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二部 第六章 三弦的哀怨

作者:古龙

他每天都卖到天亮。 
  他每天都想不做,可是一想到那些每天都要到达里吃面的穷朋友,他还是每天都卖到夭亮。 
  这里的面不但好吃,又便宜,而且还可以赊帐。如果陈老头忽然有一天不卖了,那些人很可能就要挨饿。 
  天这么寒,地这么冻,每一天的日子都过得如此漫长艰苦,而生命又偏偏如此短促,他为什么还要卖这么晚?为什么不早一点睡? 
  ———个人活着并不是只为了自己,这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为了别人而活着的,如果你已经担起了一付担子,就不要随便放下去。 
  陈老头心里叹着气,用大拇指压了压烟斗里的残余烟丝,然后一口一口用力地吸着。本已快灭的火种,又重新亮了起来。 
  烟雾从陈老头的鼻孔缓缓喷出。 
  这个面摊就在监牢后面的巷子里,也正好是老盖仙房门的左边。所以有时没有事的老盖仙常常跑去找陈老头聊天喝酒。 
  陈老头的酸辣面最合老盖仙的口味,尤其是在天寒地冻的夜里,能吃上一碗关味的酸辣面,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今夜老盖仙很早就躲进被窝里,可是翻来覆去地,总是睡不着,心里好像有成千上万解不开的事在烦着一样。 
  最后他终于决定到陈老头那儿去喝个几杯,两个孤老头在一起,或许很容易打“时间。来到面摊,老盖仙还未开口,就已看见陈老头用一种很惊讶的人情看着他。”你病了?“陈老头的声音也带有惊讶。”病了?“老盖灿一愣。”没有呀!”“没有病,这个时候你不在被窝里睡着,跑来这里干什么?”“来灌你几杯酒呀!“老盖仙找了个位子坐干”。“在这种鸟天气里,不喝个几杯,实在对不起自己。” 
  “老样子?” 
  “对的。” 
  “对的,对的。”陈老头边切菜边喃喃自语。“每次切五碟菜,剩回来的还是五碟菜。” 
  他不知道,有些人喝酒是不吃菜的。就算叫菜,也只不过是拿来点缀,拿来看的。 
  就仿佛一个人半夜里寂寞得要死,他家里有大鱼、大肉,上等好酒,他也情愿到路边摊上去吃喝。 
  他吃的不是酒菜,而是那里有人,有人的气息。 
  一碟豆腐干、一碟猪耳朵、一碟白切肉、一、碟卤牛肉、一碟花生米。 
  五碟小菜摆在桌上,杯子两个,酒两壶。 
  老盖仙、陈老头两人面对面而坐。各人面前一个杯,一壶酒。 
  杯中有酒,烧刀子。 
  “桌前一壶酒,能更几回眠?”老盖仙喝了一杯。 
  “欲投向处宿,隔桌间酒夫。”陈老头不服输地,也喝了一杯。 
  老盖仙看着他喝下一杯,苦笑着,转头望向门外,望向夜空,望向远方。 
  “人老多言。”老盖仙感慨他说,“其实他们并不是唠叨,他们只是怕静而已。”这是真言。 
  老人话多,噜苏,并不代表他们唠叨。 
  他们只是怕静而已。 
  “静”,多么平凡的一个字,也多么难了解的一个字。 
  老人多言,是怕无语。 
  动物出声,是怕静。 
  “所以年纪越老的,话越多,也越唠叨。”陈老头吃了三口菜。“你说对不对?” 
  “对。”老盖仙也吃了三口菜。“当然对。” 
  “其实他们的唠叨,都是经验之谈。”陈老头叹了口气。 
  “可是年轻的一代,不愿意听,也不愿意遵从。” 
  “所以这个世界上,才永远有老人和年轻人之分。”陈老头笑了笑。 
  “现在是这样,千年以后,也是这样。”老盖仙大笑着说:“这是万年不变的道理。” 
  两人的笑声,由小面摊扩散出来,逐渐在夜空中荡漾着。 
  荡漾,荡漾着。 
  他们两人的笑声还未断之时,他们的脸上忽然出现一种奇异的表情。 
  ——无论那是种什么样的表情,都绝不是欢乐的表情。 
  死一般的黑夜静寂中,远处忽然随夜风传来了一阵低沉凄凉哀怨的三弦声。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这三弦声听来就仿佛未自地狱。 
  ——来自地狱的声音,你听过吗? 
