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一部 第八章 她想通了

作者:古龙


  初二,上午。 
  藏花回到了省城。 
  她大步地走进”沁春园”酒楼。 
  最近她遇见的事,若是换了别人早已活不下去,可是她走进酒楼的时候,却显得容光焕发,精神抖擞,就像是刚发了财,又中了状元,要想再找个比她神气的人都很难。 
  看见她,店小二马上笑脸迎了上来。“早。” 
  “早。”藏花微笑着找了个靠窗位子。 
  “这两天你都到哪儿发财?”店小二抹了抹桌面。“好几天役见你?” 
  “陪个朋友出趟门。”藏花说:“老样子。” 
  “我知道,马上给你送来。” 
  阳光普照,今天居然又是好天气。 
  回到这里,藏花的心情仿佛更愉快些。 
  她是非常愉快,因为她已想通了——“山不到你的面前,你就自己到山的面前。” 
  这件事充满了诡秘和怪异,如果藏花努力地去追查,必定会钻入”牛角尖”。 
  钻人这件事所设下的陷阶和歧途。 
  整件事情看起来似乎很单纯,藏花却觉得千头万绪不知从何着手。 
  像这样没头苍蝇似的,还不如悠闲地等着——等着跟这件事有关的人主动来找她。 
  藏花做梦也没想到第一个等到的人,会是他? 
  上午就开始喝酒,虽然早了些,但在这寒意甚浓的天气里,能喝上一两壶温过的酒,是很令人愉快的。 
  吃了口菜,再吸了一口酒,然后将酒停留在口中,让它缓缓顺喉流下,藏花满足地吐口气。 
  这才是真正喝酒的方法,浅尝深品。 
  有些人喝酒却像是倒水般,一杯一杯地住嘴里倒,而且还深怕倒得太慢,非得用大杯不可。 
  这种人不是在喝酒,是在“赶忙”。恨不得一杯就能将自己灌醉。 
  可惜这种喝法的人,酒量通常都不是一杯就能醉。 
  藏花也曾这样喝过,那是在碰到“场面”时,碰到不能“漏气”时。 
  平常她喝酒的方法,部很“淑女”状,今天她见到一个比她还“淑女”的人。 
  街道旁通常都种有一两棵树,一方面是为了美观,一方面是在酷热的夏天,好有个避暑之地。 
  现在已是十月天,但有个人穿得很单薄,而且还躲在树荫下,就仿佛现在是炎热的六月。 
  他上在地上,靠着树干,手里拿着一个酒葫芦,想喝却未喝,只是用鼻子闻了闻,然后深深吸口气,再缓缓吐出。 
  看他的样子,就仿佛喝了口极佳的美酒,舍不得一下就吞 
  又仿佛世上只剩下这一壶酒,他不忍一口就喝光。 
  他每次将酒葫芦提起想喝时,却只是闻了闻,然后感叹地摇摇头。 
  看到这个人,藏花就已笑了,再看他这样子,藏花笑得更开心。 
  “江湖人称黄少爷,只是脑袋有点邪。” 
  这个坐在树下的人,就是正邪不分,好坏不知的乞丐少年黄少爷。 
  今天他手上没有拿着元宝,只拿着酒葫芦,是不是今天他不想杀人? 
  他真的如传说中那样恐怖吗?藏花觉得不像,他那不笑也似笑的脸,虽然丑了点,但丑得可爱,丑得不令人讨厌,丑得令入觉得好玩。 
  藏花正准备带着酒过去跟这个“好玩”的黄少爷,好好喝上几杯,突然感到一般迫人的杀气发自对街。 
  对街也有棵树,树下也有人。 
  四个人。 
  一个在喝酒,两个在下棋,还有一个白衣少年在用一柄小刀修指甲。 
  这少年的脸色看来就像是他的刀,白里透青,青得可怕。 
  下棋的两个人,有个是和尚,眉毛虽已发白,脸色却红润如婴儿,另外一个人青衣白袜,装束简朴,手上戴着一枚斑指,却是价值连城的白汉玉。 
  藏花的瞳孔突然收缩,娇嫩的脸上突然泛起异样的嫣红。 
  固为刚才低着头喝酒的人,此刻正慢慢地抬起脸。 
  “最近生意怎么样?”藏花问道。 
  “还过得去,无论什么时候,总有些愚夫愚妇来上香进油的。”白眉和尚说:“何况每年的春秋佳日,都正好是我们这行的旺季。” 
  他说话的口气居然也好像真的是个大老板了。 
  “大老板本来是无趣的多。”藏花笑得很愉快。”想不到你这位大老板竞如此有趣。” 
  “我本就叫有趣。”白眉和尚笑得也很愉快。 
  “有趣?”藏花的笑仿佛忽然变得有些勉强。”大老板你贵姓?” 
  “我姓梅。” 
  “梅,梅有趣?” 
