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二部 第三章 十三把薄刀

作者:古龙

浓雾、流水。梅花傲然。 
  今夜居然有雾。 
  雾在流水上,在梅花林中,在小木屋旁。 
  溪水在黑夜里默默流动,梅花在黑暗中依然挺立。溪上的雾浓如烟。 
  凄凉的夜、凄凉的河、凄凉的天气。 
  小木屋也一样凄凉。 
  藏花走人梅林,走过溪水,走近小木屋,她停足凝望着小木屋。 
  她看得很专心、很仔细、很有感情。 
  ——看得很有感情,藏花眸中的感情浓如雾,浓如秋。 
  她和小木屋一点关系也没有,又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为什么她的眼中会有如此浓的情感,有风吹过。浓雾被吹散了些,但随即又迷漫在小木屋的四周。 
  雾中的藏花一步一步地走近小木屋,她伸手抚摸着小木屋的木墙。 
  摸得很慢,摸得很轻。 
  就仿佛异地游子回到家乡时,在抚摸他所熟悉的一切。 
  藏花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一种无法形容的表情,她的手竞然有些抖。为什么?她为什么会有如此的举动? 
  藏花将手缓缓地伸向门把,握着门把上的锁,另外一只手拿出一把钥匙。她将门打了开来。 
  木屋里依旧只有一桌一床一椅、一个粗碗、一盏瓦灯和一个红泥的火炉。 
  藏花走入,屋内漆黑如墨,她却仿佛很熟悉地走至椅前,慢慢地坐了下去。 
  桌上有瓦灯,她没点,也不想点燃。 
  浓雾随着打开的门飘了进来,立即迷漫整个房内,也笼罩了藏花。 
  她在黑暗中默默地凝视着屋内的每个地方,就宛如游于在凝望家乡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藏花依然连姿势部没有改变,她就这样地坐着,直到双腿感到有点发麻,才轻轻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走至左边的墙角,蹲了下去。 
  夜未深,瓦灯里还装满了油,但没有点燃,所以屋内依然是漆黑的。 
  蹲在地上的藏花仿佛在沉思,又仿佛在考虑,最后她终于伸手翻开地上的一块木板。 
  然后从木板下的地洞里提出个生了锈的铁箱子。她深深地注视铁箱子。 
  她的眼睛在黑暗中看来就宛如夜星。 
  她轻轻地打开铁箱子。 
  铁箱内摆着一个火褶子。她终于拿起火招子,打亮了火招。 
  光芒立刻激射出,照亮了藏花,照亮了屋子,也照亮了铁箱子。 
  病房内灯火亮如白昼。 
  杨铮虽然在问戴天,眼睛却望着窗外。 
  “她去了?” 
  “去了。”戴天回答。 
  “她的胜算有几成?” 
  “四成。” 
  “四成?”杨铮望着窗外,“大多了。” 
  “不多,正好。” 
  “哦?为什么。” 
  “如果她有十成的把握,我们的计划一定失败,她只有两成,计划更失败了。”戴天说:“青龙会会相信你派出这样的一个人来拿离别钩?” 
  杨铮同意地点点头。 
  “菜人人会炒,可是好不好吃,就得看功夫了。”戴天说。 
  杨铮的目光落在窗外,落在夜星上,他的心却在夜星下,在远方的某一个地方。 
  火摺一打着,铁箱里就有件形状怪异的兵刃,闪起一道寒光,直逼藏花的眉睫。 
  她不禁打了个颤抖。不知是为了寒冷,抑或是………藏花注视手中的离别钩,喃喃自语。 
  “离别钩,有人让你出世是为了相聚,可是没有想到你所带来的,却只有离别,”离别钩无语,寒光却闪动得更厉害,仿佛在抗议。 
  “你既然已死了二十年,为什么有人还要你再复活呢?” 
  离别钩在火光下,竟然发出淡淡的幽怨。 
  “你这次的复活能带来相聚吗?” 
  “不可能。”藏花自己回答。“你带来的只有痛苦、无奈、悲哀和断肠。” 
  离别钩如果有灵性,会说话,它是否能反驳藏花的话? 
  藏花仍然望着它,望得好深好专也好静。

