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鹰系列》

聂小虫

作者:古龙

夜深,人静,初秋的晚风轻拂梧桐,有声,其至比无声更寂寥。

凌玉峰独坐在灯下,别人什么都没有听见,他却好像听见了,忽然拾起头,向窗外招了招手,立刻有一条演小的人影,落叶殷自梧桐树上飘落,拜伏在窗前,星光下可以看得到他的脸是苍白的,

虽然显得有一点獐头鼠目的样子,可是仔细一看,并不难

这个人居然就是那个曾经被令狐不行倒提着扔出去的聂小虫,

“我要你办的事,你已经办好了?”凌玉峰问他。

“什么时候?”

“明天,戌时之前。”

“客人有几位?”

“三位。”

“—个是关东大参葯商,刚好行经此地的冯宝阁,另一个就是那个假和尚云大师。”

“好,很好。”凌玉峰一挥手,一片金叶子从抱袖中冉冉的飞了出去。

聂小虫拜伏着后退,一伸腰,刚好接任金叶子.立刻凌空跃起,鸥子翻身,身形刚起,四面黑暗中,突然有人低喝。并肩子,打。”

一声低喝,十余道光芒闪动,十余件暗器,分别从三四个不同的方向打了过来。

聂小虫双手一拢金叶子已经揣入怀里,原地燕青八翻,连翻带扑,连削带打竞将这十余件暗器全部接住,立刻又原封不动立刻打回去,去势比来势更急,接放暗器,居然也是一等的功夫。

黑暗中有人倒下,有人穿出,以大鹰爪功去拿聂小虫的关节要害。

想不到他们刚出手,反而先被聂小虫狙制。

聂小虫捏手如钩,抓、拿、扣、锁、“七十二路短打擒拿”,居然也是一等的高手。

凌玉蜂已经走出大门,背负着双手,面带徽笑,站在梧桐下,对刚刚发生的事,好像觉得很欣赏。

聂小虫瘦小的人影已消失在夜色中,倒在地上的狙击者也看不见了,院子已经恢复了宁静。

凌玉蜂忽然向另一棵梧桐树的浓荫深处笑了笑。

“邢老总,树上的寒气重你还是请下来喝杯洒吧”

竹叶青、玫瑰露、熏鱼、笋豆、酱牛肉,三样菜、两种酒,三杯已卜肚,酒是冷的,人却已热了。

“想不到,想不到。”邢锐不停的吁气“我本来想把他留下来的,想不到这个聂小虫竟是个一等的高手。”

“你要把他留下来干什么?请他喝酒?”凌玉烽脸上在笑,眼中却全无笑意,这种笑远比不笑可怕得多,邢总却轻轻将它忽略。

六扇门里,哪有好喝的酒?”邢总说“就算请他喝酒,喝下去之后也要请他吐点东西出来。”

“吐什么?真情?实话?同伙?赃物?”凌玉峰淡淡的问邢锐“你想要聂小虫吐什么出来?他能吐得出来的,你是不是就能吃得下去?”

邢总居然还在陪着笑,笑得已经有点勉强,他终于发现事情有点不太对了。

奇怪的是,凌玉峰的态度反而变得很自然。

“现在你想必已经知道那幢巨宅的新主人只不过是个做暗门于生意的超级婊子而已,每隔几天就要请一次花局找一个有钱的冤大头来,狠狠杀一刀,替她拉客的就是聂小虫,挨过她这样一刀的客人,其中就包括了钱月轩他们五位。”凌玉蜂说“明天我就是第六个了。”

他的神情更愉快。“这其中当然会有小小的一点不同之处,那就是等到凶手来杀我的时候,也就是他最后一次出手。”

邢锐立刻附和:“我明白公子的意思这是绝计。”

“我想像一定也明白,如果聂小虫被捕杀,拉客的没有了,客人也就去不成了。”他带着笑问“邢总,是不是这样子的?”

