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鹰系列》

吓人的纪录

作者:古龙

聂家实在是个很神秘的家族常常会用一些奇异而诡秘的方法做出一些别人永远无法明了而显无法解释的事。

关二的事件,就可以算是个很好的例子,卜鹰就曾经问小无“你是说关二已经来了?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

“你什么时候知道他已经来了?”

“刚才。”

“刚才什么时候7”

“就是你刚才提起潘大人的时候。

“那时候有人跟你通过消息?”

“是的。”

卜鹰笑了。“我的眼睛虽然不太好,可是我不瞎我的耳朵虽然不太好,可是我不聋那时候有人跟你通过消息,我怎么会不知道?”

他当然不瞎不聋.他有鹰一样的眼睛,虎一样的耳朵.甚至还有着狼样的第六感,可是他当时的确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可是他也知道聂小无决不是个说谎的人,所以他更好奇,所以要再三追问。

“为什么?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聂小无终于回答,答得很妙。他说“鹰哥不知道,因为鹰哥毕竟不是聂家的人,聂家还有很多古怪的事,鹰哥大概也不会知道。”

他还补充了一旬。“严格说来,聂家的事,这个世界上根本就完全没有一个人知道,连我们兄弟都不例外。”

卜鹰又笑了这砍是真的在笑,笑声又恢复了那一向的豪爽和明朗。

“不管怎么样,我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已经足够了。”他自己解释,“我只要知道聂家兄弟是我的朋友,我晚上睡觉就会放心得多了。”

关二呢?关二如果已经到了华山附近此刻在哪里?

“你们兄弟是一种人,关二却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人。”卜鹰说。

“他是哪种人?”

“这个世界上还有种人如果他是你的朋友你晚上就休想睡得着。”卜鹰说“那倒不是因为你怕他等你睡着了来害你,而是因为伤时时刻刻都在为他担心,深怕他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来。”

“关二爷难道会是这种时时刻刻都要让朋友为他担心的人?”

“他就是。”

卜鹰叹了口气,接着说“这个人十余岁成名,以一身神力和一双铁掌纵横江湖数十中,据说一生中从未遇见过敌手,奇怪的是,这么样的一个人有时候做起事来,却比小伙予还要毛躁。”

“鹰哥是他的朋友?”

“我不是他的朋友我知不过是他的搭子。”

“搭子?什么搭子t”

“搭子有很多种,喝酒要有喝酒的搭子.扯淡要有扯淡的搭子,赌钱也要有赌钱的搭子,一个人活在世上,要过得快活一点,一个好搭子,是万万不可少的。”

“只可惜要找个好搭子比找一个好老婆还要困难。”

“那的确要困难得多了。”

“所以鹰哥决不会让这么样的一个好搭子伤心难受的,更不会让他遭遇到什么意外。”聂小雀问卜鹰,“我说的对不对t”

“对,真他娘的对极了。”

“鹰哥当然也算准了现在他会在什么地方。”聂小雀微笑接着说“如果鹰哥不知道,也就不能做他的好搭子了。”

聂小无一个死人的好搭于,大概是不会有什么快乐的。”

“幸好他一时半刻内还死不了。”

聂小无也笑了。“有了鹰哥这样的好搭子,想死大概都死不掉。,

关二现在的确好像有一点很想赶快死掉的意思,因为他几乎已经把这带所有最难惹的武林豪杰全部得罪光了。

能够短短片刻间得罪这么多人,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可是关二能做到。

在这方面,他好像有专长,这一类的任务,恐怕再也没有人比他更能胜任愉快的了。

根据别人的统计,这一天、这一夜,在华山下的长棚里在短短不到盏茶的工夫里,也就是说最多只不过别人喝盏茶的时间内,他共翻了十七张桌予,摔破了七十个大碗,二百零三个小碗,二百二十一个酒杯,三百零亿个碟子,而且还砸坏了四十二张板凳,外带卜三张大圆桌面。

另外他居然还有空,打扁二十九个人的鼻子,三十四个人的门牙,就只掉在地上的牙齿,一共就有百六十五颗。

这个纪录就算不是绝后,也是空前的,就连卜鹰都不能不佩服。

“有时候我觉得这个人简直好像长了十七八双手。”卜鹰说,“他吃东西的时候,却好像长了十七八张嘴,还有十七几个人的胃口。”

关二的胃口好像永远都是好的,面对着一群想把他撕成碎片的人他的胃口居然也一样好。

在创造了刚才所说的那个纪录之后,他已经吃了一只黄炯全鸡、一只香酥全鸭,两大碗白汁鱼chún、一碗八宝饭、二十八个花卷馒头。

面对着他的群人中,最少有二十个是可以在一瞬间杀人的好手。

斜对面的山坡尖还有三个人叠坐在一张春草般的绿毡上.一僧、一道、一俗一壶茶、一横酒、盘果宛如一稿图画。

他后面的山坡上,一片星光和灯光都照不到的黑暗里,孤零零的有一条人影箕踞在一块山石上,一对亮眼,一双铁臂,一根比平常人几乎要粗—倍的手指上,倒吊着一只特大的羊皮酒袋,在阴森的夜色中看来宛如一个地鬼与天魔混合成的凶煞。

