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一部 第二章 神秘的传说

作者:古龙

藏花当然不是姓藏,也不是像那些英雄侠士的响亮外号。 
  藏花好像天生就叫藏花。 
  从小她就喜欢花,常常会为了一朵不知名的花而仁足凝视半天。 
  也会为了凋谢的花朵伤心很久,然后找一个隐秘的地方,将花朵埋藏起来。 
  就因为她爱花,所以有人叫她小花,有的叫她小藏花,也有人叫她藏花儿。 
  不管哪种叫法,就是没有一个人知道她来自何方? 
  藏花也不说,于是又有人叫她小野花。 
  “小野花”的意思,当然就是指没有人要的孩子。 
  藏花知道,也懂,却也不生气不辩解。 
  只是那些叫她“小野花”的人,时常会莫名其妙地挨一闷棍,等醒来后,都会发现满嘴的泥巴。 
  有钱的人大致可分为几种:一种是吝啬、苛薄,一种是舍不得花钱,时常装穷占别人小便宜。 
  有的是像暴发户,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有钱,还有的是肯花钱,却时常当冤大头。 
  最理想的一种是会花钱、会享受,杜天就是属于这一砷的人。 
  他的家里全部铺着来自遥远的地方名叫波斯国的白色长毛地毯,走在上面就仿佛置身于初春低飘的白云中。 
  据说他房子里的家具,都是来自遥远的西方国度,每样东西不但美观、舒适,而且实用。 
  就拿藏花现在坐的这把椅子来说,整张椅子是以人体而设计的。 
  椅背微微向内拱,人一坐上去就仿佛剑滑入剑鞘般的密扣、舒畅。 
  藏花刚坐上就觉得舒服服极了,她打算有钱时也要弄几把这种椅子来玩玩。 
  有了椅子当然有桌子,尤其杜天家里的这张桌子,更是好玩。 
  桌面是圆的,中央还有一个小圆盘,菜就放在小圆盘上。 
  小圆盘是活动的,你想吃那道菜,不须要起身挟,只要拨动小圆盘,它就会转。 
  等你要吃的那道菜转到面前时,再将小圆盘停止,这时你就可以享受你要吃的菜了。 
  藏花就不停地去拨动小圆盘,并不是为了想吃菜,而是觉得很好玩。 
  “这张桌子是来自很远的西方国度,专供西方王族用的。”杜天很得意,“我觉得它很适合吃饭时用,所以替它取了个名字。” 
  “什么名字?” 
  “西王餐桌。” 
  “那这几把椅子是不是也有名字?”藏花好奇:“是不是叫‘牺王餐椅’?” 
  杜天微笑点点头。 
  “这吃饭的屋子一定叫‘西王屋’了。” 
  “好像是的。”杜天愉快地喝光杯中酒。 
  温酒老者立即将杜天的酒杯倒满,然后又退至一旁。 
  杯于是水晶做的,酒是浅红色。 
  浅红色的酒在水晶杯里,看起来就宛如处女湿润的嘴唇。 
  “这酒的调制法,也是来自西方国度。”杜天说。 
  “是不是叫西王酒?” 
  “它是用一种特制的葡萄酒,加上几种水果汁,摇晃调匀而出。”杜天举杯望着杯中酒。“它在调配时,颜色五彩缤纷的,就好像公鸡的尾巴一样,所以就叫‘鸡尾酒’。” 
  “鸡尾酒?”藏花的目光凝望向窗外,落在西方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有机会有可能我一定要到你说的那个西方国度去玩一玩。” 
  “有这个机会,也有这个可能。” 
  “我是不是喝醉了,或者我的耳朵有毛病。”藏花的声音就跟她的人一样,充满疑惑。“我仿佛听见一个人说了一句很可爱的话。” 
  “我保证你的耳朵一定很正常,”杜天喝干酒。“你的酒量也不至于那么差。” 
  “刚才那句可爱的话,你再说一次好不好?” 
