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鹰系列》

四品正堂

作者:古龙

一个像貌堂堂两眼有神,笑容虽然可亲。看起来却摄有威严的,穿一件质料极好蓝衫,身上几乎完全没有佩饰只有左手的手指上,戴着故颜色黝黑,非金非铁也看不出是什么打成的奇形戒指。

卜鹰仿佛皱了皱眉,假装不去看这校戒指其实时时刻到都在用眼睛的余光瞄着它。

看得时间越多,他眼晴里的眼色就越凝重到后来连瞳孔似乎都在收缩,甚至在他看到柳轻侯号称无故的金剑时,眼中都没有这种表情.

这种呈黝黑的戒指,难道也是件杀人的利器?

身穿蓝抱的中年人终于忍不住先开口声音显得低沉而有力带着种截钉断铁的命令口气。“卜鹰先生。”

“是的。”卜鹰反问“潘大人?”

“不敢。”

卜鹰微笑“潘大人端的好身手别人一向说我是鹰眼兔耳狗鼻子,可是这一次.差点连我都不知道潘大人是怎么来的。”

潘其成轻咳两声,转过话题“卜先生想必已经见过关二

“他已经回他在西北的窑洞去了,去看他那个守寡多年的可怜妹妹。”

守寡是真的,可怜却末必,关三姑奶奶若是可怜,天下就没有可怜的人了。

“那位昔年以柄广刀纵横天下的南宫,也跟他到西北去了?”潘其成问,“他为什么要直盯着他?”

“第一☆因为他高兴,第二因为他没有别的事干,第三,说不定他想等个机会杀了关二。”卜鹰道,“无论谁要杀关二都不容易,要等这么样一个机会,恐怕也困难得很。”

车顶上的拳脚破空声和身形转动声忽然远去,车顶上的人能和胡金袖缠战这么久,无疑也是个难得的高手.

潘其成忽然又改变话题问卜鹰.

“圆圆呢?’

“圆圆?”

“卜先生既然已经知道关二案,想必已经知道这件案子的来龙去脉,当然更不会不知道圆圆。”

“我只有一件事还弄不太清楚。”卜鹰淡淡的反问,“这里究竟是济南府的衙门?还是我的马车?”

这位潘大人的涵养功夫当真已经到家了,居然还是面不改色。

“在下只不过随便问问而已,圆圆若是出现了,对大家全都有好处,否则…”潘大人又干咳几声才接着说,“否则程公子的命只伯是挨不到秋决。”

“挨不到秋决为什么?”

“他绝食已经有很多天了非但不饮不食,而且坚决不见人,我们也不敢勉强。”潘其成道,“朝廷的要犯若是饿死在狱中,谁也逃不了责任。”

卜鹰沉吟着大声说“我去看看他。’

“你看不到他的,无论谁都看不到他的,就连卜先生,恐怕都不能例外。”

个鹰眼睛里忽然又发出了光,瞪着潘其成道“你敢不敢跟我打赌?”

“怎么赌?赌什么?”

“赌你头上的一顶四品乌纱。”

“你若输了呢7”

“我输,就输我的脑袋。。

“多久为限t”

。一日一夜。”卜鹰道“明天这时候,我若还见不到程小青.就算我输了。”

潘其成盯着他看了很久,居然笑了笑“卜先生显然是赌徒,我就知道卜先生会跟我赌的。”

他居然真的知道,因为马车停下来,居然就停在济南府官衙的后墙,高墙里一个跨院,就是济南府正堂潘大人囚禁要犯的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猎鹰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