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79章 高手云集

作者:古龙

赵子原猜的不错,那老者果然就是单金印,他和摩云饮酒相叙,只因摩云手想看看赵子原究意是一种什么处境,所以单金印才临时把他带了上来。

单金印道:

“大师可是少林的高僧?”

大海大师道:

“老衲不配!”

单金印皱眉道:

“然则大师是昆仑的和尚了?”大悔大师道:“老衲也不配!”单金印冷笑道:

“既非少林,又非昆仑,想必是打野食的和尚?”

这话说的很挖苦,哪知大悔大师竟坦然承认道:

“施主说对了,老衲正是打野食的和尚!”

单金印哼道:“你是怎么进来的?”大悔大师道:“这里有路,老衲便能进来!”

单金印脸色微变的道:

“这样看来,你对这里并不陌生!”

大悔大师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就是不说话,只微微一笑处作回答。

单金印心中甚怒,但他见大悔大师一副气定神闲的姿态,又不敢造次,转脸对摩云手道:“大师可识得此人?”摩云手道:

“有些地方甚熟,就是想不起来曾在哪里见过!”

单金印道:

“且不去理他,大师不是要瞧赵子原么?他如今正在大帅面前!”

摩云手道:“总管准备将他如何发落?”

单金印道:

“老夫想先饿他两天,待他精疲力尽之时,然后再受尽一番‘万劫轮回’之苦!”

摩云手道:

“这个办法倒也不错!”

鬼牢老人道:

“假若大帅还有更好的办法,咱们也可以将主意改变过来。”

摩云手道:“他可够分尸之刑么?”单金印接道:“然则最后给他一个分尸之刑亦可!”

赵子原冷冷的道:

“你们是什么东西?”

单金印嘲道:

“你死定了,还敢出口骂人?”

赵子原恨声道:

“赵某不但骂人,还要宰了你!”

单金印哈哈大笑道:

“你也配?”

赵子原道:

“配与不配,你一试便知!”

说话声中,人已大步欺了过去!

鬼牢老人横身一拦,喝道:

“你想干什么?”

赵子原冷哼道:

“你们如要赵某死去,赵某至少得找几个伴儿!”

手掌一挥,一股飚风已暴迸而出!

鬼牢老人大吼道:

“赵子原,这里岂是你撒野的地方?”

吼叫声中,右掌已疾迎而上!

“轰”然一声,双方掌劲一触而着,鬼牢老人身子晃了两晃,终于稳不住身形,“蹬’’的退了一步。

戚中期冷冷的道:

“你大不自量力了!”

鬼牢老人喘了一口大气,道:

“小子,你说什么风凉话?”

戚中期不屑的道:

“在下瞧你只能去看守牢儿,还不配到这里来动手动脚!”

鬼牢老人大怒,正想奋身扑上,忽听单金印叫道:

“慢一慢!”鬼牢老人道:“老夫非杀了赵子原不可!”单金印道:

“你不是他对手,待老夫来收拾他!”

鬼牢老人心中虽然不服,但因单金印身份在他之上,他只好悻悻退过一边!

单金印向前跨上两步,道:

“赵子原,这一次老夫要试试你在兵器上面的功夫!”

赵子原道:“听便!”单金印道:“老夫先让你出手,你还不拔剑?”

赵子原哂道:

“在你面前,赵某尚不屑为之。”

单金印大怒道:

“你敢在老夫面前托大?”

右手五指紧扣剑柄,一股浓重杀机已隐隐透了出来。

赵子原哼道:

“要出手便出手,何必装腔作势?”

单金印骂道:

“好小子,你真是死到临头还不自知,胡吹什么大气!”

蓦见剑光一闪,满室银光飘飞,一股咻咻剑气直向赵子原罩了过去!

赵子原连忙向右边错开二步,哪知单金印的剑式就好像生了眼睛一般,跟着向右边推移过来。

赵子原心中一凛,向后一退,情形亦复如此,革金印的剑力甚强,几乎迫的赵子原无暇伸手拔剑。单金印嘿嘿的道:“小子,你认命吧!”大悔大师冷冷的道:

“施主也不必口出大言,假若赵施主使用‘扶风三式’中的‘下津风寒’,施主即无幸理!”

