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严霜》

第80章 最后一战

作者:古龙

冰血魔女哼道:

“吴大侠和周大侠也在等一个人!”

太乙爵道:

“等什么人?”

冰血魔女道:

“你这是明知故问么?”

太乙爵冷冷的道:

“与老夫同行之人只普贤与金鼎二兄,余外之人老夫一概不知!”

冰血魔女道:

“你把东后也忘了么?”

太乙爵闻言冷冷笑道:

“真是幸会,老夫原来不愿过问民事,是一个偶然念头想到水泊绿屋瞧瞧,哪知来到之后发觉情形有些不对,便一直隐身不出,谁料竟是这么多的老朋友先后来到此地,真是幸何如之!”

忽听一个冷冷的道:

“好说,好说,大家既然都是不期而遇,也正好了结双方之间一笔死帐,太昭堡之约何不就在今天举行?”

声落人现,竟是那摩云手走了出来。

太乙爵笑道:

“也好,老夫从来不管闲事,这次就多操一点心吧!”

顿了又顿,旋对两旁叫道:

“有请两位兄长!”

语落,只听一阵足步声音从一左一右响起,先是普贤然后是金鼎走了出来。

在太乙爵这边之中,只有赵子原和戚中期辈份较低,两人少不得又向金鼎普贤二爵见过礼,大悔大师却以平辈相见。普贤爵道:

“老四,这趟麻烦都是你找来的!”

大乙爵道:

“我只不过想到这里瞧瞧,哪知竟会碰到这么多故旧之交,三哥,你说这不是人生一大乐事么?”

普贤爵道:

“乐则乐矣,只是少不得动起火来大家又要吹胡子瞪眼睛,我己有几十年没有活动筋骨了,乘这个机会活动活动也好!”

摩云手笑道:

“那是理所当然的事,少时老夫要领教普贤兄的‘九玄神功’!”

普贤爵道:

“老夫自当奉陪。”

大悔大师道:

“女蜗,这么多朋友都出现了,你怎么还这样小气?”

冰血魔女道:

“老身何处地方小气?”

大悔大师道:

“不管怎样?咱们来到此地是客,你看你这里黑漆漆的就和鬼域相似,岂是待客之道么?”冰血魔女哼道:“你可是有些怕了?”大悔大师不屑的道:

“老衲方外之人,何怕之有?”

冰血魔女道:“然则这样不是很好么?”

大悔大师哼道:

“邪魔外道,究竟是见不得人的东西!”

莫许喝道:

“谢金印,你居然敢出口骂人?”大悔大师道:

“老衲称尔等为邪魔外道,这便算是骂人么?”

太乙爵笑道:

“大师,你何必与他们一般计较?”

大悔大师道:

“四爷有所不知,此地满是机关,若不亮起灯火,老衲真担心咱们会上当!”

太乙爵笑道:

“大师所见极是,却不知老夫兄弟进来之时,早把此间所有机关都已全部关闭!”

莫许闻言叫道:“太乙爵你好大的胆子!”太乙爵哂然道: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老夫这样做又有什么不对?”

突听一人道:

“对极,对极,但老夫仍怕你们走不出此地。”

众人循声望去,时间不大,只见天罡双煞先后走了进来。

大悔大师道:

“贵方究竟还有多少人,何不一并请出!”

冰血魔女道:

“咱们老大少待就到,在她在到之前,咱们不妨先打两场试试!”

大悔大师道:“这也使得!”冰血摩女向后边突然喝了声:

“亮灯!”

刹那之后,只见一列灯光从远处亮了过来,那是一列十二盏灯笼,分别由十二名青衣女子拿着由远而近。

慢慢的,那十二名青衣女子走近了,这时四周景象也清晰可见!

原来这里是一间高大宽敞的房子,房中四方各有一个小的石墩,中间隆起一座土堆,在那土堆四周却放置了数十堆森森白骨,余外却一无所见。

赵子原暗暗称奇,心想这里不是叫鬼牢吗?为何没有看见牢房呢?

戚中期悄声道:

“赵兄,这并不奇怪么?”

赵子原道:

“戚兄是不是认为没有牢房?”

