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三部 第四章 血鹦鹉

作者:古龙

更清晰、更明亮,更惹人怜爱。 
  藏花从小就喜爱星星,常常对星星怀着一份童稚的幻想、童稚的梦境、童稚的喜悦。 
  今夜的星星不但繁多,而且是雨后的星星。 
  下午的一场雷雨,为大地带来了一股清新,也为藏花带来了一些困扰。 
  雨后的小路,泥泞满布。平时已经够难走了,何况是雨后。 
  藏花好不容易战胜了小路,登上医阁的后山头,她伸平双手,扭了扭腰,仰天吸了口气。 
  今夜星光轻柔地洒在山头。 
  藏花凝望着早上刚埋下的固景小蝶之墓——四个人抬着棺材,那么轻松地走上山头。 
  这意味着什么? 
  棺材里没有尸体? 
  抬棺工人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这个问题,只有掘坟开棺,才能够找到答案。不管答案是什么,显见得“传神医阁”都有牵连。 
  如果因景小蝶的坟有问题,那老盖仙的是不是也……? 
  藏花望着老盖仙的坟。如果他的坟也有问题,这整个坟场难道…… 
  藏花不敢再想下去,她甩甩头,但愿是自己多疑的。 
  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坟已掘开,棺材已露出来。 
  这是揭开秘密的重要时刻,藏花的手竟然有些发抖,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天寒的关系? 
  棺材盖居然没有上钉,藏花眉头微皱,她伸出双手,轻松地将盖子移开。 
  星光窜人棺村里,照亮了因景小蝶的衣裳。 
  只有衣裳,没有尸体。 
  棺材里果然是空的。 
  尸体到哪里去了? 
  医阁为什么要埋一个空棺? 
  藏花回头望向老盖仙的墓,但愿…… 
  很快地,老盖仙的墓也已被掘开。 
  空的。 
  他的棺材里也是空的,也只有一件衣裳。 
  藏花的脸色已经凝重了,她望着两个空棺沉思。 
  不用说,其他的坟里一定也是空的。 
  为什么? 
  为什么“传神医阁”要埋下这些空棺材? 
  那些尸体又都到何处去了? 
  只要住进“传神医阁”的人,不幸死了,医阁一定管埋,为的是那一份愧疚。 
  藏花站在山顶,俯视着山下灯火辉煌的“传神医阁”。 
  难道在那些明亮的灯火背处,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是个什么样的秘密? 
  藏花突然想起头一次和应无物在小镇酒楼的谈话。 
  ——由很远很远的一个东方国度里,带来了一种将人尸体保存起来的方法和秘方。 
  ——经过保存处理的尸体,他们称为“木乃伊”。 
  ——这些“木乃伊”经过了一些时日,有一天会再复活。 
  藏花内心在澎湃,难道…… 
  难道“传神医阁”也和钟毁灭失踪有关? 
  难道它和二十年前的谜案也有牵连? 
  藏花的眸子,逐渐明亮了起来,就仿佛雨后高挂苍穹的繁星。 
  已近拂晓,未到拂晓。 
  黑夜已逝去,天色仍苍茫。 
  天上还有星,星却已远在天边。 
  朝雾从远山吹来,整条胡同都在雾中。 
  “竹屋”也在雾中。 
  疏星凄清,烟雾迷离。 
  晨雾中静静地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身上的衣服虽然沾满了灰尘,却仍掩不住从他身上发出来的那股威严。 
  ——官家的咸严。 
  但这个人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威严之色,只有一抹说不出的落寞之意。 
  这个人就是戴天。 
  他已赶了一夜的路,才赶到这条胡同。 
  戴天凝注“竹屋”。 
  从外表丝毫看不出危险,但里面却有着令人丧胆的夭地搜魂针,说不定还有更可怕的事情。 
  戴天一点恐惧都没有,他只希望能从这儿找出那条龙的尾巴,只要能找着尾巴,就不怕那条龙的头,躲在什么地方了。 
  他一步一步地朝“竹屋”走了过去,他走得很小心、很戒备,天地搜魂针不是开玩笑的东西,随便挨上一枚,就够瞧的。 
  没有事!走到“竹屋”门口,居然一点事都没有发生。 
  戴夭松了口气,脸上却有点失望的表情。 
  ——难道他希望发生事? 
  “竹屋”还是没有动静,只有一些灯光从竹缝间微微透出。 
  “竹屋”的门虚掩着。 
  戴天用一只手就推开了门。然后他就走了进去。 
  一进去,他就愣住了。 
  戴天到过很多地方。 
