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一部 不是前言

作者:古龙

一间斗室,一盏孤灯,一壶酒,一位智者,一位少年。 
  “离别通常是为了相聚。”智者喝口酒,“没有离别,怎能有相聚。” 
  “没有相聚,又怎能有离别?” 
  “是的……”杨挣的钩,是为了要和他所爱的人永远相聚,所以才名为离别。”“是的。”“那么狄青鳞的那柄其薄如纸的刀,又叫什么?”“有影无踪、有形无质、其快如电、柔如发丝,那柄其薄如纸的刀,就叫温柔。”“温柔?那柄杀人的刀居然叫温柔?”“是的,固为那柄刀在杀人时,就像情人的拥抱。” 
  “邵空子以万君武拿来的千年寒铁打造了温柔,然后被应无物用一本残缺的古人剑谱换去了。” 
  “那本剑谱左面一半已被焚毁,所以剑谱上的每一个招式都只剩下半招,根本无法练成剑术。” 
  “就因为有了残缺的剑谱,才有那把离别钩。” 
  “是的,邵空予以蓝大先生的那块神铁精英打造出残缺而变形伪离别钩。” 
  “以残补残,以缺补缺,有了那本残缺不全的剑谱。才会有这柄残缺不全的剑,难道这也是天意?” 
  “也许不是大意,也许这就是邵师父自己的意思。” 
  “既然有了刀和钩,是不是应该还有一把剑?” 
  “是的。” 
  “有剑:为什么没有人知道它的下落?” 
  “江湖传说,邵空子因为没有把蓝大先生的那块神铁情英炼成剑,所以对”不惜以身相殉,其实那是错的,邵师父以身相殉,为的不是那柄钩,而是第三把剑。” 
  “哦?” 
  “当温柔和离别问世后,似乎在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要邵空子将铸刀和铸钩的残铁融合,再加上当年太行山最悲壮的那一战中烈士的鲜血,然后铸造出那第三把剑。” 
  “那是把什么样的剑?” 
  “怒剑。” 
  “剑名为怒?” 
  “是的,因为那把剑铸好时,剑身上的纹路乱如蚕丝,剑尖上的光纹四射如火,而且在那把剑刚出炉时,天地神鬼皆怒,苍穹雷声怒吼,春雨提早了半个月。” 
  “剑出炉,春雨就提早下了?” 
  “是的,所以怒剑又名春怒。” 
  “那把剑如今又在何处?” 
  “这把剑本来就是不祥之物,就像是个天生畸形的人,生来就带有戾气,所以剑一铸好,邵师父不惜以死相殉。” 
  “他埋葬了那把剑,又埋葬了自己?”“是的。” 
  “葬在什么地方?”“一个可怕的地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