  “是的。” 
  藏花忽然笑不出了。她知道这个人。 
  二十年前,他已是少林寺的四大护法之一,为人言行有点疯疯癫癫,而且野心甚大。 
  当时少林主持“问心”大师,早已看出他的意图,却无法证明。 
  梅有趣就像保垒深闺里的淑女般,不要说是接近,就连看都困难。 
  但淑女总有变成妇人的一天。有一次他终于掉进问心大师的陷阱,终于被逐出少林寺大门。 
  藏花盯着梅有趣,连一刹那部不敢放松。 
  谁知他却又转过头,“叼…的一声,手指上拈着的棋子已落在棋盘上。 
  棋子刚落下,他就拂袖扰乱了棋局,叹了口气:“我输。 
  “这一盘只不过是被人分了心而已,怎能算输?”青衣白袜的中年人说。 
  “一着下惜,满盘皆输,怎能不算输?”梅有趣说。 
  “对,何况下棋正如学剑,本该心无二用,若是被人分了心,怎么能成为高手。”卖胭脂的中年人说。 
  “幸好大师下棋时虽易被分心,但在手持降龙五梅枪时却总是一心一意的。”青衣白袜中年人笑着说。 
  藏花转望青衣白袜中年人,脸上又露出种奇异的表情。 
  “贵姓李?” 
  “木子李。”青衣白袜中年人说。 
  “李棋童?”藏花轻声问道。 
  “世事如棋,人又如何?”李棋童叹口气。“只不过是棋童而已。” 
  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很平凡的人,竞是近百年来武林最神秘最高价的杀手。 
  他或许没有梅有趣有名,却不会比他仁慈。 
  ——杀手本就是过着默默无闻的日子。 
  只要价钱出得对,没有他杀不死的人。 
  据说他杀“闪电刀”陈明时,足足杀了七年六个月又过三天。 
  一次不成再一次,不成再一次,一直到杀死为止,他杀闪电刀陈明一共杀了二十五次。 
  像这样有“恒心”的人,世上还有谁他杀不死? 
  藏花虽然还在笑,但心里却如热锅上的蚂蚁。看来青龙会这次是下足了本钱。 
  藏花只不过是受人之托将钟毁灭带出“地牢”而已,对于那又美丽又神秘的传说和朝廷”秘密”一点鸟关系都没有。 
  为什么会令青龙会花那么大的精神来对付她? 
  “前天你们既然杀了钟毁灭,就能杀我。”藏花问卖胭脂中年人:“为何留到今日?” 
  “那天的行动本来就是要杀你和钟毁灭。”中年人淡淡地说:“可是我们忽然不敢了。” 
  “为什么?” 
  “因为要杀你,我们就都得死。” 
  “你们都会死?”藏花眼睛睁得大大。“我有这么大本事吗?” 
  “你没有,他有。”中年人望向对街,眼神中隐隐约约露出一丝恐惧。 
  藏花不用回头也知道他看的是谁,那天真的是黄少爷救了她的命? 
  她突然想起应无物说的话——”他拿你的钱,莫非他救过你?” 
  黄少爷已笑嘻嘻地走了过来,走至藏花的身旁,笑眯眯地对她说:“我们可真有缘,前天才分手,今天又碰面了。” 
  “你的元宝是不是花光了?”藏花也笑眯眯他说:”今天你又想抢谁的元宝?” 
  “你,当然是你。”黄少爷说:“有谁的元宝比你还好抢?” 
  “这倒是实请。”藏花同意地点点头。 
  “快过年了,不再多抢点元宝,这个年怎么过?,黄少爷居然叹了口气。 
  “我们这里有好多元宝。”中年人说:“不知阁下可有兴趣?” 
  “青龙会的元宝都‘得之不易’,像你这样随便送人,”黄少爷说,“难道不怕楼上那条龙生气?” 
  中年人脸色变了变,欲开口,梅有趣已替他接着说:“这一点倒不用你担心,他也像阁下一样相信地狱轮口。” 
  “不知他准备了多少元宝买我的来生债?”黄少爷问。 
  “够你打个纯金的棺材。”梅有趣说。 
  “大多了。”黄少爷说:“只要够我舒舒服服地过个愉快年就好了。” 
  “哼!”梅有趣冷笑一声。 
  他的意思,藏花懂,黄少爷能不能活过今天都很难说了,还想过个愉快年? 
  藏花望向黄少爷,他还是一副吊儿郎当样。 
  赛小李还在修他的指甲,他的手还是同样稳定,冷酷的眼睛里却已露出了急躁之意。 
  因为黄少爷正在盯着他。 
  赛小李的手背已隐隐露出了青筋,仿佛已用出了很大的力量,才能使这双手保持稳定。 
  他的动作还是很轻慢,甚至连姿势都没有改变,能做到这一点确实很不容易。 
  “你的手很稳。”黄少爷忽然说。 
  “一直都很稳。”赛小李淡淡他说。 
  “你的出手一定也很快。”黄少爷又笑嘻嘻他说:“而且刀脱手后,刀的本身还有变化。” 
  “你看得出?” 
  “我看得出你是用三根手指掷刀的,所以能在刀锋上留有厕旋之力。”黄少爷说:”我也看得出你是用左手掷刀的,先走偏锋,再取标的。” 
  “你怎么能看得出?”赛小李总算停止了修指甲。 
  “你左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特别有力。” 
  “好眼力。”赛小李笑了笑,但笑得很艰涩。 
  “好刀。” 
  “本就是好刀。” 
  “虽是好刀,你却不是李寻欢。” 
  黄少爷话的意思,赛小李懂,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部 第八章 她想通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