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二部 第一章 江湖人

作者:古龙

有些人也正如百炼精钢打成的利器一样,纵然消沉,却仍存在。 
  这世上永远有两种人。 
  一种人生命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存在,而是为了燃烧,燃烧才有光亮。 
  ——哪怕只有一瞬间的光亮也好。 
  另一种人却永远只有看着别人燃烧,让别人的光芒来照亮自己。 
  哪种人才是聪明人?其实燕十三第十五种剑法变化,三少爷并不是唯一见到的人。 
  在燕十三使出那一剑时,铁开诚已经悄悄地到了决战地的旁边。 
  铁开诚也是燕十三唯一“教过”,却不承认的“徒弟”。 
  ——“他一定也很想见你,因为你虽然不是他的弟子,却是他剑法的唯一传人,他一定希望你能看到他最后那一剑。” 
  这是后来三少爷对铁开诚说的话。 
  所以能将燕十三的第十五式变化再使出来的人,三少爷并不是唯一的一个。 
  铁开诚也会。 
  如果“毒龙”会再复活,并不一定在三少爷身上。 
  “只要你一旦做了江湖人,就永远是江湖人。”这是三少爷对铁开诚说的话。 
  “只要你一旦做了谢晓峰,就永远是谢晓峰。”这是铁开诚的回答。 
  其实生活在江湖中的人,虽然像是风中的落叶,水中的浮萍。 
  他们虽然没有根,可是他们有血性、有义气。 
  他们虽然经常活在苦难中,可是他们既不怨天,也不尤人。 
  因为他们同样也有多彩多姿,丰富美好的生活。 
  江湖路,虽然永远难预测的,但是,身为江湖中的人,却还是怀念江湖中的事。 
  “五麻散既然有人能再找得出来。”戴天望着风传神。 
  “就有人能制造出这种气体。”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事都难猜的。”风传神也注视戴天。“有人愿意跳河,说不定也有人可以自杀?” 
  这世上的事,又有谁能预料得到呢? 
  戴天转身,感慨他说:”好好地埋葬他们吧!” 
  他们就是指杜无痕和温火。 
  “我会。”风传神很正义他说:“这是‘传神医阁’的规定。” 
  真的吗? 
  有日出,就有日落,所以就有了黑夜。 
  有坏人,就有好人,所以就有了执法的人。 
  这是一成不变的。 
  也是自盘古开天就有了。 
  可是有一种也是自开天以来就有的。那就是——邪不胜正。——永远的。 
  一定永远的。 
  远古以来就是这样。 
  千年之后还是一样。 
  王府宅第雄伟开阔阂大。 
  可是一到了晚上,却总是让人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冷清阴森之意。 
  冷清也许是因为它太大了。 
  阴森呢? 
  今夜寒冷,苍穹却难得地出现了星星。 
  虽然没有夏夜来得灿烂、繁多,但也有它的凄美、苍凉。 
  朱总管已经在南王府耽了十几年了,从小厮熬到总管并不容易。他虽然在王府住了那么久,可是晚上也不太敢一个人走在园子里。 
  朱色,就是红色。 
  朱总管的名字,让你一看就知道是讲颜色的。 
  他姓朱,单名”绿”。 
  朱绿。 
  朱总管‘还有三个兄弟,都是以颜色为名。 
  老大朱蓝。老二朱白。朱绿是老三。老么是朱青。 
  朱总管的父母一定很喜欢各种颜色,姓已经有颜色的意思了,连名字都直截了当地取之颜色。 
  朱绿却不喜欢绿色的衣服。 
  当然绿色的帽子更不喜欢了。 
  ——这一点,只要是男人,一定都不会喜欢的。 
  今夜朱总管穿了件深蓝色的棉袄,勉勉强强地巡视南王府一圈。 
  这是他每天晚上睡觉前,必须做的事。 
  不可能有小偷敢到南王府内偷东西,这一点朱总管比谁都清楚,可是每天晚上,他还是要巡视一番。 
  ——一个人活着,有时并不是只为了自己,这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为了别人而活着的。 
  ——如果你已经担起了一付担子,就不能随便放下去。 
  朱绿的担子就是明知道没有人敢来偷东西,仍要每晚巡视一次。 
  巡视完了“听月小楼”后,朱绿缓缓地松口气,他决定回房后一定要他老婆起来替他炒几样下酒的菜,然后再陪他喝几杯。 
  月本无声,月怎么能听,就因为月无声,所以也能听。 
  听的就是那无声的月,听的就是那月的无声。 
  有时候无声岂非更胜于有声? 
  没有月,却有星。 
  星光静静地酒在窗纸上。 
  月无声,星也无语。 
  听月小楼里也静悄悄的。 
  现在已是半夜了,也正是人们入睡的好时刻。 
  花舞语早已入寐了。 
  她就住在听月小楼。 
  南王府内更早就静静的。南王爷杨铮“住阁疗养”,戴师爷在旁侍候。 
  这正是手下们松懈的好时刻,所以该溜的,早已溜出去玩,偷懒的早已人梦乡。 
  南王府今夜就好像一座空城般的静悄悄。 
  寂静的听月小楼忽然闪出一条人影,飞身纵入林中。 
  人影纤细,就仿佛是女人。 
  她一身夜行人打扮,连头都蒙住,只露出一双闪着智慧的眼隋。 
  她落入林内,四周望了望,轻巧地跃起,一闪没入黑暗中。 
  再次无声地落在王爷寝室门前,黑衣人双眼扫了扫,轻轻推开房门,迅速地闪入。 
  房内漆黑,夜行人却女如临旧地般地搜了起来。 
  手法熟练、仔细,一看就知道是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人。 
  一会儿的工夫,已搜完整个房间,看黑衣人的样子,仿佛没有找到她要我的东西。 
  穿黑色的夜行衣,走在黑夜里,就仿佛一粒米放在一堆米里一样。 
  夜行人纵身飞出王爷寝室,只几个起落,就已飞人工爷书房。 
  书房一样漆黑。 
  夜行人轻巧迅速地四处搜寻。 
  她一间找过一间,到底在找什么? 