戚中期点点头道:“正是!”赵子原奇怪的道:

“小弟也觉得奇怪的很,那座土堆又不知是干什么用的?”

大悔大师接道:“那座土堆便是牢房所在!”赵子原一怔道:

“那土堆就是牢房么?”

大悔大师道:

“正是!”

戚中期插嘴道:

“然则为何没有看到牢房?”

大悔大师道:

“牢房是在土堆下面,使用时用机关操纵,方才太乙爵说已把整个机关破坏,只不知现在又要如何进去了广戚中期道:“原来如此,想必甄姑娘便囚禁在那里了?”

大悔大师道:

“不错,正是囚禁在里面。”

戚中期道:

“假若要解救她,又应从何处着手?”

大悔大师道:

“老衲此时尚不太清楚,待眼下此战完了之后,到时再想办法吧!”

说话声中,那十二名青衣女子都已站在墩上,冰血魔女叫道:

“你们瞧见那座土堆了么?”

太乙爵道:

“瞧见了又怎样?”

冰血魔女哼道:

“你别先对老娘提问题,且听老娘说下去!”

顿了又顿,又道:

“在那土堆四周还放置了数十堆白骨,不瞒你们说,那数十堆白骨乃是老身布下一道阵式,那道阵式看来虽然平淡无奇,但进去之人如想出来,不花费一点脑筋那是不成的。”太乙爵道:“咱们少待便在土堆上动手是么?”冰血魔女道:

“不错!”

说话之时,悄悄对身旁诸人说了几句,只见天罡双煞和摩云手等人都点了点头。

大悔大师道:

“四爷瞧出那是什么阵式了么?”

太乙爵道:

“老夫也正要说一说,那阵式从表面上看去极像八卦阵,其实却不是!”

大悔大师道:

“然则那是一种什么阵式?”

太乙爵道:

“此阵来自西域,是以它的名字亦甚为古怪,叫着‘九结连环阵’!”

大悔大师脸色微动的道:

“这名字当真新鲜得很!”

太乙爵道:

“大师不妨仔细瞧瞧,那数十堆白骨乃紧紧相结,但其实却是九堆相结,这九堆连着那九堆,从数字上推算,应该是九九八十一才对,可是那九堆之中的四堆又已与别的白骨相连,只要能够认清其中四堆,然后从那四堆之中进出,便不到受困了!”

大悔大师合什道:

“四爷高见,老衲佩服的很!”

太乙爵转脸对赵子原和戚中期道:

“你俩听清楚了么?”赵戚两人一齐躬身道:“听清楚了!”大悔大师道:

“等会这一战,老衲之意,咱们最好能推出一位运筹调度之人才是!”

大乙爵道:

“东后转眼就到,老夫之意还是让她来调度比较恰当些!”

话声方落,忽听一阵细如蚊虫的声音说道:

“四爷这么说,岂不折煞老身了么?”

声音虽细,但一言一句却十分清晰的打入耳鼓,场中之人无论敌对双方都是顶尖高手,知道说话的人正是东后,但她此刻起码距离现场尚有数十丈之遥,内功精深如斯,当真举世罕见。

众人方在惊疑,忽然又听得一阵清晰声音响起道:

“武当刚别,又幸相逢,既来之则安之,姊姊又何必客气!”

说话的也是女子,不消说是西后到了。

东西二后先后来到,两人声音从不同方位响起,而且说起话来又那么文绉绉的,就真像亲姊妹一般。只听东后笑道:

“妹妹,咱们都是自家人,你怎么也抬起我来了呀?”

西后道:

“姐姐是众望所归呀!”

东后道:

“妹妹,别在我脸上贴金了,倒是你才是众望所归呢!”

西后格格笑道:

“我是这里主人,姐姐现在变做客人了,客随主便,姐姐就勉为其难一次吧!”

东西二后好像在说笑,两人一边说一边走,不久之后,先后在鬼牢现出身来。

西后首先出现,身后跟着青凤和四名婢女,东后身后却只跟着赵芷兰和蓝玉燕二人。

敌对双方的人自然难免都要先后见礼,东后和西后脸上都笑盈盈的,就像没事的人一样。大悔大师道:“咱们方才之言,东后娘娘都听见啦?”东后笑道:

“实是不敢担当这个重任!”

