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三部 第三章 天地搜魂针

作者:古龙

萧今年已七十三岁了。 
  平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已快进棺材的糟老头,可是工作一到他手上,整个人就变了,变得精神抖擞,变得仿佛只有四十岁,变成一位“专家”。 
  老萧姓萧,名百草,是“件作”行中的断轮老手。 
  他就住在离地牢有两条胡同远的一幢独房子里,他住的地方,也同时是工作的地方。 
  他的工作就是解剖尸体。 
  所以他住的地方,白天都很少有人敢去。 
  现在是晚上,残秋的夜晚,秋凤萧索。 
  除了风声外,大地一片寂静。 
  凤从远方吹来,凤中仿佛还带有雁的鸣嚎。 
  雁声凄愁,秋意更萧瑟。 
  秋,本是声的世界,雁声正是秋声中的灵魂。 
  朱绿和马尸已到了老萧的家,各自停放在长台上。 
  老萧一脸倦容,神态却异常落寞,他已快眯起的双眼直盯着长台上的朱绿。 
  “他是一位好人。”老萧的声音也很落寞。“他时常三更半夜带着酒来找我,他的用意我知道,他并不是来找我喝酒,他是专程来陪我。” 
  戴天在听,他只能听。 
  “你知不知道活到我这种年纪的人,最怕什么?” 
  他不等戴天说出,自己就回答了。 
  “寂寞。”老萧苦笑。“可是往往陪伴我们的,都是寂寞。它似乎己成了老年人的专利品。” 
  ——寂寞,实在是一种很要命的无奈。 
  “年纪越大,朋友越少,我更是几乎一个都没有。”老萧脸上的落寞更深了。“又有谁愿意去接近一个时常解剖尸体的老人?” 
  这是实情,也是做“件作”的悲哀。 
  这种悲哀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悲哀。也是一种很无奈的悲哀。 
  “年纪越老越寂寞,越寂寞就越睡不着。”老萧仍然盯着朱绿。“所以他时常来陪我,一来就是到天亮。有时甚至陪我到吃过中饭,通常都是他请我到外面饭馆去吃的。” 
  老萧伸手抚摸着朱绿的头发。 
  “你的头发还那么黑,不像我的,都已全白了。”老萧说:世事真是如白云苍狗。“老萧缓缓地弯下腰,从长台下拿出一个皮箱子,缓缓地扫开。箱了里摆着很多种精致的工具,也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瓶子,瓶于里放的是各式各样的药粉。老萧打开箱于后,双于就捂着脸,用食指、中指、无名指揉着眼睛。”我从没有想到有“一大会解剖你。” 
  “萧老,挺得住吗?”戴天关心地问。 
  “这是我的职业,”老萧挺直腰杆。“我还不至于脆弱到不能下刀。” 
  老萧拿起一把很薄的刀,目光停留在朱绿的眼睛上。“不管你的死因是什么,只要是世间有过的,我都能将它找出来。” 
  一把薄刀,一只稳定有力的手。 
  锐利的刀锋,在灵活的手指控制之下,闪动着惨白色的光芒。 
  刀锋划下,皮肉外翻,血浆立刻涌了出来。 
  紫黑色的血!血虽未凝结,已将凝结。 
  老萧落刀的地方,正是朱绿腿上断裂的地方。 
  肌肉一剖开,碎骨便露了出来。 
  四周虽然点着八盏孔明灯,戴天却还是觉得有一股阴森森的感觉,空气中充满了一种令人作呕的尸臭气味,混合着各种药香,形成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味道。 
  如果不是身历其境的人,还真无法体会出那种味道的“恐怖”。 
  这种“恐怖”的味道,是戴天第一次闻到,解剖尸体也是他第一次见到,他已偏开了脸。 
  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 
  残秋的夜晚,虽然很寒冷,戴天的颅头上已冒出了汗珠。 
  老萧却是连衣衫都湿透了。 
  空气中又多了一种味道。 
  汗臭味。 
  戴天实在想溜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可是他不敢,也不能。 
  这事事关重大,万一有了个差错,他是无法向杨铮交待的。 
  还好这时,老萧已停了下来。 
  “找到了死因没有?”戴天急问。 
  “他在摔下去之前就已死了。”老萧一脸倦容。 
  “这么说他是被人扔下去的?” 
  “嗯。”老萧点点头。“是中毒死的。” 
  “什么毒?” 
  “不知道。” 
  “不知道?” 
  “咽喉并没有异样,显见那种毒药不是从喉咙进入。” 
  “不是由喉咙进入,就一定是由暗器打出来。”戴天问:“你可曾发现伤口?” 
  “没有。”老萧说:“他全身上下除了摔伤处,再也找不出任何伤口来。” 
  戴天忽然想起杜无痕他们。“是不是由皮肤进入?” 
  “不是。”老萧肯定他说:“如果由皮肤进入,肌肉一定会有迹象。” 
  “这么说无法找出他的死因了?” 
