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四部 第五章 又是一段无奈的情

作者:古龙

走人林中,那股酸楚又口到了杨铮的内心深处。 
  梅花依然做挺,木叶纷飞,阳光从树叶缝中穿了进来,一道道的光柱投射在微湿的泥土上。 
  穿过梅林,小桥依旧,流水悠悠,瀑漏回响。 
  水中杨铮的倒影随波荡漾。 
  小木屋虽然重建,但依然留有熟悉的口忆。 
  过去的种种甜蜜,在回忆里却成了尖针,它一针一针刺着那沉睡中的情感。 
  打开木门,一步一步地走了进去,随着杨铮而入的寒风将窗帘吹得飘扬不停。 
  拉开窗帘,阳光立即洒了进来,推开窗子,寒风迅速窜入。 
  初冬,风更冷。 
  万籁无声只剩下枯枝伴着衰草在风中低位。 
  杨铮坐下,坐在那唯一的桌子旁,他凝视桌面,缓缓伸手摸着桌面,就仿佛在抚摸“她”的发丝。 
  过了很久,他才转头望向墙角地上的一块木板。 
  ——那个木板下曾经摆着一个生了锈的铁箱子。 
  他走了过去,慢慢地蹲下。明知道这下面已不会再摆有一个生了锈的铁箱子,,他还是忍不住地掀开木板。 
  木板掀开,杨铮马上就看见了一个生了锈的铁箱子。 
  铁精于是杨铮所熟悉的。 
  ——这铁箱子怎么会口到了这里?里面是不是也摆着那柄离别钩? 
  铁箱子里没有离别钩,只有一柬头发。 
  头发是很普通的头发,黑色,很长,既不香,也不臭,就跟世上成千成万个普通人的头发一样。 
  杨铮却一直呆呆地盯着这束头发。 
  ——这头发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 
  看不出来,无论谁都看不出来。 
  杨铮的脸色很沉重,眼睛却已有点发红了。 
  他从未有过这种样子,就算喝醉了,他眼睛还是亮的。 
  ——他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头发已放在桌子上,杨铮还是在盯着这束头发。 
  ——“这是谁的头发?” 
  没有人回答,没有人能回答,任何人都可能有这样的头发。 
  ——“这么长的头发,一定是女人的。” 
  杨铮自己当然也知道这判断并不正确,因为男人的头发也很长。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损也。” 
  谁剪短头发,谁就是不孝。 
  常常有人说故事,说到一个人女扮男装忽然被人发现是长头发,别人立刻就发觉她是女人了。 
  说这种故事的人脑筋一定不会很发达,因为这种故事最多只能骗骗小孩子。 
  ——奇怪的是,却偏偏还有人要说这种故事,不但说,甚至还从来不变。 
  “无论如何,这只不过是几根头发而已,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个声音响自杨铮身后,这个声音是女人的声音。 
  杨铮一点也没有吃惊,仿佛他已知道这个女人是谁,这个女人会来这里。他头也不回他说:“有。” 
  “有什么?”女人间。 
  “奇怪。”杨铮还是望着桌上的头发。“而且很奇怪。” 
  “哪点奇怪?” 
  “有很多点。”杨铮淡淡他说:“头发怎么会在铁箱子里,铁箱子怎么又会口到这里?是谁将它放回去的?这样做有什么用意?” 
  这个女人仿佛怔住了,她默默地走到杨铮对面的那张椅子前,慢慢坐下,一双漆黑明亮的眸子直看着他。 
  她赫然就是黑妞。 
  黑妞也在看着桌上的那束头发,她叹了口气。 
  “若是我猜得不错,这必定是狄青麟的杰作。”杨铮忽然抬头看着黑妞。 
  “狄青麟?”黑妞说:“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就是为了要让我看到这束头发。” 
  “可是这头发又有什么特别呢,就算看到了也不会怎么样呀,他这么做岂非很滑稽。” 
  她嘴里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了,很不对。 
  像狄青麟这种人,当然绝不会做滑稽的事。 
  “我留下无三弦的活口,就是为了要让狄青麟知道我在这里等他。”杨铮说:“就算无三弦没有将消息传给他,他也算准了我一定会来这里,所以就先将这铁箱子放回木板下。” 
  黑妞凝视着杨铮,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的声音仿佛在抖。 
  “你知道这是谁的头发?” 
  杨铮沉默,沉默了很久,才长长叹息了一声。 
  “我知道。” 
  “你能不能确定?” 
  “我……” 
  “你也不能确定。”黑妞问:“是不是?” 
  她不等杨铮开口,接着又说:“狄青麟这么做,就是要你认为这头发是吕素文的。”黑妞的声音有点激动。“要你认为她已落人他的掌握,要你的心不定,你的心一不定,他就有好机会杀你了。” 
  黑妞的目光直逼着他。 
  “你为何要上他的当?”黑妞继续说:“吕姑娘若真的已落入他手里,他为何不索性当面来要挟你?” 
  “别人能,他却不能。”杨铮叹了口气,“因为他不能这样做。” 
  “为什么他不能?” 
