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三部 第六章 太平屋的秘密

作者:古龙

的软底鞋,轻步细声地做起“夜间勾当”,通常都是会成功的。 
  这只限于“通常”。 
  如果你是要到一个“特别”的地方,如果你是要去一个有着“秘密”的地方,如果你是用“通常”的方法,那你所得到的结果…… 
  通常都是失败。 
  失败有时就是死。 
  藏花不是“通常”的人,所以她没有用这种“通常”的方法。 
  白天的“传神医阁”处处充满了嘈杂声和人迹。 
  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人多就有朝气,藏花一向就喜欢这种感觉,她站在大堂上,愉快地欣赏着各式各样的表情。 
  医阁内充满了各种人,有的是来看病,有的是来看朋友,有的是无聊来此打发时间,有的却是来此伺机勾引“某些女人”,更有的是来此展露“三只手”的才华。 
  不管这些人是老?是少?是男?是女?是有钱人,还是乞丐?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目的。 
  他们来此一定有着目的。 
  来看病人,来消除寂寞,来看病,来“得到”些东西,不管他们是为何而来,都有着“目的”。 
  藏花也有。 
  她的目的就是进入“传神医阁”的“太平屋”。 
  “太平屋”是放死人的地方,也就是查明空棺的主要地方。 
  藏花相信,要解开后山顶上那些空坟的秘密,只有在“太平屋”里才能找到。 
  她更相信,如果“传神医阁”有某种见不得人的秘密,那“太平屋”一定戒备森严。 
  晚上来,就是找死。 
  只有在大白天,在人多的时候,他们的防备才会松懈些。 
  ——有谁会在大白天,人多时,去做一些“秘密”的事? 
  人多就是掩护,白天就是最佳时刻。 
  所以藏花才会在白天来到“传神医阁”。 
  她知道杨铮住在这里,却不想去见他。 
  “相见不如不见”。 
  在钟毁灭之事未完成前,她实在不想见到他——不是不想,而是不好意思。 
  顺着人潮,藏花由大堂走入长廊,经过“问病房”,一路悠闲地欣赏着医阁内的奇花异禽。 
  还好“旅途”上没有碰见熟的人,藏花不急不慢地也到了她的目的地。 
  一到“太平屋”附近,人潮就少了,嘈杂声也不复听见。 
  远远望去,“太平屋”周围仿佛蒙着一层阴森恐怖诡异的气氛,窗口有一缕青烟,冉冉飘出,缓缓爬上苍穹。 
  现在是午后过三刻。 
  医阁内的一些“主要人员”大都已休息吃饭了,剩下来的那些人,也都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闲聊。 
  没有人注意到藏花走向“太平屋”。 
  根本也无人会注意。 
  “太平屋”内有七个长形台子。 
  只有三个台子上有人。 
  三个人,六根香。 
  青烟缭绕,香味迷漫。 
  屋内充满了“香”味,和一种已开始“死亡”的特有味道。 
  藏花定眼望去,台上的三个人都是不认识的,她机警地回头望望外面。 
  没有动静。 
  她愉快地笑笑,马上展开了她今天来此的“目的”。 
  没有。 
  什么都没有找到。 
  “太平屋”还是一样太平。 
  一点不太平的地方都找不到。 
  藏花不服气地望望四周。 
  不可能。 
  秘密一一定在这里。 
  藏花相信,要揭开空棺的秘密,一定是在这里,绝对在这里。 
  为什么她找不到? 
  不够细心,未必。 
  这里没有秘密? 
  不可能。 
  秘密一定在这屋里,藏花再次仔细地搜寻。 
  没有,还是找不到。 
  为什么? 
  明明应该是在这里,为什么偏偏找不到? 
  藏花沮丧地找了张空台子坐上去。 
  难道是她猜错了? 
  这个地方根本没有什么秘密? 
  那后山顶上的那些空棺,又是为了何种原固? 
  是抬棺人的搞鬼? 
  或是棺材一埋下,就立刻有人来盗尸? 
  盗尸又为了什么目的? 
  突然“吱呀”的一响,门已被打开。 
  就在“吱呀”刚响起时,藏花已一个翻身,躲入旁边摆尸体的长台底下。 
  门打开,走人一位伛偻的老人。 
  哑叔手上拿着六枝香,顺手将门关上。他一步一步缓慢地将手上的香,分别插在三个尸体脚前的香炉里。 
  藏花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见他的脚。 
  他脚上穿着一双破旧的黑布鞋,没有穿袜子。鞋面上沾满了泥土,他小腿上却是光滑如丝。 
  一个看管死人的糟老头,为什么会有如此光滑的一双腿? 
  像这么样的一一双脚,一定要是生活富泰优裕,而且很会保养的人才会有的。 
  为什么这个老人会有这么样的一双脚? 
