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四部 第四章 花舞语的情

作者:古龙

你就是我的女儿,花舞语。” 
  很平静的声音。 
  平静得就仿佛仲夏之夜轻拂海面的微风。 
  窗外也是一片平静,静得连那本不属于这,卜季节应该出现的虫鸣声,都隐隐约约地听见了。 
  听完杨铮的话后,黑衣人那颤抖的身子逐渐地平息了下来,眸中也已不再那么激动。 
  “是的,我就是花舞屠。” 
  她拿下头上的黑中,一头亮丽飘逸的秀发立即出现在杨铮眼前。 
  花舞语的眼眶上有点红润,她注视着杨铮,用一种仿佛不属于她的声音问:“看来在小木屋头一次见面时,你就已知道我真实身份。” 
  “是的。” 
  “那你为什么不揭穿?” 
  “揭穿了有什么用?”杨铮淡淡他说:“你失败了,会再有另外一个人来接替,计划不成功,还会有新的计划产生。” 
  他叹了口气,接着又说:“为了这件事,已经牺牲那么多人了。” 
  ——“又何昔再牺牲你。”这句话杨铮并没有说出来,但他相信她一定懂。 
  “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难道不怕我杀了你?” 
  “不到时候,你是不会出手的。”杨铮说:“更何况狄青麟要你到我身边的最大目的并不是杀我。” 
  “那是为了什么?” 
  “他想软化我的心。”杨铮苦笑。“想用你来让我心里有了情感。” 
  “但是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他这个计划也就等于失败了。” 
  “没有,他没有失败。” 
  “没有失败。”花舞语问:“他为什么没有失败?” 
  “你虽然不是我的女儿,可是你长得很像她。” 
  “她”当然是指吕素文。 
  “我每次看到你,就想起她。”杨铮看着她那带有倔强的眼睛。“多看你一次,就对她多出一分思念,多一分思念,我的心就多一分乱、多一分苦。” 
  花舞语看着他。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必须要杀的人,可是她却发觉自己下不了手。她既不是他的女儿,也不是他思念的人儿,为什么会下不了手? 
  为什么? 
  花舞语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他的痴情令她感动?或是她已对他有了一份情感? 
  “日久生情”,这是自古以来就存在的事实。 
  两人朝夕相处,谁也不敢担保不会发生感情,男女之间的事,又有谁能担保、预料? 
  杨铮今年已有四十八岁,花舞语才二十刚出头,两人的年纪相差一倍以上,更何况两人又是敌对的,怎么可能产生情感呢? 
  但是花舞语凭着女性独特的“触角”,她已在他的眼中深处看到一缕情丝,她已知道这缕情丝是由“她”而转变出来的,也就是说,他想在她身上找“她”的影子。 
  花舞语却不在乎,她不怕代替别人,只要能够和他生活在一起,远离这些无奈的恩恩怨怨,她就已心满意足了。 
  这是种什么样的感情? 
  花舞语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只用一种含有柔情万种的眼光凝视他。 
  杨铮却在口避着她的目光,他转头皇向窗外。 
  “今天想必你已接到刺杀我的命令,”“是的。” 
  “你没有得手,怎么回去交代?” 
  “不必交代。” 
  “为什么?”“正如你所说的,我失败了,又会有人来接替。”她的眼光还是那么柔。“这一波又一波的行动,你难道一点都不怕。” 
  “怕。”杨铮回答:“可是我有什么办法。” 
  “你不会主动地去找他?” 
  “他?他是谁?”杨铮说:“青龙会?狄青麟?” 
  “所有的行动都是狄青麟在策划和推动。”花舞语说:“只要找到了狄青麟,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解决了。” 
  “事情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单纯。” 
  “据我所知,青龙会这次只派出两个堂来协助狄青麟,青龙会本身并没有要对付你的意思。”花舞语的声音听起来很柔。“我可以帮你找到狄青麟。” 
  杨铮终于回头,看着她。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对你只会带来不幸。”杨铮看着她:“你明知这样做是不该的。” 
  花舞语知道,也太清楚了。背叛青龙会的下场,通常只有一种——死。 
  她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无可奈何。 
  “冰难道没有做过明知不该做的事?” 
  杨铮闭上了嘴。 
  他做过。 
  不但做过,现在还在做,以后还会继续做下去。 
  ——有些事你明知不该做,却偏偏非要去做不可,连自己都无法控制肉己。 
  ——这些事的本身就仿佛有种不可抗拒的诱惑力,“感情”就是其中的一种。 
  ——另外还有些不该做的事你去做了,却只不过因为被环境所逼,连逃避都无法逃避。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只要你踏入江湖一天,你就永远无法摆脱那个在你背后的“包袱”。 
  这个“包袱”里,有仇恨、恩情、血帐、友情、爱情,还有很多你无法预料、无法抗拒,无法逃避的事。 
  花舞语那柔情千千的眼睛里仿佛露出了一丝埋怨。 
  “我这样做,你难道不明白我的意思?” 
  杨铮还是只能闭着嘴。 
  他明白。 
  可是他怎么能接受呢? 
  杨铮当然明白她这么做的意思,也明白她的感情。 
  老人也是人,年青人也是人,坏人也是人,敌对的人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有去爱别人的权利。 
  杨铮的眼睛里忽然露出了感激,却又带着悲伤和无奈。 
  “我明白你这样做的意思。”杨铮说:“只可惜……只可惜我们相见大晚了。”