  “她现在是不是应该已经拿到了离别钩,”杨铮这次是望着戴天。 
  戴天望望窗外的夜色。“照时间,她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 
  “那就是指,如果有攻击,现在也应该展开了?” 
  “是的。” 
  灯光灭了,大地间只有浓雾。 
  藏花走出木屋,关好门。她手中抱着一个生了锈的铁箱子。 
  梅林中好像一点异样都没有,流水依旧在默默地流动着。 
  浓雾依旧笼罩大地,梅花依旧挺拔。 
  藏花走过溪水,走人梅花林中。 
  在溪水的尽头仿佛有一点亮光在闪动。 
  ——在此时此地怎么会有这么一点亮光在闪动,藏花显然没有发现溪水尽头的那一点亮光,她继续走人梅林。 
  梅林中雾浓得伸手不见五指,藏花却如临旧地般地疾步而行。 
  哪个地方该拐弯,她就拐弯,哪个地方有石头绊路,她就绕开。 
  她在浓雾的梅林中走,竟好像是半夜里走在自己家中,不开灯一样的熟悉。 
  残秋如雾,深夜寂静。 
  藏花走在静寂的梅林中。 
  浓雾中忽然响起一阵轻微的异声,很轻很轻的声音来自聋花的头上。 
  声音轻微得令人不会去注意它,藏花却听见了,她立即警觉地抬头望。 
  空中除了雾,还是雾,根本就看不见任何东西。 
  藏花却忽然纵身而起,冲向声音发处。 
  就在她刚飞起时,左边突然发出一声“咻”的响声,紧跟着一团火球射向藏花刚刚站立处,然后就看见一团火迅速燃起。 
  一圈一图地往上燃起,一圈一圈地逐渐缩小,最上面的一个小火圈正好是发出异声的地方。 
  数圈火圈形成“塔”状,正好将藏花围住。 
  藏花刚才纵身而起时,在空中她就已看见来自左边的火球,所以当火圈燃起时,她立即落下。 
  她为什么要落下呢?为什么不飞出? 
  藏花是想飞出去,可是在她飞起时,她的头却已顶到绳圈的顶端。 
  一顶到绳圈,她就知道已无法闯出了,这种绳圈用的绳子,是来自苗疆地区的一种山藤,将皮取起,然后浸泡在酒中八八六十四天后,再编结而成的绳子。 
  这种绳子用刀剑是砍不断的,而且又耐烧。 
  被这种绳于套住后,怎么挣扎都没有用的。如果碰到藏花现在这种情形,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等着被烧死。 
  火越烧越大,圈子却越来越小。眼看着快要烧到藏花了,她却一点也不急。 
  ——不急才怪。 
  她望望四周,看看是否有空间能逃出去。 
  没有。 
  一点空隙部没有。 
  浓雾中的火焰,看未就仿佛来自地狱。 
  藏花也快入地狱了。 
  孔明灯内的火焰也很旺,所以房内也特别亮。 
  杨铮凝视火焰。“如果遭遇攻击,会是种什么样的招待? 
  戴天想了想。“离别钩是青龙会势在必得的东西,藏花虽然是个女人,却从没有一个人见过她的真功夫,如果要我和她交手,我还真有点怕,”他望向杨铮,接着说:”如果青龙会这一次出手,一定会让藏花吓一跳的。” 
  火辣辣的招待,的确令藏花吓一跳。 
  火圈越缩越小:藏花已感觉到那刺骨的热气,也已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 
  杨铮轻轻吁了口气,转头望向夜空。 
  “藏花这个人,我倒挺欣赏的。”杨铮笑了笑。“在某些方面,她跟我满相像的。” 
  戴天没有回答,他知道杨铮一定还有话说。 
  “我现在的心情,竟然有一点患得患失。”他苦笑。“希望青龙会这一次的招待,不要令她受不了。” 
  藏花”誓下次一定不再吃烤鱼了,她终于知道被烤是什么滋味了。 
  她的衣服已有几处烧了起来。她赶紧拍熄掉。一手抱着铁箱子,一手还要拍多处的火苗,实在很不方便。 
  铁箱子。 
  藏花突然想起饮箱子。然后她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带有泪水的笑容。 
  就在她笑容刚展开时,她双手抱着铁箱子,高举过头,她的人也已冲趄,冲上火圈的顶端。 
  铁箱子碰到火圈顶端,藏花的入仍向上冲起,于是火圈跟着飞起。 
  人带着火圈飞向溪水。 
  “嗤,’的一声,接着河面上就冒起白烟,河水也冒着气泡。 
  过了一会儿,藏花才从水底站起,深深地呼了口气,然后满足地摇摇头。 
  “老盖仙真残忍,居然喜欢烤鱼。” 
  藏花用手压了压头发,等水稍微压掉些,才向河边走去。 
  走了三步,藏花脸上突然露出痛苦之色,左腿接着弯了下去,然后河面上迅速冒起鲜红的血。 
  她一、咬牙,右脚一蹬,人立即离水落向岸边。 
  河里紧跟出一人影,手持东流武士刀,一刀扫向藏花的腰部。 
  藏花人一落地,马上就地向前一滚,躲过那凌厉的一刀。 
  人影落下,左手按地,右手持武士刀,横举过眉,右脚伸直贴地,左腿弯曲,双眼如刀锋般地射向藏花。 
  藏花左脚略弯,左小腿中有一道血痕,鲜血不断地流出。 
  她一看持武士刀的人,就知道他是来自扶桑的忍者。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东流忍者神秘的‘忍术’之一,‘水杀’?”藏花心想:“我怎么从未听说中原武林中已有人学会了这种迹近邪术的武功?” 
  古老相传,“忍术”是~种能使自己的身形在敌人面前突然消失的方法,或是突然出现的武功。 
  要学会这种神秘的”忍术”,便得断绝情欲,将自己完全奉献给“忍术”之祭礼,其过程之艰苦卓绝,直非人所能忍受,是以就算在东流武林中,能通忍术的忍者,通常也都是被视为鬼魅的神秘人物。 
  藏花忍住左腿的疼痛,大敌当前,她不能有一点疏忽。 
  ——疏忽就是死。她注视忍者。“阁下来自东流,”“是。”声音就跟他的人一样冷。&nb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部 第三章 十三把薄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