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三部 第一章 弹三弦的老人

作者:古龙

“弹三弦的老人”。 
  藏花听到这个名字,已是老盖仙死后的第三天了。 
  藏花现在就站在老盖仙旁。 
  老盖仙就躺在“传神医阁”的“太平房”里。 
  脚前两炷香。青烟无力地飘着。 
  藏花凝视着老人在长台上的老盖仙,她就这样不动地已站了半个时辰,她的眼睛已有血丝浮出,眼眶也有水雾在滚动。 
  她的嘴唇已因用力吹着,而沁出了血。 
  ——虐待自己,岂非也是发泄的一种。 
  这是第二个从她手边“离别”的人。 
  第一个是钟毁灭,虽然他现在是生是死,尚未可知。 
  第二个就是老盖仙了,虽然事情不是发生在她的身边,但终究她有责任。离别钩是在她的手上被抢去的。 
  如果她不失掉离别钩,也就不会有“弹三弦的老人”拿着离别钩来使老盖仙“离别”。 
  这一笔帐,也应算在青龙会的头上。 
  只可惜青龙会就好象欠了亿万赌债的赌徒一样,始终不敢出来见人。 
  藏花凝注老盖仙合起的眼睛。 
  或许有一个人一定可以找得到青龙会,就算找不到,他多少也跟青龙会有一点牵连。 
  藏花决定面对他,不再躲着他。 
  早晚要碰面的,又何必一味地躲着。 
  “躲”终究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 
  杨铮“病房”内的梅花,虽然已离枝多日,却依然盛开。 
  杨铮虽然还是躺在床上,不能下床,但神色已比前些日子好多了,人也显得有精神多了。 
  他现在就用一双精力充沛的眼睛望着藏花。 
  “我们有几天没有碰过面了?” 
  “还剩五天。” 
  今天是十月初七,离十五天期限还有五天。 
  杨铮苦笑。“你记得真清楚。” 
  ‘我不能不记清楚。“藏花说:“人是我从你手中借走的,十五天是我答应你的。” 
  “既然是你答应的,离期限还有五天,你这么早来干吗?” 
  “我已不能不来。” 
  “为什么?” 
  “我不想做缩头乌龟。”藏花说:“人我已弄丢了,离别钩也是从我手中被抢走的。” 
  藏花望着杨铮,接着说:“你看着办。” 
  “五天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杨铮将目光移向窗外的远方。 
  远方有一朵淡云在轻游。 
  “至于离别钩并不能怪你。”杨铮的目光仍停留在远方。 
  “青龙会势在必得,换做任何人去拿,结果可能比你更糟。” 
  杨铮的反应,实在出乎藏花的意料之外。 
  人犯弄丢了,上头如果追问起来,是会砍头的,杨铮却好橡不在乎。 
  丢掉离别钩,就好像是剑客握剑的手上大拇指被削掉,终生不能再使用剑,杨铮仍是一付无所谓。 
  藏花用不信的眼光盯着杨铮,就仿佛他是来自远古的洪荒异兽。 
  “你是人吗?”藏花居然这样问。 
  杨铮笑了笑,回过头来,用一双带有笑意的眼睛望着藏花。“你认为我的反应,跟别人不一样?” 
  “何止不一样,你的反应简直不是人类的反应。” 
  “那我要怎样做才合乎你的要求?”杨铮说:“是不是要把你关起来?” 
  “至少你也该问问我,钟毁灭到哪里去,离别钩被谁抢去。” 
  “不必。” 
  “不必的意思是什么意思?” 
  “不必的意思就是我相信你。” 
  “相信我?”藏花问:“相信我什么?” 
  “相信你一”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杨铮笑着说:“以你的个性,会计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 
  “不会。”藏花说:“我非把那什么龙头剁下来煮汤不可。” 
  “赶紧去剁。” 
  “只可惜那个龙头就像乌龟头一样,总是缩在壳里。” 
  “听说要使乌龟头出来的办法是,去拨弄它的尾巴。” 
  “我找不到它的尾巴。”藏花说:“没有尾巴,我怎么去拨开?杨铮又将头转向窗户。窗外草地上有不少的病人在散步。”人类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杨恃说:“最可怕的敌人,却是朋友。” 
  他淡淡地接着说:“但是有一种敌人,却是最悲哀,最无奈的。” 
  “哪种敌人?” 
  “奸细。” 
  “奸细?” 
  “是的。”杨铮说:“当奸细的先决条件,就是没有自己。牺牲算是最幸运的事,有时候还得忍受各种无法想象的凌辱,甚至为了达成任务,而杀死自己的亲人,这种事也时常发生。杨铮又在凝视着藏花,他说,”自远古以来,最悲哀的奸细是谁,你知道?“藏花摇摇头。”西施。”“西施?“杨铮点点头,接着又问:“最成功的奸细又是谁?” 
  “谁?” 
  “西施。” 
  “也是她。” 
  “是的。”杨铮说:“范大夫为了帮勾践复国,将自己心爱的女人西施,送去当奸细。西施为了情,而去陪夫差,你知道她忍受了多少的痛苦?” 
  “我可以想像得到。” 
  “勾践终于复国了,西施本想一死了之,范大夫为了除去她心中的不平,毅然弃官,带着西施云遮他乡。” 
  “所以西施是自古以来最悲哀,也是最成功的奸细。” 
  藏花说。 
  “是的。” 
  藏花再次凝视着杨铮。 
  “你忽然提到奸细的事,是不是——”杨铮伸手阻止她说下去,然后从花瓶里拿出一技梅花,仔细地望着。 
  “据说东瀛的樱花,也是冬天开花。”杨铮说,“现在是冬天,想必樱花已盛开了。” 
  “东瀛;樱花?” 
  藏花好像突然想起什么,眼睛一壳,脸色也喜悦了起来。 
  “对。”藏花说。“樱花也是冬天开的。” 
  杨铮满意地望着她。 
  “只是将东瀛的樱花送到我们这里来,不一定就会开花。”