  “只可惜我们相见太晚了。” 
  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说过这句话,也不知有多少人听过。 
  可是除非你真的说过,真的听过,否则你绝对无法想像这句活里有多少辛酸?多少痛苦,多少无可奈何,看着杨铮,听见他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花舞语只觉得整个人都似已变成空的。 
  空荡荡的。飘入冷而潮湿的阴霾中,又空荡荡的,沉人万劫不复的深渊里。 
  月光淋在草地上、花丛里、梧桐树上,也从窗外射了进来,将花舞语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也将她的心给扭碎了。 
  花舞语低头望着自己的影子,此刻她不知说些什么话才好。 
  地上本来很清晰的影子,突然变得踪陇,就仿佛从泪眼中所看到的景像般。 
  “这雾怎么来得这么奇怪?” 
  杨铮望着满室的淡雾。 
  淡雾不知河时、从何处飘了进来,一瞬间,满室已被淡雾笼罩了。 
  人在淡雾中。 
  “雾?” 
  听到杨铮的话,花舞语才发觉地上影子朦胧并不是因为她眼中有泪水,而是雾所造成的,她拾头望着淡淡的雾,突然脸色大变,大叫了一声:“这雾有毒,闭气。” 
  话声未完,她的人已朝杨铮奔了过去。 
  杨铮这时脸色也突然变了,他变并不是因为雾有毒,而是奔过来的花舞语。他也大叫了一声:“别过来,危险。” 
  话声刚出,他的人已纵身飞向奔驰过来的花舞语。 
  看见杨铮纵身而来,花舞语的脸上绽开了笑容,可是在笑容还未全展开时,就已僵住了,这时杨铮也到了她身旁,伸手想去拦她,她却已倒下了。 
  当淡雾来时,当花舞语示警奔来时,杨铮忽然“现淡雾中,由窗外飞入了一黑一红的两小点,他纵身想拖开花舞语时,那两小点已经轻柔柔地从她背后射入。杨铮扶起花舞语,她无力他说:“雾有毒。” 
  “我知道。”杨铮温柔他说:“这种小伎俩怎么可能瞒得过我?毒得到我?” 
  “我……我以为你不知道,”花舞语眸中充满了柔情。 
  “老盖仙、杜无痕和温火他们,都是死在这种雾里,我怕你……” 
  “他们也道这种雾毒不死我的,真正致命的是,雾中的那一黑一红‘情人箭’。” 
  ——黑得就仿佛情人的眼睛,红却宛如情人的血。 
  “情人……情人箭?” 
  她在笑,可是这种笑却远比死亡还令人痛苦、心酸。 
  “我无法……成为你的情人,可是我却已尝到了……情人……的滋味。”花舞语的声音越来越弱。“我已心满……意足了。” 
  她转头凝视着窗外。 
  她在看什么?窗外只有一片,黑暗,难道她还希望能看到阳光升起,就算看见了又如何? 
  “你走吧。”花舞语说:“我知道我已不行了,你……你不必再陪着我。” 
  “我一定要陪着你,看着你好起来。”杨铮用力握住她的手。“我知道你一定可以活下去。” 
  花舞语摇了摇头,凄凉地笑着。 
  ——一个人若连自己都已对自己的生命失去信心,还有谁能救他? 
  “你若真的死了,你就对不起我。”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已准备娶你。” 
  这是一句多么大的谎言。 
  花舞语苍白的脸上,突然有了红晕。 
  “真的?” 
  “当然是真的。”杨铮强忍住眼中的泪珠。“我们随时都可以成亲。” 
  这是一句永远无法兑现的谎言。 
  她的脸更红,眼睛里也仿佛有火焰在燃烧。 
  “我一直都在盼望能有这么样的一天……”她的眼睛突然阖起,忽然说:“你走吧……快走……” 
  “你为什么还要我走?” 
  “因为我……我不喜欢你看见我死时的样子。”她的身子已开始痉挛,“所以你一定要走。” 
  “我不走。”杨铮忽然大叫。“绝不走。” 
  他用力地紧握她的双手,就像生怕她会突然离去。 
  “就算你真的会死,也要死在我的怀里。” 
  杨铮的泪水已忍不住流了下来,顺着面颊,滴落入她的眼里。 
  她没有眨眼,她睁眼迎接着他的泪珠,当泪珠滴人她的眼里时,她的脸突然变得安详恬静和满足——她的生命里已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部 第四章 花舞语的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