——幸好没有人看见他的刀,他的刀在腰。

那一群可以杀人于一瞬间的高手,当然也各有兵刃在腰。

柔软的腰部通常都是江湖人用来携带隐藏兵刃肠地方,江湖人的腰大都柔软如蛇。

“蛇腰。”

关二忽然从一碗rǔ酪中把目光移开,瞪着对面一个宽肩长腰锦衣的中年人厉声说话。

“蛇腰丁人俊,善打毒针、软功、缩骨、擒拿,练的都不错,是鹰山群盗中的三大高手之一。”关二问他“这个丁人俊是不是你?”

“是的。”这个了人俊居然还满有点骨气,不但承认他的名号,而且还说:“其实我真正的外号,是赤练蛇腰。”

赤练蛇虽然不能算是毒蛇中最毒的一种,却可以算是毒蛇中最有名的种。

丁人俊傲然道“若是大蟒舵腰,那就无趣得很。”

6很好,赤练蛇腰这名字配得上你,若是大蟒蛇腰.那算什么东西?”丁人俊格格的笑,关玉门笑声震耳,两个人都笑,一个阳刚,一个阴柔。听得人全身冷汗鸡皮疙瘩都起了出来。

幸好关二的笑声很快就停顿,又问丁人俊“你杀过人?”偶尔。”

“杀过多少人?”

“不超过三个。”丁人俊阴森森的笑着说,“每天不超过三

关二又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狂笑。

“好,这是好习惯,每天只杀三个,既不算太多,也不算太少。”

“有时候我偶尔也会破例,杀上七八九个个。,

“这么样看来,你杀的人总有一两百个了?”

6只多不少。”

“你呢?你死了没有?”

“我好橡还活着,”丁人俊道“死人好像是不会说话的。,

他还在阴森森的笑因为他没有看见关二的表情已经变了,整个人都好像已经变了,手臂上已经有青筋突起,眼睛里已经冒出血丝,

这是杀人前的征兆,很多人夜杀人之前都会变成这种样子。

关二距离丁人俊本来不但还有两丈多,而且隔着一张圆桌子,可是现在他的手忽然一伸只听得“咯、咯、咯”一连取爆竹般的声音,只看见一条长大的人影凌空一闪,一阵强劲的衣袂带风声达后,再看关二已经回到座位上。

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坐下来,他的一只脚站在地上,一只脚踏在凳上,一只手里抓着半只油鸡,一只手里抓着一只手。

丁人俊的手,

刚才那,现在整个人都真的好像蛇一样的扭曲了起来,扭曲着伏在关二面前的圆桌上,一只手已经被关二反拧到背后,

关二的声音嘶哑。

”这个人杀人一两百居然还好好的活着,居然还在自鸣得意。”他的声音不但嘶哑而且悲抢,“有的人最多只杀人三五,就已经要死了,而且非死不可。”

关二厉声问6这样公道不公道?”

没有人回答,没有人开口,过了很久斜对面山坡上才有一个人在叹气。

“老夫今年活了八十三,总算才明白件事了。”说话的人有气无力,身上的红袍却穿得鲜艳如少女,枯篷蜡黄的脸上,居然好像还擦着粉。

“红袍老鬼,你在说什么?”关二厉声问“你明白了什么事?”

“我总算明白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呆子就像你样的呆子。”大李红袍悠悠的说“因为只有你这种呆子,才会在这个世界上要求公道。”

6难道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公道的事?”

“有是有的,比如说,你刚才讲的那件事就要比别的事公道一点。”

“你知道那是什么事?”关二问,问得虽然有一点笨,在当时却是非问不可。

“丁蛇腰杀人一百余还高高兴兴的活着,你外甥程小青只不过杀了三五个人,还没有真的弄清人是不是真的是他杀的就被判了个秋斩处决已经快把脖子洗干净坐在牢里等死了。”李红抱问关二,“你是不是认为这件事很不分道?”

他不等关二开口,又叹了口气接着说“其实这件事是很公道的。”

关二大怒,却还是忍不住问“你凭什么说这件事很公道?”

“因为你外甥儿要死,是他自己想要死的,一个人居然连自己都想要死了,别人还有什么好说的,还有仆么公道不公道?”

“你怎么知道他自己想死?”

李红袍微笑。“他自己如果不想死,有你在他身边,还有谁能让他死?”

关二说不出话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猎鹰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