗如见人’,尔等还不拜见?”

黑煞闻言就要拜倒,白煞忙道:

“老黑且慢!”

黑煞道:

“你有什么高见?”

白煞道:

“他方才说主上已死,咱们尚有何俱?”

黑煞道:

“见旗如见人,焉能不拜!”

白煞冷冷的道:

“不管他,主上现今既已不在,咱俩又怕他则甚?”

黑煞迟疑的道:

“这个……”

任怀中哼道:

“周河,你的胆子真不小!”

白煞冷哼道:

“主上已死,谁也管不了老子!”

任怀中怒道:

“你当真敢如此放肆么?”

白煞傲然道:

“什么叫着放肆?咱们在主上身边之时,你小子还不知在哪里吃奶。如今凭着那杆小小金友旗便来指挥咱们,未免太过天真了!”

任怀中愤然道:

“这样看来,你俩存心反抗了?”

白煞嘿然道:

“是又怎样?”

说话之时,人已闪电般掠了过去,五指骤伸,便向任怀中手上的金龙旗抓去!

他出手甚快,几乎眨眼之间,那如钩五指已堪堪抓着金龙旗了。

赵子原大喝道:

“兄台当心!”

任怀中道:

“在下理会得!”

他手上拿着金龙旗顺势一展,“呼”的一声,那旗边仿佛利刃一般向白煞五提划去,应变之速,确是少见。

白煞冷哼一声,招式忽变,一下击出十八掌。

他这十八掌劲力无边,仿佛大山倾倒,声威至为骇人。

任怀中不屑的道:

“就凭这点本事也想拿出现眼么?”

金龙旗一挥,刹时幻化出一片旗海,把白煞招式尽数都封了回去。

白煞收手暴退,喝道:“你究竟是主上什么人?”任怀中冷冷的道:

“你说我是什么人?”

黑煞插嘴道:

“他招式精纯,看来已尽得主上真传!”

白煞怔道:

“主上武功不传子女,难道他会是主上徒弟?”

黑煞摇头道:

“那不可能,主上从来不收徒的。”

白煞道:“主上武功他都会使,他若非主上徒弟又是什么人?”

黑煞道:

“这只好问问他了!”

任怀中道:

“你们想知道我的身份也不难,只要到天龙山去就行了。”

黑煞道:

“咱们现在哪有这份时间!”

任怀中道:

“你俩现在在干什么事?”

黑煞道:

“主上在时,咱们还不敢为所慾为,主上去世,天下便唯我独尊!”

任怀中哼道:。

“你们也配!”

黑煞道:

“配与不配,月后便可分晓!”

任怀中冷冷的道:

“你们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黑煞道:

“这不能说是打坏主意,咱们打算约集黑白两道,月后在此作一次生死决斗,成则为王,领袖武林!”

任怀中想了一想,道:

“你们都约集了些什么人?”

黑煞道:

“水泊绿屋的三位主人和鬼斧大师等人。”

任怀中点点头道:

“好吧,那么一月之后再来收拾你。”

黑煞朝白煞望了一眼,道:

“老白,咱们是不是现在就放他走?”

任怀中叱道:

“笑话,咱要来便来,要去便去,岂是要你们放的?哼哼,不过让你俩多活一个月而已。”

白煞道:

“你们那边的人,就由你邀集好了!”

任怀中道:

“此事早有人在进行,那还用得着咱家操劳,苏继飞的气息十分微弱,堪堪只差一口气了。”

任怀中走了过去,说道:

“赵兄,能不能让小弟瞧瞧!”

赵子原道:

“只怕苏大叔没救了!”

任怀中道:

“那也不一定,待兄弟瞧后便知。”

赵子原和甄陵青让过一边,任怀中在苏继飞身上瞧了一会,然后又翻过身子礁了一会,喃喃的道:

“还不致大碍事!”

说话之时,从身上拿出一个葯瓶,然后从瓶中倒出三颗葯丸,撬开苏继飞牙关,手指轻轻一弹,三颗葯丸尽数弹入苏继飞口中。

任怀中道:

“现在大概不妨事了,赵兄,咱们将他送到山下去休息一会,兄弟还有几句话要对赵兄说。”

赵子原这时已对任怀中了无疑念,闻言从地下把苏继飞抱起,道:

“兄弟遵命!”

任怀中在前面开路,他好像是识途老马,走的都是僻径,走了好一会,把赵子原和甄陵青带到后山山下。

任怀中在附近找了一处偏僻地方,要赵子原把苏继飞放下,然后说道:

“咱们就在这里谈一谈吧。”

赵子原道:

“任兄有何见教?”