赵子原心中一动,猛然一提真气,硬生生的把剑拔了出来,一道银虹凌空连打三折,数十道光圈由下而上平推而出,正是那招“下津风寒”!

这招一出,单金印立刻感到压力强大无比,迫的抽剑一退,但赵子原却不让他有喘息的机会,扶风三式的第二招跟着施出,只听“嗤”的一声,单金印肩头已中了一剑,惨叫一声,向后暴跌五六步。赵子原冷冷的道:“你的武功也不过如此!”

单金印扶着肩头,摩云手走了过去,问道:

“单兄伤势如何?”

单金印摇摇头道:

“还不碍事,大师有金疮葯没有?”

摩云手从身上拿出一包葯替单金印敷上,然后笑道:

“单兄这一招虽然败了,但却败在两大高手联手之下!”

单金印点点头道:“是的,若不是那老和尚多嘴,老夫未必会败!”

摩云手道:

“单兄知道那老和尚是谁么?”

单金印道:

“老夫尚未见过!”

摩云手摇头道:

“单兄不但见过,而且还和他很熟!”

单金印怔道:

“他是谁?”

摩云手道:

“单兄真个想不起来么?”

单金印道:

“老夫早已想过,实是不知在何处见过他?”

摩云手道:

“兄弟提出一个人来,单兄必定非常熟悉!”

单金印道:

“这人是谁?”

摩云手一字一字的道:

“谢——金——印——”

这三个字一出,不但单金印和那鬼牢老人震骇住,便是赵子原和戚中期也惊呆了。

单金印指出大悔大师惊疑的道:“大师说他就是谢金印?”摩云手点点头道:

“不错!”

单金印怀疑的道:

“以谢金印的性格,他会出家?”

摩云手嘲道:

“一个专门以杀人为活的人,当他手杀软的时候,他会是放下屠刀的,更何况……”鬼牢老人道:“怎么样?”摩云手道:

“何况他还为了亲子之恩,最后竟致骨肉相残,是故一念之间出了家!”

鬼牢老人指着大悔大师道:

“你真是谢金印?”

大悔大师合什道:

“善哉,善哉,施主认为老衲是么?”

赵子原站在一边虽然没有说话,但心中不断念着“大悔”两个字,别人不信,他倒有些信了。

戚中期怀疑的朝大悔大师望了一眼,道:

“大师如真是职业剑手谢金印,何妨但白承认!”

大悔大师笑道:

“老衲足迹虽甚少涉足江湖,亦知谢金印早于数月前死去,施主怎能将老衲与他相提并论?”

摩云手嘿然冷笑道:

“谢金印名虽死了,其实人却没有死!”

大悔大师冷冷的道:

“大师何必故加老衲以罪?”

摩云手哂道:

“你便是谢金印又何罪之有?”

大悔大师道:

“老衲明明是另外一个人,大师为何偏要指黑为白?”

摩云手道:

“大师慾盖弥彰,若不是你叫赵子原施出那一记‘下津风寒’,老夫又怎能认出你来?”

大侮大师道:

“这话说来更属无稽,即便老衲不说,难道赵施主还不知道用这一招破敌么?”

摩云手道:

“你从何得知姓赵的会使‘扶风三式’?”

大侮大师道:

“赵施主名满天下,他会使哪几种武功,谁人不晓?”

摩云手哼道:

“你倒会强辩!”大海大师道:“老衲用不着对施主强辩!”

摩云手嘿嘿的道:

“任你舌灿莲花,老夫只要试你一试,便知详细!”他手执大斧,向前欺了过来。

大悔大师脸色沉凝,表面虽不言语,其实暗中却充满了戒备之情!

摩云手更不多说,走到相距大悔大师五步之处,大斧一摇劈了过来。他目的在试大悔大师的身份,出手毫不容情,大斧从头往脚劈下,其势又狠又快!

大悔大师步子横移,但摩云手出手的方位极是准确,大悔大师身子一动,他的斧头跟着罩到。

大海大师只得把步子一停,说道:

“施主如此相逼,老衲只好放肆了!”

双掌举起,掌风分由上下两路击去,堪堪托住了摩云手的大斧攻势!