  “因为他是狄青麟。” 
  江湖中若有人知道狄青麟是用这种手段才胜了杨铮,岂非要今天下人耻笑。 
  “但现在他什么也没有说,只不过让你看到了一束头发而已。”黑妞说。 
  “这正是他的手段高明之处。” 
  “头发也许不是她的。” 
  “也许不是,也许是。”杨铮的目光望向了窗外远方的天空。“谁也不能确定。” 
  “那么你若完全不去理会,就当做根本没有看到,他的心计岂非就白费了。” 
  “只可惜我已经看到了。” 
  “就因为他什么也没有说,所以你才怀疑,就因为他算准了你会怀疑,所以才这么样做。”黑妞说:“你也明明知道他的用意,却偏偏还要落人他的圈套。” 
  “世事本就是如此。”他笑了笑,淡淡他说:“有些事你纵然明知道是上当,还是要去上这个当。” 
  “你已在怀疑这束头发是吕姑娘的,你的心也已乱了,现在你若和人决斗,对方的武功纵然不如你,你也必败无疑。” 
  就算败了,他又能怎样? 
  狄青麟的目的就是要杨铮心乱,无论杨铮是相信也好,是怀疑也好,只要他去想这件事,狄青麟的目的就已达到。 
  杨铮又怎能不想? 
  那本是他魂牵梦索的人,他几时忘记过她? 
  他就算明知这并不是她的头发,还是忍不住要牵肠挂肚,心乱如麻。 
  困为狄青麟已将她从杨铮的口忆里挑了出来,因为狄青麟已让他想起了她。 
  一间石屋,一张石桌,一个狄青麟,一个白色女人。 
  石桌上依旧有酒。 
  狄青麟轻轻地吸了一口,看着白色女人,轻轻他说:“问题并不在头发是谁的,而在杨铮是个怎么样的人?” 
  白色女人无语。 
  “这一计正是针对杨铮而设的。”狄青麟笑了。“若是用在别人身上,也许就完全没有用了,困为别人根本就不会想得”这么多,这么远。“他深深地注视白色女人。”因为别人不会有他那么多情。“杨铮还是静静地坐着,目光却由窗外移向桌上的头发。”你一定要想?“杨铮没有回答。有时不回答就是回答。”你当然要想。“黑妞替他回答了。”因为你不想比想还更要难受。“她凝视他。”因为你大多情了。“有时多情,岂非也是无情。国为情到浓时,就会化为”无“。”狄青麟或许马上就会出现,或许明天,后天?或许更久?“黑妞说:“他一天不出现,你就心乱一天,他十天不出现,你就心乱十天。” 
  黑妞叹了口气,又说:“他以逸待劳,你却在这里忧心如焚,这一战的胜负,也就不问可知了。” 
  杨铮沉默了很久,才缓缓说:“有些事你纵然明知不能做,也是非做不可的。” 
  “她对你难道就真的这么重要?”黑妞说:“比你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黑妞的眼睛仿佛已湿了。 
  她为什么会这样呢? 
  “难道在你的心目中,就没有别人能代替她?” 
  杨铮又沉默了很久,才抬起头,凝注着她。 
  黑妞却避开了他的目光。 
  “我只想你明白一件事。”杨铮一字字缓缓他说:“你若换了我,你也一定会这么样做,她若换了你,我也会这么样对你的。” 
  黑妞没有动,就好像根本没听到他说的话。 
  可是她的眼泪却已流下了。 
  两人就这样默默无言,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已有十年了,黑妞对“忽然开口:“我认识你的时候才十二岁。第一次看见你的地方就是这里。”黑妞的声音仿佛来自从前。 
  “那一天也正和今天一样寒冷,我缩在木门旁直发抖,天色已越来越晚了,天空已飘下了雪花,我的身体也已越来越僵硬,寒风还是无情地从我单薄的衣服外袭了进来,那时我真恨,恨天地,恨所有的事,所有的人,恨孤儿的冬天为什么总是特别寒冷?” 
  她的声音也仿佛来自冰冷的天空。 
  “这时候你出现了,你就像是神话中的‘白马王子’一样出现在我的眼前。”黑妞喃喃地说:“你把我带进了这里,替我披上了你那唯一御寒的外袍,将你那夜要独自享受的美食给我。” 
  她终于转过头来,用一双情深款款的眸子凝注着他。 
  “从那一刻起,你就已闯入了我的‘梦中’。”她说:“过了五年,有一天你忽然对我说,你的一个强敌逃狱了,他很可能随时随地会回来找你,只要他来,势必是一场生死之斗,你问我愿不愿意为你做一件事?” 
  她当然愿意。 
  “你要我离开,要我去开店卖东西。”她说:“然后告诉我一些密语,如果有一天忽然有人来说出了这些密语,你要我杀了当时在场的人,再到这里来等你,因为那时一定是你的生死关头了。” 
  杨铮的目光有了歉疚。 
  “我每夜都在祈求,祈求神明保佑这一天不要来到。” 
  黑妞脸上的泪痕还未干。“昨夭当她来了以后,我就恨不得立刻飞来这里。我等了你一天,想不到却是看见你这个样子。” 
  杨铮无语,他不知如何开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部 第五章 又是一段无奈的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