任怀中道:

“在下要谈之事自然和月后之约有关。”

赵子原道:

“任兄武功超卓,依在下观之,似是不在天罡双煞之下,若真慾拼个死活,大罡双煞绝对付不了好去,度情量翠,大可于今日便他俩解决,哪用再等一个月时间?”

任怀中摇头道:

“赵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赵子原道:

“请任兄明言!”

任怀中道:

“若是单打独斗,在下自忖可与天罡双煞任何人一拼,但胜负之数尚难决定!”

甄陵青道:

“这或许是任大侠客气之言?”

任怀中摇摇头道:

“我等虽是初交,但在下言出如心,绝无半字虚假,天罡双煞此时武功己达天下巅峰,绝非在下这等修为可以胜得了的!”

甄陵青芳心一沉,道:

“这样看来,任大侠还不是他俩之敌?”

任怀中摇摇头道:

“这又不见得!”

甄陵青苦笑道:

“任大侠说来说去,便连我也有些弄糊涂了。”

任怀中道:

“在下方才说过,在下与天罡双煞之斗,其胜负之数乃在五五之间,谁也不敢言胜,谁也不会轻易落败!”顿了一顿,又道:

“所以在下认为既无必胜之望,又何必轻易涉险,反正月后之期转眼即届,到时一场荡清魔瘴,岂非上上之策么?”

赵子原动容道:

“任兄高瞻远瞩,小弟钦佩的紧!”

任怀中道:

“赵兄好说了。”

甄陵青道:

“我还想起一事要请教任大侠!”

任怀中道:

“甄姑娘请说!”

甄陵青道:

“想那司马道元原本活得好好的,缘何任大侠说了句有心无心之后,司马道元便会无端的死去?”任怀中道:

“姑娘大概也知道司马道元在翠湖中剑之事?”

甄陵青点头道:

“我早听说过,不过到如今还有所怀疑,司马道元既然被谢金印所杀,为何还能不死?”

任怀中道:

“在下方才已经说过,天罡双煞有补心之术,但这种补心之术只有一法可以破解!”

赵子原道:

“什么法子可以破解?”

任怀中道:

“天龙吟……”

甄陵青怔道:

“天龙吟?”

任怀中道:

“不错,两位以为在下早先和司马道元说话是以普通声音说的么?其实非也!”

赵子原道:

“然则任兄斯时已发出天龙吟了么?”

任怀中道:

“不错!”

甄陵青道:

“我还有一事不明,不知任大侠能否见告?”

任怀中笑道:

“姑娘只管请说便是!”

甄陵青道:

“刚才天罡双煞说的那位主上是谁?”

任怀中迟疑了一下,始道:

“他也姓任!”

甄陵青道:

“与任大侠有关么?”

任怀中点点头道:

“不错,与在下有关。”

赵子原插口道:

“若是兄弟猜的不错,他该是任兄的亲人了?”

任怀中道:

“不瞒赵兄说,他正是先父!”

赵子原心头一震,道:

“这样说来,任兄便是武林异人独手天王的后人了?”

任怀中啼嘘的道:

“正是!”

顿了一顿,道:

“先父先前行事怪癖,但他对武林各大门派以及黑白两道都极尽呵护之责,可是他生平从来不愿沾别人一点思惠。”甄陵青道:

“难得,难得!”

任怀中摇了摇头,道:

“他这种性情也是以后才有的,因为在早年,他被四名仇家围攻,断去一臂,这一臂之仇,后来使他连杀对方三百多条人命,从此之后,他悔悟了,绝口不再提仇杀二字,为武林做尽了好事,所以武林人物感念他,送了他一个独臂大王的尊号!”

甄陵青道:“那是应该的!”任怀中叹道:

“也就在那个时候,武林中为他铸了一百免死铜牌,这是天下黑白两道人物都知道的,其时天罡双煞正跟在先父身边!”赵子原道:“然则任兄又在何处?”任怀中道:

“小弟就在家中。”

赵子原皱眉道:

“任兄既在家中,天罡双煞怎会不认识任兄?”

任怀中笑道:

“难道赵兄还看不出来,小弟面上早已经易了容!”

赵子原心中一动,仔细望去,果见任怀中脸上有一层薄薄的油泥,由于脸上油泥很薄,所以不注意看还看不出来。

赵子原赞道:

“任兄易容之术高明,若非任兄自己说出,小弟到现在还无法瞧的出来。”

任怀中道:

“不瞒赵兄说,先父涉猎甚广,武学自不待说,便是一般杂七杂八之学,先父也无所不精,只怪大罡双煞太过见忘,竟连某家这点能耐也忘怀了!”

