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剑的风情》

第一部 第六章 藏花的奇遇

作者:古龙

秋残。 
  落叶凋零。 
  风不大,但雪花萧萧而飘。 
  天地问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萧索凄凉之意。 
  山路崎岖不平,却绵绵沿向山脚的城镇。 
  虽然换了一套新衣服,但仍掩不住钟毁灭沉痛寂寞之意。 
  尤其眉宇间那浅浅的刀疤,竟带着一抹淡淡的凄凉。 
  他走得虽不慢,但也快不到哪里去,长久的牢狱生活,已使他的精、气、神,消磨得几乎无存了。 
  藏花好奇地望着钟毁灭走路的姿态,他走路的步法不像平常人一样,是一步一步踏着走。 
  他是左脚先往前迈出一步,右脚再慢慢贴着地而拖上前,看来每一步都走得很艰苦。 
  他是因为身体乏力而必须这么走,抑或是他是个残废者,藏花真想问问他,为什么这样子走路?可是她没问,她尊重个人的隐私权。 
  她认为每个人都有权利可以不说出自己不想说的事情,也可以拒绝回答。 
  一眼望去,满山都是白雪,积雪在阳光照耀下,闪烁如钻石。 
  雪花仍继续飘着,飘落在钟毁灭的发际上、睫毛上、鼻尖上,已慢慢地积少成多。 
  他却连伸手去抹掉的意念都没有,他不止话少,仿佛也很懒。 
  藏花千辛万苦地救他出来,虽不要他像某些人一样感谢地痛哭流涕,但至少也该说声谢谢。 
  没有。他只是静静地望着藏花,淡淡他说:“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藏花愣住,她觉得好笑又好气,苦笑地回答:“不必,做你要做的事。” 
  他又静静地望着她,过了一会儿,才用他那怪异而奇特的走路姿态,走离开城市,走入这座山。 
  藏花当然要跟着,救他出来就是为了要知道那极神秘又充满诡异的“木乃伊”秘密。 
  他仍在往前走,他走得不慢,但每一步看来仿佛部走得很痛苦。 
  这么走,要走到何时才能为止? 
  他不知道,甚至连想都懒得去想。 
  既然已开始走了,就不停下来,纵然死亡就在前面等着他,他也绝不会停下来。 
  不到达目的地,绝不停止。 
  ——人生岂非也应该这样,天色仍早,远远望向山脚,可看见一点淡淡的市镇轮廓。 
  街道虽不长,也不宽,却有几十户店铺人家。 
  这条街热闹得很,几乎就和北京的天桥一样,什么样的玩意买卖都有。 
  现在虽然才过了正午,但街上两旁已摆起各式各样的摊子,卖各式各样的零食,耍各式各样的把戏,等待着各式各样的主顾。 
  到了这里,藏花的眼睛都花了,她实在没想到钟毁灭要来的地方是这里。 
  凡是住在较偏远乡村地区的人,不管是男人女人、大人小孩、店主客人、残废富贵,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纯朴。 
  纯朴的笑脸、纯朴的买卖、纯朴的谈话、纯朴的待人。 
  一切生活起居习惯,都离不开纯朴。 
  因为纯朴就像是种子,早在几千几百年前就播种在他们祖先的血液里。 
  第一眼望去,藏花就已喜欢上这个城镇,她觉得这个镇上不管是人或是物,都充满了浓厚的人情味。 
  少女们穿扮朴素地在卖胭脂什货摊前,找寻着自己喜欢的粉盒。 
  卖胭脂什货的老板,借着找钱机会,偷偷地“吃”了一下穿红裙少女的“豆腐”。 
  穿红裙少女“吃吃”地笑了一声,脸红得跟苹果般的离去。 
