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一部 第三章 又见杨铮

作者:古龙

秋雨初歇,树林厂阴暗而潮湿,白天看不见太阳,晚上也看不见星辰,就算是村里的人也不敢入林太深,因为只要一迷路就难走得出去。 
  杨铮不怕迷路。 
  他从小就喜欢在树林里乱跑,到了八丸岁时,更是每天都要到这片树林里来逗留一两个时辰,有时连晚上都会偷偷地溜出去。 
  谁上不知道他在树林里干什么,他也从来不让任何人跟他在一起。 
  直到廿年前,为了要和狄青麟决斗,他才将吕素文带到这里。 
  走入密林里左拐右拐,走了半个多时辰,走到一条隐藏在密林最深处的泉水旁,就看到了一栋破旧简陋的小木屋。 
  青梅子、黄竹马,赤着脚在小溪里捉鱼虾,缩着脖子在雪地里堆雪人,手拉着手奔跑过遍地落叶的秋林。 
  多么愉快的童年:多少甜密的回忆! 
  十几年来,今天是杨铮第一次又回到这里,小木屋依旧存在,思念的人呢? 
  木屋的小门上一把生了锈的大锁,木屋里只有一床一桌一椅、一个粗碗、一盏瓦灯和一个红泥的火炉,每样东西都积满了灰尘,屋角蜘蛛密结,门前青苔厚绿,显然已经很久没人来过。 
  “以前有人住在这里时,他的生活也一定过得十分简朴、寂寞、艰昔。”吕素文忍不住问杨挣:“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因为以前我天天都到这里来。”杨铮说:“有时候甚至一天来两次。” 
  “来干什么?” 
  “来看一个人!” 
  “什么人?…杨铮沉默了很久,脸上又露出那种又尊敬又痛苦的表情,又过了很久才一个字一个字他说:“我是来看我父亲的。”杨铮轻捶着窗前的苔痕。“他老人家临终前的那一年,每天都会站在这个窗口,等我来看他。” 
  吕素文吃了一惊。 
  杨锑还在褪褓中就迁入大林村,他的母亲一直蠕居守寡,替人洗衣服做针线来养她的儿子。 
  吕素文从来不知道杨挣也有父亲,村人也不知道。 
  她想问杨铮,他的父亲为什么要一个人独居在这密林里不见外人? 
  但是她没有问。 
  经过多年风尘岁月,她已经学会为别人着想,替别人保守秘密,绝不去刺探别人的隐私,绝不问别人不愿回答的问题。 
  杨钵自己却说了出来。 
  ——虽然没有明媒正娶,但杨锋已将吕素文当作终身伴侣。 
  ——夫妻之间,应该是没有秘密的。 
  “我的父亲脾气偏激,仇家遍布天下,所以我出生之后,他老人家就要我母亲带我躲到大林村。”杨铮凄然道:“我八岁的时候,他老人家自己又受了很重的内伤,也避到这里来疗伤,直到那时候,我才看见他。” 
  “他老人家的伤有没有治好?” 
  杨铮黯然摇头:“可是他避到达里来之后,他的仇人们找遍天下也没有找到他,所以我带你到这里来,日为我走了以后,也绝对没有人能找得到你。” 
  夭暗了,油灯却未点燃,杨铮在黑暗中默默地回忆着往事的一点一滴。 
  ——“我带你到这里来,因为我走了以后,也绝对没有人能找得到你。” 
  杨铮的嘴唇忽然变得冰冷而颜抖,但却还是勉强压制着自己。 
  击败了狄青麟,杨铮高兴地奔回小木屋,然而在屋内等他的不是吕素文,而是一张纸。 
  一张留有字的纸。 
  你抓走狄青麟,我带走吕素文。 
  青龙会二 
  有月,有星,有风。 
  月光穿过浓浓树叶,从窗口穿了进去,映在杨铮的脸上,将他的脸分成光暗两面。 
  风在林中呼啸,将树叶吹得“沙沙”作响。 
  夜凉如水,杨铮忽然觉得有一团热气,从他的背后门外直逼而来。 
  就在杨铮发觉热气时,一束火柱从门外射入,就宛如一根烧红的铁棒直刺向杨铮。 
  火柱的强度和热力,足以瞬间将粗铁熔化掉,更何况是人。 
  火往未到,热气已将杨铮烤得浑身是汗。他双手扶桌,用力一按,四个桌脚立即断掉。 
  杨铮顺着桌面趴下,火柱由他的背部直射而过。 
  要不是从小训练出来的特别感应力,此刻只怕已葬身火柱中。 
  虽然躲过火柱,但衣服已被热气烤焦,背上也隐隐刺痛。 
  火柱没中,立即消失,但从窗外却又射入一条水柱,其声势有如万马奔腾,击向杨铮。 
  杨铮跃身翻起,闪过水柱的攻击,人在空中未落地时,那束消失的火柱又出现射向空中的杨铮。 
  水柱也斜射而起,击向杨铮。 
  水火交错地攻向空中的杨铮,此时他已无退路,已被逼入墙的死角。 
  眼看火往和水柱已将吞噬杨铮。 
  杨铮和人决斗时,随时随地都会准备拼命,他拼命的方法比任何人都不要命。 
  他用的不是正统武功,从来没有人看见他用过正统武功。与应无物对决时,杨铮也是以不要命将应无物逼退?捉倪八也是一样。 
  可是这一次他却发觉没办法拼命,因为这一次的对手不是人,而是火柱和水柱。 
  他怎能和没有生命的东西去挤命? 
  杨铮还是拼命了。 
  他没有别人可以拼命,跟自己拼命总可以吧。就在千钧一发时,杨铮忽然用脑袋撞向墙壁,很用力地撞上去。 
  不用力不行,因为墙很厚,不用力是撞不破的。 
  “轰”的一声,墙是破了,但杨铮的头也肌也流血了,这总比被火烧死好。 
  杨铮从地上站起,苦笑地摸了摸头,突听见一阵抬手声。 
  “好,好,杨铮还是敢拼命。”一身雪白的衣裳,一尘不染,一张苍白清秀的脸。 
  杨铮一回头立刻就看见一个人站在树下,一个脸上总是带着冷冷淡淡的神情,带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的人。 
  一看见这个人,杨铮就仿佛置身于千年不化的雪山里。 
  那种冷冷淡淡的神情,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那一张苍自得几乎接近“死”的颜色的脸,没有人比杨铮还熟悉。 
  就因为这个人,他动用了离别钩。 
  就因为这个人,使他和吕素文离别。 
  这个人当然就是——狄青麟。

