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四部 第一章 传神医阁的秘密

作者:古龙

藏花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 
  为了要做一件她认为应该做,也愿意做的事,她是完全不顾一切后果的。就算用刀架在她脖子上,也不能令她改变主意。 
  她这种人也许有点傻,但你能说她不可爱么? 
  火那么旺,就算是大象跑进去,在转眼间,也会烧成灰,何况是人呢? 
  这一点藏花不是没有想到,只是已来不及了,“他”既然已听话而奔进去,她又怎能不动呢? 
  火这么大,说不定刚进去,一烧,马上就成灰,但是她还是非进去不可。 
  等火势灭掉以后,在火堆里却找不到“他”。 
  现场只留下一些烧尽的木灰,骨头,没有。 
  不要说是人的骨头,连蚂蚁的“小”尸体都找不到。 
  藏花几乎已将现场翻过六次了,一次又一次,找不着,再找。 
  结果?还是找不到。 
  怎么可能? 
  明明看见人跑进火中,怎么可能没有“遗体”呢?就算被大火烧死,骨头总会留下来吧! 
  找不到。就是找不到。 
  藏花摸着头,望着火灾现场,她脸上的表情,就宛如看见一个鬼似的,直盯着白烟冉冉飘游的现场。 
  人呢?明明看见他跑进火堆中,而且她马上跟着进去,为什么没有尸体留下来呢? 
  怎么会有这种情形,人呢?到底“到”了什么地方呢? 
  这一次的火,难道连骨头也烧掉了吗? 
  骨头就算完全燃烧,也会留下一堆骨灰吧? 
  藏花奔出火堆时,她的衣服已烧得不像样子了,皮肤也隐隐作痛,头发当然已被烧焦了。 
  人为什么会凭空消失呢? 
  这个问题,恐怕没有人能回答。 
  唯一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只有“他”。 
  可是“他”在何处? 
  现场一片混乱,人声嘈杂,藏花却仿佛置身于千年不化的雪山顶,她的眼睛虽然望着灰烬,目光却已到了一个遥远不可知的地方。 
  这个人好狠的心,知道秘密已保不住了,怕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安排毁灭的行动,不惜派出身边的大将先来稳住藏花的心,好让他有时间去放这一把火。 
  他不但要毁灭秘密和杀掉藏花,就连自己人也不放过。 
  焦黑的灰烬不时地飘出白烟,午后的天空已升起薄暮,看样子今天下午一定会降雪。 
  议论纷纷的人群,各自在吹嘘着自己如何英勇迅速地救火,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藏花的存在。 
  藏花忽然觉得人群中有一道目光,如刀刃般地盯住她的后颈,她猛然回头,却找不到达道如刀刃般目光的主人。 
  目光如刀,人如雾。 
  这有着如刀刃般目光的人会是谁,会不会就是放火的人? 
  藏花在人群中搜寻着,希望能找到这目光的主人,可是一眼望过去,尽是些医阁的人,和一大堆好奇的人,这些人里有着目光如刀刃的这么样一个人吗。 
  没有。藏花敢断定没有。 
  或许“他”已走了,藏花正想到小径上去找找,突然感觉到眼尾仿佛有一个熟悉的人影在移动。她立即转过身,然后她就看见七八个人三三两两地正要离去。 
  她再看仔细,这七八个人没有一个是她刚刚感觉到熟悉的人,可是却又觉得这七八个人中,仿佛有什么不对,不对在哪里,她却说不上来。 
  走在最前的三个,一看就知道是医阁内的人,他们穿着白色衣服脸上虽然充满了愁容,但仍俺不住他们心中的那份幸灾乐祸。再下来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糟老头,他的人在离去,心却仿佛还留在火灾现场,不时地回头看看现场,一脸看不过痛的样子。 
  跟在糟老头后面的是两位妇道人家,穿着青布小碎花的长裙,那一堆人中,声音最大的就是她们两个。走在最后面的是一个胖得已经不能再胖的人,他每走一步,就停下来喘口气。 
  藏花估计他最少也有二百多斤,人又长得很矮,看上去就宛如一团肉球,他走路的姿态也很滑稽,就像是大象在踏步一样。 
  藏花忍不住地笑了出来,突然她笑容一僵,走路,对,就是走路,她感觉这七八个人不对劲的地方,就是走路。 
  她总觉得这堆人里有一个人的走路方法,似乎应该不像他现在的走法,应该是用很“正常”的走法。 
  藏花再从头瞧一遍。三个医阁内的人,愉快轻松。糟老头,不时止步回头。两位妇人,标准的长舌妇走法。胖球,大象踏步。 
  都很正常,藏花忍不住地又伸手摸鼻子,就在她摸鼻子之际,她突然发觉到一件很“平常”的事。 
  那个不时回头的糟老头,就在她眨眼之间,已超过前面三个人,而且很快地转进别条小径。 
  像这样的一个糟老头,怎么可能在她一眨眼问,就能如此地追过前面三个年轻人? 
  而且他转进别条小径时,走的步法也很奇特,是右脚先跨出一步,然后左脚再拖着地跟上。 
  对,就是这位糟老头的走路方法,令她感觉不对劲,他刚刚走进别条小径的走法,才是他应该“正常”的步法。 
  这种走法,她以前见过。 
  就是那个眉宇间有一道疤痕,带着她到狮子镇的钟毁灭。 
  藏花笑了,在她笑容刚绽开时,她的人已追了上去,这一次绝不能再让他失踪。

