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一部 也是前言

作者:古龙

狭小、昏黯、阴湿、毒虫横生的天牢。又瘦又小、又脏又臭、双腿残废、还不停咳嗽的老人。九月的阳光虽艳却温柔,她轻柔地从天牢气窗外斜照进来,把咳嗽老人的影子,轻柔地投影在地上。老人用双手撑起身体,拖着双脚,在地上绕圈子地爬行着。这是他唯一能做的运动和娱乐。拖着毫无知觉的双腿,在粗糙的岩石上擦着、磨着。看着自己腿上的皮肉绽开,血液畅奔,这老人的眉宇间隐隐透出一种快意,一种残酷的快意。 
  ——肉体上的伤痛,有时岂非也是种发泄。一种自我虐待的发泄。 
  空中有一片落叶在秋凤中挣扎飘荡着,似乎在找寻着自己的归处。 
  ——落叶尚知归根,浮游异乡的浪子们,你们可找着了归处? 
  落叶穿过阳光,从气窗飘进,无力地飘落在老人面前。仿佛它也知道,这老人的生命已将结束,所以赶来和他做个伴。 
  落叶已知秋,老人可知道今天是他在这天牢七年来的最后一天了?老人凝视落叶,落叶枯黄。老人憔悴、衰老、疲倦的脸上,忽然露出种又虔诚又伤感的神色,淡淡他说:“天上地下,再也没有任何事能比死更真实。” 
  老人叹息,轻轻地将落叶抬起,轻轻地放入怀中,轻得就宛如情人的拥抱。 
  寂静的长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老人不语。 
  脚步声渐近、停止。开锁的声音清晰而响亮地在牢中回荡着。 
  落叶纷飞,“秋决”已到,老人的脸上并无恐惧之色,有的也只是那么一丝丝无奈。 
  开锁的官差领头在长廊上走着,狱卒一左一右地架着双腿残废的老人在后头一步一步地跟着。 
  长廊凄凉而庄严,咳嗽老人脚上的链铐不时地与石板发出磨擦声。 
  那种声音就宛如老鼠临死前的尖叫,听起来是那么令人心惊。 
  当他们一行人走至长廊中段时,领头的官差突然回身蹲低,他的双手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了两恨细长的尖针。 
  他快而准地将尖针刺入老人残废的小腿之玉泉穴。 
  两名架着老人的狱卒还搞不清楚什么事时,已被持针的官差打倒了。 
  本已残废的老人竟然固两根尖针刺入而站着。 
  一股黑血由玉泉穴涌出,顺着尖针而滴落在石扳上,持针的官差静挣地望着老人。 
  咳嗽老人苍白的脸上逐渐地红润了起来,腰l逐渐地挺直。 
  他忽然旅起双臂,然后就听到一连甲爆竹般的声音从老人身体里响起。 
  惟淬疲倦咳嗽的老人仿佛已不见了,而站在那里的人,是一个脸上带着冷冷淡淡、似笑非笑表情的人。 
  持针官差忽然抽出一柄刀,一柄其薄如纸的刀,一柄有着淡蓝色光芒的薄刀,恭敬地交给老人。 
  淡淡蓝色刀光映在老人脸上。 
  就在握住刀的这瞬间,老人恢复了往日视功名富贵如尘上,却把名马美人视如生命的世袭一等侯狄小侯狄青鳞的样子。 
  淡淡刀光,淡得就仿佛而后高挂夜空的那一轮弯月。 
  刀不动,狄青鳞也不动。 
  除了他的眼睛外,他这个人仿佛已经在握刀的这一瞬间化戌了一座石像。 
  他的精、他的神、他的气、他的力、他的灵、他的魂仿佛都已在这一瞬间完全投入他握住的这柄薄刀里。 
  狄青麟凝视着薄刀,过了很久才开口,说的却是一件和这柄刀完全无关之事。 
  “你一定很久很久没有好好地吃过一顿饭了,因为你脸上有饥色。” 
  待针官差不懂他为什么会突然说起这一句话。 
  “名家铸造的禾!器也和人一样。”狄青鳞的眼睛亮,如刀锋。“不但有相,而且有色,久久不饮人血,就会有饥色。”狄青鳞的目光从刀上移向遥远的地方,他的眼神里忽然闪出一抹仇恨。 
  “杨挣,这七年来你活得可愉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