  “十二年七个月过十四天。”狄青麟风采依旧。“这十几年来,你过得可愉快?” 
  “很愉快。”杨铮压制怒意。“你呢?” 
  “虽然比在天牢里好过些,但我强迫自己每天与‘温柔’为伍。”狄青麟不知从何处拔出一把其薄如纸的刀。“因为我相信我们总有一天会再碰面,”刀身发出一道淡淡的蓝光,淡得就像是黎明时初现的那一抹曙色。 
  ——杀人的刀,居然名为温柔。 
  杨铮凝视着“温柔”,狄青麟注视杨铮。 
  “我的刀在,你呢?”狄青麟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仿佛又浓了些。“你的离别钧呢?” 
  杨铮忽然说不出话,他发觉这十几年来手上握的已不是离别钩,也不是刀、剑,而是杯、酒杯。 
  狄青麟手腕一转,“温柔”就消失了。 
  “二十年前你败了,并不是败在我的武功之下。”杨铮注视狄青麟:“你败在你自己太骄傲,太没有把别人看在眼里。狄青麟确实是个非常骄傲的人,可是仙确实有他值得骄傲的理由;他的武功确实不是杨铮所能对抗的。他没有用应无物教的剑法来对付杨铮,他用的是那柄短短的薄刀。温柔和杨铮的离别钩一样,是从同一个人的手里铸造出来的,而且同样是困为一柄剑铸造的错误才会有这柄钩和这柄刀。狄青麟使用这把刀的技巧,已经进入了化境,进入了随心所欲的刀法巅峰。他操纵这把刀就好像别人操纵自己的思想一样,要它到那里去,它就到刀”里去,要它刺入一个人的心脏,它也绝不会有半分偏差。 
  刀光一闪,刀锋刺入了杨铮时上的“曲池”穴,固为狄青麟本来就是要“温柔”刺在这个地方的。 
  他不想要杨铮死得太快,他也知道一个人的“曲池”穴被刺时,半边身子就会立刻麻木,就完全没有抵抗还击的能力。 
  他的思想绝对正确,可惜他没有想到杨铮居然不闪,反而用力顶了上去。 
  于是他的刀锋刺入曲池,再刺人骨髓内,等到他想拔出刀时,杨铮离别钩的寒光忽然到了狄青腆的咽喉处。 
  ——骄者必败,这句话无论任何人都应该永远记在心里。 
  “骄者必败。”狄青麟淡淡他说:“我已用二十年的时间来回味这句话。” 
  月光照射着密林内的那条崎岖不平的小路,也同样照射在杨铮脸上。 
  他的脸上忽然有了一种很怪的表情。 
  狄青麟虽然懒懒散散地站在那里,却仿佛给他千万层的压力。 
  如果杨铮的身后现在有人,一定会发现他背上的衣衫都已湿透了。 
  狄青麟的刀虽已!次起,甚至连人都还没有走出来,杨铮却已隐隐觉出他刀气的逼人。 
  ——狄青麟整个人都像是已被磨炼成一把刀子,全身都散发出逼人的杀气。 
  杨铮想不到十几年后的狄青麟,竞能在无形之间,变得如此锋利可怕。 
  夜凤吹过,将狄青瞬的衣衫吹得猎猎飞舞,他的脚步始终未动,但杨铮却觉得他全身仿佛都在动。 
  只因狄青麟已将全身的精神气力,都化为一股刀气,别人只能觉出他刀气的逼人,已忘了他自身的存在。 
  他的人已和刀气溶而为一,充沛在天地问,所以他未动的时候,也似在动,在动的时候,却似未动。

  夜凤虽然很强劲,但整个天地间都似已凝结。 
  杨铮只觉汗珠一滴滴沁了出来,天地万物却像是已静止不动了,就连时间都似已停顿。 
  他只觉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扼住他的脖子。 
  他已透不过气来。 
  谁也无法想像杨铮此刻的感觉有多么难受,但是,就在这时,杨铮突然喘了口气,他惊讶地望向狄青麟。 
  就在这生死一发间时,那逼人的刀气忽然消失了。 
  狄青麟明明已可以将杨铮置于死地,他为什么会放弃这个机会? 
  杨铮茫然地望着狄青麟。 
  “我记得十月初七,是你和吕素文定情之日。”狄青麟说:“也是吕素文第一次到达间小木屋。” 
  杨铮的心仿佛被千百把针刺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部 第三章 又见杨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