普贤爵道:

“请不必客气!”

东后道:

“按理该金鼎爵才对!”

金鼎爵道:

“娘娘众望所归,就勉为其难一次吧!”

戚中期俏声对赵子原道:

“其实二爷和三爷才客气呢!”赵子原也低声道:“这是礼让呀!”目视青凤,又道:

“原来尊夫人已做了西后的侍女首领?”

戚中期痛心道:

“她自甘堕落,我实为她不值!”

赵子原安慰他道:

“戚兄放心,也许不久她会回到你身边来!”

戚中期叹道:“但愿如此!”只听大悔大师道:

“娘娘不必推让了,咱们就此一言为定!”

东后娘娘慾待再说,金鼎、普贤、太乙爵都一齐推举她,东后娘娘只好勉强接受下来。

这边推了东后,那边也是在一阵推让之下决定了以西后为首,他们推定了西后,那是因为西后身为水泊绿屋大主人,客不欺主,她顺理成章自是发号施令之人。

西后笑道:

“姊姊,想不到我俩终于打对台了!”

东后也笑道:

“说得是呀,俗话说得好,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上下牙齿都常常厮磨,更何况我们姊妹?”顿了一顿,又道:“希望经过这次之后,我们的感情仍能和好如初!”

西后面色一变,冷冷的道:

“那只有一个条件!”

东后道:“什么条件?”

西后道:“你让出东后之位!”

东后怔道:

“你这不是无理取闹么?”

西后冷声道:

“那么我还有另一个条件!”

东后道:

“你又有什么条件?”

西后道:

“遵我为武林之主!”

东后笑道:

“妹妹,就算我肯遵你为武林之主,别人只怕未必!”

西后道:“除你之外,别的人我根本不在乎!”太乙爵道:“好大的口气!”

西后冷冷的道:

“我知道你们灵武四爵一定不服,所以我早已有了打算!”

太乙爵道:

“什么打算?”

西后道:

“便是今日之会,尽诛尔等!”

太乙爵大笑道:

“好说,好说,娘娘有何能耐,何不现在施展出来?”

西后目光一扫,回顾摩云手道:

“有劳大师先打头阵如何?”摩云手点点头道:“使得!”

说着,提着大斧走了出来。

他指着太乙爵叫阵道:

“你敢不敢出来一战?”

太乙爵笑道:

“有何不可!”

正待晃身而出,忽听东后叫道:

“四爷请慢!”太乙爵道:“娘娘有何见教?”东后娘娘道:

“咱们不可乱了阵脚,第一仗可由于原出战!”

赵子原躬身道:

“晚辈尊命!”

说着,大步走了出去!

摩云手冷冷的道:

“赵子原,这是你自寻死路!”

赵于原冷声道:

“摩云手,咱们曾数度相逢,每一次我都想与你决一死战,总是找不到机会,今日正好放手一搏!”

摩云手嘿然冷笑道:

“老夫早慾置你死地,今日正好了却心愿!”

大斧一挥,霍地劈了过来!

赵子原身子一闪,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摩云手第二斧又跟着劈到!

他今次出手不比往日,招式凌厉,力道沉猛,进退之间,攻守有序,的确不愧大家风范。

赵子原连闪两闪,始终找不到一个机会还手,这时摩云手已连攻五六招,赵子原在斧光霍霍之中钻来钻去,险象环生,摩云手喝道:“小子,你认命吧!”

猛然一斧劈出,这一下他已看准时机,力道方位都用的恰到好处,赵子原若被他一斧劈中,非送命不可。

好个赵子原,临危不乱,双足一点,只见他身形微晃人已凌空弹起,半空之中拔出宝剑,一剑飞洒而下!

摩云手一招劈空,头顶上的赵子原已压了下来,他嘿然一笑,身子半转,反手一斧,同时喝道:

“小子,你找死!”

只听“当”的一声,火光飞射之中,赵子原身子被震高少许,但是就在这时,他第二记剑式也跟着飞出,剑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0章 最后一战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