  一个肥胖的中年妇人带着一个梳着“冲天炮”的小孩,在买糖葫芦。 
  三个脸上已被岁月刻下多条痕迹的老头,聚集在墙角的小吃摊上,高谈着年轻时的英勇事迹。 
  身穿粗布的魁梧汉子,推着一辆独轮车从长街的另一尽处,沿街呼喊地推了过来。 
  走江湖卖艺的正带着训练有素的小猴子,在表演走绳索的绝技。 
  围看的人群拍手叫好声,不绝于耳,有的甚至早已掏钱丢入场内。 
  这里处处洋溢着人情味,藏花就喜欢这种感觉,她认为一个人如果待在这种环境下,决不会有歹念萌生。 
  钟毁灭虽然没有她那么深的感触,但眉宇间刀疤的那抹凄凉也淡了些。 
  人不知不觉中已逛到了长街的中央处,正好是小猴子耍特技的地方。 
  就在这时,突然有个人大声说了两个字,然后一切事情都在瞬间发生,快到在藏花还搞不清状况时,就已结束了。 
  那被大声喊出的两个字是:“无罪。” 
  话声未停,原本在玩耍的小猴子,忽然跳起来越过人群,扑向钟毁灭的脸。 
  买糖葫芦的中年妇人,用力将手上的糖葫芦射向钟毁灭的胸口。 
  已老态龙钟的三位喝酒老人突然变得身手敏捷地攻向钟毁灭的双脚。 
  推独轮车的汉子将车转向,撞上钟毁灭的人。 
  所有攻击都是朝钟毁灭的,藏花正想上前解危时,那刚买粉盒的红裙少女,已将手上的粉盒洒向藏花。 
  粉未飞扬,瞬间迷漫了藏花,在她未被粉未笼罩时,她已发现屋顶是最安全的地方。 
  所以她紧闭双眼,纵身跃起,在临跳之前,她大声地朝钟毁灭说:“屋顶。” 
  她迷漾中仿佛瞧见钟毁灭已跃起,也仿佛望见那卖脂粉什货的老板忽然抽出一条长鞭,挥手卷向空中的忡毁灭。 
  长鞭如灵蛇般地卷住钟毁灭的脖于。 
  然后以下的事,她就不知道了。 
  这时,她的人虽已在屋顶,但眼睛却被粉未洒得张不开。 
  她只有用耳朵去听,然而这么嘈杂喧哗的地方,忽然问没了声音,忽然间静寂了下来。就宛如死亡般的静寂。 
  ——这地方究竟“生了什么事?一一钟毁灭是否逃过攻击?——这镇上的人,为什么要攻击钟毁灭?——为什么突然没有声音了?藏花急欲要知道答案,偏偏她的眼睛被那要命的粉未弄得张不开。有风吹过。析旁一块木板招牌被风吹得”吱吱“地响,这本是镇上很体面的一块招牌,现在也已残破干裂,就像是老人的牙齿一样。招牌上满布鲜血,隐约还可以分辨出上面写着八个字”李家老店,童叟无欺。“街上的的情况,却还比这块招牌更糟得多。藏花静静地站在街道上,看着招牌在风中摇曳,等风停下来的时候,她才将视线慢慢地移向长街。这个地方虽然不是大城市,但还是个很热闹的小镇,南来北往的旅客,经过这个小镇时,总会在这卫盘桓两三天。可是这个小镇现在看来,仿佛已有三年没有人迹了。若不是刚刚在买卖的东西,仍残留在街上,藏花真会以为是在做恶梦。恶梦总会有醒的时候,藏花这个恶梦,却不知何时才能醒?钟毁灭是生?是死?这镇上的人为什么要杀他?这些人又都到哪里去,为什么在一瞬间都不见了?钟毁灭为什么要带她来到这里?莫非这小镇就是当年苦行僧遇难的地方?还是镇上隐藏着一个恶魔,等陌生人一来,就将他吞吃掉?正午刚过不久,有阳光、有风,雪却没下。在这残秋寒冷的季节里,今天是难得较有暖意的一天,藏花却觉得有一股寒意自脚底刺入她的骨髓里,窜上她的背脊。死一般的静寂中,只有风吹破窗,”噗落噗落“的响,在此时此景听来就宛如是地狱中的蝙蝠在振动双翅。藏花为什么还静静地站在那里?她是在思索发生的事?还是在等待?若是思索,这地方刚刚发生的事,她从头到尾根本未看清,又从何思索起,若是在等待,她等待的是什么?等待刚才的人又重现?还是死亡?是死亡?再一次的死亡?