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一部 第十二章 罂粟的传说

作者:古龙

,医阁内的人都叫他“哑叔”。 
  这幢房子的门口上,挂有一匾额,上面写着三个字:太平屋。 
  因为被送到这里的人都很太平,他们不会吵,不会争,也没有七情六欲。 
  ——死人是不会吵,不会争,也没有七情六欲的。 
  所以死人都是太平的。 
  这间“太平屋”也就是停放尸体的地方。 
  杜无痕、温火和蓝一尘的尸身都停放在甲面。 
  哑叔手持一把点燃的香,走进太平屋。 
  外面虽是大白天,但太平屋内却是阴森森的,光线也阴暗得很。 
  待在里面,就算穿十件厚衣服也部会两腿”抖。 
  哑叔却只穿一件粗布衣,他走人屋内,只见杜无痕、温火和蓝一尘各自停放在一个长形台子上。 
  哑叔走至蓝一尘脚前,将二根香插在台子上,然后又词至杜无痕处,一样插上二根香。 
  等温火的二根香插完后,哑叔毫无表情地走了出去。 
  三个人六根香,青烟缓缓镣绕。 
  不管你生前是英雄?乞丐?是大官?是贫民?死后也都一样了。 
  也只是换来二根香,一座孤坟而已。 
  ——所以做人又何必太斤斤计较,阴森、寂静的太平屋内,忽然传来一声很轻微的响声,“咕”的一声。 
  随着响声后,温火的长台突然下沉。 
  只一会儿的时间,就看不见温火了,他已完全沉人地下。 
  又过了一会儿,“咕”的一响,长台又升上来,但上面已可见温火。 
  他的人到了哪儿? 
  在这很“太平”的屋子内,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人己死了,难道尸体还有利用价值,他的尸体沉入地下,难道地下有着秘密? 
  如有秘密,又是种什么秘密呢? 
  是有秘密。 
  是一种会让人不相信的秘密。 
  就主太平屋的地下又有一间很奇特的房间。 
  房间内也有一个长形台子,这个台子不是木头做的,而是用白铁做成的。 
  白铁长台旁有好儿个白铁做成的小几。 
  小几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怪东西。有小刀,有钳子,有斧头状的小斧,也有锯子状的小锯,更有剪刀和针,有针当然也有线了。 
  有二个白铁小几上,全放着瓶瓶罐罐,有高的,有矮的,有圆也有扁,还有些怪状的瓶子。 
  瓶内部装有各种颜色的液体。 
  房间虽在地下,却比上面更亮,它的四周都装满了孔明灯。 
  房内充满了各种药味。 
  刚刚沉下的温火尸体,此刻就摆在白铁长台上。 
  此间房子是干什么用的? 
  为什么里面有那么多怪东西? 
  房内四周不但没有窗户,也没有门。 
  可是这时左面的墙壁忽然出现一扇“门”。 
  在“门”处的墙壁,因上升,所以才会出现一扇门。 
  然后在门处走出了一个人。 
  风传神穿着一身草绿色的长服,口鼻之处带有一个草绿色的布罩。 
  头发用一顶草绿色的帽子戴着,手上套着一个透明的手套。 
  他缓缓地走至长台,眼色凝重,但又兴奋地望着温火。 
  他双手用力地握了握,骨头因弯曲而发出”喀、喀”的响声。 
  然后伸手将温火的衣服脱掉,只一会儿的功夫,温火已如初生婴儿般地躺在白铁台上。 
  凤传神拿起一把小刀,用另外一只手熟练地按了按温火肚子。 
  等按到满意的地方,才用小刀划开温火的肚子。 
  刀子虽小,却很锋利,毫不费力地就割开温火的肚子。 
  风传神放下小刀,拿起一把钳子熟练地夹起肠子,然后用另外一只手又拿起一把剪刀,将肠子剪断。 
  被剪断的肠子,风传神将它放人一个装有浅红色液体的圆罐子里。 
  不出半个时辰,温火的内脏已都被风传神分割开,而放入那些奇奇怪怪的罐内。 
  凤传神长长地吐了口气,满意地望着罐内的内脏。 
  风传神走至一盏孔明灯前,伸手扭了扭灯架,然后灯旁就出现一个柜子。 
  柜子内放着十儿个小罐子,还有一大团宽约十公分的布条圈。 
  小罐子内装有各种不知名的药粉。 
  风传神拿出一瓶装有深咖啡色药粉的小罐子,旋开瓶盖,将药粉倒入温火已空的肚子内。 
  盖好盖子,放回柜内,凤传神拿起针线,一针一针地将已割开的肚子缝住。 
  布条圈是用一根细又长的棍子当轴,凤传神拉起布条头,从温火的脚开始一圈一圈地缠起。 
  瞬间,温火已被布条缠满了,整个人看来就宛如被布包起一样。 
  另一盏孔明灯,风传神摸了摸它的灯架,当然又是出现一个柜子。 
  凤传神从柜内拉出一个人形的盒子,打开盒盖,抱起温火,放入盒子内。 
  合上盖子,凤传神提笔在盖子上标明了号码和日期——七十三。 
  十月初五。 
  十月初五就是今天。 
  七十三又代表什么? 
  是第七十三个被解剖的人?还是要枚七十三天? 
  人形盒子已被放入原来的柜子内。 
  凤传神望了望四周,觉得很满意了,才转身又扭了扭另一盏孔明灯。 
  门又出现,他疲倦地走出。 
  疲倦地走入黑暗中。