  “找得出。”老萧说:“我还没有解剖内脏。” 
  “内脏也要解剖?…”要,一宁要。“老萧说:“内脏再找不到的话,就剖开他的脑袋。” 
  脑袋如果也剖不出结果,他还要剖什么地方,老萧又埋头解剖尸体。 
  肠子、胃、肝脏、肺,都已被取出,堆在一,旁,然后老萧就从肠子检查起。 
  他是不是还会将这些东西放回原来的位置?戴大实在怀疑。 
  并不是任何人都有这种机会看到一个人身体内的内脏,在戴天来说这也可以算是一种幸运。 
  这种幸运他却宁可不要。 
  内脏很快地就解剖完。 
  答案还是找不出。 
  于是老萧接着又开始解剖朱绿的脑袋。 
  这时的情景,戴天更不敢看,晚上吃的香菇炖鸡,差点呕了出来。 
  他实在很佩服萧百草。解剖尸体就跟杀鸡一样,而且今天的对象,又是他的好友,如果换做自己,戴天知道他自己*54321transferinterrupted!糜眩萧百草才更要剖得仔细,查个清楚,他不能让好友死得不明不*。 
  时间已不知过了多久,老萧突然松了口气,放下小刀,他满头汗珠如雷雨般地滴落地面,神态已非常疲倦,一条腰更弯了。 
  ——到底他已是个老人。 
  他瞪着一双看来已昏花的老眼,望着戴天,“脑袋壳上有三个很小的针口。” 
  “有多小?” 
  “比绣花针刺出来的还小。”老萧坐了下去。“我反复检查到第三次,才”现到这三个针口。”“比绣花针还小。“戴天沉吟道:“那是什么暗器?” 
  “暗器上并没有淬毒,它是由朱绿的头顶上打入,直接射入大脑。”老萧说:“朱绿是立即死亡的,一点痛苦都没有。” 
  “有针口,就一定有暗器。”戴天问:“暗器呢?” 
  老萧摊开左手掌。“在这里。” 
  戴天接过来一看,发现它竟然比芒刺还要细小,三根小针全是淡蓝色的。 
  “这么小的针,用手一定发不出去。” 
  “对。”老萧说:“它一定是用机关发射的。” 
  戴天已走了,带着那三根细针走了。 
  朱绿的内脏已全部放回去,伤口也已缝起。 
  萧百草静静地坐在一旁,望着长台上的朱绿。 
  “这么小的针,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机器盒子,才能发射出来?” 
  窗外阴影中,突然有一人冷冷地说,“是用天地搜魂盒发射的,那三根针,就叫天地搜魂计。” 
  这时天已将亮,未亮。 
  大地间有雾,浓雾。 
  雾由空气间凝结出来。 
  浓浓的晨雾轻巧地、柔细地为树木、花草、小路糊上了一层珠泪,也沾湿了藏花的发梢、眉际、衣衫。 
  藏花坐在地上。坐在老盖仙的坟前。 
  这里是“传神医阁”的后山,也是医阁专门埋葬死人的园地。 
  藏花在天未亮的时候,带着酒来到这里,然后她就坐在老盖仙的坟前喝酒。 
  喝一杯,就洒一杯在坟墓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酒逐渐地从瓶中消失,豪意逐渐在藏花的胸中升起。 
  很快地,带来的三瓶酒已光了。 
  藏花喝了一瓶半,一瓶半洒在泥土里。 
  藏花站起,拍拍身上的泥尘,然后望着刻有“老盖仙之墓”的墓碑,笑着说:“老盖仙,今天就喝到这里,待会儿我还有事要做,改天再来陪你喝。” 
  墓碑无语,也无声,大地却有声音。 
  声音由山路远处传来。 
  那是唱山歌的声音,至少有二人以上的合唱。 
  谁会这么一大早地上这儿? 
  莫非他们也怀着和藏花相同的心情? 
  来这儿是缅怀亲人,或是故友,他们为什么那么愉快地唱着山歌? 
  这些问题,很快地就有了答案。 
  四个人,轻松愉快地抬着一副崭新的棺材,由山脚下一边抬着,一边唱着山歌,快步地走过来。 
  原来是抬棺工人,难怪他们有心情唱山歌。 
  藏花笑笑。棺材里躺着的又不是他们的亲人,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当然有心情唱歌。 
  “早,大家早。”藏花也愉快地扣“着招呼。”早。“工人们愉快地答着。”这么早就开始工作了?”“早入土,早投胎。“工人们将棺材停放在一个空位上。然后拿起工具,开始挖掘。”这一次埋的又是谁?“藏花好奇地问。”是个妞。”“听说长得很漂亮!”“是王府里管花园的。”“听说是由扶桑请来的。“因景小蝶。藏花望着棺材,苦笑。不管她生前是奸细?还是大英雄?死后也只不过是黄土一杯而已。这就是人生。她摇摇头,转身顺着小路走下去。这条小路还真陡,既然有心开这条路,为什么不开平一点,开大一点,空手走着,还无所谓,只是苦了那些抬棺材的人。藏花边走边想着。突然,她停住了脚步——抬棺材的人?这么陡的小路?藏花回头望向坟场。刚刚那四个人抬着棺材上来时,一点吃力的感觉都没有。为什么,是不是他们已抬习惯了?再怎么习惯,尸体总是有重量的,奠非……藏花注视着山顶,神色逐渐凝重了起来。四”这是天地搜魂针。“杨铮望着三根细小的针。”天地搜魂针?“戴夭惊讶他说:“出必见血,空回不祥,急中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部 第三章 天地搜魂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