  等藏花走进那条小径时,糟老头已走出了“传神医阁”。 
  他的人已走入茫茫的残秋里。 
  藏花突然双脚一跃,人冲天而起,几个起落,就也已翻落残秋里。 
  这时虽然离傍晚还早,但暮色却已浓了。 
  凤在低吟,就仿佛远处婴儿的樱樱哭泣声。 
  追出“传神医阁”,藏花的身形更加快了,没多久,就已瞧见小路远处的糟老头人影。 
  糟老头走路的步法虽然笨拙奇特,可是施展起轻功来,却是一等一的高手。 
  从医阁追到此时,差不多有一盏茶的功夫了,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还是遥遥不可及。 
  转过山腰后,就是一个下坡,下坡处是一个小村落,那里此时街上一定有很多人,到了小村,谅他也不敢公然施展轻功。 
  小村离府城很近,所以也满热闹的,现在街上不但有很多人,还有卖小货、耍杂技的摊贩,耍杂技的摊子前,围着一圈小孩,大人们也不在少数,卖小货的那里,当然是妇道人家比较多。 
  一入小村,藏花就发觉糟老头果然不敢再用轻功,他那笨拙奇特的步法又出现在她的眼里。 
  现在藏花几乎已敢断定这个糟老头就是钟毁灭,他的步法虽然笨拙奇特,却是走得很快,如果藏花也是用走的话,保证一辈子也迫不上,所以她只好用跑。 
  在街上跑,虽然会引起旁人异样的眼光、总比施展轻功来得好。 
  在开始跑后,两人的距离就逐渐缩短,眼看着快要追上了,糟老头突然回身大叫。 
  “强盗!有女强盗抢我的棺材钱呀!” 
  这一叫,立即引来众人的注意和怒骂,藏花马上变成了众人眼光的焦点,糟老头脸色发白,全身不停地在抖,已有不少好心的年青人过去扶着他。 
  现在藏花就算跳到大海里,也已洗不清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当街抢一个已快死老头的最后一点“棺材本”,这种事任谁看了都会拔刀相助的。 
  藏花忽然想笑,她什么事都做过,就是没有当过强盗,偏偏三番两次地被人诬指为强盗,第一次是黄少爷,这一次是他——糟老头——钟毁灭。 
  他虽然满脸惊吓之色,但藏花却看得出他心中已在暗自得意。 
  “对,我就是要抢你的钱,我就是要抢你的棺材本,我恨不得你死无葬身之地。”藏花突然悲愤、激昂,声音也充满了哀怒。“我丈夫看你年迈可怜,同情地让你住进我们家里。” 
  戏人人会演,只是肯不肯而已。 
  藏花接着说:“谁知……谁知你人面兽心,趁我丈夫外出时,将我灌醉,然后……” 
  下面的话已不必再说了,那群拔刀相助的人,“刀口”已不是向着藏花,而是朝着他。 
  有什么事比女人被老色狼欺侮,更容易令人愤怒与同情他心中的那股得意已变为害怕,人群一步一步逼近他。 
  藏花愉快地望着他。想陷害我?还早呢,谁陷害谁? 
  糟老头一步一步地谒后,人群缓缓围近,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摘惜了,搞错了,通通搞错了,那天你喝醉后,是他跑来叫我回去照顾你的,他怎么可能对你有什么不良举动呢?” 
  人群立刻停止脚步,转头望向出声之人。 
  听见这个声音,藏花已知道他是谁了,再看到他的人,她的头又大了起来,他什么时候不出现,偏偏在这个时候。 
  黄少爷笑嘻嘻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我就知道你会对他起误会。”他居然还在装模作样。 
  “唉!老婆,有什么事回家再说吧。” 
  他居然叫她“老婆”,藏花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笑? 
  人们一听是误会,也就打了哈哈而退开了。藏花正想过去拦住糟老头,以防他乘乱而逃走时,黄少爷却一把抓住她,将她拉了回来。 
  “放开我。” 
  藏花急得想挣开他的手,谁知黄少爷的手劲还真大,他笑嘻嘻地对她说:“老婆,不要再生气了。” 
  “你再不放手,我真的生气。”藏花的脸已板了起来。 
  “放。” 
  他真的放开了,藏花回身,可是再也看不到糟老头的踪影了。

  秋天的夕阳,虽然没有夏日那么煦丽,却也有它独特的凄美。 
  秋风失神地从窗前走过,连招呼也没有,在窗内是一个人的凝视。 
  藏花望着山边的夕阳。 
  “你说那个人是钟毁灭?”黄少爷问她。 
  “可能。”藏花说。 
  “你能确定?”戴天问。 
  窗外有风,屋内有火,火在炉中,炉上有毛肚火锅,毛肚火锅在桌上。 
  在寒冷的天气里,能和两三位好友围在桌旁,吃着这么一锅毛肚火锅,实在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戴天边喝着汤,边望着藏花。 
  她缓缓回过头,缓缓拿起坏子,靠近嘴唇停了一下,然后猛一口喝光。 
  “昨天早上,我到老盖仙的墓去……” 
  藏花将昨天早上所看到的,从头说一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部 第一章 传神医阁的秘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