  珠宝,或是贵重物品,还是文件书信,搜寻的结果还是失望。 
  夜行人有点懊恼,她再望了四周一眼,转身欲从窗户出去时,突然窗外飞人一人影。 
  夜行人门身,双手如利刀般地切向飞入人影。 
  双手连环,快速且狠毒。 
  她的秘密决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所以她必须杀死这飞入的人影。 
  六六三十六招,只在弹指之间,却仍未伤着人影。 
  夜行人准备使出绝招时,突听:“你应该一出手时,就使出本门绝学。” 
  听到这句活,夜行人立即注手,双眼露出诧异。“你是——”“天青如水,飞龙在天。” 
  “几月儿日?”夜行人间。 
  “三月初七。” 
  这是日期,不是人的名字。也许不是日期,而是一个约好的暗号。 
  但是现在这个暗号却代表一个人,属于一个极庞大秘密组织的人。 
  四百年来,江湖中从未有过比“青龙会”更庞大严密的组织。 
  它的属下有三百六十个分舵,分布天下,以太阴历为代表。 
  “三月初七”,就代表它属下的一个分舵的舵主。 
  “是你?”夜行人感到惊讶。 
  “你一定想不到‘三月初七’就是我。” 
  星光从窗外投射进来,照在这个人的脸上,只见这张美丽纯洁的脸上完全没有一点机诈的样子。 
  这个人赫然就是因景小蝶。 
  她笑嘻嘻地望着夜行人。“很少有人知道我也是‘青龙会’的人。” 
  “实在想不到。”夜行人叹了口气。”我连做梦都没有梦过。” 
  因景小蝶很”纯洁”地笑了笑。“我也想不到你会在今夜就动手了。” 
  “错过今夜,恐怕难再有此良机。” 
  “今夜之后,蛇已被惊,哪会有良机呢?”因景小蝶笑意中,含有讥意。 
  “那依你之见?”夜行人仿佛看不出她笑意之讥。 
  “我十六岁时初来此地,也怀着和你相同的心理,想早一点立下功劳。”因景小蝶连叹息声都很好听。“唉!结果差点连命都丢了。” 
  “哦!” 
  “杨铮表面看来仿佛是没有心机的人,如果你也这样认为,我劝你趁早替自己订副棺材吧。”困景小蝶轻声如啼。 
  “戴天更是不可想像的人。” 
  “是吗?” 
  “不管你在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什么场所,只要和戴天聊过话,哪怕只是无关痛痒的话,他都会做成记录,然后存档。”因景小蝶说:“也许这一份存档,他一辈子都用不到,可是只要他想对付你,那这份存档就成为你的弱点。” 
  夜行人很仔细地听着。 
  “只要和他见过一次面的人,在他的档案里,就有你的资料。”因景小蝶说:”包括你和我。” 
  “杨铮呢?”夜行人问。“他连王爷也做资料?” 
  “是的。” 
  夜行人视线落在好遥远的地方。“我想我已有戴天的弱点了。” 
  “错了。”因景小蝶说。 
  “为什么?” 
  “你以为知道他也将王爷做成资料档案,就是拥有他的弱点?” 
  “你认为呢?” 
  “如果以为这就是他的弱点,那你实在太悲哀了。”因景小蝶仿佛很同情她。 
  夜行人一点也不生气,她只是笑笑。“现在我该怎么做?” 
  “赶快回房睡觉,就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 
  “就这样?” 
  “对的。” 
  “好。” 
  夜行人转身离去。 
  困景小蝶静静地望着远去的夜行人,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她缓缓地关好窗户,然后打开门,轻松地走出,再将门关好。 
  书房内又恢复寂静。 
  真的寂静吗? 
  就在因景小蝶关好门离去后一会儿,寂静的书房内,突然有了脚步声。 
  轻微,但听得出是脚步声。 
  书房的墙角阴暗里走出一个人,他走至星光处,停足凝望着窗外。 
  星光撒在他的脸上,清清楚楚地看出他就是那个总管,朱绿。 
  朱总管刚才一直待在书房内,为什么困景小蝶和夜行人没有发现? 
  以因景小蝶他们那样的高手,为什么没有”觉房内有人? 
  是朱绿的武功比她们更高? 
  还是她们的警党性并没有像她们的武功那样高?都不是。 
  因景小蝶她们既然能被派到这里做密谍,功夫能差?警觉能低吗? 
  她们没有发现朱绿,那只因为朱总管太平凡了。 
  “平凡”。 
  平凡得让你不觉得他在你身旁。 
  平凡得让你不注意。 
  就因为他太平凡了,所以你才没办法注意到他。 
  “平凡”说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如登天。 
  一个人要经过多少痛苦?多少凄凉?多少辛酸?才能达到——平凡。 
  从平凡的出生,然后长大,再在社会里闯天下,做一些不平凡的事。 
  从一切不平凡里去找更“不平凡”的经历。 
  有的人会得到不平凡的成功。 
  有的人会得到不平凡的失败。 
  可是,会得到“平凡”结果的人,是少之又少。 
  “平凡”,多么平凡的两个字。 
  可是又有几人能做到达两个字,——如果你是一个“平凡”的人,那一定过得很幸福快乐了。 
  平凡。自开天以来,上帝就赐予我们这个权利。 
  可是,我们却疏忽它,不要它。 
  这是多么深远的悲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