  虽然没有阳光,但也没有昨日那么寒。 
  戴天的衣服也穿得比昨日少。 
  他就坐在风传神的对面。 
  他们两个人之间隔了一张桌子。 
  一张略为弯弯的桌子。 
  桌子是用檀木做的,又大又精细,一看就知道价钱很贵。 
  这间房子是凤传神用来“办公事”的地方,也是他接见“贵客”的场所。 
  “杜无痕他们是被什么毒死的?”戴天间。 
  “在我国邻近的一个很热的国度里,有一个地方叫‘金三角’,那里盛产一种花叫罂粟花。”凤传神说:“他们又称为‘善恶果’。” 
  身为“现代”的人,当然知道这就是危害人类的毒品。 
  有的人说它是上帝的使者,也有人说它是撒旦的门徒,回顾人类几千年的文明演进,罂粟与人类历史的关系微妙而密不可分。 
  当我们面对这外形纤柔,色泽缤纷的罂粟时,禁不住要问:它是造物主赐予人类的恩惠?还是对人类的诅咒? 
  在尚武崇侠的时代里,人们视罂粟为止痛仙丹。 
  在许多宗教的仪式里,罂粟也是被说为“灵丹”的神方。 
  罂粟实在是一种很怪的药方,用得适量,那实在是一种良药,能止住你任何病痛。 
  但一旦被滥用,对人类社会的毁灭,又不是用言语可以形容的。 
  一点一点的让你食用,不用多久你就会上瘾,成为瘾者后,即使活着,也已抛弃尊严,出卖灵肉,过着作践形骸的日子。 
  如果一次用量过度,心脏会急速麻醉而停止跳动,从外表是查不出死固的。 
  “杜无痕和温火就死在罂粟上?”戴天问。 
  “是的。”风传神说。 
  “是他自己服食?或是被强迫?” 
  “不是。”风传神的目光望向远方,声音也仿佛来自远方。 
  “他们中的这种罂粟不是吃的,而是一种气体。” 
  “气体?” 
  “对。瞬间从人的身上毛细孔进入,然后人就在不知不觉中死亡。” 
  “你的意思是,罂粟被提炼成一种气体,将这种气体散布在空气中,人只要一接触到带有这种气体的空气,就会立刻死?” 
  “是的。” 
  “谁有这么大本事,能提炼出这种气体?” 
  “你知不知道五麻散?” 
  “五麻散?”戴天说:”那是华伦的秘方,华伦死后,就失传了。” 
  “可是有个人却决心要将这种配方的秘密再找出来。”凤传神一字一字他说:“他花了十六年的功夫,尝追了天下的药草,甚至不惜用他的妻子和女儿做试验。” 
  “他成功了?” 
  “不错,他成功了。”凤传神慢慢地点点头。“可是他的女儿却已经变成了瞎子,他的妻子也发了疯。” 
  凤传神的双眸仿佛有了一丝落寞。接着又说:“听说他的儿子是第一个为了那五麻散而牺牲的人。” 
  “这个人是谁?姓什么?” 
  “不知道。只不过他在跳河之前,将这秘方传给了一个人。” 
  “他跳河,自杀?”戴天吃惊地问。 
  “你的妻子儿女若是也因为你而变成那样子,”凤传神注视着他,“你也会跳河的。” 
  戴天想了想,同意地点点头,接着又问:“他将秘方传给了谁?” 
  “姓段,叫段十三。” 
  “段十三?” 
  “他有十三把刀,都是救命的刀。” 
  “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因为只要燕十三活着,他就不敢露面。” 
  “你说的是那夺命燕十三?” 
  “是的。” 
  “他不是死了吗?死在自创的夺命第十五式剑法上?” 
  “是的。” 
  “燕十三已死,段十三为何也没露面?” 
  “因为段十三也死了。” 
  “段十三死了?”戴天疑惑地问:”谁杀了他?” 
  “燕十三。” 
  “你越说我越糊涂了。”戴天说:”段十三不是一直在躲着燕十三,为什么又会被燕十三杀死?” 
  “因为段十三就是燕十三。” 
  日已垂西,变得更红。 
  医阁内的百花争艳,夕阳更艳丽。 
  在黑暗笼罩大地之前,苍天总是会降给人间更多光采。就正如一个人在临死之前,总会显得更有善心,更有智慧。 
  这就是人生。 
  ——如果你真的已经能了解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部 第十二章 罂粟的传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