  身高六尺八寸,却瘦得跟竹竿一样,所以他的外号就叫黄瘦竿。 
  今年三十八岁,姓黄,名振标。 
  排行老大,家中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姊姊,一个妹妹。 
  个性好贪小便宜。为人还算“善可”。 
  妻为“虞”氏,是个大美人。只是自小体弱多病,不宜吹风,日晒。 
  武功偏重于少林,杂而不精。 
  明为杂货铺老板,也是杨铮“线人”,代号:中意。 
  十三计划。 
  代号——“中意”。 
  计划中人:姓名——黄振标。 
  外号——黄瘦竿。 
  年纪——三十八。 
  职业——杂货店老板。 
  武功——少林。 
  专长——少朴降魔棍。 
  期限——三大。 
  注意——妻子。 
  理由——杨铮“线人”代号——中意。

  “老板,来两斤蛋。”隔壁左大嫂的嗓门还真大。 
  “来了。”黄振标很快地答着。 
  “十八个蛋,刚好两斤。” 
  接过钱,黄振标笑嘻嘻他说,“左大嫂,赶着进补呀?” 
  “才没有呀!”左大嫂笑得好风骚。“我家那口子,喜欢吃蛋。而且听大夫说,蛋补,蛋补身体呀!” 
  “是呀!多吃蛋,对身体好。”黄振标说:“左大嫂也跟着乐呀!” 
  “你要死了!” 
  左大嫂的屁股,还扭得真厉害。 
  黄振标弯了弯嘴,眼睛还直盯望远去的屁股。他苦笑地喃喃说着:“还真‘海’。” 
  黄振标摇摇头,刚想转身,眼尾忽然发现长街的尽头有一位老人走了过来。 
  一位身材本来应该很高,但经过岁月的折磨,现在已经像虾米一样萎缩伛偻,头发已经开始泛白,脸上已充满了岁月无情的痕迹的人。 
  他手上拿着一把三弦。 
  他走路的样子也很特别,先是右脚跨出一步,然后左脚再慢慢跟前。 
  他走得很慢,可是却一下子就走到杂货馆的门前。他那双无神的眼睛,望向黄振标。 
  “老先生,您想买什么?”黄振标笑着说,“我们什么都有,您尽管挑。” 
  “我要杀你。”老人无力他说出这句话。 
  黄振标一听,着实吓了一跳,但随即又笑哈哈他说,“老先生,您真爱开玩笑。” 
  老人摇摇头,吁了口气。“为什么每次我说的话,人家都不相信。” 
  老人从背上解下一个包袱,慢慢地解开。 
  “你是不是黄振标?” 
  “是啊!”黄振标仍然笑着,但眼神已露山戒备之意。 
  “你的代号是‘中意’?” 
  黄振标的笑容,一下子顿住,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老人。 
  “你是壮?” 
  “我?老人笑一笑。”我只不过是个弹三弦的老人而已。”“弹三弦的老人?“黄振标一惊。”是你。”“你现在总相信我是来杀你的了?“老人终于解开了包袱。”谁呀?大白天的说什么杀不杀?“一位娇小但长得很好看的女人,掀开门帘,走了出来。她父眯眯地扶住黄振标的肩。”振标,是哪家又要杀鸡进补?“她显然没”现情况不太对,还在笑眯眯他说:“是不是这位老大生?” 
  “小嫂于,我是想杀鸡进补,可是得等杀死你老公之后。” 
  老人也笑眯眯他说。 
  在听前半段的话时,这个女人还笑眯眯的,等听完整句话后,她的脸色已因惊吓而变得苍白。 
  “振……标,他……他是不是……在……开玩笑?”她的声音也已团害怕而发抖。 
  “你先到里面去,过一会儿,就没事了。” 
  “我……好……。” 
  她全身发抖地缓缓退后,无奈因为害怕,腿一软,只好扶着柜台站着,用一种很害怕的眼光望着老人。 
  黄振标一直盯着包袱。这包袱里摆着的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部 第一章 弹三弦的老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