  “有这个机会,也有这个可能。” 
  “明知道是谎言,听起来还是很舒服。” 
  “请你注意,这是实话,不是谎言。”杜天很慎重。 
  “请你也注意,我想去的地方,不是你家厨房,而是在很遥远的地方。” 
  “不要说是西方国度,就算你想学孔子周游列国都可以。”杜天凝视藏花。“只要你完成一件事。” 
  藏花突然不说话,她那大而亮的眼睛直盯着杜天,仿佛将他当做夜空西边那颗最亮的星星。 
  “你的意思我有一点懂了。”藏花双手握杯,将杯口靠近鼻子。“有一件事情,你不能出面,所以找上我,只要我做成就算不想去,你也会将我送走,对不对?” 
  “是毛”件事须要你去做。“壮大说:“不管事成与否,你都可以得到一笔钱,至于你要到哪里,都与我无关。” 
  月弯如钩,钩在天边。 
  “我能不能不去做?”藏花很慎重地问杜天。 
  “能,当然能。”杜天轻掌互击。“送客。” 
  温酒老者立即走至门口,轻声叫道:“备马。” 
  “天色己晚,这里离大门口最快脚程也要半个时辰。”杜天微笑。“所以时常备有马匹,供客人离去之用。” 
  “谢谢你的招待。”藏花站起。“我走了。” 
  “不送,不送。” 
  藏花愉快地走出,一会儿传来马奔驰离去声。 
  “唉!本以为找着她,这件事就可以完成。”杜天举杯独饮。“看来她和传说中不一样。” 
  “传说中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话未完藏花已从窗口跳进来。 
  “你不是离去了?”杜天好像很惊讶、怀疑。 
  “是离去了,那是马。”藏花又坐回原位。“至于我吗?听听传说中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狂傲,狂妄。” 
  “狂傲的意思我还懂,就是比敢做稍为敢一点。”藏花自己倒了杯酒。“可是狂当呢?” 
  “狂当的意思我告诉你,就是比敢当稍为敢一点。”杜天的声音中充满了笑意。 
  敢做敢当,是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有的本事,放眼当今武林又有几位“侠士”做得到。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你一刀,我一剑,恩怨分朋,在这充满“武”和“侠”的时期里,当然也有快意恩仇的侠女。 
  ——一生从没有亏待过自己,骑最快的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玩最快的刀,杀最狠的人,第一次结婚,但会“又在洞房花烛的那天逃走的”吓死人的新娘子“风四娘。——追胡铁花追了两三年,持剑逼他娶亲的华山弟子高亚男。——死过七次,女扮男装成天和郭大路斗嘴的燕七。——与沈浪笑傲江湖达三十年之久的朱大小姐朱七七。——由爱生恨,设计杀楚留香的”午夜兰花先生“苏蓉蓉。这些都是在江湖上名动一时,至今仍令人难以忘怀的女中豪杰。可是她们和藏花比起来,似乎还少了一点点。——少了一点点”狂“。 
  初秋的夜风虽不冷,却有着一。股凄凉。”狄育麟这个人你知道吗?“杜天的眼中仿佛也有股凄凉。”视功名富贵如尘土,却把名马美人当做生命的狄小侯爷狄青麟?“藏花说。”是的。“好冷好淡的问答。”你一定也知道杨悔。”“南郡王杨挣?”“现在是,以前他只不过是一个捕快。“杜天有点怪怪的。藏花并没有”注意到,等发觉时那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 
  “我最佩服他。”藏花豪声他说:“以他一个小小的捕快,却独力大揭发一个比他‘大’好多的世袭一等侯狄青麟。” 
  壮大不作声,轻轻地拿起杯欲喝却又放下,看他的样子仿佛在思考一件很重大的事。 
  什么事值得他如此慎重?藏花的好奇心又增加了。 
  尤其是扯到杨锑和狄青麟。 
  “我要你将狄青麟救出。”杜天一字一字他说。 
  藏花凝视杜天,过了好久才轻声说:“你醉了。” 
  “他没醉。”温酒老者帮杜天倒酒。 
  “那一定病了。”藏花笑了:“只有生病的人才会胡思乱想。才会胡言乱语。” 
  “很不幸,他一点小病都没有。”温酒老者也笑了。 
  “这么说是我在做梦?” 
  “夜虽已晚了,你却未睡。”杜天举杯。“又怎么可能做梦?” 