“应该是。”

客人去不成,凶手也就没有对象出手,也就不会露面了,再要想抓任他的征据,恐怕就很难。”凌玉蜂又问:“邢总,是不是这样子的?”邢总在擦汗,冷汗。

凌玉烽忽然改变话题问他“关二本来决不会跟他的外甥在同一个地方停留,这次却忽然破例赶到济南来,是不是有人用快马连夜去通风报信说这地方有人要对付程小青t”

“很可能。”

“这个人会是谁呢?”凌玉峰带笑问邢锐:“会不会是你?”

“我?”邢锐好像吓了一跳:“怎么会是我?”

“要训练批亲信的杀手,是需要花很多钱的,一个做总捕头的人,未必能负担得起,如果有一位财神可接济,那当然是再好也没有的事。”浚玉烽说“如果等到发生那一些与财神有关之事,这位总捕头当然也应该尽快把消息传过去。”

他说,所以财神一直都是江湖中消息最灵通的三大组织之

邢锐一双手上已经有青筋如赤练般蠕动扭曲,甚至连手背上皮肤都变成赤练蛇一样的颜色,而且光滑而油dc,看来令人作呕。

凌玉蜂却好像狠喜欢看,一直都在盯着他的手,又问道“邢总,你说事情是不是这样子的?”

这一次邢锐居然回答“是的。”他的声音嘶哑,“事情就是这样子的。”这句话开始说的时候,他已经出手了,一出手用的就是大鹰爪力中最厉害的杀着,以左爪去引开凌王峰的目光以右手拇指食指作“虎眼”,扣凌玉蜂颈上的大动脉,以中指小指无名指去点他左颊上的三死穴”

凌玉峰不退反进,看起来竟像是用同样的手法迎击了过去,用的却是远比大鹰爪力和大小擒拿更高明的内家分筋错骨手。

他教人出手时最好是一定致命,决不给对方留余地,也不要对方再给他第二次机会。

他自已出手时,用的也是这类无情的绝招.就和昔年令群魔丧胆“三阴绝尸手”一样.只要他出手,在刹那间就要辨出生死胜负”

这并不完全是因为他的武功路数如此也因为他的性格。

无情的人,出手无情,能主宰别人的生死和命运,这就是他们生命中最大的乐趣。

有灯的书房里,忽然有一个人大步奔跑出来,大声呼喊着“凌公子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可是他呼喊时已经馒了一步,已经来不及了。

就算他来得及,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邢锐的命运,在凌玉蜂出手的那瞬问,就已经被决定,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改变,

从书房中跑出来的,就是一开始紫烟燃烧时,和他们起寻访的那个看来很有福气也很威严的中年人,看来无疑也是经常能主宰别人生死命运的,这种人说出来的话,通常就是命令。

只可惜这次他开始呼喊时,邢锐说话的声音已经变为掺呼,其中还夹着骨头碎裂的声音。

骨头碎裂的声音,当然远比叫喊和惨呼声要小得多.可是听起来却清楚得很每一节骨头碑裂时的声音,都听得清楚得很,清楚得令人连骨髓中都会生出一股尖针般得寒意。

中年人的脸色变了,凌玉蜂却只是淡淡的说:“潘大人,这不能怪我,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他说“这是他自已的力量反弹震伤自已的,邢老总的大鹰爪力一向练得不错。”

“他已经死了?”

“还没有。”凌王蜂说“如果他能安心静养,说不定会比大多数人还要活得长些。”

可是要一个像邢锐这样的人躺在床上养病,还不如死了算

潘大人长长叹息了—声,他的声音居然也变得很平静,只是淡淡的说:“凌公子,这怪不得你,我想,他如果是你,他也会这样做的。”他立刻改变话题:“我只奇怪一件事。”

“什么事?”

“程小青确实是关二先生的嫡亲外甥?”

“是的。”

“可是他们两个见面时,却好像素不相识。。

“那当然也是为了女人。”凌玉峰说:“而且是为了两个女

对男人来说,天下所有的麻烦、困扰,好像都是因为女人而引起来的。唯比一位女人更麻烦的,就是两个女人。

对女人来说呢?

凌玉峰道:“这两个女人其中有一个就是程小青的寡母,也就是关玉门的妹妹,在关西带,人称‘三姑奶奶’的关三娘。”

“另外个呢t是不是红红t”

“是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猎鹰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