摩云手喝道:

“好手法!”

说话声中,手腕一翻,斧刃所劈,几乎盖住了海大师半个身子!

摩云手不但出手凶狠,尤其是他斧刃所带起的凌厉气劲,更有一种“虎虎”迫人的威势。

大悔大师身子诡橘的打一转,双手互绞,旋忽间闪过摩云手一击。

摩云手叫道:

“你还想保住武功不露么,老夫非叫你谢金印现原形不可!”

手腕一振,蓦然间化成千万道斧彩,分从四方八面向大悔大师攻了过去!

怄一招来势更凶,大海大师若不以本身杀招相抗,其势万难逃得过去!

赵子原在旁瞧的清楚,他此刻心情甚乱,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大海大师确是谢金印化身无疑,他此刻倒真有点作难了。

他虽然恨死了谢金印,但谢金印总是他的父亲,早时在谢金印身份未明之前,谢金印还曾给予他无限的关照,就事论事,他能恨谢金印吗?

再说,在京城他还曾把谢金印迫下过悬岩!

在这电光石火刹那之间,他脑中也不知打了多少转,他想不管怎样,过去的事总过去了,他现在已不是谢金印而是大悔大师了,我还惦念着过去那事干嘛!

赵子原这样一想,顿觉心胸坦荡,想也不想,飞身掠了过去,长剑翻飞,口中同时大喝道:

“住手!”

这一剑他力图抢攻,是在化解大悔大师之危,只听“当”的一声,斧剑相交,赵子原和摩云手都退了一步。大悔大师合什道:“谢谢赵施主援手之情!”赵子原道:

“大师不必言谢,小可是看不惯别人以兵刃相加于一个不动兵刃之人而已!”

摩云手冷冷的道:

“你父子究竟还是父子,何必用言掩饰!”

大悔大师道:

“施主已在老衲身上试了三斧,何曾看出老衲是什么谢金印来?”

摩云手哼道:

“你的个性老夫并不是不知道,你想洗刷过去恶名,所以至死也不肯有用本身武功来接老夫的招式!”

大悔大师道:

“施主慾加之罪,何患无词,老衲实是不解施主是何居心?”

摩云手道:

“老夫非迫你在赵子原面前现出原形不可!”大悔大师笑道:

“施主单凭一张利嘴指老衲是谢金印,这且不谈,最后又以武相加,如今这两种办法都行不通,敢问施主还想用哪种下流手段?”

摩云手恨道:

“谢金印,你才是好一张利嘴!”

顿了一顿,随对单金印道:

“单兄,这里已没有多留下去的必要,咱们走吧!”

戚中期哼道:

“好容易,你们要走便走么?”

摩云手冷冷的道:

“怎地?难道你想硬将老夫留下不成?”

戚中期道:

“至少你们得把人放出来广单金印哂道:

“你要咱们放谁?”

戚中期道:“甄姑娘和青凤!”单金印嘲笑道:

“姓甄的是自投罗网,至于青凤嘛,哼哼,她早已是这里重要成员,你不用多操心了!”

打了个手式,与鬼牢老人和摩云手向暗道隐去!

戚中期怒呼道:

“想走,哪有这样容易的事?”

说话声中,人已飞身扑了过去!

这时单金印和摩云手快隐人暗道,但戚中期身法甚疾,右手一伸,已堪堪抓到走在最后的摩云手!摩云手身子一旋,反身就是一板斧,同时喝道:“小子,你找死!”

他出手迅疾,尤其又是淬然出手,全身功力几乎都汇集在手臂之上,斧招飞出,隐隐带着风雷之声。

戚中期也自不凡,临危不乱,当摩云手斧光一闪之际,他猛然一吸真气,突然身子向上升起,摩云手那一斧从他脚下划过!

摩云手哂道:

“好身法,你慢慢在这里消磨吧!”

身子一转和单金印鬼中老人倏然无影无踪。

戚中期飞坠下来,当他走到墙边一望,哪里还有人影,不由怔怔站在那里发呆。

大悔大师叹道:

“施主别发愣了,还是先随老衲离开此地为妙!”

戚中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9章 高手云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严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