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鹰系列》

格 杀

作者:古龙

对卜鹰来说,无论要从什么地方逃脱郝不是件困难的事。

有很多人甚至认为,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囚禁住他,也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他,他用的通常都是最简单的方法,可是通常都最有效。

这次也不例外。

能够从销魂小青衣手下脱逃的人.往往已经从一个活人变成了死人,可是卜鹰逃走后全身上下几乎完全没有损伤。

他在弹指间就己从牢房里窜入了外面的院子,然后立刻就看见了一个他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在此时此刻看见的人。

他看见了潘其成。

院子里是因放木柴煤炭的,却有一棵梧桐树,潘其成就站在这棵孤零零的梧桐下,这个刚才还在用尽全力拼命脱逃的人,现在的神态居然很悠闲连一点脱逃的意思都没有却有点像是在

这种时候这个地方他在等谁?

卜鹰想过去问清楚想不到有人比他快了一步,个长身玉立、服饰雅致、长得非常英俊的年轻人已经抢先步,到了潘其成面前。

他的身法非常快,举止却很从容卜鹰本来还没有看见附近有这么样一个人,霎时间这个人已经出现在潘其成面前微笑着向潘其成招呼。

潘其成也同样在跟他打招呼,而且还在说话,两个人以前显然是认得的,只可惜他们距离卜鹰很远,说话的声音又很低沉,卜鹰也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看见他们的样子好像都很愉快

过了半晌,两个人大概说了十来句话,谈话就准备结束

卜鹰很想过去问问这个年轻人是谁?他没有过去问只因为他已隐隐猜出了他的身份来历。

眼见着他已经要走了,忽然又回过头,跟潘其成说了一句话潘其成迟疑着,好像正在考虑应该如何答复,就在这时候年轻人忽然拟出了柄短刀,雪亮的刀锋下子就刺入了潘其成的心脏”

潘其成的脸立刻因惊讶而扭曲,很快的又由惊讶变为恐

年轻人仍然安静的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居然没有逃走的意思。

他难道不怕卜鹰来追变询问?

这时候潘其成全身都已*挛扔曲想晌喊呼救连咽喉的肌肉都已在抽搐完全发中出点声音只是扭过头用乞伶求助的眼光看着卜鹰。

在这种情况下卜鹰如果还不闻不问卜鹰就是个死人了。

奇怪的是那年轻人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很各气的招呼“卜鹰先生?”

“是的,我就是卜鹰。☆

“卜先生看我刚才刀伤人命,居然还好像没事人样,一定觉得很奇怪。”

“是有点奇怪。”

“卜先生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在杀人之后还能如此逍遥自在?”

“不知道。”卜鹰说,“非但不知道,也猜不出。”

“我能够从容杀人只因为我的身份。”

“哦?”

“我姓凌,名玉蜂,是刑部的捕头,”凌玉降说,“我杀人是合法的。”

这个年轻人就是江湖公认的六扇门第高手,刑部总捕凌玉峰卜鹰丝毫不觉得奇怪,因为这本来就是他意料中的事。

“可是刑部的捕头,好像也不能随便杀人的。”卜鹰说“公门中人杀人犯法,一样要抵罪。”

“那也得看杀的是什么人。”凌玉峰说,“杀的若是通缉要犯,非但无罪,反而还有功劳。”

“潘其成是两榜出身的四品宫☆他犯了什么罪?”卜鹰说,“就算犯了罪也该在审讯之后.再明正典刑。”

凌玉峰也不回答,只拿出了张看来非常正式的海捕公

“追缉要犯播一飞乙名,本名播其成,毋庸审讯,即时就地格杀勿论。”

公文上盖的不但有各州道府县的照会,还有刑部的大印。

“这样子够不够?”

“足够了。”

“潘其成虽然是两榜出身的进士,文采甚佳另一面,他又是纵横在黄河一带的独行盛武功和水性,都是第一流的。”凌玉蜂叹息着道,“这个人文武惧佳,实在可以算是武林中少见的奇材

卜鹰也在叹息“只可惜他若是和另外一个相比,还是差得很远。”

“另外一人是谁?”

“是你。”卜鹰淡淡的说:“他如果比你强,怎么会死在你的手里”

说到这里,话已说不下去了,再说也只有两个宇可说;“再见。”

可是凌玉峰却偏偏还要再问一句。“这里的事,好像已经办完了,卜先生还要到哪里去?”

“我还要去看一个人。”卜鹰说,“一个无名的人。”

凌玉蜂笑了笑“无名的人,好像通常都要比有名的人更可怕。”

“那就得看了。”

“看?”

“看那个无名的人是谁,”卜鹰说,“有些无名之辈,往往会在迷糊之间死于沟渠。”

“那也得看了,”凌玉峰说,“看那个无名之辈是谁?”

他说“我就知道有一位无名之辈,曾经在顷刻间将十三名名震江湖的高手斩于刀下。”

卜鹰盯着他,很缓慢的问;“你说的这位无名之辈是不是你呢?”凌玉峰笑了!

“我只知道当今天下最可怕的无名之辈,只有两个人。’

“哦?”

“据说赌局的三位大老板中,就有两名是无名之辈,都可以在挥手间杀人于俄顷1”

“哦!”

凌玉峰又笑了笑,“幸好这两个人都不是你,你是个有名的人.非常有名。”

卜鹰大笑“你说的都对,看来刑部的档案的确非常完整只可惜有件事你还不太明白。”

“什么事?”

卜鹰的笑声停顿,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有名的人也样可以杀人的。”

凌玉峰不说话了,卜鹰也闭上了嘴,两个人互相凝视着,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可怕的肃杀之意,可是秋高气爽的天气却仿佛阴沉了下来,那一棵孤零零的梧桐,被风吹得簌簌的响。

也许这就是杀气,削铁如泥杀人如草的利器才出鞘就会有种慑人的寒气逼人而来,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却可以令人心胆俱寒全身悚栗,四肢不能移半寸。

就这样也不如过了多久凌玉峰才长长的吐出口气。

“不是现在,现在不行,”他说“高手交锋,也要选时候的。”

他说“不占天时,不得地利,都不能出手,没有杀机也不能出手。”

卜鹰同意。

“不能出手而出手,必败无疑。”

“幸好迟早总有一天的。”

“江湖中人都知道卜先生一向极少出手,二十年来,出手不过三次,”凌玉峰道“可是我总有让你出手的法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猎鹰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