  藏花觉得很有意思,看来今天是走对了地方。 
  哑叔站在藏花躲的那个长台前,默默地望着台上的尸体,他那疲倦无神的眼睛,已渐渐有了光芒。 
  一种智慧的光芒。 
  他的背也已逐渐挺了起来,本来是老态龙钟的样子,现在从他身上已找不出一丝“老痕迹”。 
  脸上已绽开了笑容,眼中的笑意却更浓,他举起右手朝对面墙壁上的雕像,凌空动了动。 
  从他站的位子到对面墙壁,少说也有二丈远,他居然能隔这么长的距离,凭着内力而隔空扭动墙壁上雕像的鼻子。 
  “隔空打穴”已是传说中的武功,“隔空操物”这又是什么样的武功,雕像的鼻子一歪,藏花就听见一阵“吱吱”的声音响自地下,然后她就感觉到她躲的这个长台在下沉。 
  先是一片黑暗,等到“吱吱”的声音停止后,就亮了光芒。 
  一种很温和、轻柔的亮光。 
  等确定没有人,没有任何响动时,藏花才缓缓地探头,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和摆尸体的一模一样的白铁台子,上面铺着一条白色的布罩。 
  白铁台子旁有一个小形的台子,上面摆着各种形状的小刀,其中有几种,藏花曾经见过,也“尝试”过。 
  ——在大林村后梅花林中的小溪上,一艘小舟,一位老人,就用十三把薄而锋利的怪状小刀,医好了她的毒。 
  另有一个小台上面放着好几十个瓶子,有的里面装着液体,有的装粉未,好像是药一类的。 
  藏花再望望其他地方,她发觉这个地方,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纯净、规律,甚至冰冷、寂静。空气中充满了药味。 
  这是一间做什么用的房间?为什么要建在”太平屋“的地下?里面为什么放着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这个看管”太平屋“的老头又是谁? 
  藏花正想站起来时,忽然又听见”吱吱“的声音,她立即又躲入长台里。刚躲好,她就看见左边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一扇门,门里走出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人。 
  他的头上戴着一顶用白布做成的帽子,将他的头发全包在里面。鼻子和嘴的部份,也罩着一个白布套,手上戴着一双仿佛是透明的手套,看来很轻、很柔,也不知是用什么做成的。唯一能让藏花看得见的地方,只有眼睛。 
  他的眼睛很大、很圆、很亮,眼神中充满了智慧和霸道。他的身高大约有五尺八,不胖也不瘦。一双手坚定而有力,手指修长,一看就知道是常用手指的人,用这样的一双手来发暗器,一定可以名列前三名。他的步伐矫健,却一点声音也没发出,轻功方面必定是一等一。 
  他丝毫不费力地就将尸体移至白铁长台上,迅速利落地脱下死者衣衫。拿起一个装有液体的瓶子,扭开瓶盖,倒出液体淋在死者的腹部,然后用双手将液体抚擦至全身。 
  他首先拿起的小刀,藏花知道它的用途,它是用来割开皮肉的。刀身狭长,九寸,宽只有七分。他熟练地割开死者的胸部和腹部,再换上一把如钩镰般的薄刀,挫开了骨头关节处。 
  四藏花连呼吸都不敢用力,这间屋子实在太静了,静得可怕。她所看到的事,也是令人毛骨悚然。她眼睁睁地看着他割开尸体,取出内脏,分别放人装着液体的瓶子里,然后再倒些粉未,洒入死者已空的身体内。 
  等到他认为满意了,才放下瓶子,拿起一根细长的针,针尾穿着一条浸在油里的线。一针一针地将伤口缝起来,藏花替他算着,一共缝了七十二针,才将伤口缝好。 
  他走至一盏孔明灯前,扭了扭灯架,墙上立即又出现一个柜子。从柜子里取出一团布条圈,抽出布头,从死者的脚开始一圈一圈地缠起,不到一会儿的时间,死者已被布条缠满。他又从柜子里抱出一个人形的盒子,打开盒盖,将已缠上布条的尸体放人盒内,然后在盒盖上标明号码和日期。 
  七十六,十月初九。 
  他得意地望着盒内的尸体。”这就是木乃伊。“ 
  他在跟谁说话?藏花心想,难道他已发现屋内有人?”刚才你所看到的,就是制造木乃伊的手术。“他背对着藏花躲藏处,一字一字慢慢地说:“精不精彩,”“精彩,精彩极了。” 
  藏花站了起来,拍拍身子,笑着说:“你的表演实在是一流的。” 
  “谢谢。” 
  他慢慢转身,面对着藏花。 
  “如果你进入六扇门中,一定也是一流的捕快。”他笑着说:“这个地方居然能让你找到。” 
  “不是我找到的。”藏花说:“是你带我下来的。” 
  他的目光如刀锋般地盯着她。 
  “你是怎么怀疑到问题出在‘太平屋’?” 
  “坟场,后山顶上的坟场。” 
  “那些空棺材?” 
  “是的。” 
  “没想到那些空棺材,竟然会成为线索?”他叹了口气。 
  “如果你在棺材里摆些石头,增加重量,我还不会这么早就怀疑到‘传神医阁’。” 
  “你懂得制造‘木乃伊’的技术。”藏花凝视他。“二十年前狮子镇钟半农的血案,是你所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部 第六章 太平屋的秘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