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鹰系列》

凶手就擒

作者:古龙

巨宅后面的小院里,有间冬天烧煤的屋子,有个很大的烟囱。

紫烟就是从这个烟囱里冒出来的,潘其成找来的时候凌玉蜂已经在烟囱下。

燃烟的人呢?难道就是凌玉峰?

当然不是。

凌玉峰当然也是看到了这般紫烟之后,立刻找到这里来的,他来的时候,燃姻的人就已经走了。

可是这一夜凌玉峰究竟做了些什么事?有没有在这里发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潘其成还没有问,就已经听到了和聂小虫同时听见的那一声惨呼。

凌玉峰脸色已变。

“红红,是红红。”

果然是红红。

红红已器是一把短刀,刀锋上的血迹犹未于,犹自被紧握在个人的手掌里。

这个人握刀的手,指节已因用力而发白,苍白的脸已因恐惧而发青,好像连自己都在不信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这个人赫然正是程小青。

潘其成几乎是和凌玉蜂同时赶到这里的,看到了这种惊人的惨变,两个人居然还都能沉得住气,非但没有呼喝也没有出于甚至连神色都没有多大的改变只不过在有意无意间,两个人分别占据了李南红这间绣房的两个主要的退路。

就在这一瞬间,两个人又在有意无意间对望了一眼,仿佛都已发现对方和自已有很多相似之处。

——这位翰苑出身的四品京堂,不但是位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而且还有这种泰山崩于前面色不变的镇静功夫,他的出身和来历,就成了一个谜。

凌玉峰能不能很快揭开他的谜底7

程小青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没有动,凌玉峰和潘其成也都没有动,好像都想让他的情绪先平静下来,不想激起他的困兽之斗。

可是别人已经等不及先要动了。

刀风骤起,一道暗赤色的刀光穿窗而入,凌空盘旋飞舞,光圈渐渐缩小,很快就己围绕住程小青的头颅。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忽喝,“蓬”的声响,窗格四散,一条长大的人影随独创的,空手人白刃中的绝顶手法“分光扑影”,一双大手,赤手空拳就往潘旋飞舞的刀光中抓了进去。

这道雷霆闪电般的刀光,竟突然消失,柄光滑暗赤的弯刀已经被这个人抓在手里。

几乎也就在这同刹那,另一条长大的人影,也跟着穿窗而人,飞舞如巨雕,凌空下击,以铁掌斜劈这人的太阳穴。

“蓬、蓬、蓬”十三声响,两个人竟在瞬间凌空对了十三掌。

地上站着的,当然就是关西关二关玉门,飞舞下击的,当然就是令狐不行。

这十三掌对过,令狐不行的身子已经被震得飞了出去,可是关玉门掌中那把弯刀,也被令狐不行在强攻下夺了回去。

两大高手交手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但却已足够让人看得惊心动魄、心动神驰。

关玉门高大瘦削的身子,迎风挺立,宽大的衣抉被风吹得猎猎飞舞,他的人却半步不退,目中神光四扫,厉声说“在下关玉门,这个姓程的,也是关某的家人,他犯的事,关某自然会带他回去,以家法严厉处治,若是有人要来拦阻,先做掉关某再说。”

他已不等别人有所反应,回手,就刁佐了程小青的手腕。

“你跟我走。”

程小青却好像不想跟他走,可是连飞舞曲刀光都能被他抓住,何况一个人的手腕。

这一双大手上有生裂虎豹之力,既然被他抓任,哪里还能挣脱?

程小青满面怒容,狠狠的蹬住他,目光也充满了怨毒,用嘶哑的声音说:“你放手。”

“你娘在等这你,你跟我会去。”

“我若不想回去呢t”

“不想也不行。”

程小青冷笑“不行也得行.”

可是关玉门不放手,谁能挣得脱,程小青冷笑不停,突然以右手紧握住的血刃,用力往自已被关玉门紧握住的巨腕上砍了下去。

鲜血四溅,喷上关二的脸,他不由自主的倒退三步,赫然发现自己手里抓住的,竟是他嫡亲外甥的一只断掌,他外甥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衣裳。

程小青也在往后退,满头冷汗黄豆般滚落,可是他仍然勉强支持着说“我杀人,我偿命,我的事,再也用不着你来管,你也管不着。”

关二惨然。“你真的杀了她?”

程小青咬牙,点头,还想说话,还未开口,人已昏撅。

关二惨然四顾,看看潘其成.再看看凌玉烽,突然仰天长笑,窗外木时纷飞,远处鸡声四起,关二双臂一振,长大的人影就已经从纷飞的落叶中窃跃而去,另一条人影也立刻跃起,紧跟在他身后,赫然竟是令狐不行。

只听关二凄厉的声音远远传来“凌玉峰,我把程小青交给你了,你最好公正处理,否则我要你的命。”

杀人者死。

王子犯法庶民同罪。

这是不变的法,千古以来没有人能违抗。

杀人犯程小青一名,斩监候,敌后处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猎鹰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