  仙乐是种什么样的乐声?一一没有人听过。 
  地狱传来的声音——你听过吗,没有。 
  绝对没有人听过。 
  如果有一种令人听起来觉得可以让自己心灵变化,甚至可以让自己整个人溶化的“乐声”,人们一定认为这种“乐声”是仙乐。 
  老盖仙和陈老头并没有溶化,他们已沉醉,醉在那如泣如诉的三弦声里。 
  弦声渐近,随着弦声同时而来的,是一个人的脚步声。 
  窄巷虽窄,却不长,巷口出现一位手抱三弦而弹的老人。 
  他的身材本来应该很高,现在却已经像虾米一样萎缩询偻,满头头发已经开始泛白,脸上的皱纹,多得让你一时数不清。 
  在这种天气这种时候,他为什么要到达窄巷来,是来吃面?或是来此弹三弦,如果是来弹三弦,他又弹给谁听,弦声单调,却很容易钻入人的内心深处。将那深锁在骨髓里不愿记起的往事,一件一件地勾了出来。 
  老盖仙他们还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静静地沉醉着。 
  三弦声悲凄,仿佛一个久经离乱的自发宫娥,正在向人诉说着人生的悲苦。 
  生命中纵然有欢乐,也只不过是过眼的烟云,只有悲伤才是永恒的。、一个人的生命本就是如此短促,无论谁到头来总难免一环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要挣扎奋斗?为什么要受难受苦,为什么不明白只有死才是永恒的安息? 
  “铮骼”一声,然后弦声又开始诉说着死的安详和美丽,一种绝没有任何人能用言语形容出的安详和美丽,只有他的三弦才能表达。 
  ——因为他自己本就已沉迷在“死”的美梦里。 
  死神的手仿佛也在帮着他拨动三弦,劝人放弃一切,到死的梦境中去永远安息。 
  在那里,既没有苦难,也不必再为任何人挣扎奋斗。 
  在那里,既没有人要去杀人,也没有人要逼着别人去杀人。 
  这种“弦声”,无疑也是任何人都不能抗拒的。 
  陈老头的手已开始颤抖,衣衫也已被沁出的冷汗湿透。 
  一一生命既然如此悲苦,为什么一定还要活下去,夜色更暗,弦声更悲戚。 
  没有希望,没有光明。 
  弦声又仿佛在呼唤,陈老头仿佛又看见了满面笑容的亡妻在“那里”向他招手。 
  她是不是在劝他也去享受那种和平美丽,雪仍下着,哀怨的弦声就仿佛是和雪同时从虚无飘渺间发出来的。 
  缥缈的弦声,就像是远方亲人的呼唤。 
  老盖仙的心灵里,已起了种奇妙的感应,他整个人都似已与弦声溶为一体。 
  诺言、杀人流血的事,忽然间都已变得很遥远很遥远了。 
  老盖仙整个人部已松弛了,弦声已将他领入了另一种大地,那里没有戾气、没有刀、没有杀人没有.暴力,也没有“诺言”。 
  老盖仙的眼中已渐渐发出迷茫的光芒,他的人也已渐渐放松了。 
  但是他的手却紧握着酒怀。 
  握得很用力。 
  指头夫节已因用力,而变得发白。 
  雪越下越大,弦声也越来越哀怨。 
  陈老头整个人已瘫痪了。老盖仙的手指更白了,已在发抖。 
  老盖仙握杯的手,忽然扬了起来。 
  手一扬,弦声停,弦断。 
  他为什么要挥杯击断弦? 
  弹弦的老人拾起头,吃惊地看着他。 
  弦断声停,老盖仙整个人虚脱了下来,额头冷汗直冒,脸色苍白得在夜里看来就仿佛是白玉。 
  “就算我的弦声不足入尊耳,可是三弦无辜,阁下为什么要击断?”弹弦老人愤怒他说:“阁下为什么不素性击破我的头?” 