甄陵青道:“也许不是他们忘怀,我好像听他俩说主上武功不传子女之言!”

任怀中笑道:

“他们这话也有所本,因为在下兄妹共有七人之多,在下排行第五,除在下之外,余皆未练武,就是在下也是深夜才练,至今就是在下兄妹也不知在下曾随先父练过武,别人更不必说了!”

甄陵青道:

“令尊大人这样做定有深意!”

任怀中道:

“任家武学自不容中断,此其一。”

赵子原道:“尚有其他原因么?”任怀中道:

“第二原因便是先父深知练武之人多爱逞好斗,先父又希望在下练就武功之后能效法他多替武林做好事,但在下生性淡泊,自练就武功之后很少在江湖上走动,是以自先父以后,数十年来武林中已忘怀还有任家这一门武学了!”

甄陵青道:

“真是难得,但不知令尊又怎会和天罡双煞这种人扯在一起?”

任怀中道:

“天罡双煞原系先师祖跟随,先师祖仙逝后,又跟随先父,数十年来尚称本份,但在下冷眼旁观,这两人实非善类!”

顿了一顿,又道:

“自先父卧病之后,这两人果然胡作非为,并盗走兔死铜牌。先父仙逝之前,谆谆嘱我,务必找到他们,收回那面兔死铜牌,我最近才追踪到他们两人,只是自忖不能一举制胜,是以因循至今,哪知他俩野心之大,竟慾领袖武林!”

赵子原道:

“但不知任兄今后准备如何去做?”

任怀中想了一想,道:

“目下以他俩武功而论,已非一般武林人物所能望其项背,更何况又有水泊绿屋那些人为其相助,要除去他们就更非易事了!”

赵子原道:

“不错,水泊绿屋是以西后为首,要对付西后只有找东后出来才行!”

任怀中道:

“除了东后,在下还想到灵武四爵,只是他们四人一向淡泊名利,要请他们出来只怕十分困难!”

赵子原道:

“此事兄弟或可想想办法!”

任怀中道:

“在下所以要对赵兄说的,亦是希望赵兄能劝请他们四位出山!”

赵子原道:

“兄弟可以一试,能不能请得出来,那就不敢说了!”

甄陵青道:

“以武林大事为宜,我相信四位前辈或不致见却。”

赵子原道:

“那么赵兄去办这件事,在下还有一事要到别处走走!”

赵子原道:

“咱们什么时候再相会?”

任怀中道:

“以二十五日为期,咱们再到此间聚齐,到时对方能纠集多少?我们这边又能出动多少?这一仗能不能扫清魔瘴,也就大致了然了!”

赵子原道:

“说得是!”

任怀中道:

“那么在下先走一步!”

说着,拱了拱手,大步向前行去。

赵子原望着任怀中远去的背影,说道:

“在少林之时,小可尚认为他值得怀疑,哪知他古道热肠,用心深远,我们真是错怪人了!”

甄陵青道:

“他们任家行事与别人不同,这也难怪!”

赵子原目光一扫,只见苏继飞胸腹之间已开始起伏,大喜道:

“好了,苏大叔已好过来了!”

没有多久,只见苏继飞嘴里吐出一口瘀血,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睁开眼睛,见赵子原和甄陵青在侧站着,说道:

“子原,莫非我们在梦中相见么?”

赵子原忙道:

“大叔怎出此言,你不瞧瞧甄姑娘也在此地?”

苏继飞道:

“然则我之伤……”

甄陵青道:

“是任大侠相救的!”

苏继飞叹道:

“我们早时对他诸多怀疑,想不到他还是性情中人,子原,令堂大人来了么?”

赵子原道:

“家母也要来么?”

苏继飞道:

“我离开少林之时,她说她随后就到,怎么此刻还未来到?”

甄陵青道:

“圣女料事如神,她说会来就会来,咱们不妨在这儿等一会如何?”

赵子原点点头道:

“也好……”

话未说完,忽听一人冷冷的道:

“你们等不到啦!”

赵子原大喝道:

“什么人?”

说话之时,只听甄陵青一声娇叱,人已飞掠而出!

赵子原跟着电射而出,两人先后奔到那人发话之处,目光一扫,却未发现一个人影。

甄陵青向左右望了一望,道:

“这里没有人!”

赵子原道:

“刚才明明有人在这里说话,怎会没有人?”

------------------

幻想时代 扫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