  人世间各式各样,奇奇怪怪的地方,他大部见识过。他知道这世上有些地方美丽得像天堂,也有些地方可怕得就像地狱。 
  “竹屋”里是很美,里面每样东西部很美,可是看起来却像是地狱。 
  美丽的地狱。 
  戴天第一眼看见的是幅图画,画在墙壁上的一幅图画。 
  五丈宽的墙壁上,画满了妖魔。 
  妖魔! 
  各式各样的妖魔。 
  有的半人半兽,有的非人非兽,有的形式是人,却不是人,有的形状是兽,却偏偏有颗人心。 
  五丈宽的墙,画的除了妖魔外,还有一只鹦鹉。 
  血鹦鹉。 
  妖魔们手里都有一柄弯弯的刀,刀锋上都在滴血,滴成了那一只血鹦鹉。 
  血鹦鹉振翅欲飞,飞向一个戴着紫金白王冠的中年人。 
  一个很英俊、很温和的中年人。 
  妖魔们全在向他膜拜,就像是最忠实的臣子在膜拜帝王。 
  难道“他”就是妖魔中的魔。 
  难道这个看起来最像是人的中年人,就是魔王? 
  血鹦鹉也有它的臣了。 
  十三只美丽的怪鸟,围绕着它,飞翔在它的左右。 
  十三只美丽的怪鸟身上有孔雀的翎,有编幅的翅,有燕于的轻盈,又有。蜜蜂的毒针。 
  戴天看呆了。 
  屋子里还有张一看就会引人逻思的大床,床旁摆着一张桌子,桌上有六道莱,六道一看就会流口水的菜,菜旁放着六罐酒,光看瓶子,就知道一定是好酒。 
  这些戴天居然完全没有注意。他的精神都已贯注在墙上的那幅画上。 
  他看得实在太出神了,甚至连床上斜倚着一个人,他都没有发觉。 
  幸好他总算听见了她的声音。 
  娇美妩媚的声音,带着银铃般的笑。 
  “你喜欢这幅画?” 
  戴夭转头,就看见了一个他这一生从未见过的女人。 
  从未见过的美丽,也从未见过的怪异。 
  她穿着衣裳。 
  一半的衣裳。 
  既不是上面的一半,也不是下面的一半。 
  她把右边的衣裳,穿得很整齐,左边却是赤裸的。耳上戴着珠环,半边脸上抹着脂粉,发上还有珠翠。 
  只有右边。 
  她的左边看来就像是个初生的婴儿。 
  戴天怔住。 
  怔了很久,他才能再回头去看壁上的图画,画上的十三只美丽怪鸟。 
  这次他看得更仔细。 
  他终于发现画上的怪鸟也是这样的——半边的翅是蝙蝠,半边的翅是兀鹰,半边的羽毛是孔雀,半边的羽毛是凤凰。 
  她笑了。 
  她的笑容温柔如春风,美丽如春花,又仿佛春水般流动变化不定。 
  她的瞳孔深处,却冷如寒冰。 
  “血鹦鹉。”她的声音也如黄驾出谷。 
  “血鹦鹉?” 
  “国为她本就是用魔血滴成的,围绕在她旁边的十三只怪鸟,就是她的奴才,叫做血奴。” 
  “血奴?”戴夭注视着她。“你为什么要在墙上画这些可怕的图画?” 
  “因为我喜欢要人害怕。”她银铃般地笑着。“害怕也是种刺激,常常会刺激得男人们发狂。” 
  ——她显然很了俯男人。 
  “这些妖魔在于什么?” 
  “在庆贺魔王的寿诞。”她伸手指着那温和英俊的中年人。 
  “这个人,就是魔王。” 
  “魔王为什么这么好看?” 
  “对女人们来说,本来就只有最好看的男人才配做魔王。” 
  她的眼波仿佛有了醉意。 
  戴天的心仿佛跳得很快。 
  “十万神魔,十万滴魔血,滴成这只血鹦鹉。”她的声音仿佛也带着醉意。“却只用了九万八千六百六十四滴,剩下的一千三百滴,就化成了这十三只血奴。” 
  “还有三十六滴呢?” 
  “最后的三十六滴,都凝成了针。” 
  “针?”戴天悚然。“什么样的针?” 
  “淡蓝色的针,在一瞬间就可以夺走人的魂魄。” 
  “淡蓝色的针?”戴天问:“天地搜魂计?” 
  “是的。”

  据说幽冥中的诸魔群鬼是没有血的。 
  这传说并不正确。 
  鬼没有血,魔有血。 
  魔血。 
  据说有一次他们为了庆贺丸天十地第一种魔十万岁的寿辰,那一天东方的诸魔和西方的诸魔同时聚会在“奇浓嘉嘉普”的地方。 
  “奇浓嘉嘉普”是个什么样的地方,那是诸魔的世界,没有头上的青天,也没有脚下的大地,只有风和雾、寒冰和火焰。 
  那天诸魔们割破了自己的手指,用身上的魔血,滴成了一只鹦鹉,作为他们的贺礼。 
  十万神魔,十万滴魔血。 
  据说这只血鹦鹉不但能说出天上地下所有的秘密,而且还能给人三个愿望。 
  只要你能看见它,抓住它,“它就会给你三个愿望。据说这只鹦鹉每隔七年就会降临人间一次。现在距离它上次降临人间时,已经有了七年。五”这只血鹦鹉每隔七年都要降临到人间一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部 第四章 血鹦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