  “三弦无辜,人也无辜。”老盖仙淡淡他说:“与其人亡,不如弦断。” 
  “我不懂。” 
  “你应该懂的。”老盖仙说:“可是你的确有很多事都不懂。” 
  他冷冷地望着弹弦老人,接着说:“你叫别人知道人生短促,难免一死,却不知道死也有很多种。” 
  ——死有轻于鸿毛,也有重如泰山的。 
  “一个人既然生下来,就算要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死得安心。”老盖仙说。 
  ——生命的意义,本就在继续不断地奋斗,只要你懂得这一点,你的生命就不会没有意义。 
  人生的悲苦,本就是有待于人类自己去克服的。 
  弹弦老人的发际上已沾满了雪花。他缓缓地走迸面摊,他的神色看来很痛苦很沮丧。 
  “我活着却只有痛苦。”他的声音听来也很沮丧。 
  “那么你就该想法子去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去减轻你的痛苦,否则你就算死了,也同样的痛苦。”老盖仙说:“死,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有经不起打击的懦夫,才会用死来解脱。” 
  “可是我的痛苦却非得用死才能解决。”弹弦老人说。 
  “为什么?” 
  “因为我……”弹弦老人越说越小声。 
  老盖仙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你说什么,说大声一点。” 
  弹弦老人的嘴虽然在动,但还是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他的头却越来越低,仿佛很痛苦似的。 
  “说大声一点。” 
  老盖仙急于想听他为什么只有死才能解决痛苦,只好凑过去,在他的脸旁,大声问:“为什么只有死才能解决你的痛苦?” 
  “因为……”老人抬起头来,忽然一笑。“因为你不死,我就得死。” 
  这句话还未说完,弹弦老人已用三弦的弦缠住老盖仙的脖子。 
  这一突来的变化,令陈老头吓得半死。 
  老盖仙双手想拉开弦线,但老人却勒得更用力。老盖仙的脸色已因不通气,而涨得满脸通红。 
  双脚一蹬,腰一提,整个人就从弹弦老人的头上翻过去。 
  人一落地,脖子上的弦线也松脱。 
  老盖仙刚想摸摸脖子时,老人手中的弦线已如钢针般地刺了过来。 
  一刺一刺再一刺。 
  弦线在老人的手里,就像剑在薛衣人的手里一样。 
  刺刺不离老盖仙的喉咙,一瞬间老人已刺出五五二十五刺。 
  老盖仙差点闪不掉这密急的连环刺,好在面摊里,有很多的桌椅可以利用。 
  刺完二十五刺后,老人忽然停住,静静地望着老盖仙。 
  “好,不愧为‘相思剑客’。” 
  老盖仙一愣,疑惑地望着老人。 
  “你——你是谁?” 
  老人安然大笑。 
  “今夜之前,没人认识我。”老人说:“明天开始,人们将讨论我。” 
  “你是专程来杀我的?” 
  “是的。”老人笑着说:“你是我十二计划的第一个。” 
  “十三计划?”老盖仙问:“什么叫十三计划?” 
  “到了阎王那儿,他一定会告诉你。” 
  “好。”老盖仙也笑了。“我到了那儿,一定问他。” 
  “在你死之前,我让你看一样东西。” 
  弹弦老人从背后解下一个包袱。 
  原来他背后绑着一个包袱,老盖仙刚刚没注意到,所以也就没看见。 
  包袱放在桌上,老人微笑中带着得意神色,谩慢解开。 
  “我保证你看了这个东西,一定不相信,一定会吓一跳。” 
  “我已经活了五六十年了,该吓的,早已吓光了。” 
  “是吗?” 
  老人终于解开了包袱。他伸手握住包袱内的东西,然后抬头注视着老盖仙。 
  他的手缓缓举起,一道闪光随之而出。 
  老盖仙整个人突然愣住了。在老人的手刚离开包袱时,他就已瞧清那是什么东西,但是心里却希望是自己眼花,等老人的手完全举起,他已不能不信,所以他才会愣住,呆住。 
  不可能,这件东西怎么会在他的手里? 
  老盖仙再睁大眼睛看个仔细。 
  没错。 
  老盖仙不信地摇着头,嘴里喃喃他说:“怎么可毙?” 
  老人得意地笑着。“这就是帮助我完成十三计划的主要工具之一。” 
  老人手上到底是举着什么,为什么会令老盖仙如此惊吓,这世上还会有什么东西,能让他吃惊不信?

  弹弦老人手上拿的也不是什么特别东西,只是一件武器。 
  一件形状比较怪一点的武器。 
  一件既不像刀,也不像剑,前锋虽然弯曲如钩,却又不是钧的武器。 
  老盖仙注视着这件怪兵器,用一种有点“抖的声音说着:“离别钩。” 
  (第二部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