  “这件事还是由我来说。”温酒老者坐下,替自己倒了杯酒。“在一个很遥远很神秘的东方园度。” 
  ——据说这个神秘国度的王室死后,都用一种特别秘制的“药方”处理尸体,然后再用一种特别的布条缠身。 
  ——经过这两种手续后的尸身,他们称之为“木乃伊”。 
  ——他们将“木乃伊”存放人一个人体形的盒子内。 
  ——在“法师”的导引下,“木乃伊”被运人一个非常庞大的“尖字塔”内,封闭存放。 
  ——据说这样处理后,经过百年千年“木乃伊”在某一种情况下会再度复活。 
  “这些处理‘木乃伊’的秘方,由一个天竺的苦行僧带人我国,要呈献给当今皇上。”温酒老者的酒已是第七杯了。 
  “这个天竺的苦行僧在一人我国后就失踪。”杜天说:“就仿佛泡沫消失于海浪中。” 
  “总有人见过他?”藏花问。 
  “有。”老者的眉毛、、了一下。“狄青麟。” 
  “狄青麟?”藏花更好奇。 
  “他是皇上派么接苦行僧的密使。”杜天说。“苦行僧的下落,只有狄青麟知道。” 
  “所以你们才要我去救狄青麟。”藏花望着老者和杜天。“这件事与你们又有何关系?” 
  “为了这件事,我们已经隐姓埋名二十年了。”温酒老者叹了口气。 
  藏花挟了口菜,慢慢地嚼着,慢慢地回味老者话的意思。 
  “二十年?”藏花说:“听说二十年前,狄青麟被杨挣揭发抓人天牢后,朝廷里当红的两位名人突然失踪。” 
  藏花凝视杜天。“一位是御前一品带刀侍卫,杜无痕。” 
  “一剑欲留,肚无痕。”杜天说。 
  “另一位是刑部执事。”藏花凝视温酒老者。“铁面温情,一丝火。” 
  “温火先生。”老者说。 
  “温火先生是刑部有史以来年纪最轻的执事,二十五岁时就已授职,刑部上上下下都称他为‘温一刀’,听说他是继姜断弦后,刀法最快的一位。”藏花目光直逼老者。“我说的可对?温火先生。” 
  “对极了。”温火说:“想不到我迟隐了二十年,还有人记得我。” 
  温火,男,四十七岁,是刑部年纪最轻的总执事,凡是有重大的红差,上面都指派他去行刑,犯人的家属为了减轻被处死的人犯临刑时的痛苦,也都会在私底下赠以一笔厚礼。 
  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位刑部的大红人,在二十七岁的时候,就交卸了他的职务,飘然远去,不知所终。 
  灯光下的温火,看起来远比他实际的年龄老得多了。 
  ——是什么原团使他老得如此快?是不是因为杀人杀得大多了? 
  “一剑挥出,剑锋破空,腰断血喷,肚无痕。”藏花望着让天。“腰已断,剑痕消,是不是?杜无痕。”剑花一抖,剑光掩盖了烛光,杜无痕不知从何处拔出一把剑。 
  “这把剑已二十年未饮人血。”杜无痕凝望剑身。“想不到还有人得。” 
  “为什么两位会在声名如日中天时,退隐离职?” 
  “狄青麟。”杜无痕说:“就是为了狄青麟。” 
  他一落网,皇上立即命我们两个追问苦行僧的下落。“温火说:“我们用尽了各种方法,整整逼问三个月,他却连屁都没吭一声。” 
  无法完成皇上的旨令,是要砍头的。“杜无痕摸了摸脖子。”皇上念我们有功在廷,死罪虽免,却要我们自行卸职离去。“所以你们才会退隐到此地,因为狄青麟就关在南郡王府的天牢。”藏花说:“有一点我想不通,这件事已经与你们无关,为什么还要救狄青麟?” 
  “心愿未了,纵然苟且在世,也是寝食难安。”杜无痕说。 
  “好像有点道理。”藏花点点头。“以前都逼问不出来,难道二十年后的今天就有办法?” 
  “无论多坚强的人,经过卞二十年的牢狱之灾,都会变得软弱。”温火说。 
  “现在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不自己去救,而要我出面?” 
  “因为老盖仙谁都不怕,就怕你。”杜无痕说。 
  狄青麟明明在十三年前就已被人救出,为什么杜无痕和温火还要藏花去天牢救狄青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