天色已将近黄昏,雪已开始下了。有雪仍有风。风吹着,忽然随风传来一阵歌声。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这歌声听来,就仿佛来自地狱。天涯路,毁灭人。人在天涯断魂处,未到断魂已毁灭……听见这歌声时,藏花那双空无的眼睛里,却忽然现出种奇异的人情。——无论那是种什么样的表情,都绝不是痛苦的表情。歌声渐近,随着歌声同时而来的,居然是一个乞丐。这个乞丐居然是从唯一有体面招牌的”李家老店“内走出来的。这个乞丐低着头唱着歌,手上居然拿着一个元宝,他走得并不快,但也没在看路。——是不是他已经知道这小镇已没有人?连个死人都没有,所以他对.放心地低头走路?藏花还是站在邓儿,站在街道上唯一能走的地方,所以这个乞丐就撞上了藏花。四”你为什么要站在这里让我撞?“这个乞丐说话声居然还很大。藏花笑了,碰到这种人,她通常都会笑。”朋友贵姓?”“我不是你的朋友,你也不是我的朋友。“乞丐瞪着她。”你为什么要问我贵姓?“藏花还是微笑着。”朋友,你是谁?”“唉呀!我最讨厌人家问我,你是谁?“乞丐的声音更大。”偏偏人家都喜欢问我,你是谁?“这乞丐仿佛有些痴痴呆呆,明明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他却要反反复复说上好几次,而且说话时嘴里就像是含着个鸡蛋似的,含糊不清。藏花正想用别的方法再问问他时,他却已开口说:“现在你听清楚,我就要告诉你,我是谁?”乞丐指着自己鼻子。“我姓黄,叫少爷,黄少爷就是我,我就是黄少爷。” 
  “黄少爷?”藏花有点诧异。 
  这个乞丐居然叫黄少爷! 
  “记清楚了没有?”乞丐仿佛深怕她忘记,又再问一次:“我叫什么名字、我是谁?” 
  “记清楚了。”藏花居然学他的口气。“你就是黄少爷,黄少爷就是你。”“对。以后千万别问我,你是谁?”乞丐摇着头。“我最讨厌人家问我,你是谁,偏偏人家都要问我,你是谁?唉!” 
  乞丐叹了口气,忽然往藏花胁下钻了过去,一溜烟似的跑了。 
  他跑得很快,却绝下像是有轻功根基的人。 
  一天下的乞丐部跑得很快,这似乎早已变成乞丐的唯一本事。 
  但藏花自然比他还要快得多。 
  “你这人想要干什么?”乞丐一面跑,一面喘着气说:“你是不是想抢我的元宝?” 
  藏花笑了笑,忽然一伸手,竟真的将他握在手里的元宝抢了过来。 
  “不得了,不得了,有强盗在抢银子呀!”乞丐大叫着。 
  幸好这条长街已没有人,否则藏花倒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若连乞丐的银子都要抢,岂非变成了第八流的强盗。 
  “快把银子还给我。”乞丐叫的声音更大。“不然我跟你拼命。” 
  “只要你回答我几句话,我不但将这银子还给你,还再送你一锭更大的。” 
  乞丐眨着眼、似乎考虑了很久,才点头。“好,你要问什么?” 
  “你是否在这小镇上己待了很久?” 
  “是的。” 
  “这条长街中午过后不久发生的事,你是否都看见?” 
  乞丐仿佛颤抖了一下,才点点头。 
  “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部 第六章 藏花的奇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那一剑的风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